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三国时期诸葛靓的生平及其孝道研究

时间:2014-12-1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4828字
论文摘要

  诸葛靓,字仲思①,为琅邪阳都人.在汉末及三国时期,琅邪诸葛氏出过数位名人,包括诸葛亮、诸葛瑾、诸葛恪、诸葛诞等.诸葛靓名声不如他们,但他在当时也有特殊的地位与影响.他自魏入吴,又从吴降晋,曾经历父丧、国亡之痛,终由仕而隐,并以隐显其孝.他是三国时期一位独特的人物,但却又是为后世所忽视的人物②.

  一

  诸葛靓之父诸葛诞,在魏国曾先后任扬州刺史加昭武将军,镇东将军,镇南将军,后为征东大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那时诸葛靓也随其在扬州.诸葛诞是忠于魏室的,尽管他与司马氏存在姻亲关系.史载贾充在司马昭掌权之初,曾前往诸葛诞处,并提及"禅代"之事.诸葛诞厉声回答: "卿非贾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负国,欲以魏室输人乎?非吾所忍闻.若洛中有难,吾当死之."③此言给他招致祸患.贾充回洛阳后就对司马昭说: "诞再在扬州,威名夙着,能得人死力.观其规略,为反必也.

  今征之,反速而事小; 不征,事迟而祸大."④甘露二年( 即吴太平二年,257) 五月,司马昭决意以司空一职征诸葛诞入洛阳,这其实是在迫其造反.诸葛诞本来就因其友夏侯玄、邓飏等人为司马氏所杀而心怀忧惧,接到此诏书后,更加不安,于是在扬州举事⑤.史书未载诸葛靓在此事上的态度,但他对此应该是支持的.

  诸葛诞或吸取了正元二年( 255) 毋丘俭举事后孤军深入终致失败的教训,并不急于向司马氏发动进攻,而是想先获得东吴的支持.为此他派长史吴纲带其小儿子诸葛靓以及诸牙门子弟为人质,到东吴请救兵⑥.东吴方面得知后大喜,以诸葛诞为左都护、假节、大司徒、骠骑将军、青州牧、寿春侯⑦.

  司马昭率二十六万大军围攻诸葛诞,东吴虽发援军但不能救.史书未载诸葛靓当时是否跟随东吴援军到过前线,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后来诸葛诞在突围时被杀,这是在甘露三年( 即吴太平三年,258) 二月①.其后他被夷三族,这是指他留在魏国的亲属都遇害( 除其女琅邪王妃外) ,而其小子诸葛靓因在东吴幸免于难.

  诸葛靓由此在孙吴为官.那时该国先后发生孙纟林废吴主孙亮为会稽王、孙休即位以及他与张布杀孙纟林之事,这些可以算是诸葛靓在东吴接受的"政治洗礼",并能使他对东吴政治更熟悉,包括认清其中蕴含的风险.

  诸葛靓仕途还算顺利,他曾任右将军,在吴亡前已经升为大司马②.在东吴先后任大司马的有吕岱、縢胤、全琮、施绩、丁奉、陆抗等人.陆抗在凤凰二年( 晋泰始九年,273) 去世,诸葛靓应该是在此后方任大司马一职的.另外,诸葛靓在其父去世后应还继承了寿春侯的爵位.

  诸葛靓在东吴出仕至少有两个有利条件: 一是他与诸葛瑾、诸葛恪父子同族,东吴人对诸葛瑾印象较好; 另外至少有部分人对诸葛恪持肯定态度③,而诸葛恪当时满门皆灭,东吴人思念诸葛瑾( 乃至诸葛恪) 惠及于诸葛靓.二是在三国时期各国对敌国来投奔者一般都予以高位,比如夏侯霸从魏奔蜀后任车骑将军,孙壹自吴奔魏后为侍中、车骑将军④.

  在诸葛诞被杀后,诸葛靓作为其子也当受到东吴重用.在此还要指出的是,由于其父在与司马氏方面作战过程中遇害,东吴人一般而言对他不会用而有疑.然,诸葛靓本人在德、才方面也有过人之处.

