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宋代江西水上信仰发展变化研究绪论

时间:2016-10-08 来源:未知 作者:陈赛楠 本文字数:8222字
  绪 论
  
  一、选题缘起
  
  水上信仰属于民间信仰的范畴,它是民间信仰中司水上交通的神只信仰。民间信仰是指与制度化宗教相比,没有系统的仪式、经典、组织与领导,在一定时期广泛流传于民间或者说是被多数民众崇信的一种信仰形态.①早期民间宗教信仰的诞生,源自人们对大自然的恐惧与敬畏。水上航行常常会面临陆上世界所没有的、因地形和气候等自然力量所带来的未知的危险。水上世界莫名的风险,令人们产生恐惧、敬畏的心理。为寻求心理上的安慰,摆脱险情,人们往往会向神灵祈求庇佑,水上信仰便由此产生。
  
  本文之所以截取宋代作为考察对象,是这一阶段在水上信仰的发展方面具有相当的典型性和代表性。宋代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一个大变革时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朝代,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均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对水上信仰的发展产生了作用。宋代水上信仰既有对前朝的传承,又有自身的新突破和发展,及对后世的影响。宋代时期,朝廷对水上信仰更为重视,将大量的水上神灵纳入国家祀典。宋代商品经济的发展,水上交通的日益发达,社会流动的频繁,对水上信仰的发展和传播不无影响。文化的发展,使宋人的鬼神观念产生变化,尤其文人对鬼神的态度发生很大变化,使得宋代水上信仰的信众阶层多元化。
  
  江西水网密布,有赣、抚、修、饶、信江等五大水系汇于鄱阳湖,与长江相通。江西的河流,整体通航条件比较好,但仍然有部分航段地势险绝,航行条件恶劣,危险性高。随着宋代经济重心和政治中心的南移,江西区域优势逐渐凸显,不仅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日益重要,宋代江西的水上交通在全国的地位也愈加重要。其中,赣江--鄱阳湖航道是联系岭南与中原的重要动脉。又江西位于长江中游与下游的临界点,联接东西交通。且南宋时,江西的信江--赣江--袁水航道是沟通京师临安与西南地区的水上干线。水上航行的高风险与水上交通的繁荣二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带动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发展,令水上信仰分布广泛。且“江南俗信巫”,江西素来就重视民间宗教信仰,江西的水上信仰起源较早,且具有传承性,所以江西的水上信仰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综合上述因素,宋代江西水上信仰有其特性,具有研究价值。
  
  笔者希望对宋代江西水上信仰兴盛的背景作简要的分析,通过对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构成进行分析,以期较为完整的、全面的展现当时江西水上信仰的面貌。研究江西水上信仰在宋代时期的发展和变化,并试图探索导致其发展和变化的原因。
  
  二、相关概念界定
  
  (一)江西的概念
  
  本文以宋代江西水上信仰为研究对象,现对文章研究区域作相关的界定和说明。本文的江西地区指的是现今江西省辖区的范围。现今的江西省的范围,在宋代时分别跨江南西路和江南东路,大致包括江州、洪州(隆兴府)、筠州、袁州、吉州、虔州(赣州)、抚州、饶州、信州等 9 个州和南康军、建昌军、临江军、南安军等四个军。笔者选择今天江西省的辖区范围作为研究区域,是因为它从地理的角度来看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完整的区域,赣江、抚河、修水、饶河、信江五大水系和鄱阳湖都完整的囊括在其中。而在宋代时,这五大水系和鄱阳湖被割裂开来,其中赣江、抚河、修水属江南西路;饶河、信江属江南东路;而鄱阳湖更是横跨江南东西路。为了研究的完整性,故而笔者选择了今天江西省的行政区划作为研究区域。
  
  (二)水上信仰的概念
  
  在传统社会,由于造船技术的局限,水上航行充满各种风险。当舟楫遇到水流湍急、波涛汹涌的航道时,有覆溺之忧;碰到滩石林立的航道时,有触石船毁之险;甚至仅仅是天气的突然变化,一阵风起,都可能使舟楫沦溺。
  
