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文学论文 > 比较文学论文

贾宝玉和亨伯特对不同女子的态度比较

时间:2020-08-31 来源:兰州教育学院学报 本文字数:5243字
作者:姜周群,雷庆锐 单位:

  摘    要:贾宝玉和亨伯特都非常敬崇女性,但不是敬崇每一位女性.贾宝玉将没有沾染男性混浊习气的女性视若珍宝,而亨伯特对始终保持着稚气与青春气息的女性近乎疯狂,他们都将其摆在一个崇高的位置.为进行区别,本文将此类女性称为"女儿".透视贾宝玉与亨伯特女儿观念及其女儿观念之载体所呈现出来的表和里,并探寻其中的同与异.因各自存在的社会语境的差异性,且本身两部文学作品内涵的丰富性,揭示这种表象和探寻这种观念背后的意蕴具有丰富的意义.

  关键词:贾宝玉; 亨伯特; 女儿; 性感少女;

  作者简介: 姜周群(1997-),女,青海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比较诗学研究;; *雷庆锐(1969-),女,青海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E-mail:270396916@qq.com).;

  一、亨伯特与贾宝玉女儿观念之比较

  贾宝玉与亨伯特都没有把感情倾注在某一个人身上,具有泛爱色彩.正如涂瀛所说:"宝玉之情,人情也,为天地古今男女所共有之情.为天地古今男女所不能尽之情."[1]贾宝玉并不因为有了林黛玉而放弃对其他女子的欣赏,心中久存对薛宝钗才华及美貌的赞赏.而亨伯特心中的欲望之火也并不因为有了洛丽塔而熄灭,他为洛丽塔挑中比尔兹利学院是因为他能用高倍数的双筒望远镜从家中辨别出其他的性感少女.因为他们都突破身边小悲欢的局限唤起心中的"大爱",才足以让情感升华到对一个群体的观照.也就是说,泛爱是贾宝玉和亨伯特女儿乐园得以存在的心理基础.

  (一)贾宝玉的女清男浊论和女子三变论

  贾宝玉始终认为女清男浊,男儿不过是些渣滓浊沫,甚至也常称自己为"须眉浊物".贾宝玉借他人之口道出"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气逼人"[2]19的言论.更直言:"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瑞兽珍禽、奇花异草更觉稀罕珍贵呢!你们这种浊口臭舌,万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要紧!但凡要说的时节,必用净水香茶漱了口方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眼的."[2]21贾宝玉不仅有让人大惊失色的言论,而且言行一致.他只要见了那些女儿,便一改平时顽劣胡闹的模样.

  但是,贾宝玉并不是只将女性与男性进行了区分,更将女性这个群体进行了区分,看到了这个群体间的差异性,提出了"女子三变论".春燕向莺儿转述宝玉的话时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儿来,再老了,更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2]756在贾宝玉眼中,女儿并不包涵全部女性,他将女儿抬高到一个男性无法企及的地位,但他并不是将所有的女性抬高到一个无法企及的地位.周瑞家的因为绣香囊事件要把司棋带出去,宝玉恨道:"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2]1005他将进入了婚姻形式的周瑞家的排除在女儿这个群体之外,但他并没有否认周瑞家的作为女性这样一个事实,只是责怪婚姻对女儿产生的影响,因为婚姻让女儿投入了混浊男性的怀抱,沾染上了男性的气味,也就是清终不敌浊,最终已婚女性倒入了男性的阵营.总之,贾宝玉认为两性之间有明确的界线,却因为婚姻,两性结合在一起,两性之间的界限趋向模糊,相互融合混杂,最后因男性的力量更胜一筹,女性趋向男性化,比男性更加混浊.

