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鲤鱼的养殖历史、价值及文化意愿

时间:2020-03-12 来源:农业考古 本文字数:11612字
作者:高莉莉,惠富平 单位: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

展开更多

  摘    要: 鲤鱼是我国养殖历史最悠久的淡水鱼之一,殷商时开始池塘养鲤,至唐一直是池塘养殖的主角,唐之后地位被四大家鱼所取代,养殖地位不如以前。几千年来鲤鱼的应用价值被发挥到最大化,从烹制美味佳肴,到制成滋补药品,演变为赏玩之物。在养殖与利用过程中,鲤鱼的文化内涵不断丰富,从原始社会起就被视为吉祥如意、飞黄腾达的象征,唐时代表着权力与地位,与典章制度挂钩,后在文学作品中用以寄托相思,将鲤鱼同亲情、爱情、友情联系在一起。

  关键词: 鲤鱼; 养殖历史; 利用历史; 文化意蕴;

  Abstract: The carp is the oldest freshwater fish in China. Since the Shang Dynasty, it had been cultivated in ponds as the main fish of ponds. Till the Tang Dynasty, it was replaced by four major fishes and the prospects were not as good as befor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application value of carps has been maximized, ranging from delicious food, tonic drugs to visual enjoyment. In the process of cultivation and utilization,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of carps has been continuously enriched. Since the primitive society, the carp has been regarded as a symbol of good luck and prosperity. In the Tang Dynasty,it represented power and status, linked with laws and institutions, and later it was used in literary works to express lovesickness, standing for kinship, love and friendship.

  Keyword: carp; breeding history; utilization history; cultural implication;

  鲤鱼,学名Cyprinus carpio,中文名有鲤拐子、鲤子、毛子等,原产中国,环境适应性强,南北皆有分布。因具有非常好的食疗效果,它的食用价值一直被人们所关注,《诗经·小雅·六月》记载:“饮御诸友,炰鳖脍鲤。”[1](P360)说明鲤鱼至迟在先秦时期就被人们当成席上佳肴。查阅资料会发现,有关鲤鱼的专着与文献大多集中于它的文化内涵、现代养殖技术与营养成分,探讨古代鲤鱼养殖历史与利用价值的研究成果甚是少见。因此,本文在大量收集史料的基础上,探究鲤鱼在古代的养殖与发展利用史,以便人们在深入了解鲤鱼历史的基础上,更好地利用鲤鱼,崇尚鲤鱼文化。

  一、鲤鱼的养殖历史

  鲤鱼生长快,繁衍能力强,分布广泛,不论是在江河湖泊,还是水库池沼都可存活。顽强的生命力使它成为世界上养殖历史最悠久的鱼类之一,也成为我国养殖最早、最广泛的鱼种。古代鲤鱼养殖最早的文献记载应是《诗经·大雅·灵台》中的“王在灵沼,於牣鱼跃”[1](P495)。意为周文王曾凿池养鱼,根据池中所养的鱼产粘草性卵,可于静水自行产卵繁殖等习性,推测该诗中所说的是鲤鱼。据此可估计至迟到公元前12世纪的殷商时代人们已开启池塘养殖鲤鱼的历史。自此,我国逐渐形成一项以鲤为养殖对象的池塘养鱼业。养鲤业历经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隋朝,直至唐代受到阻碍,鲤鱼专养的局面被打破,草、青、鲢、鳙四大家鱼的养殖兴起,因而唐以前的池塘养鱼业基本可等同于池塘养鲤业。

  鲤鱼养殖的发展史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应是战国时期越国大夫范蠡对池塘养鲤的推崇,范蠡在其所着的《养鱼经》中详细总结了当时养殖鲤鱼的经验,涉及鱼种的选择、雄雌鲤鱼的搭配比例、鱼池的建造、带来的利益等各方面。建造鱼池要注意“以六亩地为池”,“池中九洲八谷,谷上立水二尺。又谷中立水六尺”[2](P460),开凿出6亩地大小的鱼池,池中挖出一些土墩和沟谷,土墩离水面30厘米,沟底离水面深约1米,鱼儿像在大自然中一样遨游,不会相互残食,又容易生长。选择长约3尺的怀子雌鲤鱼20头以及长约3尺的雄鲤鱼4头,在二月上庚日这一天保持池塘无水声,营造安静的环境让鱼儿正常交配生产。为保证鲤鱼的繁衍数量与健康生长,会在“四月内一神守,六月内二神守,八月内3神守”[2](P460),即在八个月内放三只鳖到池塘中,蕴含鱼鳖混养的好处。第二年就可收获鲤鱼“长一尺者一万五千枚,三尺者四万五千枚,二尺者万枚”[2](P460)。1条鱼价值50钱,总共可得125万钱。第三年可得525万钱,第四年的价值则不可估量。养鲤经济效益的“不可胜计”,对养鲤业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秦汉时期养鲤业不断得到扩大与改进,至汉代养鱼业已非常繁荣,上至皇亲贵族利用苑圃池沼养鲤,下至民间百姓利用陂塘养鲤。《西京杂记》曰:“昆明池中后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上起宫室,因欲游戏,养鱼以给诸陵祭祀,余付长安尉。”[3](卷一P3)讲的是汉武帝曾在昆明池养鱼的事。《三辅黄图》对昆明池的注解为:“北苑有昆明池,周匝四十里。”[4](卷四P22)昆明池占地方圆40里,鱼池的面积之大、产量之高可以想见。又《史记·货殖列传》载:“水居千石鱼陂。”[5](P341)鱼塘年产鱼1000石的人,收入可与千户侯相等,这些大面积养殖鲤鱼的文献资料,说明汉代已发展出具有一定规模的生产性的养鲤业。
 

