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当前北欧女性参政的现状与特色

时间:2017-03-02 来源:未知 作者:陈赛楠 本文字数:7079字
  二、当前北欧女性参政的现状与特色
  
  (一) 北欧女性参政的现状
  
  “从 1918 年到 20 世纪中后期,各个国家的法律都基本确立了在地位和权利方面男女平等的规定,但是,在实际生活中要实现男女平等仍有障碍,尤其是在政治参与、参加社会劳动、升职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男性多数情况下会比女性有更多的自主权和选择权,平等如果仅仅停留在法律规定的层面上那就不算是做到了平等。”
  
  女性参政无论是从参政人数还是从参政领域来看,都远远落后于男性。但女性参政符合人类演进的历史,是大势所趋。近年来,北欧五国大量女性活跃在政治舞台上,成为引人注目的现象。就连自诩民主程度高的欧美地区也把北欧地区看作是性别平等、社会民主、政治清廉的典范。与世界上的其他地区相比,北欧女性自身的政治觉悟高,能主动关注并积极参加选举,女性的参选人数多,女性候选人人数增加,当选的女性人数也自然就增加了。
  
  1. 人数比例
  
  自第二次女权运动波及到北欧以来,北欧女性参政的人数比例呈不断上升的趋势,北欧国家议会中女性的比例高达 41.1%,人数一直多于世界其他地区。
  
  表格 世界各地区议会中女性比例状况纵观近年来世界各地区议会中女性所占的比例,排在前四名的始终是北欧国家、美国、欧安国家(含北欧国家)、欧安国家(除北欧国家),可见,欧美地区的女性进入议会的机会相比较其他地区更大。从研究的意义上来说,北欧地区以其 41.1%的超高比例名列第一,是世界女性参政比例最高的地区。因此,了解北欧女性的参政历史,研究北欧女性的参政比例高的原因以及参政的特色是十分有必要的。从产生的影响上来说,北欧地区女性参政的成功鼓舞了世界其他地区的女性,为世界女性的参政提供了经验,北欧的妇女组织积极帮助和支持其他国家女性争取解放的斗争,如丹麦的性别研究中心:KVINFO,该机构整理并记录了丹麦女权运动的相关数据资料,并通过网站发布有关性别平等方面的消息,为世界其他地区有关性别及女权方面的对话提供平台。
  
  经过上百年的奋斗,北欧女性参政成绩卓越,女性在政治生活中的权力不断增强。女性领导人的数量也十分可观,1953 年 6 月丹麦通过的新宪法规定女性也有王位继承权,1972 年玛格丽特二世继承王位,成为近代以来丹麦的第一位女王;赫勒·托宁·施密特是丹麦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首相,2005 年 4 月,他被选为丹麦社会民主党主席,是一百多年来该党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她于 2011年 9 月 15 日在选举中胜出;1980 年 6 月,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当选为冰岛第四任总统,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位民选产生的女性国家元首,她连任 4 届,任期为 15 年,这不仅是冰岛,还是全世界男女平等的里程碑;2009 年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出任过渡政府总理,成为冰岛历史上的首位女性总理,她注重保障残障人士、老年人和弱势群体权益;挪威的第一位女首相布伦特兰夫人是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的首任主席,1987 年在她的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中第一次提出可持续发展的定义:既要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的发展;挪威现任首相埃尔纳·索尔伯格,是挪威历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她于2013 年 10 月 16 日上台;2002 年当选,2006 年连任的芬兰女总统塔里娅·哈洛宁,是芬兰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统,她主张继续建设福利社会,扩大就业,提升国民素质,大力发展科技,努力实现社会的公平平等,2010 年她任命芬兰中间党的主席玛丽·基维涅米为芬兰政府总理,玛丽·基维涅米是芬兰历史上第二位女性总理。
  
  2. 学历层次
  
  北欧地区的人民生活大多较富裕,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保证让女孩接受教育。
  
  更重要的是,两性平等观念深入人心,没有女童就学的社会障碍,女性文盲率不足 5%.“挪威 1968 年的大学生中,女孩占 1/3,在 1974 年,这一比例已上升到44%.同一时期内,在丹麦的大学中,女性的比例几乎保持不变:1968 年为 34%,1974 年不超过 36%.尤其在芬兰,瑞典也同样如此,大学中女生的比例一贯高于挪威和丹麦。”
  
  在北欧,教育水平在性别上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小。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是女性参政的必备条件,世界女性解放运动的目标之一就是争取平等的受教育权。北欧地区十分重视女性的受教育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以保证两性能拥有相同的受教育条件。在瑞典,国家明确了大力发展教育的目的是:力求实现两性在私人生活、社会劳动及经济生活上的平等;在学校教育中贯彻性别平等的观念,并对学生就现实中有关性别的疑惑做指导解答。为达到这一目的,北欧五国各采取了不同的措施,如:瑞典为贯彻这一原则规定男生和女生在接受义务教育的过程中,要学习相同的课程,如家政学、工艺技术、木工、金属工艺等。
  
