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明代河南睢陈兵备道相关问题研究

时间:2015-07-21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7030字

  明代成化、弘治以后,兵备道逐渐设置,正德、嘉靖时期外患严峻,内乱四起,兵备道开始普遍设置。

  兵备道官员通常带按察司佥事、副使衔,整饬兵备为其重要职责,故称兵备道。罗冬阳、谢忠志、周勇进等对明代兵备道的设置、职掌和作用等均进行了宏观论述,郑晓文在《明代河南兵备道设置概述》一文中对明代河南各个兵备道的设置与职权进行了研究,但因所据史料有限,该文部分内容不尽符合历史发展的实际情况①.本文拟以明代河南睢陈兵备道这一个案作为研究对象,对其设置、沿革、职掌等方面的内容进行探讨,以期使相关研究继续推进。

  一、睢陈兵备道的设置与沿革

  正德五年( 1510) 十月,刘六、刘七于北直隶霸州起事,旬日之间聚众数千人,屡败官军[1]278.正德六年十一月,起事之众分为两支,刘六、刘七于北直隶、山东作战,杨虎、刘惠则转战于河南、淮河流域。

  同年十二月,刘三等称总督元帅,率众劫掠河南开封府陈州所属项城、商水、西华等县,图攻汴梁,朝廷命宣府、延绥、辽东镇出兵驰援河南[2]1779 -1781.正德七年三月,副总兵时源、冯祯与参将神周、金辅等,于河南汝宁府西平县击败贼众[2]1835.至同年闰五月,在提督军务都御史彭泽、咸宁伯仇钺的指挥下,时源、神周、姚信、金辅、陈珣等剿平河南贼寇[2]1894 -1895.

  鉴于此次流寇肆虐以及官军在突发战争时仓促上阵、指挥不灵的弊端,朝廷开始于各地普遍设置兵备道,以加强地方军事防御能力,睢陈兵备道即设置于此种历史背景下。当时河南守臣上言: “陈、睢二州,四通之郊,盗所出没,且兵荒之后,尤急弹压,请添设兵备宪臣。”部覆如议[3]卷6《宦绩志·命使·明·冯相》.正德八年三月,朝廷正式设置睢陈兵备道,命河南按察司佥事冯相整饬睢陈等处兵备事,驻扎陈州,冯相为睢陈兵备道首任官员[2]2049.兵备道官员通常带按察司衔,睢陈兵备道官员多为佥事、副使,少数人带按察 使 衔,如 万 历 时 期 的 徐 即 登、萧 雍、吴 中明[3]卷5《秩官志·监司·明》,亦有布政司参政、参议兼带按察司佥事、副使之衔以整饬睢陈兵备者,如赵可教[4]8805 -8806、刘余佑[5]1914 -1915,均以布政司参政兼按察司副使之衔,整饬睢陈兵备。

  睢陈兵备道设置后,屡有变革。正德十年九月,朝廷 改 命 整 饬 睢 陈 兵 备 佥 事 马 应 祥 抚 民、管屯[2]2563.此后睢陈兵备事务长期由管屯官兼理,至嘉靖三年( 1524) 二月,兵部覆河南镇、巡等官议:“睢陈、河北相去六七百里,两地兵备乃责本省管屯官兼之,势恐不给,汝南既有兵备,信阳属地又设分巡,此可裁并,请令汝南副使兼理信阳,信阳佥事改备睢陈,河北分巡自备河北,管屯佥事专理屯政。”

  奏可,睢陈兵备道重新由专职官员担任,不再由管屯官兼理[6]906 -907.至嘉靖十年七月,朝廷将睢陈兵备道一裁革,并于屯田佥事[6]3056.时隔七年之后,嘉靖十七年( 1538) 七月,经河南巡抚易缵奏请,朝廷重新设置睢陈兵备道[6]4392,河南按察司佥事赵彦之为复设后的睢陈兵备道首任官员[6]4397.