  水上航行的风险,使得人们产生恐惧和敬畏的心理。人们在水上航行时为了寻求心理上的安慰,以求航行的顺利和安全,而对具有司水上交通职能、能济物利人的神灵的信仰和崇拜,即为“水上信仰”.而那些司水上交通的神灵则称之为“水上神灵”.水上信仰类型多样,既有自然神崇拜,又有人物神崇拜;既有山神、水神、风伯侯等神灵崇拜,也有对泉、潭、石头等没有神格的自然物的崇拜。如隆佑太后曾在丰城之曲江潭投金花祈风。①赣县有一石人,虔州州守刘彝舟行至此,水涸。舟人梦石人语曰:“刘贤侯也,吾当护之。”诘朝解缆即下滩.②有些学者在研究中将司水上交通的神灵称为水神,笔者以为不妥。水神为主江、河、湖、海、泉、潭之神,其职能是掌司雨和司水理水。而其司水理水之职,更侧重的控制河流泛滥。水神和水上神灵两者职能各有侧重,两者有交叉的时候,但是不能混为一谈。
  
  三、学术史回顾
  
  近年来,学界对民间信仰的关注日益增加,相关的着作也越来越丰富。鉴于本文所涉及到的研究范围,下面将分为“宋代民间信仰整体性研究现状”、“宋代水上信仰研究现状”、“历史时期江西水上信仰研究现状”三个方面介绍与本课题有关领域的研究现状。
  
  (一)宋代民间信仰整体性研究现状
  
  宋代民间信仰作为宋代社会生活史的重要层面,日益引起学术界的关注,近年来,已经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宋代民间信仰整体上的研究成果,一方面表现在通史性文化社会史着作中对此问题的涉及,如姚瀛艇的《宋代文化史》)③、柯大课的《中国宋辽金夏习俗史》④、朱瑞熙的《宋辽西夏金社会生活史》⑤、徐吉军、方建新的《中国风俗通史·宋代卷》⑥、钟敬文的《中国民俗史·宋辽金元卷》⑦等。以上着作均对宋代的民间信仰、民间诸神崇拜进行了概述。
  
  另一方面是对宋代民间信仰从整体上把握的研究专着。如:美国韩森的《变迁之神--南宋时期的民间信仰》,主要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探讨对民间信仰产生的影响,认为官方通过赐封神只这一有效手段,控制有灵应的民间神袛,以达到制衡地方权利的目的。①贾二强在《唐宋民间信仰》一书中以神鬼观念为考察点,对唐宋时期的民间信仰进行了复原。②皮庆生的《宋代民众祠神信仰研究》从张王信仰入手,对宋代祈雨、祠神信仰传播、正祀与淫祀等民间信仰问题进行广泛而深入的探讨,将宋代民众祠神信仰置于唐宋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下,考察了祠神活动存在、演变的真实状况,以及其复杂的社会、政治与文化背景。
  
  (二)宋代水上信仰研究现状
  
  目前,学界关于水神研究的专着并不多见。最早从整体上开始全面研究中国水神的着作当首推黄芝岗先生的《中国的水神》。黄芝岗先生利用地方志、民间传说以及文人笔记中记载的中国水神材料,对各地水神的产生、流传的状况进行了梳理,并对水神神话的发展演变进行了追根溯源的系统探讨.④台湾学者王孝廉的《水与水神》选取了长江、黄河水系及其支流的水神传说以及西南族群的一些洪水神话做例子,论述了水与水神对中华民族文化的深刻影响。⑤向柏松的《中国水崇拜》对水崇拜和水神崇拜产生的社会基础、水崇拜的原始内涵及水崇拜的对象进行研究,并对水崇拜和水神崇拜对中国古代传统社会中的政治、文化、宗教、民俗等方面的影响进行了系统性的研究。⑥目前学界对宋代的地方性水神信仰研究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对某一区域的水神信仰进行概括性的研究;一种是对某一个水神信仰进行全面的研究。
  