  《世说新语》载他与吴主孙皓有如下一段对话:

  诸葛靓在吴,于朝堂大会.孙皓问:

  "卿字仲思,为何所思?"对曰: "在家思孝,事君思忠,朋友思信,如斯而已."⑤由其所答,可见《晋诸公赞》称其"雅正有才望"并非虚语⑥.其父诸葛诞已经遇害,他所谓"思孝",应有未忘为父报仇之意.而这种报仇之心,则与对东吴及其君主的忠诚结合起来.孙皓本为暴君,诸葛靓对此问题如果回答不合其意,或会招来后患,而他的回答可说是无懈可击.

  二

  孙皓即位后不久,在甘露元年( 即魏咸熙二年,265) 徙都武昌,留御史大夫丁固、右将军诸葛靓镇建业,可见那时诸葛靓已经较受信任⑦.就在这一时期,诸葛靓参与平定了施但之乱.宝鼎元年( 即晋泰始二年,266) 十月,永安"山贼"施但等聚众数千人,逼立孙晧庶弟永安侯孙谦.随后施但率众出乌程,取孙和陵上鼓吹、曲盖.到建业附近时,施但属下已增加到万余人⑧,但战斗力并不强.施但遣使以孙谦之命给丁固与诸葛靓下"诏书".诸葛靓立即斩其使,此举表明他绝不接受孙谦之令.于是施但进军九里.丁固、诸葛靓率部出击,在牛屯大破对方.施但败走,而孙谦被活捉⑨.此次诸葛靓为孙皓立有功勋,这有利于他进一步获得后者的信任.

  两年后的宝鼎三年( 即晋泰始四年,268) ,孙皓命右大司马、左军师丁奉与诸葛靓攻合肥.史书未载诸葛靓此时任何职,但应该不会与丁奉差距过大.此前丁奉致书西晋大将石苞,并用计"构而间之",而西晋内部也有淮北监军王琛密表石苞与东吴人"交通".这样,石苞被晋武帝征还.据《资治通鉴》卷七九记载,石苞被免职在该年九月,而丁奉、诸葛靓攻合肥在十一月.此次东吴北伐未获胜,"安东将军汝阴王骏与义阳王望击走之".可见石苞被征还后,丁奉与诸葛靓仍不能战胜继任的司马骏等.

  在孙皓一朝,东吴北伐又转趋积极,但战果微乎其微.史书未载诸葛靓关于北伐的态度,但他应该是比较积极的---因为对他而言,参与北伐既是为公,又是为私---为报父仇.尽管孙皓颇为无道,但诸葛靓在东吴仍得到升迁.在东吴灭亡前,他已经任大司马这样的显职.不过在孙皓朝,诸葛靓在政治方面应未发挥较大的作用.

  咸宁五年( 即吴天纪三年,279) 冬,西晋兵分数路大举进攻吴国.次年春,各路晋军都获得进展,东吴形势危殆.这时孙皓决定派丞相军师张悌、副军师诸葛靓、护军孙震、丹杨太守沈莹率军三万渡江,欲以主动进攻改变被动局面.对这次出击,东吴方面并无把握,也缺乏充分准备,在相当大程度上不过是想侥幸求胜.军到牛渚时,沈莹提出建议: "晋治水军于蜀久矣,今倾国大举,万里齐力,必悉益州之众浮江而下.

  我上流诸军,无有戒备,名将皆死,幼少当任,恐边江诸城,尽莫能御也.晋之水军,必至于此矣! 宜畜众力,待来一战.若胜之日,江西自清,上方虽坏,可还取之.今渡江逆战,胜不可保,若或摧丧,则大事去矣."从沈莹之言可知,他认为东吴形势危殆,但并非不可挽回.然而,他对此次渡江北上后与晋军交战获胜并无把握.