  《明神宗实录》记载,万历八年( 1580) 六月,万历皇帝认为各地兵备、守巡、参将、游击等官添设太多,所以命各抚按会议裁革。在这次精简过程中,睢陈兵备道再次被裁革[4]1996 -1997.其他史书对此次睢陈兵备道的变革也有记载,如顺治《陈州志》记载,睢陈兵备道“辛巳并大梁兵巡道,兼辖开封府诸州□”[3]卷5《秩官志·监司》.万历《明会典》中的记载则为,大梁兵巡道“驻扎陈州,巡历归、睢地方,练军、御盗、马政,系睢陈兵备道归并”[7]2653.从以上三处记载可知,此次睢陈兵备道裁革后并于大梁兵巡道。

  关于睢陈兵备道此次变革的其他情况,可作如下判断:
  
   ( 1) 关于睢陈兵备道的裁革时间,《明神宗实录》记载为万历八年( 1580) 六月,清顺治《陈州志》的记载为辛巳,即万历九年,二者稍有差别,应是着眼点不同所致。《明神宗实录》中的记载当为朝廷决策的时间,而清顺治《陈州志》所载则为实际执行的时间。( 2) 关于归并之后大梁兵巡道的辖区,万历《明会典》中的记载为,“巡历归、睢地方”,清顺治《陈州志》的记载则为,“兼辖开封府诸州□”.“兼辖”一词显示大梁兵巡道的辖区不仅包括之前睢陈兵备道所辖的府、州、县、卫、所等,而且还扩大至开封府,万历《明会典》中的记载未反映大梁兵巡道的完整辖区。以上是万历八、九年间睢陈兵备道的变革情况,由于归并之后大梁兵巡道辖区过大,管理困难,所以到万历二十八年( 1600) ,再次复置睢陈兵备道,“以跋涉稍难,庚子复改衔”[3]卷5《秩官志·监司》.此后直至明亡,睢陈兵备道一职再无变化。

  二、睢陈兵备道的辖区

  据顺治《陈州志》载,河南睢陈兵备道的辖区为归德府、陈州、睢州、商丘县、宁陵县、鹿邑县、夏邑县、永城县、虞城县、考城县,柘城县、商水县、西华县、项城县、沈丘县[3]卷5《秩官志·监司》.根据《明世宗实录》的记载,考城县虽在行政区划上隶属归德府睢州,然而嘉靖元年( 1522) 之前考城县却为山东曹州兵备道辖区。嘉靖元年( 1522) 十一月,山东抚按奏言,山东诸兵备道所辖州、县参错交互,远近不一,奏请重新划定诸道辖区。经调整后,原由曹州兵备道管辖的考城县划归睢陈兵备道管辖[6]578 -579.雍正《河南通志》也记载睢陈兵备道的辖区为 1 府、2 州、12 县,然而却与顺治《陈州志》记载有所差别。顺治《陈州志》所载睢陈兵备道辖区有商水县,雍正《河南通志》则为商城县,其他府、州、县完全相同[8]311.

  商水县位于开封府陈州境内,与西华县、项城县、沈丘县相邻,而商城县则远在归宁府光州。嘉靖《河南通志》记载分巡汝南兼兵备道辖区为南阳府、汝宁府及所属 4 州、23 县,其中即包括商城县,而且雍正《河南通志》中所载分巡汝南兼兵备道辖区与嘉靖《河南通志》完全相同,商城县属分巡汝南兼兵备道管辖无疑[8]310.由此可知,雍正《河南通志》在记载睢陈兵备道辖区时,误将“商水”记为“商城”.兵备道一职是明代“以文驭武”政治体制的体现,为更好地履行其军事职责,兵备道通常对辖区内的卫所、巡检司、民壮有统辖之权。顺治《陈州志》记载睢陈兵备道统辖的卫所为: 陈州卫、归德卫、睢阳卫,以及位于南直隶凤阳府颍州的颍川卫、颍上县的颍上守御千户所[3]卷5《秩官志·监司》,而雍正《河南通志》所记载的卫所则为陈州卫、睢阳卫及钧州守御千户所[8]311.以上二书的记载有很大不同,只能通过查阅其他史书来确定睢陈兵备道所辖卫所。永乐七年( 1409) 正月,河南都司所属睢阳、归德、武平、汝宁四卫,改为直隶中军都督府[9]1157 -1158,至景泰元年( 1450) 正月,经都给事中叶盛奏请,睢阳卫重新改由河南都司管辖[10]3800.归德卫、睢阳卫均位于河南布政司归德府境内,由于二卫的隶属变化,所以睢阳卫由睢陈兵备道管辖,而隶属中军都督府的归德卫却并非睢陈兵备道所辖。颍川卫、颍上守御千户所分别位于南直隶凤阳府颍州及所属颍上县。据光绪《安徽通志》记载: “颍州兵备道驻颍,管理庐州、凤阳、滁州卫所。”

