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 | 加入收藏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克里米亚问题对俄罗斯民族极端性格的刺激

时间:2018-05-21 来源:未知 所属分类: 国际政治论文 本文字数:4134字
  第五章极端性格影响下普京收回克里米亚受到俄民众拥护
  
  克里米亚原来隶属俄罗斯,苏联时期被划给乌克兰,并在苏联解体后留在了乌克兰。克里米亚关乎俄罗斯的核心战略利益和民族情感,俄罗斯和乌克兰不时就其归属问题发生争执。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与乌克兰临时政府奉行的反俄亲西方政策,威肋、到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核心战略利益,并伤害到俄罗斯的民族情感,刺激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性格,促使普京以强势收回克里米亚并对欧美制裁进行反制裁的方式来解决克里米亚问题,契合了俄罗斯民族极端性性格,得到俄民众支持,获得高支持率。
  
  一、克里米亚问题对俄罗斯民族极端性格的刺激
  
  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以及乌克兰临时政府奉行反俄亲西方政策,不仅使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核心利益保障问题变得前景黯淡,还冲击到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民族情感,刺激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性格。
  
  (一)乌克兰危机爆发
  

  俄在克里米亚战略利益难以保障克里米亚半岛位于黑海北岸,三面环海,有塞瓦斯托波尔、刻赤等天然良港,地处战略要地。它原先隶属于俄罗斯,1954年被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划给乌克兰管辖,苏联解体之后,留在了乌克兰,现有居民约250万人,60%是俄罗斯族人。克里米亚因为关乎着俄罗斯的很多战略利益,一直备受俄罗斯关注。
  
  克里米亚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战略意义重大。“克里米亚及其塞瓦斯托波尔港是保卫俄罗斯南部安全的海上防线”fll,必须加以控制。历史上无论是1854年克里木战争中的英法联军还是二战中的纳粹德军,均选择经由克里米亚以“由海到陆”的方式入侵沙俄或苏联本土。苏联解体和北约东扩后,俄罗斯的黑海地缘环境变得非常严峻。黑海沿岸国家中的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均成为了北约成员国,黑海地区变成了北约东扩的边界。北约在黑海地区的部署保障了其在黑海地区的军事行动能力,但是对俄罗斯南部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克里米亚不仅能提供海军基地,还可以作为“俄罗斯防空雷达预警系统的前沿阵地”}2},对于突破北约战略包围、保卫俄罗斯的南部边疆作用重大。如果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战略将受到重创,这是俄罗斯所不能忍受的。
  
  克里米亚还是俄罗斯强国战略不可或缺的战略支撑点。黑海是俄罗斯通往地中海乃至转进印度洋的战略通道,也是欧亚大陆枢纽地区。俄罗斯一向重视自己在黑海的自由通行权以及对黑海海峡的控制权,历史上俄国同土耳其打了几次战争,目的就是夺取黑海的控制权。拥有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才能确保俄罗斯黑海舰队在黑海有立足之地,黑海舰队才能在黑海自由行动以及自由进出地中海,俄罗斯对外高加索、巴尔干以及中东地区的影响干预能力也将大幅度提升,这对俄罗斯建设强大海军,反制美国对俄罗斯的遏制,增强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提升俄罗斯大国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失去对克里米亚的控制,俄罗斯的强国战略将无从谈起,这是俄罗斯极不愿看到的结果。
  