  目前学界有关长江流域的水神信仰的研究取得了比较丰富的成果。陈曦的《宋代荆湖北路的水神信仰与生态环境》选取位于长江中游的荆湖北路作为研究区域,对该区域的的水神信仰作了比较全面系统的研究,提出宋代荆湖北路的水神崇拜的对象具有多元化的特点,且水神庙主要分布在河道险要处与水患频发处,水神的职能以平息水患、守护航道为主,以祈求风调雨顺为辅。进而提出,是官方与民间共同推动了水神信仰的发展。
  
  王元林、李娟的《历史上湖南湘江流域水神信仰初探》在梳理湘江流域水神信仰类型时,涉及唐宋间产生兴起的以柳毅、杨泗为原型的洞庭湖神和龙母信仰。还研究了自唐代起历代王朝对湘江流域水神的封号与祭祀。
  
  李琳在《洞庭湖水神的历史变迁》一文中讲述了洞庭湖的水神到唐以后演变为一个复杂、多元的水神体系,并对以柳毅、杨泗将军为原型的两位最有代表性洞庭湖水神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提出,随着社会的发展,水神渐渐被赋予了人格化及社会属性,尤其是随着柳毅、杨么等平民出身的水神的加入,更是使洞庭湖水神逐渐步入了寻常百姓家中,成为人们可以随时祈拜的对象,日益世俗化。
  
  她在《洞庭湖水神信仰研究》一文中系统的梳理了从先秦以来洞庭湖地区的水神信仰。特别是单独用一个章节对洞庭湖地区的在南宋时期形成的杨泗将军信仰进行个案研究,通过地方文献、民间传说和历史遗迹考察的结合,对洞庭湖杨泗将军信仰进行了历史的追根溯源的探讨,剖析了洞庭湖杨泗将军信仰的来历和发展历程。
  
  王元林、钱逢胜《长江三水府信仰源流考》对五代至宋盛极一时的长江下游地区的“马当上水府”、“采石中水府”、“金山下水府”三个地方性江神信仰的起源进行追溯,指出长江三水府的“水府”得名源于道教;宋代长江三水府神因在战争中屡次显灵获得国家加封赐号,成为保国护境、保护水上交通安全的水上神灵;此后长江三水府神职范围不断扩大,增加了司雨职能。
  
  黄景春、师静涵的《柳毅--从小说人物到民间神灵》一文中,通过梳理柳毅故事的来源及后世文学、戏曲作品对柳毅故事的改造的脉络,探讨柳毅如何从小说人物走向广为民众信仰的水神的,并分析了柳毅信仰的地域分布、及其特点。
  
  学界对北江(珠江的支流)流域的水神信仰研究也不少。刘素霞《北江流域水上交通与水神信仰关系初探》通过梳理历代对北江流域水上交通与航道险要河段交通的疏凿和维护情况,探讨航运与水神信仰的内在关系。作者在梳理北江流域的水神信仰时论及宋代北江流域水上交通中人们所信仰的虞夫人(曹主娘娘)、天妃、龙母等神灵。作者尤其着重研究产生于宋代的北江的地方信仰--虞氏夫人信仰的分布情况,分析了虞氏夫人作为除匪护民的地方保护神,后来逐渐演变为保佑航程的水神的原因。
  
  王焰安《北江流域水神崇拜的考察》通过对北江流域有关庙宇和传说的考察,提出北江流域的船民、排工等水上群体的水神信仰主要是天后崇拜、马援和周憬崇拜、曹主娘娘(虞夫人)崇拜、石上兄弟崇拜、关公和岳飞崇拜、观音崇拜、盘瓠崇拜、龙王崇拜、北帝崇拜等九种。②而对某一种水神信仰的专题研究,成果也比较丰富,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对妈祖信仰的研究。李少园《论宋元明时期妈祖信仰的传播》对宋代妈祖信仰的产生以及传播过程进行了研究。③郑衡泌《妈祖信仰传播和分布的历史地理过程分析》以宋代以来的千年历史过程为经,从湄洲、福建到全国乃至世界的地理空间过程为纬,从历史文化地理的视角全面分析评价妈祖信仰的形成和发展的时空过程及推动这一过程的各种因素。文中提出,宋代妈祖信仰在政府、商人、移民这三股力量的推动下逐渐由湄洲向闽、广、江浙等沿海地区传播。
  