  [11]118正德七年三月,贼寇侵犯颍上县,颍州兵备佥事李天衢指挥颍上守御千户所官军及士民击退来犯之敌[12]498.万历时期任职颍州兵备 道 的 杨 芳,曾 对 颍 州 卫 屯 地 赋 额 进 行 清理[12]295.根据以上史料可以知道,颍川卫、颍上守御千户所由颍州兵备道管辖,而非睢陈兵备道。钧州守御千户所,即禹州守御千户,为避万历皇帝名讳而改“钧州”为“禹州”,禹州守御千户属陈州卫[13]822,因此禹州守御千户由睢陈兵备道管辖。综上可知,睢陈兵备道所辖卫所为陈州卫、睢阳卫及禹州守御千户所,雍正《河南通志》的记载符合史实。

  除陈州卫、睢阳卫及禹州守御千户所外,睢陈兵备道还对辖区内州县民壮以及常社、南顿、界首、丁家道口四个巡检司弓兵具有管辖权[3]卷5《秩官志·监司》.

  三、睢陈兵备道的职掌

  兵备道一职从明代中期才逐渐普遍设置,并非祖制,皇帝会在任命敕书中明确各兵备道的职掌,大体来看,操练兵马、守御地方、问理词讼、振兴文教等为兵备道的普遍职掌。不过,由于各地军事、地理、民族状况不同,所以兵备道的职掌也会有所差别。

  由于迄今为止笔者尚未发现睢陈兵备道官员的受命敕书,所以只能根据其他史料对其职掌进行研究。

  ( 一) 整饬兵备

  兵备道一职的首要职责即在于整饬兵备,对于睢陈兵备道这样设置于内地的兵备道而言,敉平盗乱、安定一方是其日常性任务。如在睢陈兵备道首任官员冯相的治理下,辖区内“盗息民安,四境为之肃然”[3]卷6《宦绩志·命使·明·冯相》.林大春任职睢陈兵备道时,“有豪徒驾威陵人,至莫敢撄,公不畏强御,执而讯之,咸置于法也”[3]卷6《宦绩志·命使·明·林大春》.万历时期任职睢陈兵备道的苏光泰,“廉于操,惠于抚,智于计,敏于为,神于擿发,而威于弹压,故其禁奸锄暴,法不少贷”[14]988.当时,“郡有巨恶,盘踞日久,有司莫敢问”,苏光泰侦查其情状后,“立毙之通衢,奸党屏息”[3]卷6《宦绩志·命使·明·苏光泰》.

  除维护地方治安外,兵备道官员还负有操练兵马、守御地方等军事职责,战事来临之时,兵备道官员更要亲身投入到军事指挥一线。苏光泰任职睢陈兵备道时,“草泽负嵎之寇众,莫敢撄者,公直移片檄荡平之,总之绳其自相暴者,以安其自相养者,则去莠而不伤良苗,攻毒而无损元气”[14]988.崇祯十一年( 1638) ,开州寇袁时中率众万人侵犯陈州,睢陈兵备关永杰率领官兵捕剿,袁时中率众遁去。崇祯十三年,袁时中再次劫掠陈州,关永杰率领卫兵及各寨乡勇,成功击退贼寇。崇祯十五年三月初九日,李自成率众数十万进攻陈州,关永杰率领官民昼夜固守,兵民一心,防守坚固,后来州城东南隅炮药发生火灾,李自成军乘烟登城,关永杰被执,大骂不屈,以身殉城[14]949.

  ( 二) 平息水患

  自明成祖朱棣迁都后,京师粮食供应仰给于江南,运河成为维持明朝统治的生命线。为保障运河的畅通,南直隶、河南、山东、北直隶等运河流经区域内的兵备道多有防护运河河道之责。隆庆四年( 1570) 四月,经兵科都给事中温纯建言,河道都御史加提督军务职衔,河南睢陈道,南直隶淮扬道、颖徐道,北直隶大名道、天津道,山东临沂道、曹濮道,各兵 备 道 官 员 由 总 理 河 道 都 御 史 潘 季 驯 统辖[15]1105 -1106.明穆宗在赐予潘季驯的敕书中称:“山东济宁各临近地方,南直隶淮扬、颍州、徐州,山东曹濮、临清、沂州,河南睢陈,北直隶大名、天津各该地方听其督理,各兵备道悉听节制,务要防护运道,以保无虞,如遇盗贼生发,即便严督该道率领官兵上紧缉剿,毋致延蔓。”[16]139万历十五年秋,河南地方黄河泛滥,封丘、偃师、东明、长 垣 屡 被 冲决[17]2054.万历十六年四月,朝廷重新起用潘季驯为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河道兼理军务[4]3722 -3723,并节制沿运河各兵备道,“其南直隶淮扬、颍州、徐州,山东曹濮、临清、沂州,河南睢陈,北直隶大名、天津各该地方军务亦听尔兼理,其各兵备道悉听节制,务要防会运道,永保无虞,如遇盗贼生发,即便会同各该巡抚严督该道官兵上紧缉剿,毋致延蔓。若兵备各官纵寇贻患者,参奏处治”[16]140.