鲤鱼的养殖历史、价值及文化意愿
 

  汉代民间自给自足的私人养鲤也在发展。《玉壶冰》载,汉侍中习郁在岘山南,根据范蠡所描述的养鱼法建造池塘,养殖鲤鱼,并在鱼池旁种植竹子、长楸、芙蓉等水生生物用以美化鱼池环境。汉代人养鱼不仅关注鱼的产量,还注重维持鱼池整体的生态系统,实用与美观并重。

  东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我国劳动人民已普遍利用稻田养殖鲤鱼。20世纪60、7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陕西省发现的几个古墓中都存有稻田养鱼的遗迹。1964年在汉中县市郊发掘出一片东汉时期的墓群,出土了一套陶陂池和陂池稻田的模型,池内塑有鲤、鳖、青蛙等生物。1978年又在勉县老道寺五里村发掘的4座东汉墓中出土两个红陶水田模型:一个是正方形的冬水田,另一个为塘库农田。两个模型中都塑有青蛙、螺狮、鲤鱼等。魏晋时假托曹操所着的《魏武四时食制》载:“郫县子鱼,黄鳞赤尾,出稻田,可以为酱。”[6](卷九三六P3069)“黄鳞赤尾”应是鲤鱼,郫县为成都的下辖县,四川多稻田,稻田常年积水,非常适合稻田养鱼。

  古代专养鲤鱼局面延续到唐代被打破,唐代养鲤业受到冲击。唐王朝因“鲤”与“李”同音,将鲤鱼视为国鱼,曾以朝廷条令的形式下诏“禁断天下采捕鲤鱼”,规定对鲤鱼要称“赤鲟公”,严禁捕食;若偶然捕获,必须立即放回水中;出售者打60大板。朝廷的明令禁止,导致池塘养鲤业发展受到阻碍,百姓为维持生计,将养殖对象转向其他鱼种,草、青、鲢、鳙四大鱼种成为池塘养殖的主角,唐之后鲤鱼养殖的势头虽有所恢复,但始终屈居四大家鱼之下,唐之前称霸池塘的风头一去不复返。值得一提的是,处于高压政策下的唐代养鲤业并没有停滞不前,也得到一定的发展,如出现对鲤鱼的人工投饵技术,即是比前代的进步之处。

  明清时期,池塘养殖鱼种增多,养鱼业日渐兴旺,农书对鱼类饲养的着墨增多,特别是出现了多部养鱼专着,给当时的养鱼业以许多正确的指导。由于唐代之后池塘不再以鲤鱼为主要养殖对象,农书中甚少对鲤鱼养殖进行专门记载,多为对鱼类养殖方法的整体记载,亦适用于饲养鲤鱼。

  明朝的《农圃四书》先回顾了《齐民要术》中记载的鱼种古法:“俱求怀子鲤鱼,纳之池中,但自涵育”[7](P1639);或在盛产大鱼的湖沟港汊,挖取大量靠近水边的淤泥,铺垫在鱼池底部,“二年之内,即生大鱼”。后记录明朝的获取鱼种法,即渔人趁大江涨潮时用网捕之。刚捕捉上来时,如针芒般细小。“乃饲之以鸡鸭之卵黄,或大麦之麸屑,或炒大豆之末”[7](卷七一P1639),稍大一些就卖给养鱼之家作为鱼种。明代鱼种贩卖已经发展成为一种产业,人们只需购买鱼种即可,相比于古法,省时又省力,反映出当时养鱼业的发达与繁荣。黄曾省在文中又总结出若干凿池养鱼的经验之谈,他指出,在鱼池中沤麻、鱼误食鸽粪、鱼反复食其自粪都是引起泛塘的原因;在池塘四周种芙蓉,可以辟水獭;需定时、定点投喂鱼儿等,都具有实际应用意义。