  曾美香《妈祖信仰与钱妃信仰之比较》对妈祖和钱妃这两位在宋代兴起的女性水神进行比较分析。通过对二者的生平事迹、信仰产生与发展过程、海洋水神与农业水神等差异性比较分析,说明海洋文化与农耕文化的差异以及合流趋势.⑤刘福铸《从宋代诗词看早期妈祖信仰》另辟蹊径,标新立异,从宋代诗词的角度入手研究宋代妈祖信仰。作者通过搜集宋代有关妈祖的诗词, 再结合宋代文献, 探讨诗词作品所反映出的妈祖职能的多元化、妈祖信仰的早期传播地区及其相关的一些民俗活动。
  
  虽然对龙母信仰的研究也取得丰富的成果,但从与水上交通的关系的角度入手研究龙母信仰的成果却有限,只有翟卫姿的《宋代龙母信仰研究》对此有所涉及。该文对宋代盛行的龙母信仰进行全面的研究。分析了诸多龙母形象背后的原型和龙母的调节降水、整治水患、协助筑城、保佑战事、保佑航运安全等职能。通过梳理宋代龙母祠庙在全国的分布情况,反映龙母信仰在宋代的繁荣。进而,从政治、经济、文化等不同层面分析了龙母信仰在宋代盛行的原因。
  
  最后指出,因龙母本身职能太普通,没有不可替代性;浓重的乡土观念的限制和宋政府惟灵是封的态度,导致龙母信仰在宋代盛行范围虽广,却并未形成统一的龙母信仰。
  
  (三)历史时期江西水上信仰研究现状
  
  近年来,区域性民间信仰的研究取得丰硕的成果,江西的民间信仰也得到了学界的关注,而有关江西水上信仰的研究成果也日益丰富。但是江西水上信仰的研究成果呈现区域性差异,以研究鄱阳湖和赣江流域的水上信仰为主。
  
  在有关鄱阳湖地区的民间信仰的研究成果中,有许多涉及了鄱阳湖地区的水上信仰。扶松华《环鄱阳湖的民间信仰》选取了环鄱阳湖具有代表性的老爷庙、许逊、康王这三个民间信仰进行个案分析,研究鄱阳湖的演变对民间信仰的影响。②斯军《长江与鄱阳湖交汇区域典型水神信仰变迁研究》以鄱阳湖的自然变迁引起神灵变迁为贯穿始终的线索,魏晋时期以宫亭庙神为中心的北鄱阳湖信仰圈逐渐转移到唐宋时期以小孤山、马当山二神为中心的小孤山长江干流段信仰圈,明清时期二信仰圈又渐趋融合。自然变迁带来社会变迁,进而带来信仰变迁,最终又对该区域的封建专制、社会群体信仰生活、魏晋志怪小说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③程宇昌、温乐平《试论明清鄱阳湖区域民间信仰的道教化》较为全面的梳理了明清时期鄱阳湖地区民间信仰的神灵,并分析了鄱阳湖区域民间神灵信仰逐渐为道教神灵所演化的现象及演化的原因。
  
  李松杰、李兴华、肖绚《水系、船帮与景德镇水神信仰》比较全面的研究了景德镇的水神信仰,提出景德镇因制瓷业的繁荣而吸引大量移民,不同地区的移民和不同的船帮有各自的水神信仰,故而造就了景德镇水神信仰的地域和历史特点。⑤也有许多对鄱阳湖地区水上信仰的专题性研究,关注的比较早、影响比较大的是对许逊信仰的研究。李丰楙《宋朝水神许逊传说之研究》在考辩宋朝有关许逊的传记资料的基础上,分析构成水神传说的母题,说明江西豫章地区的传说与遗迹,不仅是地方风物传说,而且是长江流域流穿的水神信仰的一支,具有其地域性,也有共通性,故能形成一支发展完备的水神传说类型。解说了许逊信仰与传说的社会原因和经济原因。
  
