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时事政治论文

目前我国网络民粹主义的危害和解决途径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 作者:范丽丽,林伯海
发布于:2021-02-09 共6896字

  摘    要: 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呈现出民族民粹主义、文化民粹主义、福利民粹主义的基本样态,混淆民众视听、干扰社会共识,亟待对之开展深入的理论分析和有效的批判纠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培育公民理性、平和的社会心态;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与增强执政本领,多管齐下,在多元中求共识,在改革中谋发展,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下正确应对,消除其滋生的现实土壤。

  关键词: 网络民粹主义; 基本样态;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纠治进路;

  “民粹主义是一种把社会始终划分为两个同质且相互对立群体的意识形态,这个对立群体即‘纯洁高尚的人民’与‘腐败堕落的精英’,而政治应当是人民普遍意志的表达。”[1]民粹主义盲目推崇普罗大众,仇视和反对精英,热衷于直接民主和广场政治,具有草根性、非理性和反体制性特征。网络民粹主义是传统民粹主义在互联网新媒体场域的升级版,是民粹主义与网络元素融合衍化的产物。近年来,伴随西方民粹主义的持续发酵,在其“外溢”效应的影响下,国内产生了一些与主流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和谐的“杂音”。网络民粹主义思潮假借“人民的名义”瓦解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主体地位,呈现出民族民粹主义、文化民粹主义、福利民粹主义的基本样态,对其进行理论分析和针对性的批判、纠治及引领,有助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筑牢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理论基础。

  一、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的基本样态

  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世界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的高涨,社会变迁的加剧,结构与利益格局的调整,都在一定程度上诱发国内网络民粹主义的兴起。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西方民粹主义浪潮的影响,但其本质与存在样态却截然不同,呈现出民族民粹主义、文化民粹主义、福利民粹主义的基本样态。
 

目前我国网络民粹主义的危害和解决途径
 

  (一)民族民粹主义

  民族主义遵循“政治单位与民族单位应当重合”的理念,希望实现国家与民族的同一、一族一国。[2]1-5民族主义强调横向维度上“本族”与“外族”之间的对立,民粹主义强调纵向维度上“人民”与“精英”之间的对立。民族民粹主义在二者的基础上构建起“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对立,即“像我们一样的人民”与“对我们生活方式、认同和安全构成威胁的他们”之间的对立。民族主义填补“人民”意识形态内涵,民粹主义充实民族主义的动员策略,两种思潮的核心概念“民族”与“人民”发生重合,使得民族民粹主义具备更加强大的政治合法性与社会影响力。

  不同于西方国家自上而下的政治动员,当前国内民族民粹主义主要表现为阵发性的社会思潮,多是盲目反对西方国家狭隘民族主义的排外情绪表达,具有自发性、应激性、非理性的特点。原本朴素积极的爱国主义情感,在“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不转不是中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等言论的煽动下,主张采取直接军事行动或民族隔离来解决争端,在互联网新媒体的助力下形成“沉默的螺旋”现象,走向狭隘的、盲目排外的民族民粹主义。不时还有一些翻炒旧闻编造“新闻”的“标题党”文章伺机煽动民族民粹主义情绪以博眼球赚流量。综观国内民族民粹主义现象,往往以自我标榜的“爱国主义”为情感基础,一方面夸大利益冲突和敌我思维,常常伴随涉外冲突或热点事件表现出对他国或外族的排斥与敌视,散播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另一方面延续某些民族虚骄和自大情绪,散播极端反西方主义言论。在“爱国主义”的表象下是狭隘民族主义、排外主义与民粹主义的本质。

  (二)文化民粹主义

  由于民粹主义天然包含对普罗大众的盲从,文化民粹主义认为普通百姓的符号式经验活动比大写的“文化”更富有政治内涵。[3]2-4文化民粹主义是一种站在极端平民主义的立场上,反对精英文化,反抗主流文化垄断的文化情感表达。一些文化民粹主义人士以底层民众价值理想的代表自居,反对精英与主流文化,以“人民”的旗号标榜自身的文化地位,带有强烈的反体制与反智性色彩。文化民粹主义在摒弃文化精神内涵的同时,也丧失了文化本身所应有的教化功能。

