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长江干流的水上信仰

时间:2016-10-08 来源:未知 作者:陈赛楠 本文字数:4302字
  第三节 长江干流的水上信仰
  
  此处所言之长江干流,指的是流经江西境内的长江干流的那一部分。长江临江西北境流过,是江西的北部边境线。两宋时期,长江主要流经江州的瑞昌、德化、湖口、彭泽等四县。宋代时,分布在这段长江干流上的水上神灵主要有小孤山庙的小孤神和上元水府的上水府神。小孤山庙并不属于江西,但因小孤山与江西关系非常密切,是“江右一门户”,与江州彭泽县隔江相望。而且彭泽县有澎浪祠,祀小孤之神,是为小孤山庙别祠。因小孤山庙与江西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笔者将小孤山庙亦纳入江西水上信仰中。
  
  一、小孤山庙

  
  小孤山在舒州宿松县东南一百二十里,与江州彭泽县接界,因孑然为中流砥柱,故以孤为名。山形如覆钟,髙数十丈,远望之,碧峰巉然孤起上于云霄。
  
  刘挚云:“水西平地旷千里,惟此一峰高且孤。”
  
  ①李曾伯亦有诗云:“孤立江淮地,中分南北天。洪流冲巨块,对峙束平川。屹若壁千仞,远之螺一拳。”
  
  ②小孤山为大江控扼处,屹峙于长江北岸,与南岸山对峙如门,长江之水至此扼东而出,江流经此湍急如沸,其下深险可畏。小孤山之西侧有小孤庙,能“江湖中作镇”,“平地安然者”③。因小孤神能镇护江上风浪,护行旅安济,所以往来多有所祷。
  
  又江州彭泽县太平乡有彭浪矶,位于长江南岸,三面临江,倒影水中,亦占一山之胜。凡舟行过此,虽无风亦浪涌,盖以此得名。彭浪矶与小孤山隔长江东西相望,世俗讹伪,山为小姑,矶为彭郎,为小姑婿,遂有小姑嫁彭郎之说,且将大、小孤山视为姐妹山,伪称大、小姑。关于世人对大、小孤山和彭浪矶的讹误,宋代文人的诗词中多有反映:
  
  “舟中估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
  
  ④“小姑已嫁彭郎去,大姑常随女儿住。”
  
  ⑤“小孤山下晩波恬,妥堕青鬟玉镜奁。借与彭郎作眉样,西南初月正尖纎。”
  
  ⑥“山海相逢非浪语,小孤明日嫁彭郎。”
  
  ⑦“小姑小年嫁彭郎,大姑不嫁空自孀。”
  
  ⑧“九女何由从童子,两姑哪肯嫁彭郎。”
  
  ⑨世人的讹传、附会,对民间信仰颇具影响力。小孤庙本是山神庙,所祀之神应是小孤山神。然而,因世俗讹传,以“孤”为“姑”,北宋时,小孤庙庙像乃是一妇人,且敕额为圣母庙。
  
  ①世俗以彭郎为小姑婿,所以于南宋隆兴年间,在彭浪矶上建小孤庙别祠,祀小孤之神,称澎浪祠或小孤洑庙。
  
  ②小孤庙始建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唐代诗人顾况有《小孤山》诗云,“古庙枫林江水边”.
  
  ③可见唐代时已有小孤庙了。南唐陈致雍《曲台奏议集》中有一篇《正大姑山小姑山神像》曰:
  
  准祠部牒,据彭泽镇申大姑、小姑乞改神仪者。大孤山释山云“独山”,曰:蜀,蜀孤也。今下民讹言穿凿浮伪,作为淫祀,何所尚哉。必也正名,于义安取。且山川之神博施于民,有功则祀之。其或名山大川能兴云雨,水旱雩祭,于斯不替,其可废哉。彭泽镇所申改正甚允中,所安排神仪,部伍典或不载,但依常式去妇人位,立山神庙貌。④引文反映,南唐时民间也曾将小孤庙作为淫祀,将小孤神穿凿附伪作小姑神,庙中所塑神仪也是妇人,后来朝廷予以改正,立山神庙貌。也就是说,南唐时,朝廷把小孤神纳入国家祀典,且将小孤庙所祀之神改为山神。
  