  ①陈曦、王忠敬《宋明地方志与南昌地区许逊信仰的变迁》从宋明方志入手,研究南昌地区许逊信仰的变迁历程,以及探讨方志在许逊形象重塑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②鄱阳湖地区的宫亭湖庙神也是学者们比较关注的问题。卞东波《宫亭湖庙神及其在古典文学中的流变》对鄱阳湖地区从六朝时代到清代所流传的有关宫亭湖庙神的传说进行研究,进而提出,宫亭湖庙神的传说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异,而宫亭湖庙神的职能和宫亭湖庙所祀的神灵也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发生改变。
  
  ③吴国富的《妈祖取代鄱阳湖宫亭庙神及二者神性的比较》对宫亭庙神的兴起与衰落进行了深入了研究,并且对宫亭湖庙神和妈祖两位神灵的神能、地位、特征进行比较分析。
  
  ④魏斌的《宫亭庙传说:中古早期庐山的信仰空间》通过研究庐山南麓的山神庙--宫亭神庙的传说,提出宫亭庙有镇护风浪的信仰功能。
  
  ⑤林萍《南宋江西地区民间祠神信仰研究》从交通的危险性、不可预知性出发,探讨了南宋民众为了保护船只航行平安而对相关祠神的崇拜和祭祀。并且对南宋“赣江一鄱阳湖航道”的顺济王庙信仰和鄱阳湖航道的宫亭庙信仰进行个案研究。
  
  ⑥赣江流域比较受关注的水神是兴起于元代、盛行于明清的萧公。谭小军的 《民间信仰与乡村社会的历史忆--新干县萧公庙的个案研究》以江西新干县大洋洲镇萧公庙及其神只为研究个案 ,简略描述了萧公信仰的历史发展脉络,通过分析地方乡绅以及官员对萧公神的文字记载、萧公神话故事建构、庙宇的流传分布、现实状况等方面,揭示了萧公信仰是乡绅民众与国家互动的媒介之一。
  
  ①王元林、郭学飞《水神萧公信仰的形成与地域扩展》首次对萧公信仰进行系统研究,从萧公信仰的形成、地域扩展入手,清晰的梳理了萧公如何从地方神灵演变成国家正统神灵的过程分析了萧公信仰向外扩展的原因。
  
  ②随后郭学飞在其硕士论文《明清时期水神萧公信仰地域研究》中对明清时期萧公信仰进行更为全面系统的研究,不仅分析了萧公信仰的形成与地域扩展,还研究了萧公的信仰的地理分布及地域差异、萧公信仰与道教的融合。提出江西萧公信仰与地方社会结合,日渐成为地方秩序的象征,分析了明清时期萧公信仰演变及其原因。
  
  ③除了萧公信仰外,赣江上游的储君信仰也引起了学者的关注。王学义的《赣县储君信仰研究》以赣南地区保护水上航行的水神储君作为研究对象,分析了储君的原型、储君职能的发展和演变、储君庙的历史与现状、储君信仰产生的原因及其对社会的影响。
  
  ④目前学界对江西的鄱阳湖地区和赣江流域的水上信仰的研究已经取得比较丰富的成果学者们的研究角度也是各具特色,或是研究水上信仰的扩展与变迁;或是研究其他宗教对水上信仰的影响;或是将江西的某一水上信仰与其他地区的水上信仰进行比较研究。总之,前人丰富的研究成果和各具特色的研究角度为笔者的研究奠定了基石,同时也开阔了笔者的视野,对笔者的研究有重要的学习借鉴作用。
  
  但是,目前学界对江南西路水上信仰的研究存在一些不足。首先,目前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对鄱阳湖地区和赣江流域的水上信仰的研究,而对江西其他水系的水上信仰缺少关注。其次,学者们的研究大多注重于水神个案的叙述和介绍,而缺少对江西水上信仰构成和地域分布的整体性研究。因此,笔者欲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之上,以两宋时期作为断代,对江西的水上信仰进行全面的、深入的研究,将江西的水上信仰置于唐宋变革的社会大背景之中,了解宋代江西水上信仰存在、发展、变化的真实状况。
  