  除防护运河河道外,由于河南归德府、陈州境内河道纵横,修筑堤防、平息水患也是睢陈兵备道的职责所在。嘉靖四十五年( 1566) 秋,陈州遭遇暴雨,积涝汹涌,陈州城内外成为泽国。睢陈兵备董文寀亟命官员、民众修筑堵塞,不舍昼夜,使州人免于昏垫。董文寀分析了此次洪灾的原因,认为是“始于堤坏而上流受水,既以河塞而下流莫通”,于是命人加固内、外二堤,各高一丈五尺,广二丈,期以坚实,务堪障御,又令陈州卫官军挑浚河渠,自东堤踰蔡河,直达枯河,凡 500 余丈,提高了陈州城的防洪能力[14]981 -982.万历四十年,沙河一带千余顷民田遭遇水灾,睢陈兵备梁祖龄组织官员、民众对河流进行疏塞,同时加固堤防,此后多年河伯安流,民免昏垫[3]卷6《宦绩志·命使·明·梁祖龄》.万历四十五年,睢陈兵备翟师雍主持修筑陈州北门至东门内一带沟渠,甃以砖石,架以木梁,因此陈州城西北、东北之水得有所归。崇祯五年( 1632) 六月,开封遭遇暴雨,洪水自襄城、郾陵奔涌至陈州,水患延及沈丘、颍州 300 余里,兵 备 道 委 任 陈 州 卫 百 户 李 恭 全 修 堤 堵塞[14]117 -118.

  ( 三) 振扬风纪

  振扬风纪、澄清吏治,是按察司的重要职责[17]1840,兵备道官员通常带按察司衔,所以其对整饬官常于有责焉,如睢陈兵备道首任官员冯相上任伊始,即于辖区内“肃清风纪,发奸擿伏”[3]卷6《宦绩志·命使·明·冯相》,林大春任职睢陈兵备道期间,“政尚精明,振纲肃纪,官属屏息”[3]卷6《宦绩志·命使·明·林大春》.万历时期担任职睢陈兵备道的萧雍,惩治不法官吏,毫不姑息,“衙虎社鼠必重惩,不少贷,部有墨吏枭狠无状,当事者不敢问,雍首发其恶,竟置于法”[3]卷6《宦绩志·命使·明·萧雍》.万历四十五年,睢陈兵备道副使翟师雍离任之前,认为汉代汲黯,宋代范仲淹、包拯、岳飞均有功于陈州,于是建四贤祠以崇祀先贤[14]257.四贤祠的现实作用在于激励官员效法先贤,造福一方,“嗣是莅兹土者,过四贤之祠,即竦然于心,凡所以洁己爱人,秉公持正,以蕲御外侮而扞民患者,必如四君子而后已”[14]991.