  二、鲤鱼的食用价值

  (一)鲤鱼菜肴

  鲤鱼肉质细嫩鲜美,肉味纯正,是人们日常喜爱食用的水产品。周代时,鲤鱼已成为最名贵的食品之一,《诗经·陈风·衡门》有“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1](P283)之说,时人认为娶妻当娶齐国的姜姓女子(姜姓在齐国是统治者和贵族),吃鱼当吃鱼中味美者鲤鱼。《小雅·六月》记载:“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1](P306)鲤鱼出现在大战获胜,宴请诸侯的国宴上,这些都体现了鲤鱼的美味与名贵。随着养鲤业的发展,鲤鱼被端上平常百姓家的餐桌,勤劳智慧的古代劳动人民创造出红烧、清蒸、糖醋等五花八门的鲤鱼烹调技艺,不仅满足了人们的口腹之欲,更大大丰富了中华饮食文化。

  在河南、山东等地,糖醋黄河鲤鱼、红烧黄河鲤鱼被当地人尊为名菜之首,而黄河鲤鱼的珍贵与味美早已被古人发掘,《洛阳伽蓝记》中的“洛鲤伊鲂,贵于牛羊”[8](P161)与《清稗类钞》中的“黄河之鲤甚佳,以开封为最,甘鲜肥美,可称珍品”[9](P6469),都表达出对黄河鲤鱼的赞美之情。清代《调鼎集》中载有一条红烧鲤鱼的食谱:“江鲤大者,切块略腌透,入甜酱、酒、姜、葱红烧。”[10](P356)寥寥数字虽不比如今的食谱详细,但也大致将红烧鲤鱼的做法与食材简单勾勒出来。

  糖醋熘鱼焙面同样是历史悠久的一道佳肴,传说由赵匡胤发明,由糖醋熘鱼和焙面两道名菜配制而成。关于糖醋熘鱼,《东京梦华录》明言,其在北宋时期的东京市场已流行。焙面开始称为龙须面,据《如梦录》载,明代开封每逢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之日,“筵客吃龙须面,节礼送面”[11](P85)。后不断改进,面过油炸焦,使其蓬松酥脆,吸汁后,配菜肴同食,故称“焙面”。糖醋熘鱼焙面以黄河鲤鱼为上品,先入热油锅炸透,然后以适量白糖、醋、姜末、盐调味,加入开水勾成芡,用旺火热油烘汁,至油和糖醋汁全部融合,放进炸鱼,泼上芡汁,将鱼带汁装盘。后做焙面:小麦粉和成面团,发筋时搓成长条,抖动至柔软,面团分解成若干块半圆形小面团,抻成细如发丝的面条,放入油锅炸成金黄,盖在糖醋熘鱼之上,菜肴完成。

  鲤鱼头、鲤鱼皮、鲤鱼鳞、鲤鱼脑,几乎鲤鱼的每个部位都被单独制成美食,如《调鼎集》中载有的烧鲤鱼白、炒鲤鱼肠、醉鲤鱼脑;《居家必用事类全集》中的鲤鱼脑髓粥、夏荐麦鱼等,皆是难得的美味佳肴。古籍史料中对鲤鱼菜品的记载比比皆是,有的甚至详细描述菜品所需的辅材与烹制方法,现摘录几例,详见次页表1。

  (二)鲤鱼的特殊制法

  古人处理鲤鱼的方法丰富多彩,除最普遍的油烹、水煮、清蒸外,还根据鲤鱼不宜久放的特点,探索出几种特殊的加工方式:鲙、鲊、冻、糟,来延长鲤鱼的食用时间,得以长久享用鲤鱼制成的美味佳肴。

  鲤鱼鲙。鲤鱼鲙实际上是蘸着葱或芥末生吃的鲤鱼肉丝。用来制鲙的鱼类很多,鲤鱼使用得最早,先秦时期就已出现,作为珍贵的菜肴,只用于重要场合和人物。汉魏六朝时期,人们普遍食用鲤鱼鲙。东汉辛延年的《羽林郎》云:“就我求珍肴,金盘鲙鲤鱼。”[15](卷一P16)描写的是西汉霍光的家奴调戏酒家女被严词拒绝的事。可知,至迟在东汉鲤鱼鲙已在民间酒馆出现,不再是皇亲贵族独享的珍馐。唐人喜食鱼鲙,因而格外注重制鲙的加工技术,《酉阳杂俎》中对鲙法进行了专门介绍:“鲙法,鲤一尺,鲫八寸,去排泥之羽,鲫员天肉腮后鬐前,用腹腴拭刀,亦用鱼脑,皆能令鲙缕不着刀。”[16](P315)认为1尺长的鲤鱼或8寸长的鲫鱼是做鲙的首选材料,制鲙需要锋利的刀具与高超的刀法。明清时期,由于食材的丰富和烹饪方式多样化,促使人们渐渐舍弃了加工比较麻烦的鱼鲙这种食鱼方式,生吃鱼鲙的饮食习惯走向没落,史料中罕有记载。