  3. 政党中女性的参政情况
  
  “北欧政党中的第一批妇女组织是在本世纪初建立的,首先在工党中但很快在其他政党中也相继发展了起来。”
  
  1929 年,丹麦社会民主党中的妇女小组在地方有 15 个,1936 年升至 70 个,1942 年,社会民主党中的妇女小组在地方达到 160 个,同时保守党在地方的妇女小组个数也达到了 66 个。在芬兰,1919 年,保守党在区和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分别为 16 个和 156 个;1949 年,中央党在区和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分别为 21 个和 872 个;1951 年,自由人民党在区的妇女小组组织数为 14 个;1900 年,社会民主党在区和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分别为 5 个和 350 个,社会民主妇女联盟在区和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分别为 10个和 100 个;1945 年,共产党在区和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分别为 17 个和 660个;1907 年,瑞典人民党在地方的妇女小组组织数为 13 个;1973 年,基督教党在区的妇女小组组织数为 15 个。直至 1970 年,挪威的各大政党几乎都有着同样规模的妇女小组。1909 年,挪威工党中女性人数达到 25000 人;1953 年,中央党的地方团体系中有妇女小组 230 个,女性人数达 20000 人;1928 年,自由党的地方团体系中有妇女小组 60 个,女性人数达 2000 人;1947 年,基督教人民党的地方团体系中有妇女小组 179 个,女性人数达 5000 人;1925 年,保守党的地方团体系中有妇女小组 203 个,女性人数达 26000 人。在瑞典,1920 年,保守党中有女性 35000 人;1933 年,中央党中有女性 72000 人;1935 年,自由党中有女性 29000 人;1920 年,社会民主党中有女性 46000 人。
  
  随着女权运动的开展,北欧女性也开始积极争取投票权和普选权,1906 年,芬兰女性取得投票权;1908 年和 1911 年,冰岛已婚女性和单身女性分别取得投票权;1913 年,挪威女性取得投票权;1915 年,丹麦女性取得投票权;1919-1921 年,瑞典女性取得投票权。投票权及普选权的获得使所有成年妇女都能参加政治生活,对北欧女性参政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在北欧的政治机关中,男女的任务分工因为性别的不同而产生了明显的不同。“女性通常在与福利或社会服务、司法、教育、消费者事务和劳动等有关的政府委员会中工作,而国防、交通、财政和农业等部门一向最不愿意任命妇女到它们活动领域的委员会中去。”
  
  (二) 北欧女性参政的特色
  

  1. 北欧女性参政理念新,参与热情高
  
  北欧女性积极参政的推动力就是女性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广泛参与。这是因为,首先,女性要走合法的途径参政,那就是竞选,参加竞选就需要花费一定的资金,女性要先摆脱家庭束缚获得独立,才能更好地参与政治,这种独立主要指的就是经济上的独立,不少非洲国家中的女性,就是因为经济上不独立,勉强够日常生活,根本没有用来谋取公职的资金,因而也无法获得用以维护自身的权益的权利。其次,女性要想在竞选中胜出,就必须凭借自身的能力和影响力去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培养和提高自身能力和影响力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参与社会经济活动。
  
  实践证明,一地区女性参加社会劳动的比例越高,该地区女性进行政治参与的程度也就越高。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欧洲丧失了大量的男性劳动力,二战之后,北欧地区人口增长速度缓慢,男性劳动力不足。为缓解社会劳动力不足的压力,北欧各国政府大力支持女性参与社会劳动,例如:1986 年,瑞典的女性就业率由 1982 年的 66%上升至 80%,又上升到 1988 年的 80%-90%;同一时期,丹麦女性的就业率是 70.8%,挪威女性的就业率是 63.2%,而同时期其他欧美国家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都不足 60%.北欧女性劳动成产率的提高,使得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也逐渐提高。用北欧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与其他地区作对比,我们不难发现:北欧的女性大部分自我意识强烈,积极参与社会劳动,具备积极主动参政的条件。
  
  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有积极表现的女性,具备了进行政治参与所需的经验和资本,劳动力市场中的性别差异,使她们愿意团结起来,支持女性候选人,这是北欧地区的女性领导人辈出的客观原因。
  
  北欧女性积极参政的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受过良好的教育。16 世纪,在北欧兴起了宗教改革运动,教会为了使大家理解《圣经》,开始教人们识字,女性也被要求和男性一样识字,这使得女性开始接触文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北欧五国均通过了有关 9 年义务教育的法律,教育逐渐受到了人们的重视。在一项对于丹麦、芬兰、挪威、瑞典四国 25-64 岁男女公民受教育年数的调查中显示:
  