  鉴于克里米亚对于维护俄罗斯战略利益的重要性,俄罗斯一直想把克里米亚收回来,考虑到俄乌关系的大局,暂时抑制了这种想法,但是必须确保自己在克里米亚的影响力和对塞瓦斯托波尔港的使用权。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与乌克兰就克里米亚及其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的归属争论不休,最终以1997年签署俄租借塞瓦斯托波尔港20年的协议满足了俄罗斯的最低要求而短暂平息了领土之争。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6之后,亲西方的乌新领导层多次表示不会延长俄罗斯租借黑海海军基地塞瓦斯托波尔港的期限,而且多次试图与北约在克里米亚举行军演,只是由于俄罗斯支持的亲俄的克里米亚议会和民众的抗议和阻挠才作罢,却引起了俄罗斯对维护自己在克里米亚的战略利益的担忧。2010年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上台执政,俄罗斯与乌克兰达成了延长塞瓦斯托波尔港25年租期的协议,但是乌克兰议会在讨论批准该协议时一片混乱,朝野两派议员发生激烈冲突。苏联解体以来,虽然俄罗斯没有收回克里米亚,乌克兰亲西方派一直试图弱化俄在克里米亚的影响并希望终止俄租借塞瓦斯托波尔港,但是俄罗斯基本达到了维持自身在克里米亚的影响力、使用塞瓦斯托波尔口的目的,有效维护了自己在克里米亚的战略利益。
  
  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使情况变得很不乐观。2013年11月,当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府提出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恢复与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加强经济合作谈判后,乌克兰亲西方派极为不满,不断举行抗议活动,甚至与政府发生武力冲突,要求政府签署欧盟联系国协定,亚努科维奇下台,并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在俄罗斯与欧盟代表的斡旋下, 2014年2月21日,亚努科维奇总统与亲西方的反对派别达成协议,在12月之前举行总统选举。但是反对派违反协议,就在当天强行执掌乌克兰议会领导权,亚努科维奇出走哈尔科夫。2月22日,乌克兰议会宣布罢免亚努科维奇总统职务,组建临时政府,反对派夺取了政权,乌克兰危机爆发,极大地刺激了俄罗斯。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突然被罢黯,使俄罗斯一下子失去了一个能够缓和俄乌矛盾并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对俄采取相对柔和政策的重要力量依托。得到西方强力支持的乌克兰反对派”违宪政变和武装夺权“[3],将奉行更加亲西方的政策,把乌克兰带入西方战略轨道,在欧洲对俄罗斯形成战略围堵,如此,极有可能废除亚努科维奇与俄罗斯签署的续租塞瓦斯托波尔港的协议,将北约势力引入克里米亚,肖d弱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影响,严重威胁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强国战略利益,触碰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底线和俄乌关系红线,激发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格,促使俄罗斯想以收回克里米亚的方式来坚决维护自己的战略利益。
  
  (二)乌临时政府奉行反俄亲西方政策-俄罗斯的民族情感受到冲击
  
  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在历史、文化、民族、语言等方面相连相通,促使两地的民族情感很深厚。乌克兰中央政府推行的”脱俄亲西“政策则不断冲击着两地的民族情感,引发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多。克里米亚与俄罗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自1783年并入俄罗斯版图起,它的一切就深深烙上了俄罗斯的印记。历史上,俄罗斯的统治者们为了加强对克里米亚的统治,特别注重移民政策,鼓励俄罗斯族人移居到克里米亚。经过几次人口大迁徙,尤其是苏联时期对克里米亚靴靶人的驱逐和大量俄罗斯人的迁入,克里米亚形成了以俄罗斯族人为主体的民族结构,保留至今。
  
  在提高俄罗斯族人口比重的同时,统治者们还在克里米亚地区强势推行俄罗斯文化,强制将俄语作为行政语言和教学语言,规定书籍只可用俄语出版,同时用相对先进的俄罗斯文化吸引克里米亚当地人主动学习俄罗斯的历史与文化。经过200多年的渗透与巩固,俄罗斯文化成了克里米亚的主导文化。
  
  1954年,为庆祝俄乌合并300周年,乌克兰出身的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半岛划归乌克兰管辖。但赫鲁晓夫只”改变了克里米亚的行政隶属关系,没有同时改变其经济、人口和文化结构“[4]”克里米亚基本上属于莫斯科直接管理“[5].根据1989年的据统,ccn0%以上的克里米亚居民都将俄语视作主要使用的地方语言”[6].共同的语言载体和文化是共同身份认知形成的基础条件,克里米亚以俄罗斯族为主体的民族结构优势以及俄语的主导地位和文化相通促使两地的民族感情特别浓厚。
  