  然而小孤庙的山神庙貌并未在宋代得到延续,到北宋欧阳修所处的年代,小孤庙的庙像又恢复的妇人像,敕额为圣母庙。到北宋后期小孤庙又发生变化,成为安济夫人别祠,所祀之神变成真州安济夫人。⑤安济夫人为真州丁氏女,本祠在真州长芦镇。宋太祖开宝中,真州有渔者垂钓于江,获一木刻妇人,背刻丁氏二字。因见梦曰:“我丁女也,汝能祀我,我必福汝。”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下诏为丁氏女立庙。舟过其下者必祀。因屡有灵验,仁宗天圣十年(1032)二月,被封为安济夫人。⑥或许是安济夫人保护江上舟楫航非常灵验,灵迹多过小孤庙原来所祀的神灵,才会取而代之,入主小孤庙。此后,小孤庙的庙貌一直是妇人像。直到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十月,“命祀小孤山神”,小孤庙才重新恢复成山神庙。明廷以“故士民私建为小姑神女像,不应祀典”,下令改用木主,题小孤山之神,祠庙额曰:“小孤山庙”⑦,命有司春秋致祭。
  
  虽然小孤庙几度改易庙神,但人们对其依旧崇信有嘉,而神灵也多有灵验。
  
  刘敞过小孤山,见小孤庙“祠堂豁精严”①,应是行旅多有修饰之故。高宗绍兴五年(1135)八月,张浚自湖湘还,尝对小孤庙加以营葺。②景佑三年(1036),欧阳修溯大江西行,往夷陵赴任,过小孤山时,“祷小姑山神”③。张耒曾经在龟陵湾阻风三日,遥祷小孤神而风止,并留诗记此,“水魄小孤神,雾鬓横星眸,仓卒祷即应,知我厌滞留”④。又有吕愿中者,过小孤山谒庙,见庙中古铜洗甚奇有款,便以所用铜盆易去。舟离庙行未远,便若有物絷柁底,然后覆溺。
  
  将行李捞出后,独铜洗遗失。他日,有客至庙中,见铜洗宛然在故处。⑤因小孤神屡有灵应,故高宗绍兴六年(1136),赐额“惠济”,孝宗隆兴元年(1163)二月,加封为助顺安济夫人。
  
  二、上元水府
  
  马当上水府与采石中水府、金山下水府统称为“长江三水府”,是长江下游地区的江神信仰。上元水府位于江州彭泽县马当山上,亦名马当山庙。马当山在彭泽古城北一百二十里,山高八十丈,周回四里,其山横枕大江,山象马形,回风急击,波浪涌沸。唐人陆龟蒙对马当山之险绝有非常形象具体的描述:
  
  “言天下之险者,在山曰太行,在水曰吕梁。合二险而为一,吾又闻乎马当。
  
  彼之为险也,屹乎大江之旁,怪石凭怒,跳波发狂,日暗风助,摧牙折樯,血和蛟涎,骨横鱼吭。幸而脱死,神魂飞扬。”⑦王十朋也曾感叹马当山的险要:
  
  “此地水如峡,有山名马当,尤疑是滟滪,更合戒舟航。”⑧因马当山甚为险绝,舟楫险阻,往来多覆溺之惧,故人们在“山际立马当山庙以祀之”⑨。
  
  《九江府志》云,上元庙建自唐贞观年间。⑩而明人解缙过马当山入庙拜谒时,见庙中塑像乃是“唐人衣冠”11,且庙中有唐太和中年间的石刻。可见马当山之庙确是建自唐贞观年间无疑。但唐代时,马当山庙似乎并非名上元水府,而是被称为中元水府。唐王勃曾侍父宦游江左,舟次马当,谒庙,见门榜曰:中元水府之殿。返回时遇一骨秀形清的老叟,自称是中元水府君。这个老叟还助王勃清风一席,令其日行七百余里至南昌,赶上了府帅阎公在滕王阁举办的盛会,并写下令其声名大噪的佳作《滕王阁序》。
  
  ①马当山庙在唐代时已是颇负盛名。开元中,王昌龄尝舟行至马当山。舟人告之: “贵贱至此,皆合谒庙,以祈风水之安。”王昌龄本就有祷神之备,见舟人言,乃命使赍酒脯、纸马献于庙,及草履上於夫人。并题诗云:“青骢一匹昆仑牵,奏上大王不取钱。直为猛风波浪骤,莫怪昌龄不下船。”
  
  ②五代时称马当山庙为上元水府,与采石中元水府、金山下元水府并称长江三水府。上元水府在五代十国时期得到新的发展,两度被朝廷封王。南吴乾贞二年(928)正月,朝廷封马当上水府为宁江王。
  
  ③南唐保大年间,加封马当上水府为广佑宁江王。
  
  ④宋初延续了南唐对马当上水府封赐的广佑宁江王的封号,直至至真宗朝才予以改易。“大中祥符二年九月十七日,诏江州马当上水府广佑宁江王宜封福善安江王。”
  
  ⑤绍兴末,因长江三水府神在采石之战中灵验,化解危局,宋廷便下令加封三水府。但这次加封未果,“太常寺按籍系四字王,当加至六字,及降告命至其处,庙令以旧告来,则已八字矣”,所以最终朝廷只能收回加封的新命,“而别易二美名以宠之”.
  