  表1 史料所载部分鲤鱼菜品
表1 史料所载部分鲤鱼菜品

  鲤鱼鲊。鱼鲊即一种将鱼腌制发酵,便于保存的加工方式。刘熙在《释名》明确指出,盐和米是制作鱼鲊的必备辅料:“以盐米酿之如葅,熟而食之也。”[17](卷四P403)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作鱼鲊》中又详细交代了鲤鱼鲊的腌制方法:“凡作鲊,春秋为时,冬夏不佳。”[2](P573)开篇首句清楚地交代了制作鱼鲊的适宜时间,后面记载具体操作方法:将新鲜的鲤鱼去鳞,切成长2寸,宽1寸,厚5分的鱼肉片(脔),“手掷着盆水中,浸洗,去血”,多次洗净后,沥水放入盘中,用白盐腌。盛入笼中,放在平石板上,滤去水,加入茱萸、橘皮、好酒,与鱼肉片拌匀,以一行鱼,一行糁(秔米饭)的方式将鱼放入瓮中,瓮满为止。用竹子将瓮口封住,放在屋中。直至味酸的白浆流出,便制作成功。贾氏在文中特别强调了一些影响鱼鲊质量的细节,如注意肉片、做好清洗与沥水工作、用手撕口感更佳等。这段话既反映出古人制作鲤鱼鲊程序的严谨,又从侧面说明了魏晋时人对腌制鲤鱼鲊的熟练。

  鲤鱼冻。冻,是利用含有胶质的原料经加热溶化后冷凝而成的制作方法,因颜色晶莹剔透,又有“水晶冻”之称。宋代,鲤鱼冻出现在大量文献记载中,有三色水晶丝、冻三色炙、冻石首、冻三鲜、水晶脍等冻制菜品。元代的《居家必用事类全集》中载有水晶脍的详细制作方法:水晶脍可由鲤鱼皮、鳞制成,准备适量鲤鱼皮、鲤鱼鳞,先放入沙盆内擦洗,再换水濯洗干净。约摸着按比例添水,加葱、椒、陈皮熬至稠黏,“以绵滤净,入鳔少许,再熬再滤,候凝即成。脍缕切,用韭黄、生菜、木樨、鸭子、笋丝簇盘,芥辣醋浇”[13]。利用鲤鱼皮、鳞中含有的胶原蛋白质,加热放凉后冷凝而成,外观清新,口感清爽,夏季时节深受人们的欢迎。元末韩奕又记录了一道“带冻姜醋鱼”[18](P20),亦是将鱼鳞熬煮至溶化,冷却成冻状,再与鲤鱼肉拌食。另可用鲤鱼水晶脍为原料,辅之其他有颜色的菜料,制成更具特色的三色水晶丝。

  鲤鱼糟。用糟制作食物是继酿酒技术发明后出现的一种食品加工法。糟,原指未漉清的带滓的酒,后指代酒渣,因而鲤鱼糟基本由酒糟制作而成。晋朝江南水乡已将糟腌蟹作为贡品进献给朝廷,可推测当时糟鱼也已出现。鲤鱼糟的制作步骤在元明清时期问世的饮食书籍中存有多处记载,清代的烹饪专书《调鼎集》对糟鲤鱼的做法介绍最为详细:将鲤鱼剖开,以每鱼肉1斤约用盐2~3两的比例腌2日,除去鱼翅与头尾,把鱼晒至半干,切成4块或8块(肉厚处再剖开)。取事先做好的陈糟,每一层鱼,盖一层糟,上加整粒花椒,安放在坛内,如糟汁较少,可取好甜酒酌量放入,泥封坛口,40日后糟鱼即成[10](P358)。食用时连鱼带糟一并取出,用脂油丁拌好,放入碗中蒸食。若嫌四十日太久,想早日吃到糟鱼,可尝试书中的“顷刻糟鱼”[10](P359):将腌鱼或鲜鱼放入泔水浸泡,后晒至略干,再与洋糖一起放入烧酒中浸泡片刻,可快速糟透。明清时期,糟制的鸡鸭鱼肉脍炙人口,热销商品市场。