  四、研究方法及史料来源
  
  对水上信仰的研究,需借鉴其它社会学科的理论,要将水上信仰置于社会经济、文化、交通等社会大背景下进行多角度、多方面的分析和讨论。笔者使用历史学研究基本方法的同时,也借鉴了宗教学、社会史的理论,在充分占有史料的基础上,对宋代江西水上信仰进行全面的梳理,经过历史学的归纳、分析与综合等研究过程,力图展现宋代江西水上信仰存在、发展的真实状况。
  
  研究水上信仰,比较困难的是系统的文献记载相对缺乏,资料分布零散。
  
  笔者的史料来源主要有三类:一是宋人文集中的游记、诗文、庙记等。宋代游记盛行,有官员记录赴任或入京行程的游宦日记和游山玩水或探亲访友时所作的游览日记。其中有不少游记中涉及江西的水上信仰,如陆游《入蜀记》、范成大《骖鸾录》、《吴船录》、周必大《归庐陵日记》、《南归录》、《奏事录》、《泛舟游山录》等。官员所作的游记连同他们在旅途中所作的诗文、及为祠庙作的庙记等,宋人文为笔者的研究提供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二是宋代笔记小说中的鬼神故事。宋代鬼神迷信盛行,文士们对此津津乐道,专门搜集整理各类鬼神故事,洪迈的《夷坚志》就是其中翘楚。宋代笔记小说中所载的这类鬼怪故事也为笔者提供了材料。三是宋代地理志及明清江西地方志。宋代的地理志《太平寰宇记》、《方舆胜览》、《舆地纪胜》中零星记载着一些有关江西水上信仰的材料。而江西地方志中的山川、人物、祠庙、艺文等部分保留了部分有关水上信仰的记载。
  
  五、研究内容
  
  本文由绪论、结语以及三个章节组成。绪论主要阐述了笔者为何选择宋代江西水上信仰作为论文的研究对象,对江西的区域范围进行界定,对“水上信仰”这一概念进行阐释,评述了先贤的研究成果。
  
  第一章主要是分析宋代江西水上信仰兴盛的背景。宋代江西经济繁荣,是国家财赋之倚重,既是重要的粮食、茶叶生产地,为宋政府提供大量的漕粮和高额的茶利;又是重要的食盐销售区,每岁输入大量的十余年,为政府带来丰厚的盐利;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造船基地,所造船只为宋代官府的物资运输以及沿江防务提供重要保障。江西水系发达,航道优良,水路优势明显,形成以水路为主的交通网。宋廷对东南财富的倚重,令江西的区位优势提升,江西凭借水路优势,连接东西、沟通南北,成为人流、物资集散地,舟船之盛,经久不衰。经济、交通的繁荣为水上信仰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二章主要是分析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构成。宋代江西的水上信仰主要有江东庙、储君庙、萧泷庙、顺济龙王庙、宫亭庙、龙王庙、大孤山庙、小孤山庙、上元水府祠等。宋代,小孤山庙属舒州宿松县,并非隶属于江西。
  
  但因其与江西关系密切,与江州彭泽县接界,为江右之门户,又江西彭浪矶有其别祠,故而笔者也将其纳入江西水上信仰的行列中。在这一章节中,笔者着重分析了这些水上信仰的起源、庙址的地理位置、所祀之神,叙述其在宋代的生存状况等。当然,笔者所列举的这些祠庙,并非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全部。只是这些祠庙的材料丰富,且具有代表性,比较能反映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面貌。
  
  第三章探讨了宋代江西水上信仰的地域扩展及其职能的多元化。江西的水上信仰在宋代时期,开始打破地域限制,向外扩展,在神灵诞生地以外的地区建立行祠。宋代江西的水上神灵往往具有多重职能,主要是司雨职能和保佑国家社稷的职能,笔者试图分析导致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