  (二)亨伯特的性感少女论和成熟女性论

  亨伯特直言:"现在,我希望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在九岁至十四岁这个年龄段里,往往有好些少女在某些比她们的年龄大两倍或好几倍的着迷的游客眼里,显露出她们的真实本性,那种本性不是人性,而是仙性.我提议把这些精选出来的人儿称作'性感少女'."[3]25亨伯特利用时间定义了性感少女,但这年龄段中的女孩并不全是性感少女.比如亨伯特认为妓女莫尼克身上带有性感少女的回声,因为她年轻的身体仍旧保持着一团稚气,所以他们之间第一次的交欢让亨伯特感到真正的欢乐.但是第二晚,亨伯特就觉得莫尼克身上多了点儿成年女人的味道,他就此取消了第四次约会.因此,亨伯特一直在追寻的是处于青春期中发育起来转向成熟的少女.与其说亨伯特追寻的是性感少女,倒不如说他追寻的是性感少女所承载的青春期带来的一系列的身体变化的过程.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对成熟女性表示厌恶,这是与对性感少女截然不同的态度.亨伯特和夏洛特上床之前总要喝一杯威士忌,在酒精的帮助下以便能使其幻想起洛丽塔的身形.亨伯特和夏洛特的婚姻,又何尝不是亨伯特为了更接近洛丽塔采取的措施?而亨伯特的自白当中,与追寻性感少女无关的事情自然不被亨伯特所提及.大多数的男性都被亨伯特视为敌人,他们虽然住着低廉的汽车旅馆,但是却让洛丽塔去上收费昂贵的私立走读女子学校,不愿意让洛丽塔接触同学的兄弟.他将男性排除在外,将其视为敌人,我们认为的囚禁,在他看来不过是保护.这种冠冕堂皇的保护,不过是亨伯特自私的爱的一种体现,披着爱的外衣下,是想要对洛丽塔独占的贪婪.

  (三)男女观与女性观中的同与异

  虽然贾宝玉和亨伯特看待男性与女性的观点之间存在着较大的相似,但是这背后蕴含的深意却不同.在贾宝玉的女儿观中,女性是高于男性的,但是女性与男性共处于社会关系之中,沾染男性混浊之气后的女性也就从贾宝玉的女儿乐园中奔赴到了另一个世界---男人混浊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现实的世界,是以男性为代表的仕途经济之路和权力关系网.贾宝玉批判道:"那些须眉浊物,只知道文死谏,武死战,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节.竟何如不死的好."[2]37贾宝玉对为名节而死的否定,肯定了现世存在的意义,肯定了生命的价值.贾宝玉的向清背浊就是追求新的人生理想,走上新的人生道路,鄙弃功名利禄,批判封建科举制度.

  但是,亨伯特认为女性本身就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并不是由男性造成.在亨伯特的世界里,他将性感少女和成熟女性划了一条鲜明的界线.亨伯特对性感少女的追寻表明了对新鲜事物的疯狂迷恋、对青春和生命力的执着追寻;将成熟女性视为死亡陷阱.时间是围困人类的栅栏,人类不过是生命的过客,将洛丽塔视为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就是亨伯特试图苦苦探寻生命所做的努力.所以,贾宝玉和亨伯特的女儿观之中都有一抹富含生命力的亮色.而这生命力的内涵又不尽相同,贾宝玉所认为的女儿的纯净基于社会与自然对立的关系上,相对于社会属性而言.如果过多地沾染社会习气,便成为了女人,因封建社会是男权社会,所以男人就成为了传染源.而亨伯特的女儿本身就带有自然属性,过多地强调女儿身上自然的内在属性,便极大地缩小了她们身上的社会属性.

  二、亨伯特与贾宝玉女儿观念之载体比较

  贾宝玉不费吹灰之力便拥有了天上人间诸景皆备的大观园,亨伯特使出全身解数也拥有了生机旺盛的流亡之路.绛洞花主---贾宝玉,抑或着魔的猎人---亨伯特在那个属于自己的女儿乐园中与众女儿游戏,从中汲取所需的养分而得以生存.贾宝玉的女儿乐园中,以黛玉、宝钗等妙龄女子为点缀.亨伯特的女儿乐园中,安娜贝尔、洛丽塔等也正值豆蔻年华.但是,二者表面相似的外衣下掩盖的是其本质上深刻的差异.