  ⑥虽然洪迈记录的这件事情讲述的是礼寺失职,但从中也反映了,早在绍兴末以前,马当上水府神的封号已经达到最高级别的八字了,而且在采石之战后又受到朝廷的新封赏,地位进一步提高。
  
  祠庙之于神灵,就如同房屋之于人类。通常而言,祠庙的好坏与神灵的灵验与否是呈正相关的。祠宇簇新壮丽,意味着神灵有灵验,为人们所重视;祠宇破败残荒,多半表示神灵不再灵验,被人们所忽视。因此,从上元水府庙的外观能看出马当水府神的神威和被人们重视的程度。陆游至马当上水府谒庙时,见其庙宇“飞甍曲槛,丹碧缥缈”,陆游认为“江上神祠,惟此最佳”①。周必大所见之上元水府庙“楼阁华焕”②。从上元水府华丽壮观的祠宇,可以看出当时人们对马当水府神的信仰和对神的灵威的认可。宋代文人的诗文中也很能反映时人对马当水府神济物利人的灵力的信仰。张镃至马当山水府庙时“割牲酾酒祷灵贶”,且获得安济,“顺风挂席轻狂涛”③。陆游也曾在马当山遇恶风,为求安济,与舟人“共上芦湾望祠拜”.④杨冠卿曾在马当遇风雨,被阻十日,“急呼黄帽郎,来扣灵真宇”,“稽首谢龙君”⑤,祈求神能放其扁舟安济。可见因马当风涛甚恶,往来多覆溺之惧,故大凡舟行过此,都会入庙祈求顺风。
  
  小 结
  
  对宋代江西的水上神灵的庙址进行分析,可以看出,水上信仰与地理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宋代江西的水上神灵除了都分布在水上交通要道上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即庙址都位于航道险要之处。宫亭庙、顺济龙王庙、大孤山庙等祠庙位于鄱阳湖,而鄱阳湖却是常有大风,浪涌如山,舟楫有覆溺之忧。
  
  小孤山庙、上元水府滨长江而立,该航段即使无风时,也是浪涌如沸,江流湍急,深险可畏。而江东庙、储潭祠、萧泷庙则位于滩石林立的赣水流域,船只航行常有触石破碎之患。这些祠庙所处之地,都是风大浪急、礁石林立的险绝之地,舟楫过此,惊险异常,所以更需要水上神灵的庇佑。
  
  不同航段,人们行船过程中所遇到的危险和问题也不尽相同,所以向神灵祈求的帮助也有所差异。所以,同是保护人们水上航行安全顺利的水上神灵,地域不同,所处的地理环境不同,职能也略有区别。因鄱阳湖和长江航段,船行常遇见的问题就是阻风,所以人们向神所求的也多是便风。而该区域的水上神灵的职能也多是为往来舟楫提供便风。例如,宫亭神的职能就是能分风上下,使南北舟楫无所滞留。而赣水上游多滩石,且河道曲折,多触石之患;且枯水期河水干涸时,舟楫容易搁浅,难以通行,所以人们向神乞灵时便多是求江涨滩平,船不触石了。赣江上游的水上神灵的职能也多是河水干涸,舟楫难过时,令河流无雨而水自盈;保护往来舟楫以免发生船石相触的危险状况等。
  
  从水上神灵的灵验事迹来看,神灵具有人性化的一面。水上神灵虽然具有神力、威灵,但神灵的显灵并不总是善意的,而是有针对性的。神灵对人们是报以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灵验,是根据人们对神灵是否怀有礼敬之心来选择的。
  
  对神灵心怀敬畏、事神严恭者,神灵也会对其报以友善,加以庇佑;而对神灵不敬者,神灵会以示愤怒,施以一定的惩戒。
  
  通过对宋代江西的水上神灵进行梳理,不难发现,水上信仰有很强的传承性,宋代江西的水上信仰大部分都是传承自前朝,只有彭蠡小龙是兴起于宋代。
  
  而这些水上信仰不仅是在宋代得以延续,而且还更为兴盛。不仅拥有众多信众,而且得到朝廷的赐封。除了萧泷庙以外,这些水上神灵在宋时均得到朝廷不同程度的赐封,或是神灵被封王赐爵,或是被赐庙额。在宋以前未获得封赐的神灵,在宋代时几乎都得到朝廷的封赐;而在宋以前就已经获得封赐的神灵,在宋代时则受到较之前朝更为高级别的封赐。江西的水上神灵发展至宋代时,达到前所未有的繁盛。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