  三、鲤鱼的药用及观赏价值

  (一)药用价值

  古人不仅把鲤鱼当作饱腹之物,还把它视为营养品,作滋补药用。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鲤鱼含有质量很高的蛋白质,能供给人体必需的氨基酸、矿物质、维生素A、维生素D等元素,营养价值丰富,有补脾健胃、利水消肿、通乳、清热解毒、止嗽下气的效用,古人很早认识到鲤鱼的疗养价值,常以食疗的方式防病、治病与养生。

  医药典籍和饮食着作对含有鲤鱼的药方及食谱多有着笔。唐代名医昝殷指出鲤鱼羹能缓解因脚气冲心引起的烦躁不安与语言错乱,并在《食医心鉴》中列出详细药方:将1条鲤鱼、4两莼菜、3把葱白混合在一起,放入豉汁中熬煮成羹,久服有效[19](P9)。元代《居家必用事类全集》载鲤鱼臛方主治老人身体肿、闷满气急、不能食、皮肤欲裂、四肢常疼、不可屈伸。后附食材与方法:鲤鱼肉10两、葱白1握、麻子1升,熬熟细研。辅之以冬麻子汁和五味椒姜调味,常服可痊愈[13]。明《饮膳正要》认为鲤鱼汤不仅能安胎,亦能治黄疸、止渴。制作方法被记录得更为详备:大新鲤鱼10条,去鳞肚,洗净,加小椒末、芫荽末5钱,葱2两,少许酒,与盐一同腌制。放入水中,然后撒下胡椒末、生姜末,最后以盐、醋调味[12](卷一P78)。

  鲤鱼鳞是皮肤的真皮生成的骨质,其基质由胶原变来,化学上属于一种硬蛋白,定名鱼鳞硬蛋白,可自成一独立药方,主治吐血、衄血(外部出血)、瘀滞腹痛、痔漏及鱼骨鲠喉等,使用方法基本为烧灰口服。《普济方》中有治鼻衂的方法:“以鲤鱼鳞炒成灰,研为末,冷调下一、二钱。”[20](卷一八九P258)《神农本草经》记载鲤鱼鳞“主治产妇腹痛,用法:将鱼鳞烧成灰,和酒服之”[21](卷二○P783);《本草纲目》亦有“鲤鱼,古方多以皮、鳞烧灰,入崩漏、痔漏药用,盖取其行滞血耳”[22](P314)的记载。同时,鲤鱼鳞又可与其他药材配成药方,调和血气。宋代医书《三因极一病症方论》记有延龄丹,由烧为末的鲤鱼鳞、当归、石膏、木香、川芎等中药材混制而成[23](卷一八P421),号称妇人众病无所不治,应该相当于现今的乌鸡白凤丸之类的女性滋补品,兼具补血补气之效。

  毫不夸张地说,鲤鱼浑身都是宝,整鱼可做鱼汤、鱼羹等滋补品,零散部位除鱼鳞之外,鲤鱼的脑、肠、血、胆也都可做药材,具有不同的功效,现将医书中记载的部分药方梳理成表2。

  表2 部分医书记载鲤鱼的药用方法
表2 部分医书记载鲤鱼的药用方法

  (二)观赏价值

  鲤鱼在适应环境的变化或与其他鱼杂交时,易改变其原有特征,产生一些变种,《尔雅翼》对鲤鱼的变种有相关记载:“崔豹云兖州人谓赤鲤为赤骥,青鲤为青马,黑鲤为黑驹,白鲤为白骐,黄鲤为骓,皆取马之名,以其灵仙所乘,能飞越江湖故也。”[28](卷二八P481)古人对颜色不同寻常的鲤鱼往往心怀好奇,偶尔捕获大多会选择留下饲养,以供观赏,西汉刘向《列仙传》载:“子英者,舒乡人也,善入水捕鱼,得赤鲤,爱其色好,持归着池中,数以米谷食,一年,长丈余。”[29](卷下P502)

  发展至唐代,人们已把养鱼用于观赏,开元年间“帝曲宴近臣于禁苑中,帝指示于九龄、林甫曰:‘槛前盆池中所养鱼数头,鲜活可爱。’……九龄曰:‘盆池之鱼犹陛下任人,他但能装景致助儿女之戏尔。’”[30](P77)唐人不再仅仅把所养之鱼作为果腹之物,而是有意识的把它们当作玩赏之物,用来装饰景致,助儿女之戏。宋代人们的日常娱乐日渐丰富,以变色鲤鱼、金鱼为主的观赏鱼市场扩大,为满足市场需求,观赏鱼由野生转为人工驯养。宋人有载:“今中都有豢鱼者,能变鱼以金色,鲫为上,鲤次之。贵游多凿石为池,窴之檐牖间,以供玩。”[31](卷一二P143)明清时期鲤鱼的养育与鉴赏技术更加成熟,提出辨种、选形、凿池布景等相关理念,鲤鱼的文化活动更加丰富。