  (一)贾宝玉的女儿乐园---大观园

  贾宝玉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有大观园这样的大舞台让他和众女儿们嬉戏玩耍.可以说,大观园就是贾宝玉女儿世界在现实中的投影,是贾宝玉女儿观念的载体.女儿们是自然的化身,女儿们的美是自然之美,较少地受到现实社会的浸染和沾污.黛玉之美是"闲静时似娇花照水,行动处如弱柳扶风"[2]37,极富自然之态;而宝钗之美是"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2]48,尽显自然风韵……贾宝玉认为林黛玉是女儿中最清净的代表,因为林黛玉身上的天性等自然属性最多,他们有着相似的自然观念.他们对待自然之物和自然对立面相似的态度,拉近了贾宝玉与林黛玉的心灵距离.

  大观园带有理想色彩,却无法逃离现实世界的控制,封建基础为大观园的存在提供了必要条件.尽管贾宝玉极力逃脱,但那都只是无谓的消极反抗.正是依靠这些,贾宝玉和女儿们才能得以成长的,才能够有安身立命之所.正如贾宝玉平等地对待众女儿,提倡主仆之情,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主仆之间尊卑的实质.又如,大观园内不可能只有女儿们和贾宝玉,无法否认婆子与小厮存在的必要性.贾宝玉和众小姐们养尊处优,离不开丫鬟婆子们的悉心照料,也离不开贾府的权利与银钱.

  贾宝玉与女儿们在大观园内的生活是一次青春的聚会,具有空间上的聚合性和易散性,以及时间上的同期性和易逝性.也正如怡红院的丫鬟小红所说:"俗话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着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2]361红楼不过一梦,聚如春梦散如烟,梦醒时分,女儿们纷纷走出大观园,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2]64青春犹在,大观园内的公子小姐暂缓了各自肩上该有的责任,而一旦到达社会规定的年纪便只好走出大观园,各自奔赴命运……

  (二)亨伯特的女儿乐园---流亡路

  如果说贾宝玉被动地拥有大观园那一个清静之地,那么亨伯特凭一己之力则主动地创造了他的女儿世界.毫不夸张地说,亨伯特是一个着了魔的猎人,他对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性感少女都怀有一股地狱烈火聚起的淫欲,饱受折磨,所以他主动寻找着一个又一个的性感少女.亨伯特的一路奔波和他遇见的性感少女编织成了女儿乐园.但是,他的女儿世界游离在虚幻与现实之间,并没有承载的实体.如果要用空间术语表述,那就是一座有着性感少女、镜子般的海滩和玫瑰色岩石的魔岛,岛的四周是雾霭迷蒙的茫茫大海.因为他的女儿世界必然需要大量的小女孩支撑,而因道德和法律的限制,所以这条路上必然充满着危险,也让他无法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儿世界的载体.亨伯特的女儿世界虽贵为他的梦幻天堂,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是罪恶的深渊.所以亨伯特并不能一直停留在某一个地方,而是从一地点转换到另一地点,只好在流亡中追求.

  亨伯特和洛丽塔的乱伦之旅,以洛丽塔的背叛与逃离而告终.洛丽塔每晚都会在亨伯特睡着时哭泣,她最终因为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而逃离.亨伯特认为他的洛丽塔之所以会抛下他,与奎尔曼不无关系,欲望之火转变为熊熊的仇恨之火.于是,在失去乐园之后,亨伯特毫不掩饰地告诉里塔:"我正在设法找一个姑娘,要去干掉他的情人."[3]431他找到了奎尔曼,并偷偷溜进他的房间,完成了复仇.那一阵枪声不仅结束了奎尔曼的生命,也结束了亨伯特流亡中的女儿乐园.《洛丽塔》向我们揭示了人与自身欲望、痴念展开的一场徒劳无果的战争.逃亡路上的小心翼翼与复仇奎尔曼时的毫无顾忌形成了对比,支撑着亨伯特的那性感少女身上洋溢着的生命力,而当洛丽塔被伤害时,他选择了同归于尽,放弃自己的生命.