  1991年苏联解体后,根据俄乌签署的独联体协约,克里米亚留在了乌克兰,但是克里米亚俄族人的亲俄情结一直很强烈,希望克里米亚回到俄罗斯。乌克兰独立之后,为尽快重构国家认同和弘扬乌克兰文化,实施了“去俄罗斯化”语言政策,在对语言法多次修改之后,规定乌语为乌克兰“唯一国语,俄语仅被界定为少数民族语言”[7].乌政府还积极推动乌克兰语在各个领域的使用,限制俄语的使用范围,规定“乌克兰的法律诉讼只能使用国语”[8],“必须对国家公务员进行乌克兰语水平测试”[9]“中学毕业生在大学入学考试中不得使用俄语”[10],等等。乌政府甚至不顾人口分布特点在俄罗斯族比较集中的乌东部和东南地区强行实施乌语教学,要求居民必须学习乌语。乌克兰政府的这些“脱俄”政策引发乌国内以俄语为母语的俄罗斯族人的不满,克里米亚地区的不满尤为强烈。他们觉得自己的民族利益、尊严和情感受到了严重伤害,想要脱离乌克兰回归俄罗斯以寻求庇护的情绪与意愿得到加强。
  
  乌克兰在“脱俄”的同时,在国家发展方向上,实现与欧洲一体化的“亲西”政策也引起了克里米亚民众的不满。以俄族人口为主体的克里米亚,由于历史因素,在经济发展和人文联系上与俄罗斯更加密切,希望国家多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来实现国家发展,但国家更偏重于融入西方来实现国家发展,不重视克里米亚民众的要求,有意削弱他们与俄罗斯的联系,不尊重他们的民族利益与情感,促使克里米亚脱乌入俄的情绪日益增强。
  
  2014年2月23日,乌克兰临时政府刚执政,就废除了《国家语言政策基础法》,取消了俄语在一些地区的官方语言地位。暂代总统职务的乌克兰议长图尔奇诺夫在当天发表电视讲话表示,他的优先任务之一就是“回到欧洲一体化路线”Ll.此举立即引起克里米亚俄族居民的不满和抗议,2月23日,克里米亚亲俄民众在刻赤市的列宁雕像前集会,高举俄罗斯国旗,要求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2月24日,在塞瓦斯托波尔市大约两万名示威者高举俄罗斯国旗走上街头,打出“普京是我们的总统”、“回归俄罗斯”等标语。2月25日开始,很多克里米亚亲俄民众在“议会大楼附近举行无限期抗议活动,要求不承认基辅冲突与骚乱后掌权的乌克兰新领导层”fill,还要求就克里米亚的未来发展道路举行公投。俄罗斯对乌临时政府的行为也表示不满,称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乌克兰俄族同胞的俄语权利。乌克兰临时政府这些明显的反俄亲西方政策,将进一步弱化俄语的地位,损害将俄语作为母语的克里米亚俄族居民的民族权力与尊严,弱化他们与俄罗斯的人文和经济关系,伤害了俄罗斯族的民族情感,引发他们的强烈不满,激发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格,促使他们想通过回归俄罗斯来维护自己的民族权利。
  
  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乌克兰亲俄总统被非法罢黯,反俄亲西方的乌克兰临时政府上台,极大弱化了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选择余地,引发俄罗斯对维护自身在克里米亚的战略利益问题的极度担忧,刺激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格,推动俄罗斯想用收回克里米亚的办法来维护本国的战略利益;乌克兰临时政府奉行的反俄亲西方政策,损害了克里米亚俄族人的民族权利与尊严,严重冲击了俄罗斯的民族情感,激发了俄罗斯民族的极端性格,促使他们希望通过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合并的方式来维护俄罗斯族人的权利,解决克里米亚问题。
    论文来源参考:
    相近论文:
    • 上海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