  张悌对此回答道: "吴之将亡,贤愚所知,非今日也.吾恐蜀兵来至此,众心必骇惧,不可复整.今宜渡江,可用决战力争.若其败丧,则同死社稷,无所复恨.若其克胜,则北敌奔走,兵势万倍,便当乘威南上,逆之中道,不忧不破也.若如子计,恐行散尽,相与坐待敌到,君臣俱降,无复一人死难者,不亦辱乎! "①他可谓知其不可而战,但仍坚持执行原已拟定的作战计划.史书未记载诸葛靓在此事上的态度,但他应未对张悌提出异议.

  东吴军队渡江后先围成阳,晋军都尉张乔率七千人在杨荷桥闭栅自守,后来投降.副军师诸葛靓欲尽屠降者,但张悌说: "强敌在前,不宜先事其小;且杀降不祥."诸葛靓认为: "此等以救兵未至而力少,故且伪降以缓我,非来伏也.因其无战心而尽坑之,可以成三军之气.若舍之而前,必为后患."张悌不听,对投降晋军加以劝抚而后继续进军.不久,他率军与西晋讨吴护军张翰、扬州刺史周浚结阵相对.沈莹所领丹杨锐卒五千,号为"青巾兵",曾先后屡陷坚阵.那时他率此部攻晋淮南军,三次进攻对方不动,后退时己方反乱而不成军.晋军薛胜、蒋班乘其乱而进攻,吴军以次土崩,将帅不能制止.这时原先投降的张乔又反攻吴军之后,这样吴军大败于版桥②.尽管杀俘不祥,但就此役而言,如果此前张悌听诸葛靓之言尽灭晋降军( 或缴械后迅即予以遣散) ,东吴军队战虽不利或不至于一败涂地.

  那时诸葛靓与五六百人退走,并派人接张悌一同撤离.但张悌不肯离去,诸葛靓亲自去拉他,并说: "天下存亡有大数,岂卿一人所知,如何故自取死为?"张悌流泪说: "仲思,今日是我死日也.且我作儿童时,便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负名贤知顾.今以身徇社稷,复何遁邪? 莫牵曳之如是."诸葛靓流泪离去,才走百余步,回头再看对方已为晋军所杀③.此役张悌、孙震、沈莹等或死或被俘,诸葛靓逃脱④.

  张悌对诸葛靓所说"卿家丞相"应该指诸葛恪( 也有人认为指诸葛亮) ,他用此语表明一方面他感念诸葛恪( 或诸葛亮) 知遇之恩,另一方面则因此对诸葛靓抱有好感.两人关系应该不错,这也是诸葛靓在危难之际亲自劝张悌撤离的原因.张悌是东吴灭亡之际殉国的少数人之一,他的结局会给诸葛靓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东吴灭亡之际,诸葛靓一度向由琅邪王司马伷率领的一路晋军投降⑤.他在东吴前后共计 23 年左右.后来他隐藏起来,实际上躲到司马伷家中,因为他姐姐是琅邪王妃.

  三

  晋武帝与诸葛靓原来就认识,甚至曾经有"竹马之好"⑥.得知诸葛靓在他姐姐家中后,武帝前往那里见他.诸葛靓躲到厕所中,武帝又逼着见他,并说: "不谓今日复得相见."而诸葛靓流涕说道: "不能漆身皮面,复睹圣颜! "①武帝下诏以其为侍中,这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职位.然而他坚决拒绝,《世说新语》载武帝"惭悔而出"②.后来诸葛靓回到家乡,终身不向朝廷而坐③.

  他的父亲因司马炎的父亲而遇害,对他来说可谓创巨痛深.他也亲眼目睹了曾与他并肩作战的东吴丞相张悌殉国之举,并会一直记着此事.而他此前在东吴又受到重用,这些加在一起使他拒绝与西晋政权和解.他的作法就是不出仕.与他不同的是,在孙皓投降后原东吴之臣仕于西晋者有多人.不过,诸葛靓后来也基本上放弃了为其父复仇之念.