  (三)大观园与流亡路中的同与异

  无论是以固定的实体形式存在的大观园还是无固定形态流动着的逃亡之路,都不被现实的世界所接纳,最终的覆灭带有深刻的悲剧性.大观园本身就带有理想色彩,而流亡路本身则带有犯罪性.贾宝玉那惊世骇俗的女儿观在现实社会大放异彩,自然也被权力男性嗤之以鼻,归为"异类".

  贾宝玉追求的是精神回归知己式的爱情追求,他在众女儿身上存放着自己的精神寄托,对林黛玉的爱情也是一种纯粹的精神契合.贾宝玉与众女儿们读书、写字、弹琴下棋、作画吟诗、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俏唱、拆字猜枚,风雅之事无所不至,肆意地挥洒生命赋予的青春活力和个性自由.在亨伯特梦幻的栅栏中,对性感少女的追求是对色欲的越界,并不在意思想的融合.性感少女的脊背、汗毛、头发、颈项、小腿肚等都是亨伯特为之着魔的东西.怪异的欲望是推动亨伯特向前的基本动力,也因为对欲望的执迷,亨伯特与洛丽塔开始了在他们共谋的危情世界里冒险.这肉欲之后点燃的是超肉欲的生命之火.

  而大观园铺展开来的却是一幅自然的景致,较少地受到外界封建社会的染指,较完整地凸显了"天人合一"的色彩.贾宝玉作为大观园的"男主人",他的所思、所做、所选都体现着原始的自然意志,并对与之相对的社会形成抗力.这种自然意志理所当然地体现出对人性压抑的反抗、尊重生命的态度.那么这就和亨伯特疯狂追求性感少女背后所隐藏的对生命执着追求的内涵殊途同归了.他对大观园的向往与迷恋,就是他对新世界的企盼,也是他对外面那个旧的现实社会的鄙弃.亨伯特对性感少女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近乎变态的痴迷,揭开它神秘的面纱,那是一个充满生命的迹象、欣欣向荣的世界.那么,贾宝玉与亨伯特所探寻的生命气息是一致的.只是,迫于环境与时代的差异,两者形式各异.

  三、结语

  贾宝玉认为世间的女子与男子不同,女子是自然的产物,男子却是政治的产物.贾宝玉极力呵护因自然孕育而生的女子,让其免受男子混浊之气的玷污.亨伯特对性感少女与成熟女性有着截然相反的态度,他将性感少女视为生命的象征,倾其一生苦苦追寻,而将成熟女性视为死亡的陷阱,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贾宝玉和亨伯特的女儿观共同显示出来了对自然和生命的渴求,但是,贾宝玉女儿观中的意蕴更加丰富,还显示出了中国封建社会语境之下对封建政治和封建家长制的反抗.

  大观园是依赖于封建势力而存在的,贾宝玉对它进行消极的反抗但是又离不开它,体现出了自身阶级的软弱性.亨伯特的流亡之路始终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试探,并且其对生命的疯狂迷恋甚至让他超越了道德和法律,到达了他真正的欲望之界.那么,大观园不仅仅是保护女儿们的堡垒,也是贾宝玉自己的栖身之所.而流亡路却是亨伯特作为一个勇士开辟的一条通往燃烧着生命之火的欲望之界.
  参考文献
  [1] 涂瀛.红楼梦论赞[M].北京:中华书局,1985:127.
  [2] 曹雪芹,高鹗.红楼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
  [3]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M].主万,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