  丹麦男人比女人多受教育的年岁为 0.81 年;芬兰男人比女人多受教育的年岁为0.22 年;挪威男人比女人多受教育的年岁为 0.45 年;瑞典男人比女人多受教育的年岁为 0.32 年。虽然男女受教育的年岁并未达到完全相等,但其差异远远小于世界其他地区。有着良好教育背景女性,有谋求公职的要求,并渐渐步入参政人员的行列。
  
  在当今民主的政治体制下,高层的决策者更多地是从基层参政人员中遴选出来的。因此,基层参政女性的数量和质量是否达标十分重要,这直接关系到决策层的女性是否后继有人,否则女性高官会成为“无源之水”.
  
  这是联合国组织的一次关于女性参政的调查所得出的结论,充分证明:在政治活动中,基层女性参政的人数和效果直接决定了女性高官的人数和比例。运用到北欧,由于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数多,符合从政条件的女性就多,女议员的人数就会跟着增多,女性高官的候补人就有了来源,这是北欧地区的女性领导人辈出的主观原因。
  
  2. 北欧女性参政效果好,参与度高
  
  衡量一国女性参政效果好坏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看女性在该地进行政治决策时可行使的权力的大小,因为女性对政治决策的决定程度能从侧面体现出在该地女性群体是否具有独立的人格,是否可以抗议甚至迫使政府放弃一些存在性别歧视的政策,是否具备进入政治领域的能力。北欧地区参政的女性无论是在参政力度上还是在参政人数上都是其他地区可望而不可即的。“她们在公共场合,处理公务时一般表现得较为中性化,不事张扬,以一种符合身份的低调的优雅告诉公众,她们的能力不逊于男性。”
  
  北欧地区参政女性的人数较多,在政治活动中女性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集体,国家在制定政策时有意识地会注意保障女性的权益。女性在政治活动的运行中起着调节作用,使国家制定的政策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挪威参政的女性在政府中所占的比例超过了 80%,如此高的比例在世界上也十分罕见,这些女性组成了对政治观念、政治决策、政策制定、政治行为方式产生极大影响的核心团体。”
  
  西方女性的参政要求最早出现在启蒙思想深入人心的法国,接着在英国引起反响,又波及北欧等国。当时,少数参加法国大革命的资产阶级女性成了世界女权运动的首倡者。女权运动的渊源可以追溯到 14 世纪法国诗人克里斯汀·德·皮桑,她成为第一位通过写作谋生的女艺术家,是在法国大革命的帮助下,致力于改变自身的女性。法国作家奥兰普·徳古热在法国大革命时因她发表的《女权与女公民权宣言》而出名。徳古热的宣言开始提到“女人生而自由,与男人拥有相同的权利。”她在宣言中提出了 17 条要求,是世界上第一份要求女性权利的宣言,在她的写作中提到女性应该在生活的所有领域,如教育、政府、就业和司法系统拥有平等的权利。因此,许多人认为徳古热是法国女权运动的创始人。
  
  冰岛虽然面积不大,人口也只有 33 万,但它却是世界上最早建立议会的国家,冰岛早在 930 年就建立了议会,但直到 1922 年冰岛的议会中才首次出现了女性。受西欧女权运动的影响,1974 年冰岛女性决定全面罢工,并于 1975 年在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大规模游行,开始了冰岛的女权运动,在这次运动中女性要求被给予更多的参政权。执政 16 年的维·芬博阿多蒂尔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步入政界的,她的参政得到了女性同胞的大力支持,她所获得的选票大部分来自女选民。时至今日,冰岛女性的参政人数及比例已经大大提升,在各个领域均有女性的身影,议会中已经有 40%的女性议员,政府中 44%的部长是女性。由于北欧参政女性多为主动参与政治,是在广大女同胞的支持下进入权力机构,因此,她们多代表女性的利益,积极参与政治决策,以便通过对政治决策的影响,实现妇女利益的最大化。
  
  在北欧,女性参政领域广泛,参与度高。如:立法领域。欧盟议会共有 736个议员名额,女性占了 259 个,占的比例为 35.2%;其中包括:瑞典议员 18 名,其中 10 名为女性,占总人数的 55.6%,丹麦议员 13 名,其中 6 名为女性,占总人数的 46.2%,两国女性议员占本国议员数的比例,均高于欧盟议会的平均水平。
  
  截止到 2016 年 2 月,世界范围内各国议会中,女议员的总数为 45734 人,女性议员所占比例为 22.6%.其中, 瑞典议会中女性人数为 152 人,占议会总人数的 43.6%;芬兰议会中女性人数为 83 人,占议会总人数的 41.5%;冰岛议会中女性人数为 26 人,占议会总人数的 41.3%;挪威议会中女性人数为 67 人,占议会总人数的 39.6%;丹麦议会中女性人数为 67 人,占议会总人数的 37.4%.
  
