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 | 加入收藏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叙利亚危机对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触动

时间:2018-05-21 来源:未知 所属分类: 国际政治论文 本文字数:4528字
  第四章弥赛亚意识影响下普京出兵叙利亚得到俄民众赞同
  
  在普京出兵叙利亚之前,爆发四年多的叙利亚危机不仅导致叙境内恐怖势力猖撅,威胁世界安全,还致使关乎俄罗斯大国地位的俄最重要的中东盟友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摇摇欲坠,大有倒台之势,深深触动了俄罗斯民族的弥赛亚意识。在此背景下,应叙利亚政府邀请,俄罗斯于2015年9月30日出兵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和维护巴沙尔政权,并取得良好成效,符合俄罗斯民族的弥赛亚意识,普京因此获得俄民众支持,赢得高支持率。

  
  一、叙利亚危机对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触动
  

  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叙境内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不断扩张,威胁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安全,而关乎俄罗斯中东和大国地位的俄盟友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在多方力量的打击下出现严重危机,大有崩溃之势。这深深触及俄罗斯民族的弥赛亚意识。
  
  (一)叙利亚恐怖势力猖撅
  
  世界安全受到威胁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不断利用叙国内乱局进行扩张,并于2014年初攻陷伊拉克安巴尔省费卢杰,6月29日其领导人巴格达迪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国际社会对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扩张忧心忡忡。“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势力以叙利亚为基地,不断向外扩张,威胁俄罗斯和世界的安全,激发了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救世意识。
  
  以伊斯兰极端主义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威肋、一直是俄罗斯的心头大患,他们的恐怖活动给俄罗斯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使俄罗斯民众非常痛恨他们。叙利亚“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势力在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扩张更是给俄罗斯的安全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有2500万之多,主要居住在北高加索地区,伊斯兰宗教极端组织在当地的影响是俄罗斯安全所面临的极大隐患。当地的一些年轻人参加了“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据英国皇家联合军种国防研究所2014年底的数据,有近2000名俄罗斯人加入了中东极端组织,其中1700多人来自车臣”fll.该地区的一些恐怖组织,如“高加索酋长国”和“奥霍夫斯基地区组织”,作为俄罗斯境内有伊斯兰宗教极端背景的两个有名的恐怖组织,都宣誓效忠“伊斯兰国”,而“伊斯兰国”也宣布北高加索是其组成的一部分。“在车臣、达吉斯坦等地建立伊斯兰国的计划遭到打击之后,‘伊斯兰国’宣布俄罗斯为敌人,并威肋、要在车臣和高加索开战‘}f21.鉴于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恐怖活动的残暴性,俄罗斯担心受叙利亚”伊斯兰国“影响的高加索地区会发生大量恐怖活动,从而给该地区带来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触动了俄罗斯民族素有的弥赛亚意识的救世意识,促使他们想要打击”伊斯兰国“来预防恐怖主义在高加索地区的发生,从而减少人员伤亡,拯救俄罗斯。
  