  ( 四) 兴隆文教

  睢陈兵备道作为一方表率,兴隆文教、培养人才是其重要职责,史书中有大量此类记载。万历时期,睢陈兵备道徐即登曾于陈州弦歌台修建讲堂数楹,名曰“仰 止 轩”,并 将 弦 歌 台 更 名 为“思 鲁 书院”[14]325. 徐 即 登 每 月 于 思 鲁 书 院 讲 课 两次[3]卷3《营建·学校·思鲁书院》,“集诸生以时会讲经书,质疑问难,务抉奥旨,□□□悉□□阅,两河士闻风踵至者百人,皆自相淬励,日进于学,乃设田租以供会资,至今取给焉”[3]卷6《宦绩志·命使·明·徐即登》.此外,徐即登又于陈州城南门外三元宫立新安社以教授士子[14]149.在徐即登之后,睢陈兵备翟师雍也对思鲁书院倾注了心血,“公留心课士,细加品评,额外奖赏,诸生感愤,乙卯举三人,皆公所赏识者,人服其藻鉴云”[3]卷3《营建·学校·思鲁书院》.此外,翟师雍还对陈州州学进行了修葺[14]295,并于陈州东、西、南关各立社学,以教养军民子弟[14]326.萧雍任职睢陈兵备道之前,曾于浙江任督学,调任睢陈兵备道后,“陈人士无不愿得指南以发曚昧,雍不惮折节,日与之讲课评骘,无倦心也,士由是竞劝”[3]卷6《宦绩志·命使·明·萧雍》.崇祯九年,睢陈兵备张鹏翀又在洁己乡建与言书院,分东、西二社,延请生员刘宾、司作栋教育民间子弟,“延聚生徒,讲明圣谕,晓导群迷”,每月月终对生徒的文章进行考核,并设置学田,以其收入作为社学经费[18]卷26《艺文三·记·洁己乡与言书院记》.

  ( 五) 敦厚风化
  
  按察 使 司 为“一 方 之 风 化、郡 邑 之 表 率 所系”[9]497,兵备道官员通常带按察使司衔,敦厚风化亦为其职权之所在。林大春任职睢陈兵备道期间,“严禁赌博,至不敢以呼卢□□者,威声远播,鼠窃潜踪”[3]卷六《宦绩志·命使·明·林大春》.明代对于孝子、顺孙、义夫、节妇等的旌表,按察司官员有核实之权,洪武元年( 1368) 规定: “凡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志行卓异者,有司正官举名,监察御史、按察司体核,转达上司,旌表门闾。”洪武二十六年再次申明: “礼部据各处申来孝子、顺孙、义夫、节妇、理当旌表之人,直隶府州咨都察院,差委监察御史核实,各布政司所属,从按察司核实,着落府州县、同里甲亲邻保勘相同,然后明白奏闻,即行移本处旌表门闾。”[7]1826民国《淮阳县志》记载,朱正身死后,其妻高氏年仅 29岁,生遗腹子一祥,高氏苦志守节,抚孤成立,兵备道官员旌表其门曰“慈节可风”[14]684.齐继吕妻刘氏孝敬姑婆,齐继吕死后,刘氏自缢以从,睢陈兵备副使翟师雍旌表其门曰“矢志殉夫”[14]685.

  四、结语

  进入正德时期,明代各种社会矛盾加剧,各地民变不断,为加强地方军事防御能力,内地开始普遍设置兵备道一职,河南睢陈兵备道即设于这种历史背景下。兵备道官员通常带按察司的职衔,为按察使司的派出官员,由按察使司实行垂直管理。后来,随着军政事务的日益增多,睢陈兵备道发生了较大变化,首先从职掌来看,睢陈兵备道从最初的整饬地方兵备,扩展到管理河道、治理水患、兴隆文教等方面,不再局限于军政事务,成为明代中后期维护地方安定的重要一环,逐渐向地方机构转变。其次从行政管辖来看,睢陈兵备道最初由河南按察使司进行垂直管理,由于其既管辖府、州、县,又统辖卫所旗军、州县民壮、巡检司弓兵,其职掌类似巡抚,且受巡抚节制,万历《明会典》中,各兵备道即列于对应巡抚之下,其与按察司的关系则变得松散。
  
  参考文献:

  [1]高岱。 鸿猷录[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2]明武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3]何润。 陈州志[Z]. 北京图书馆藏清顺治十七年刻本。
  [4]明神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5]崇祯长编[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6]明世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7]申时行。 明会典[M]. 上海: 商务印书馆,1936.
  [8]孙灏。 雍正河南通志[M].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 535册。 台北: 商务印书馆,1983.
  [9]明太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10]明英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11]光绪重修安徽通志[M]. 续修四库全书: 第 652 册。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12]乾隆颍州府志[M]. 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24. 南京: 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
  [13]朱睦。 万历开封府志[M].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补编: 第76 册。 济南: 齐鲁书社,2001.
  [14]朱撰卿。 民国淮阳县志[M]. 台北: 成文出版社,1976.
  [15]明穆宗实录[M]. 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
  [16]潘季驯。 河防一览[M].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 第 576册。 台北: 商务印书馆,1983.
  [17]张廷玉。 明史[M]. 北京: 中华书局,1974.
  [18]姚之琅。 乾隆陈州府志[M].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乾隆十二年刻本。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