  北欧五国女性占议会人数比例的平均水平为 41.1%,高于全球各个地区的平均数,参与度高是北欧女性参政的主要特色之一。北欧女性参政取得了十分好的效果,参政的女性涉及到了政府的各个领域,其中不乏领域内的高官,1924 年,丹麦内阁出现了第一位女大臣--教育部长妮娜·邦,2010 年 2 月在政府改组中,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授予吉特·利勒隆·贝克女国防大臣之职,这是丹麦的首位女国防大臣,国防大臣由女性担任的现象在整个国际政界都十分少见,2015 年 6 月 28 日,自由党主席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再次上台执政,包括他本人在内的 17 名内阁成员中有 5 名为女性;在司法领域,北欧也有过女性司法大臣,如:丹麦最高法院的法官曾经为女性,瑞典和挪威的司法大臣曾经为女性。女性在司法领域执政,更有利于保障各项维护女性利益的政策的落实。
  
  3. 北欧女性参政执行力度大
  
  北欧地区女权思想浓厚,一方面是历史因素造就的,北欧高纬度的地理位置和寒冷的气候使得该地区的男性不得不经常外出寻找生存机会,男人经常外出女人便不得不做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在日常生活中男性和女性各有分工,使女性有了独立自主空间;二是受女权运动的影响较早,19 世纪以来,北欧地区的女权运动往往是与当时的政治运动相结合的,其目标就是使更多的女性参政,从而向更高的权力迈进。
  
  “妇女参政行为是妇女参政的来源,是妇女参政的发展动力。”
  
  在北欧,女性参政这一政策得到了较好的落实,女性参政的执行力度大,这与女性组织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北欧较早的建立起了女性组织,群众基础扎实,影响较大的如芬兰的“女性协会”、挪威的“女性全国理事会”、丹麦的“女性联合会”等,它们在组织的各个领域积极工作,大大拓宽了女性的参政道路。
  
  如今的北欧政坛,女性组织在政党斗争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是推动女性不断进入政坛的动力。各国虽均提倡“最低比例制”促进女性参政,但并没有在法律层面进行规定政党必须采用这一制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女性组织连续不断的压力之下,绝大多数左翼政党都采用了这一制度。例如:在瑞典,尽管法律上没有规定女性候选人的比例,但多数政党都制定了内部政策,提升女性参政的比例,因为女性组织和一些女性维权人士要求让更多的女性参政,有的政党为了获得女性的支持自愿提供一定的名额来促进女性对政治的参与。截止到 2015 年 11 月,瑞典议会的政治代表中有 45%是女性,立法机关中女性代表达到了 43%,政府部长中有 52%是女性。在挪威,工党明文规定在党的各级委员会中女性应占40-60%的席位,挪威各政党纷纷效法,规定应选出一定比例的女性参加领导机构。
  
  从社会发展的规律来看,女性对政治权力的掌握是女权运动发展到高级阶段的目标之一。女性由参政到执政,是女性参政的一大跨越式发展,其中少不了女权运动在深度和广度上的发展和女性组织的大力支持。20 世纪下半叶,第二次女权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北欧地区的女权运动目的明确,即:要扩大女性参政的比例,向更高层次的权力冲刺。女性组织甚至掀起了“女性为女性投票”的浪潮。
  
  第二次女权运动为更多的女性参政带来了动力,使得已经参政的女性更加重视扩大自己在政治领域内的影响力,以更好地代表女性,更好地维护女性的利益。
  
  例:瑞典外交大臣安娜·林德,她早期被授予社会民主党青年联合会主席以及国家环境部长等职位,但她的政治生涯远没有止步于此,经过自身努力,她成功出任国家外交大臣一职,达到了自己政治事业的巅峰。1986 年 5 月,布伦特兰夫人竞选成功,再次出任挪威首相,当时内阁中有 7 名部长为女性,女性部长所占的比例接近部长总数的一半,那时的挪威以女性内阁部长比例高而闻名于世。布伦特兰夫人认为,女性部长人数的增加是十分必要的,这一增长有利于增加国家决策的社会认同度,她说:“是的,我认为是这样。如果在政府中不存在这种平衡,很难想象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延长产妇的假期。”
  
  北欧女性的参政活动顺应了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赢得了国家自上而下的支持。参政的女性相互帮助,彻底颠覆了女性被动参政的局面,此外,北欧女性的参政还得到了该地区普通女性的大力支持,参政女性提出的各项政策往往能得到多数女性的配合,政策的执行力度便在无形之中加大了。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