  不只局限于高加索地区,叙利亚”伊斯兰国“还试图扩大自己在整个俄罗斯和独联体地区的影响,令俄罗斯感到强烈不安。自2014年”建国“以来,借助于网络和全球化,”伊斯兰国“的宗教极端思想加速向全世界渗透。”伊斯兰国“在俄罗斯年轻人中间”招募专业人员,优先考虑医生、语言学家、计算机与石油领域的专家,特别是高校的学生“[3].他们通过互联网的社交网站等途径在俄罗斯和独联体地区招募成员,甚至借助互联网对恐怖分子进行”真实的实战训练“.作为基督徒的莫斯科大二学生瓦尔瓦拉·卡劳萝娃被招募后就准备投奔”伊斯兰国“,最终在土叙边境被截留并遣返。被招募者中还有曾任塔吉克斯坦内务部特警队司令的古尔穆罗德·哈利莫夫上校,他在2015年5月27日宣称加入”伊斯兰国“并要把”圣战“扩展到俄罗斯和美国。根据俄罗斯情报机构提供的的数据,”伊斯兰国“在俄联邦招募的成员大约为2000人,在整个独联体国家招募的约有7000人。[4]”伊斯兰国“招募的这些成员不仅可能在叙利亚等中东国家制造恐怖活动,还可能带着”圣战“使命返回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由于他们通晓语言和熟悉地理环境,返回作战将更加难以防范,有可能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尤其是己经出现经”伊斯兰国“培训后的”圣战“分子返回俄罗斯并加入恐怖组织的情况,特别是在俄罗斯最南端的达吉斯坦共和国。俄联邦安全局就指出,”伊斯兰国“对俄罗斯安全构成的威肋、是真实存在的。”伊斯兰国“不断扩大的招募活动极有可能导致俄罗斯、独联体和中东地区发生更多的恐怖活动,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和损失,这深深触动了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拯救世界的使命意识,推动俄罗斯想通过打击”伊斯兰国“来减少恐怖活动的发生,减少人员伤亡,拯救更多的人。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不仅威肋、俄罗斯的安全,它在世界多个地方进行了猖撅的恐怖活动,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对世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2015年10月31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制造了俄客机在埃及爆炸坠毁的悲剧,导致机上200多人无一生还,深深刺痛了俄罗斯民众的心。2015年11月13日,”伊斯兰国“组织了巴黎恐袭事件,巴黎多个地方发生爆炸和枪击,导致150多人死亡,俄民众自发的为遇难者祈祷。2016年3月22日,”伊斯兰国“组织实施了比利时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导致30多人死亡,170多人受伤,俄民众摆放鲜花向不幸遇难者致哀。根据美国马里兰大学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2015全球恐怖主义报告》,2014年”伊斯兰国“组织导致6073人死亡。2015年以来,该组织在中东和亚欧地区实施的多起恐怖袭击,导致中东形成了以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中心、波及亚欧的恐怖主义活动带。仅在伊拉克,该国的暴恐活动造成1.1万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由”伊斯兰国“组织策划的。[5]}’伊斯兰国”在世界各地猖撅的恐怖活动所导致的大量人员伤亡,深深刺痛了俄民众的心,激起了他们对“伊斯兰国”恐怖势力的愤怒,触动了俄罗斯民族拯救世界的弥赛亚意识,促使俄罗斯想要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以削弱他们的恐J饰势力,减少他们的恐怖活动,避免更多的人员伤亡,进而拯救世界。
  
  以叙利亚为基地的“伊斯兰国”极端恐怖组织及其残暴的恐怖活动对俄罗斯和世界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激发了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救世意识,促使俄罗斯想要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以削弱其力量,减少其恐怖活动所造成的危害,履行自己救世使命。
  
  (二)巴沙尔政权岌岌可危
  
  俄罗斯中东地位将进一步下降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叙政府军在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斗争中,不断消耗自己的实力,尤其是2015年初以来,节节败退,大有崩溃之势。与之相连的叙利亚政府巴沙尔政权也岌岌可危,倒台之势特明显。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许多重要利益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密切相连,如果叙巴沙尔政权垮台,那么俄在叙利亚的利益将受到巨大冲击,俄罗斯作为一个大国维护自己重要国家利益的能力将受到严重质疑,其在中东乃至世界舞台上的大国地位和影响力将被大幅削弱,这是深受弥赛亚意识的大国意识影响的俄罗斯民族所不能容忍的。
  
  俄罗斯租借了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海港5,它可以停泊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各类军舰,借助它俄罗斯海军可以扼守地中海、黑海、红海、印度洋要隘,保持在此地区的影响力。在冷战时期,苏联地中海分舰队正是依靠塔尔图斯港“与美国第六舰队展开了长期的周旋和对峙,对莫斯科维持在地中海地区的存在和影响力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f6l.当俄罗斯海军在印度洋开展行动时,塔尔图斯基地还是提供后勤补给的最近港口。总之,塔尔图斯海港对俄罗斯的军事战略意义重大,俄罗斯将长期租赁。但是,如果巴沙尔政权在“伊斯兰国”和叙反对派的进攻下垮台,甚至反俄亲美的叙反对派上台执政,那么俄罗斯继续租借塔尔图斯港的可能性将变得非常渺小,这将沉重打击俄罗斯的军事战略,削弱俄罗斯在中东与世界上的军事影响力和国际地位,这与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大国意识很不相符。在大国意识的影响下,俄罗斯希望维持巴沙尔政权,继续租借塔尔图斯港,维护俄罗斯在中东及世界上的军事与大国地位。
  
