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古建筑论文

中国古代建筑中人与自然的交流

时间:2015-08-20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2969字

  中国古代建筑强调人与自然的交流,这种交流源于农耕时代。从已有的考古资料来看,早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农耕技术,标志着古代先民开始脱离穴居的原始居住状态,开始有意识的构筑生死相随的空间场所。因此,建筑成为生存自由的自觉选择。农耕生活的认知方式决定了建筑方式的选择,涌现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寒来暑往,一枯一荣的自然现象。在播种、收获的互动过程中,人们的生存状态体现于建筑中,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全景的图画。

  一、与大自然的交流--柔韧的木材

  农耕社会的先民们在体察宇宙万物彼此联系、循环往复的生命秩序时,认识到宇宙自然的不可抗拒性,也确认了人与自然亲密融洽的相互关系。反映在古代知识信仰里即为“天人合一”.这种天与人的关系建立在一个互动合理的范围内,决不能无休止地向大自然索取。当时人的能力有限,生产力低下,仿佛只有顺应自然、天人合一,才能获得生命的延续。

  中国古代建筑从一开始便在大自然中寻找创造的灵感,材料也多选择木材。木材是宇宙万物中的有机生命形态,其独特的材料性能可以表现出柔韧、温顺、中和的品质。还有那些记录生命运动的纹理、色彩与香味。木材处处都体现出与人相一致的亲和关系。中国古代建筑对木材的选择,反映出心性对木性的认同。

  木性适应心性的要求,木材的良好物性特征以及易于安装拼接的物理属性,为中国古代建筑构架体系的产生与发展提供了基本保证。

  二、与大自然的相处方式--相生相克

  中国建筑结构十分强调上下四方彼此相连、相互共存的结构关系,这与农耕社会特有的认知方式一脉相承。中国文化将世界建立在统一的、对立依存的关系上,建立在相克相生的有无变化中,建立在可认知的、循环往复的发展上。由于中国古代建筑的构筑方式一开始就寻找到天人合一的理论支持,并始终认为人不能从宇宙自然中抽离出来,因此中国古代建筑从不游离于自然之外。

  中国古代建筑的营造法则是:“上分”“中分”“下分”,也就是屋顶、屋身、台基。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天、人、地,这就形象的体现了“合以成体,不可一无也”.中国古代建筑采有木柱、木梁组成房屋的基本框架。木梁和木柱用以承受来自屋顶和楼面的重量。建筑的墙壁实际上并不承重,这就赋予建筑物以极大的灵活性。它可以做成四面毫无遮挡、有顶无墙的亭榭,也可以做成四壁严实,空间封闭的仓房。对于室内空间的划分,同样也十分自由。为了在室内获得大面积的空间,可以无须任何隔断,只剩柱子的排列,同时也可以在柱子之间进行围隔,从而获得较小空间。特别是采用半通透的落地罩等隔断形式,既划定了空间范围,又不阻挡视线,做到隔而不断,虚实相间。

  木构架结构能够灵活适应各种地形,既能把单体建筑聚合成重重院落,形成庞大的建筑组群,又能依山傍水建构楼阁亭榭,不受高低的限制,这就为建筑组群的空间布局带来了极大可能性。以木构架为主体的中国建筑体系,就单体建筑来看,一般都是矩形的平面空间,使房屋的几何形体不会有太大变化。要想获得空间的丰富性,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单体建筑的排列组合形成院落,以满足人们对建筑空间丰富性的要求。如果一座座单体建筑通过平面纵深推进,就会产生重重的空间聚合,如果作横向推移时,就会形成宽广的空间场所,沿四周修筑房屋和墙体,就变成相对封闭的庭院。

  中国古代建筑并不寻求高度上的发展,任何摆脱地球引力的尝试都消解在平面的展开上。中国古代建筑的平面布局方式既有中轴对称的方式,又有依环境而顺势的自由展开方式,从而达到了既有理性的规范又有自然的情趣。