  文化民粹主义的反智性与反权威性使其不可避免地走向肤浅与低俗,与主流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城市套路深,俺要回农村”的网络叙事恶意“唱衰”“卖惨”,敌视城市与现代文明,刻意营造城乡对立与贫富对立;各种网络偶像剧以新奇、调侃与嘲讽性的戏仿解构精英文化,消解文化经典的严肃性与伦理性;“戏说”革命历史,歪曲教材内容,消解主流价值认同;嘲讽主流媒体,讽刺专家权威,反感政府官员,建构官民对立;疫情期间流传甚广的“喝酒杀毒法”“吸烟预防法”以及“吴(无)好运躲过两次大地震,却没躲过泉州宾馆坍塌”,都是以戏谑手法对抗知识权威,讽刺现实社会;此外还有各种以曝光明星隐私为看点的“真人秀”、为博眼球语出惊人的相亲节目、内容低俗的山寨晚会、草根直播和出位网红。孰不知,一味追求受众的最大公约数、迎合低俗文化、营造虚假繁荣的背后,是低俗化、商业化的感官刺激,这在挑战主流文化与价值认同的同时,也挑战着文化的底线与尊严,其本质上是历史虚无主义、消费主义、反智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叠加复现。

  (三)福利民粹主义

  福利民粹主义是指主张以高福利和再分配主义为导向,推行扩张性福利政策的一种社会思潮。在推行竞争性民主的国家,某些政府、政党或强人领袖为了获得民众支持、政治联盟或其他政治目标,常常采用此策略,其政治成本较低却收效显着。它是民粹主义侵入国家福利政策的结果,其本质上是理性化福利国家制度安排受政治策略影响的一种偏离,所宣扬的社会公平目标往往不切实际,所推行的政策亦缺乏科学性与持续性,常常导致国家福利体制畸形发展、经济下滑、债台高筑、民主透支、社会动荡的“拉美病”。

  不同于西方社会的“以福利换选票”,当前国内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矛盾复杂多样,仇官、仇富、仇权的社会情绪显露,一些人开始怀念曾经的“大锅饭”,要求采取极端方式对社会财富进行平均分配;强调“富人原罪论”,要求彻查私营企业主的“第一桶金”;一些“自媒体”歪曲解读国家经济民生政策,散布“小道消息”,以“人民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增福利,不切实际地提出大幅度提高生活水平;推崇极端平等主义,反对部分地区、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走向共同富裕改革开放政策,批判市场经济,甚至质疑和否定改革进程;以“人民”的身份自居,诋毁富人、官员和知识分子,片面否定他们在历史发展中的客观作用;无限怀念和眷恋某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及其做法,在怅惘中表达对现实的不满和反制性批判。从根本上看,福利民粹主义对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增进人民福祉弊大于利,极易加剧贫富对立、陡增社会冲突、阻碍经济发展,甚至绑架社会重返平均主义、吃“大锅饭”之途,使国家跌入激进、空想、反现代化的“陷阱”之中。

  二、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的现实危害

  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在互联网新媒体的特殊场域,呈现出多种样态,混淆民众视听、干扰社会共识,对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筑牢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理论基础造成干扰,带来诸多现实危害。

  (一)民粹主义的排他政治威胁人民民主制度

  民粹主义可以被看作是某种形式的排他性身份政治,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民主制度造成曲解与误导。正如尤尔根·哈贝马斯所言,“人民”一词只能以复数的形式出现。而民粹主义的人民观极化人民概念,将人民视为同质的、高尚的唯一群体,这在起点上就是极其危险和错误的。马克思曾言,“纯粹的民主或者直接的民权几乎是不可能的和荒谬的。这种登峰造极的国家观念充分表现了它的荒谬性。”[4]342“马克思在使用‘人民’一语时,并没有用它来抹煞各个阶级之间的差别,而是用它来概括那些能够把革命进行到底的一定的成分。”[5]117民粹主义的人民观具有草根性、同质性、极化性的特点,因此,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来批判其人民观与政治观十分必要。