  俄罗斯与叙利亚还有着重要的经贸联系。2010年俄罗斯出口叙利亚的贸易额达110亿美元,在叙利亚的投资也超过了200亿美元。叙利亚还是俄罗斯第三大武器出口国,仅2010年俄罗斯就向叙利亚出口了7亿美元的武器,“2011年两国达成的武器交易合同达到40亿美元”[7].2013年12月,俄罗斯天然气石油集团又与叙利亚当局签署了在叙利亚地中海沿岸进行石油及天然气勘探、钻进及开采的效期为25年的协议。简言之,俄罗斯在叙利亚有着重要的经济利益,只有与俄关系密切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不垮台,俄在叙的经济利益才能得以维护。如今叙巴沙尔政权摇摇欲坠,如果再任由“伊斯兰国”
  
  极端组织与美国支持的叙反对派攻击叙政府军,巴沙尔政权将支撑不住,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经济利益将难以保障,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大国的俄罗斯维护其在中东的经济利益的意志和能力将受到质疑,其在中东的影响力也会遭到削弱,这与俄罗斯民族的大国心理预期不符。俄罗斯不希望看到巴沙尔政权垮台,以及由此引发的俄在叙经济利益受损,更不希望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和地位受到削弱。
  
  叙利亚还是俄罗斯在中东的最后一个战略支撑,事关俄罗斯在中东和全球的大国地位和影响力。美苏争霸时期,苏联综合国力强大,军事力量可比肩美国,同中东国家贸易往来比较频繁,在中东的地位很高,影响力很大。苏联解体以后,由于叶利钦时期俄罗斯综合国力急剧下降,奉行亲西方的“一边倒”的外交政策,还有美国有意在全球和中东地区打压俄罗斯的影响力,俄罗斯在中东的地位和影响力不断下降,沦为美国的配角。例如,在1996年4月22日的解决阿以问题的耶路撒冷会晤中,当时的以色列总理佩雷斯曾直截了当地对俄外长普里马科夫说:“我们只需要一个中间人,那就是美国‘Usl.俄罗斯在中东的很多支撑点也不断被美国拔掉和削弱。美国用武力先后推翻了亲俄反美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利用伊朗核问题、伊朗经济发展问题对俄罗斯在中东的重要合作伙伴伊朗进行各种制裁和限制,亲俄的也门政权也被美国推动的所谓中东”民主进程“给整垮了。俄罗斯在中东的铁杆盟友只剩下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如果叙巴沙尔政权垮台,美国将进一步孤立和颠覆伊朗政权,将彻底改变中东格局,俄罗斯在中东将变得孤立无援。失去叙利亚这个屏障,不仅极端宗教势力将趁机向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渗透,美国也将进一步形成对俄罗斯的战略合围之势,俄罗斯的大国战略将无从谈起,其在中东和世界的影响力和地位将遭到严重削弱。此外,叙利亚与阿以冲突、反恐等中东热点问题密切相关,可以作为俄罗斯”中东战略的重要支点,对于恢复和扩大俄罗斯在整个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f}l因此,从战略角度看,如果俄罗斯失去了叙利亚,恐怕在中东地区就没有了立足之地,在中东和全世界的影响力也将大打折扣,这不符合俄罗斯民族的大国心理特征。
  
  2015年初以来,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在“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和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进攻下节节败退,巴沙尔政权己经岌岌可危。如果亲俄的叙巴沙尔政权垮台,那么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将严重受损,在中东乃至全世界的地位将进一步下降,大国地位和形象将受重创,这不符合民族性格弥赛亚意识的大国意识,因而俄罗斯不愿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垮台。
  
  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引发的“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势力活动猖撅,严重威肋、世界的安全,触动了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救世意识;叙利亚危机导致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岌岌可危,将使俄罗斯在中东的地位进一步下降,刺激了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大国意识。叙利亚危机对俄罗斯民族弥赛亚意识的触动,促使俄罗斯希望打击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以维护世界安全,履行救世使命,以及维护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从而维护自己的大国地位。
    论文来源参考:
    相近论文:
    • 上海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