  诸葛靓属于"先走后仕终隐"者,先奉父令离开魏国来到东吴并为官,东吴灭亡后则归隐.在魏末,嵇康也为司马昭所杀,但后来其子嵇绍却成为西晋的忠臣.时人这样评价嵇绍与诸葛靓: "观绍、靓二人,然后知忠孝之道,区以别矣."④嵇绍之忠,表现在他不计父仇,忠于其君,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因忠而舍孝.而诸葛靓之孝,表现在他不忘父仇,不肯与杀害其父者及其继承人合作.二人在忠孝问题上与在仕隐问题上的抉择是相联系的: 或以仕显忠,或以隐明孝.无论嵇绍还是诸葛靓,当时的舆论对他们都持肯定态度.所谓"忠孝之道,区以别矣",是指当时的人们从嵇绍、诸葛靓所作所为上已经意识到"忠之道"与"孝之道"并不一致,乃至可能存在较重要的区别( 甚至冲突) .

  这可以说是一种伦理困境: 忠的对象( 君主) 与孝的对象( 父亲) 不但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且一方为另一方所害.这样,基于忠的义务与基于孝的义务也是冲突的.在此情况下,人们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服从尽忠的义务而舍弃尽孝的义务,另一种则是相反.当时的人们一般认为嵇绍属于前者,而诸葛靓属于后者.那时社会上已存在"亲先于君""孝先于忠"的观念,因此诸葛靓所为不会广受非议,乃至会得到部分人士肯定.不过,诸葛靓特殊的孝不一定是受此观念影响方形成,而应与其特定的经历乃至遭遇有关.

  还有必要指出的是,诸葛靓并不能说是孝而非忠者.他出仕于东吴后,对该政权及其君主还是忠诚的.作为东吴亡国之臣,他对西晋政权并无效忠义务---他其实不存在忠孝难以两全的问题.不仕于司马氏之朝,既符合"孝之道",又符合( 对东吴的) "忠之道".

  同时期的王裦在其父王仪为司马昭所杀后,"痛父不以命终,绝世不仕"⑤.他在其父墓旁建屋,"未尝西向坐"⑥.王裦之孝与诸葛靓之孝相似.如果说诸葛靓作为东吴亡国之臣,可不效忠于西晋政权,那么王裦也可以曹魏遗民自居---这样他也不能说是存孝而舍忠.

  司马昭、司马炎父子"以孝治天下",本意应是由孝而及忠.但当时为人所称道的诸葛靓之孝以及王裦之孝,却给人以因孝可不忠的印象.《论语·学而》中有: "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 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诸葛靓在其姐姐家对晋武帝所言,不应算是"犯上".后来他的隐居、不参与世事,其实也表明他不会再以行动反对西晋政权,也就是不会"作乱".

  在此附带一提的是,诸葛诞反司马氏以及诸葛靓仕于吴并在吴亡后隐居,尽管对琅邪诸葛氏提高门望有着不利影响,但到东晋初年诸葛氏已颇为显赫,这与晋元帝司马睿为诸葛靓姐姐琅邪王妃之孙不无关系.

  四

  无论《三国志》还是《晋书》,都未给诸葛靓立传---前者给诸葛靓之父诸葛诞立传,对诸葛靓一带而过; 后者给诸葛靓之子诸葛恢立传,对诸葛靓的记载也不过寥寥数语.然而,诸葛靓的一生经历其实相当丰富,他亲历其父在扬州的举事及失败、施但等人的叛乱、参与统率东吴军队北伐但遭到惨败等,这样他就成为丧父之子、亡国之臣,最终隐居以明志⑦.这里还要提及的是,他在东吴能官至大司马这样的高位,在魏国或西晋恐难以至此,因此他对东吴政权会有感恩之心.

  诸葛靓在"立功""立言"上建树较少,但在"立德"上却有为时人所称道之处.他的孝道正是其"立德"的根本.儒家所谓孝,本指善于事父,而诸葛靓之孝则突出表现在他不与有杀父之仇的统治者合作.还要指出的是,其父诸葛诞本有反司马氏之志,但未成而殁,而诸葛靓能继其父之志,这可说是其孝道特别值得重视的方面.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