  (二)民粹主义的同质思维垄断人民代表资格

  民粹主义的极端同质思维注定了它是反自由的,也注定其最终走向反对民主、垄断对人民代表资格的不归路。完全明确、单一的“人民意愿”是一种幻觉。[6]40民粹主义认为,所谓“人民”就是用一种声音说话,并不存在辩论和协商的必要性。在后真相时代,各种诉求主张并非都来自于人民的真实意愿,看似来自人民的“心声”其实不少是民粹主义思潮影响下的曲解与误读。

  (三)民粹主义的唯心史观否认人民历史作用

  民粹主义表面上推崇人民,实质上却认为历史是由个别英雄人物创造的,人民群众只不过是一群盲目跟随英雄脚步前进的“历史附属品”而已,可见其唯心主义历史观隐藏其后。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基本观点出发,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既肯定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决定作用,又重视个人特别是杰出人物的历史作用;而民粹主义则是从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的基本观点出发,抽象地推崇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实质上却鼓吹历史是由少数“英雄人物”或“天才领袖”的意志决定的,从而具体地否认和贬低人民群众的历史地位,对此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四)网络民粹主义激化矛盾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思潮热衷于构建民族对立、贫富对立、官民对立、警民对立、城乡对立等叙事模式,歪曲解读社会事件,刻意制造争议话题,伺机煽动民粹情绪。互联网新媒体“短、平、快”的特质与民粹主义复杂问题简单化、重要问题情绪化、矛盾处理极端化的逻辑相契合,而且反精英、反传统、反主流的民粹式话题最能博人眼球,迅速在互联网场域引发“围观”与“热评”。在助长网络暴力、激化社会矛盾的同时,不时引发重大舆情事件和线下群体性事件,诱发社会信任危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干扰我国新型外交战略。

  (五)网络民粹主义解构权威消解主流价值认同

  网络民粹主义具有反制、反智与反权威的特点,热衷于解构政府官员、专家教授、英雄人物、文化经典、教科书、主流媒体等一系列传统意义上的权威。或戏谑调侃,或暗喻讽刺,内容肤浅低俗,在挑战文化底线的同时,混淆大众视听,干扰民族共识、历史共识、文化共识与社会共识,削弱主流意识形态大众认同的社会根基,消解主流价值认同,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

  (六)网络民粹主义加剧对立干扰共享发展大局

  网络民粹主义以划分“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对立为前提,但这种对立往往是渲染激化民众对现实生存状况的不满并将其引向对富人、官员、知识分子、警察、医生等群体的怨恨,是一种有意建构起来的二元对立。网络民粹主义将个别现象夸大为普遍存在,将个体冲突阐释为阶层对立,将普通事件煽动为公众事件,忽视问题的理性解决,拒绝矛盾的沟通疏导,强调负面情绪的宣泄,只会不断加剧对立,干扰我国共享发展大局。

  三、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的纠治进路

  当前国内民粹主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众对反腐败和缩小贫富差距的渴望,但其在实质上是一种非制度化的政治参与,是人民权利意识增强却又不成熟的产物。[7]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考验着中国人的智慧,中国更需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下正确应对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思潮,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一)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思潮

  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思潮,从根本上构建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领导权、主动权、话语权。要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把握历史发展动态,科学研判和预测民粹主义思潮的发展走向,实现精准批判和有效回应,提升治理能力的科学化水平。充分认识并尊重社会思潮的发展规律,既要及时抵制民粹主义思潮的侵蚀,又要保持文化思想领域的繁荣向上,主旋律与多样化相得益彰。[8]405要进一步培养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大国国民心态,彰显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大国情怀、大国心态和大国形象。

  (二)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看似形态各异的网络民粹主义思潮,实际上是当下群众对现存各种社会问题的焦虑表达。因此,改革越是深化,越要重视平衡社会利益;发展越是向前,越要体现在人民生活改善上。第一,要保障和改善民生,认真倾听群众的心声,及时处理群众的问题,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通道,构建社会矛盾综合治理机制;第二,加强法治教育,培育公民意识和法治精神,引导群众正确表达诉求;第三,创新群众工作方法,推进协商民主,多管齐下做好群众工作。习近平指出,“国际上特别是拉美国家的教训表明,民粹主义是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源。它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政治上搞盲目民主化,意见纷杂,无法集中力量办事;二是过度福利化,用过度承诺讨好民众,结果导致效率低下、增长停滞、通货膨胀,收入分配最终反而恶化。”[9]38因此,我们既要选择以民生政治为基本导向的现代化战略,又要“坚持从实际出发,收入提高必须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基础上,福利水平提高必须建立在经济和财力可持续增长的基础上”[9]38,最大限度地消解网络民粹主义滋生的现实土壤。