  四、鲤鱼的文化意蕴

  (一)鲤鱼跃龙门———望子成龙

  春秋时期,孔子的儿子伯鱼出生时恰逢鲁昭公赐予孔子几条鲤鱼,孔子以此为祥瑞,给儿子取名为“鲤”。自此生子送鲤成为一种习俗,祝愿新生儿有如鲤鱼一般的生机与活力,不怕艰难,搏浪成长。鲤鱼跃龙门的传说还寄托着人们望子成龙的美好期望。鲤鱼跃龙门这一典故出于汉代辛氏的《三秦记》:“龙门山,在河东界。黄河自中流下,两岸不通车马。每岁季春,有黄鲤鱼,自海及诸川争来赴之。一岁中,登龙门者,不过七十二条。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32](卷四六六P3839)一年之中,跳过龙门,忍受烧尾之苦,幻化成龙的不过七十二条,堪称鱼中精英。到了唐代,鲤鱼跃龙门直接表示科举及第,留下数量可观的有关诗歌。元稹诗:“鱼贯终何益,龙门在苦登。有成当作雨,无用耻为鹏。”[33](卷四P37)表明诗人誓要高中科举,不甘成为平凡人的远大志向。姚康诗:“龙门应可度,鲛室岂常居。”[34](卷三三一P3694)表达作者考取功名的坚定决心。这也使中举、升官等飞黄腾达之事成为“鲤鱼跃龙门”的基本含义。生子赠鲤就代表人们希望新生儿将来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一样,具有逆流前进,奋发向上的精神,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中举升官,飞黄腾达,光耀门楣。

  这种以鲤鱼寄托望子成龙的观念甚至传到了日本。自江户时期始,每逢男孩节,有儿子的人家需要悬挂黑、红、青蓝三种颜色的鲤鱼旗:黑色旗是一家之主父亲的象征,红色旗是母亲的象征,青蓝色旗则代表男孩,家中有多少男孩就挂多少面青蓝旗。鲤鱼旗是用布或绸做成的空心鲤鱼,高高挂在空中随风飘扬,祈求上天眷顾自己的孩子能像鲤鱼一样一跃龙门,成为人中龙凤。鲤鱼在日本人眼中是力量与勇气的象征,长辈们借挂鲤鱼旗来表达他们希望孩子能成长为勇敢坚强的人的心愿。时至今日,中日两国仍将鲤鱼视为吉祥如意的化身,甚至衍生出了锦鲤这一文化意蕴更为丰富的鱼种。

  (二)鱼符制度———权力的象征

  隋文帝时出现鱼符,唐代正式制定鱼符制度。唐以前,兵符为虎形,称虎符。唐时为避祖先李虎讳,弃用虎符,改为鱼符,模仿鲤鱼的形状,制成铜鱼符。至于为什么采用鲤鱼的形象,而不是其他鱼,学者们在自己的着作中各抒己见。《唐代文官服饰的文化内涵解析》的作者李怡认为,唐人以鲤喻李,有寓意天下之意[35];王佳在《唐代鱼袋制度研究》中指出,唐朝之所以将鱼符制成鲤鱼形,一是因为李氏王朝对鲤鱼的崇拜,有意提升鲤鱼的地位,二是想利用鲤鱼能化身为龙的神秘色彩来使自己的统治合理化[36];张春秀《关于“鱼符”与“鱼袋”的几个问题》以为,鲤鱼跃龙门的美好传说与寓意是以鲤鱼形为符的主要原因之一[37]。而以笔者拙见,李唐王朝使用鲤鱼形鱼符的原因有二:一方面鲤鱼为鱼类之首,与李氏为天下之主相匹配,可视为皇权的代表;另一方面鲤鱼是祥瑞的象征,给李唐带来福祉。相传隋炀帝曾在一鲤鱼额头题字“解生”后放生,当炀帝再次遇到此鱼时,原来额上的“解生”二字,“解”只留下了一半,变成了“角生”。萧后认为“鲤有角,龙也”,表示鲤鱼将生角化龙,鲤、李同音,暗含李姓将登帝位的征兆。为破除寓意,炀帝将鲤鱼射杀,沉入水底。最终李氏还是登上皇位,建立唐王朝,验证了传说,李氏自然奉鲤鱼为祥瑞,希望唐朝长盛不衰。