  三、与自然的联系--通风采光

  当我们走进中国古代建筑的庭院时,可以感受到人与自然的交流方式。庭院空间可以作为各个单体建筑的联结纽带,构成一个共享的空间单元。比如在民居建筑的庭院里,房间的通风采光、人流、物流的交通联系,种树养花、儿童游戏、休闲聊天都可以在这个共享空间里进行。以庭中阳光的移动为视线,可以感觉“天时”的变化;从庭院中阴雨风雪的来临,可以知道“节气”的变化;从新鲜的空气,阳光的温暖,可以感到人的生命与大自然的活力息息相关。这是天人合一的场所,人们在这一方庭院里从中呼吸到生命的自由气息,是一种对大自然的亲和回应。

  四、与自然的对话--规范有序

  庭院的建筑功能在中国古代建筑中是人与自然对话的场所。

  中轴对称则是获得整体空间布局的有序方式。中国古代建筑只要是正式、重要、严肃的建筑,一般的布局方式都采取对称形式。一方面满足了功能上、技术上的要求,这是“天道”;另一方面也满足了宗法礼仪、人际规范的要求,这是“人道”.基于以上原因,无论是宫殿、衙署、寺观,还是南北地方的民宅院落,都毫无例外的采取对称方式,特别是以宫殿、坛庙为代表的正式建筑,都严格按照以纵轴为中心,左右对称的空间格局。由单体建筑的排列组合而形成的对称布局,呈现出一种方正、规整、井然有序的空间美感,营造出庄严平静、肃穆平和的环境氛围。

  一般而言,中轴对称的空间格局,主要建筑是在中轴线上,次要建筑随横轴左右对称展开,其他的房屋则以主要建筑为中心沿周边布置,共同形成相对封闭的庭院。重点建筑被周围的房屋和围墙包围,在围合的环境下,具有压倒一切的中心地位。这种建筑组群还可以沿着纵轴串连成若干院落,每个称一为“进”,所谓“庭院深深”便是这层含义。

  然而,更为宏大的建筑组群还可在主院落的侧边营建次要的庭院和多进院落,形成多条纵轴并列,主轴线称“中路”,两侧为“东路”和“西路”.基于中国古代建筑在平面上纵深发展形成的建筑组群与庭院空间的变化,人们在穿行重重院落的过程中,才能感受到起承转合、一收一放的心理作用。非庭院的自由布局方式主要用于古典园林和民居。古代的大多数园林和一些民居,因不规则地形和高低起伏的地势,而采取不对称的组群方式。

  五、与自然的交融--静止与流动

  由若干单体建筑沿着轴线作纵向移动,单体建筑之间的距离可长可短,通过为数不多的建筑物就可以形成纵深的空间序列。

  各座建筑之间的联系主要靠人流路线而形成。体察建筑空间的转换是靠人流路线的时间过程来完成,形成了“步移景动”的动态变化,而单体建筑则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这种人流与观景相互配合的方式很容易产生空间的节奏感,让细微体察与瞬间把握在静止和流动中完成。显然,这仅仅是轴线距离的长短变化所带来的空间感受。在古典园林建筑平面布局中,其轴线往往偏离直线状态,而是根据起伏错落的自然景观,采取灵活多变的应对方式。单体建筑可大可小,可方可圆。联通路线可曲可直,空间转换更显得曲折有致。整个建筑组群在起伏交错中进入曲径通幽、别有洞天的境界,营造出变化自然的融洽环境。

  中国古代建筑散点式的平面布局,最能体现出建筑组群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的密切关系。建筑组群以点状的方式自由地散布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散点布置的建筑组群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苦心经营。既没有沿轴线布局的霸气,也不看重曲折的线性串联。建筑组群的空间聚合、开放,以点的状态围绕在特定的自然区域里,依形就势、顺应构成。有的就山势随山体高低错落,起伏进退;有的依水流顺岸散布,没有明显的人流动线。散点式的布局,不以方位朝向、规则定式为准绳,而是无拘无束、融洽地投入到自然之中,借景筑屋、空灵自由。自然宁静是散点式布局所祈望的空间境界。

  以上阐述了中国古代建筑的筑构方式和空间布局。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建筑对自然的回应方式,从来都是建立在天人互动的合理关系上,利用自然而不破坏自然,这是中国古代建筑的精神所在。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