  (三)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坚持加强思想道德建设

  坚持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建构中国价值、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清晰有力的精神指引,抵御网络民粹主义思潮的侵蚀。在群众中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大力弘扬时代精神、民族精神和科学精神,加强社会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深入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和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提高社会整体的文明程度,培育爱国爱家、孝老爱亲、积极向善的社会氛围,消解民粹土壤。同时,坚持不懈地开展思想道德建设,引导人们以理性平和的心态看待社会、对待他人,营造团结奋斗的社会风尚。

  (四)望国之兴者,必日新其新:坚持全面深化改革

  勇于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不断吸收发展成果,全面深化改革。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再分配机制,加大调节力度与精准性,充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维护好、发展好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进一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通过公共政策的出台实现不同主体间的科学分配,不断缩小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及行业差距,从根本上解决好社会公平与正义问题。从严治党,规范党员干部的一言一行,杜绝腐败与特权现象。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爱弱势群体,让改革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共建共享共富,从根本上增进百姓福祉、化解民粹情绪。

  (五)欲国之强者,必惟志惟勤:坚持全面增强执政本领

  第一,“打铁还需自身硬”,要不断增强学习本领,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关注社会思潮前沿动态;第二,“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要以史为鉴不断增强政治本领,综合运用辩证思维、战略思维、底线思维,准确甄别、有效应对网络民粹主义;第三,“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要不断增强创新本领,提高运用新媒体、新技术开展工作的能力,创新工作方法,转变工作理念,密切关注、及时疏导、善于引导,创立高效的网络综合治理体系;第四,“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要不断增强依法执政本领,明晰网络言论的法律边界,出台网络行为的法律规范,完善意识形态领域法规制度体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提升公民法治素养,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生态空间,将应对社会思潮的有益经验上升为制度并融入到法制建设之中[10],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思潮提供法律保障;第五,“居安思危,思则有备”,要不断增强驾驭风险本领,健全意识形态领域风险防控机制,提高舆情监控预警能力,善于处理各种复杂矛盾与舆情事件,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网络民粹主义思潮的侵蚀。

  结语

  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但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但挑战也十分严峻。一方面,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焕发出强大的生机与活力;另一方面,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带来的问题尚未彻底解决,社会问题和矛盾复杂交织,网络民粹主义乘势兴起、形态各异,呈现出与多种社会思潮合流的趋势,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面对当前的情势,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引领社会思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巩固扩大脱贫攻坚战果,更好地实现共享发展,消除网络民粹主义滋生的土壤;必须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培养公民理性、平和与包容的社会心态,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与增强执政本领,多管齐下,在多元中求共识,在改革中谋发展,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下正确应对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思潮,防止其干扰新发展阶段的改革、发展与稳定大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参考文献

  [1] Cas Mudde. The Populist Zeitgeist[J]. Government&Opposition, 2004,(4).
  [2][英]厄内斯特·盖尔纳.民族与民族主义[M].韩红,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
  [3][英]吉姆·麦克盖根.文化民粹主义[M].桂万先,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
  [4]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5]列宁全集(第1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6][德]扬-维尔纳·米勒.什么是民粹主义?[M].钱静远,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20.
  [7]程同顺,杨倩.当前中国的民粹主义[J].江苏社会科学,2016,(3).
  [8]林伯海.当代西方社会思潮与青年教育[M].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1.
  [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
  [10]李洁.依法治理:新时代应对社会思潮的新取向[J].思想教育研究,2020,(1).

作者单位: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文出处:范丽丽,林伯海.当前国内网络民粹主义的基本样态及纠治进路[J].思想教育研究,2020(12):83-87.
相关标签:
  • 报警平台
  • 网络监察
  • 备案信息
  • 举报中心
  • 传播文明
  •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