  唐代鱼符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用于调动军队的鱼符,一类是随身鱼符。鱼符主要用作表明官员身份、任命与罢黜官员、调兵遣将,亦用于出入宫门、开关宫门,“以起军旅、易守长,京都留守、折冲府、捉兵镇守之所及左右金吾、宫苑总监、牧监皆给之”[38](卷二四P525)。用于调兵遣将的鱼符分为左右两部分,“畿内则左三右一,畿外则左五右一,左者进内,右者在外,用始第一,周而复始”[38](卷二四P525)。左半部分由中央掌管,右半部分下发给官员,左右合一,才能生效。这种鱼符不需要随身佩戴,只有在有诏令时取出相验证即可。随身鱼符主要用于明确身份等级,出入宫禁,兼有装饰之功能。《唐六典·符宝郎》载:“随身鱼符,所以明贵贱,应征召。”[39](卷八P253)不同品阶的官员佩戴不同质地的鱼符,“太子以玉,亲王以金,庶官以铜”[40],并且鱼符上一般刻有官员姓名或官职名称,唐代官员的尊卑贵贱、品阶高低一目了然,这就是所谓“明贵贱”之义。随身鱼符也分左右部分,官员持有右符,须随身携带,以方便证明身份、品级以出入宫门。

  (三)文学意象———情感的寄托

  古代文学作品中常用“鲤鱼”“双鲤”“素鲤”“鲤书”“鲤封”指代书信,成为承载亲情、爱情、友情的载体。秦汉时期,乐府诗集中的一首五言诗《饮马长城窟行》,主要描写的是秦始皇修长城时思妇对在远方服役丈夫的怀念之情。诗云:“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41](卷一,P25)这里的“双鲤鱼”并不是两条鲤鱼,而是指用两个刻成鲤鱼形的同样大小的木板拼在一起的木信封,书信放于两个木板之间夹好,加封签。至于“烹鲤鱼”,根据闻一多在《乐府诗笺》中的解释“解绳开函也”[42](册四,P124),可知实际上是解开捆紧木板的绳子,取看书信。

  发展至唐代,信封虽改成纸质,但仍采用鲤鱼形状,信封两面画上鱼鳞,叫作“鲤鱼函”。鲤鱼游速极快,素有能“飞跃江湖”之说,将信封制成鲤鱼形,大概就寄托了古人希望书信早日到达亲友手中的祈盼。如李商隐的“嵩云秦树久离居,双鲤迢迢一纸书”[15](卷一二P204),宋之问的“卿马留孤馆,双鱼赠故人”[34](卷五二P636),都传达了诗人对友人的思念之情。这种鲤鱼函一直延用至清朝,并且不再仅仅只传达友情,还延伸到爱情、亲情的领域。宋代吕渭老在其《念奴娇·赠希文宠姬》中用“素鲤频传,蕉心微展,双蕊明红烛”[43]来表达自己对爱人的相思之情;而清末民主革命家秋瑾则用“年年常是感离居,两地相思托鲤鱼”[43]来向妹妹倾诉出嫁后对家人的想念。

  (四)风俗习惯———美好的祈盼

  古时,鲤鱼被视为仙人的坐骑,民间广传“乘鲤升仙”的传说,西汉刘向的《列仙传》中记有琴高乘鲤成仙归去的故事:“琴高者,赵人也。行涓、彭之术,浮游冀州涿郡间二百余年。后辞入涿水中取龙子,与诸弟子期曰:‘皆洁斋,候于水旁,设祠屋。’果乘赤鲤来,坐祠中,旦有万人观之。”[44]唐人亦经常以“琴高乘鲤”的典故来吟诗作对。因鲤鱼被神化,商周时期就有以鱼形器物为随葬品的风俗。先是出现玉鱼,后鱼形随葬品种类不断增多,铜鱼、陶鱼、木鱼等相继出现。西汉礼学家戴圣所编《礼记·大丧礼》中所载的“鱼跃拂池”已成为士大夫以上阶层才能使用的一种丧仪。古人将丧礼与鲤鱼如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自然是想借“乘鲤升仙”一说,期望已故亲友能在鲤鱼的带领下,摆脱尘世间的烦恼,飞升成仙,通往极乐世界。

  在古时婚礼中有多个与鲤鱼相关的因素,在北方,举行婚礼前,男方到女方家下聘,礼物中必须要有一对鲤鱼。这种习俗不知从何朝何代传续下来,许多地方至今仍在沿用。在南方,新郎将新娘接回家后,有撒钱的程序,按照仪式规定撒钱时要模拟鲤鱼散子的样子。鲤鱼繁殖能力强,成活率高,有“健鱼”之称,这一仪式意在希望新娘子多为夫家繁衍子嗣,开枝散叶。再如婚房贴的窗纸一般为双鱼戏水图,暗含夫妻和睦、子孙兴旺的真挚祝愿;“鲤”与“利”同音,为图吉利,在重要的节日,民间喜欢在家中贴上鲤鱼的对联或图画,走亲访友时喜欢相互赠送鲤鱼,蕴含人们对科考中式、兴旺发达、富贵长乐的祈盼。

  五、结语

  鲤鱼自殷商时期开始被人工养殖,养殖历史已跨越千年。千年来鲤鱼应用价值被充分挖掘,做食材、做药材、做观赏物,让人们的物质与文化需求都得到了满足。鲤鱼逐渐渗入百姓日常生活的同时,文化形象亦日愈饱满,成为文学作品中的宠儿,被赋予多种内涵:是望子成龙的寄托,是权力与身份的象征,是相思的载体,还可以是富贵有余、多子多福的美好期盼。随着社会经济与渔业养殖技术的发展,锦鲤的养殖与观赏成为人们愈加喜爱的文化活动,鲤鱼的观赏价值日渐凸现出来。今天,转发锦鲤会带来好运的锦鲤文化更是鲤鱼文化的衍生品,深受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人的青睐追捧。

  参考文献

  [1]姚际恒.诗经通论[M].北京:中华书局,1958.
  [2](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校释[M].缪启愉,校释.北京:中华书局,1998.
  [3](西汉)刘歆.西京杂记[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35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4] 佚名.三辅黄图[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68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5](西汉)司马迁.史记译注[M].纪丹阳,译注.北京:中华书局,2006.
  [6](魏)曹操.魏武四时食制[M]//太平御览(第963卷).北京:中华书局,1964.
  [7](清)鄂尔泰,等.授时通考[M].北京:中华书局,1956.
  [8](北魏)杨衒之.洛阳伽蓝记译注[M].周振甫,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58.
  [9](清)徐珂.清稗类钞[M].北京:中华书局,1984.
  [10](清)童岳荐.调鼎集[M].北京:中国商业出版社,1986.
  [11]孔宪易校注.如梦录[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4.
  [12](明)高濂.遵生八笺[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71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13](元)佚名.居家必用事类全集[EB/OL].影印版.http://www.guoxuedashi.com/guji/6181b/.
  [14](清)袁枚.随园食单[M].北京:中华书局,2010.
  [15](宋)刘克庄.后村诗话[M].北京:中华书局,1983.
  [16](唐)段成式.酉阳杂俎[M].北京:中华书局,2017.
  [17](东汉)刘熙.释名[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221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18](元)韩奕.易牙遗意[M]北京:中国商业出版社,2013.
  [19](唐)昝殷.食医心鉴[M].上海:上海三联出版社,1990.
  [20](明)朱橚,等.普济方[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748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21](东汉)佚名.神农本草经[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775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22](明)李时珍.本草纲目[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6.
  [23](宋)陈言.三因极一病症方论[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741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24](唐)王焘.外台秘要方[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1.
  [25](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药方[M].北京:中华书局,2013.
  [26](唐)苏敬.新修本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27](唐)孟诜.食疗本草[M].北京:中华书局,2011.
  [28](宋)罗愿.尔雅翼[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222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29](西汉)刘向.列仙传[M]//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58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30](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31](宋)岳珂.桯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1.
  [32](宋)李昉,等.太平广记[M].北京:中华书局,1961.
  [33](唐)元稹.元氏长庆集[M].北京:文学古籍刊行社,1956.
  [34] (清)彭定求,等.御制全唐诗[M].北京:中华书局,1960.
  [35]李怡.唐代文官服饰的文化内涵解析[J].殷都学刊,2006,(4).
  [36]王佳.唐代鱼袋制度研究[D].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37]张春秀.关于“鱼符”与“鱼袋”的几个问题[J].兰台世界,2014,(3).
  [38](宋)欧阳修,宋祁,等.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39] (唐)张说,张九龄,等.唐六典[M].北京:中华书局,2014.
  [40] (后晋)刘昫.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41](梁)萧统.昭明太子集[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1.
  [42] 闻一多.闻一多选集[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2.
  [43]聂济冬.有关鲤鱼的民俗及其成因[J].民俗研究,1997,(4).
  [44] (汉)刘向.列仙传[M].北京:中华书局,1985.

  原文出处:高莉莉,惠富平.中国古代鲤鱼历史文化探析[J].农业考古,2020(01):138-145.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