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时事政治论文

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属性、功能及传播路径

来源: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 作者:]张爱军,侯瑞婷
发布于:2021-02-09 共13507字

  摘    要: 表情包应用到政治领域,具有政治萌化的特性,并使政治生活化和娱乐化。同一表情包在使用过程可以赋予不同的政治内涵,多样性的表情包也可以赋予同一政治内涵。表情包具有对政治的正向功能,也具有对政治的负向功能,主要体现在具体的语境和应用者的政治心理、政治伦理、政治价值观等方面。表情包的正向功能会推进政治文明的发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负向功能会阻碍政治文明的进步,影响和破坏政治人物的尊严感、政治权力的权威感、政治过程的严肃感。加强表情包应用上的规制,使表情包有利于政治发展与进步,需要加强制度建设、法治建设、环境建设和使用者素养建设。

  关键词: 表情包; 政治萌化; 政治传播; 网民;

  Abstract: The applica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in the political field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political sprouting, and makes political life and entertainment.The same expression pack can be endowed with different political connotations in the use process, and the persified expression packs can also be endowed with the same political connotation.The expression pack ha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functions on politics, which are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specific context and the political psychology, political ethics and political values of the users.The positive func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will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nd promote the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governance capacity. The negative function will hinder the progress of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ffect and destroy the sense of dignity, authority of political power and seriousness of political process.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regulation of the applica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to make it conducive to political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system, rule of law, environment and user literacy.

  Keyword: expression pack; “political sprouting”;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netizens;

  对表情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传播学、符号学、教育学、社会学及心理学等层面,研究主体主要集中在大学生和青年群体。研究分为三个方面的属性,即狂欢属性、亚文化属性、隐喻属性。狂欢属性是因为表情包的制造与传播核心是基于娱乐,然后带动了亚文化属性和隐喻属性。亚文化属性主要是指“表情包不仅是身体语言的替代品,更是自我情绪、态度和意见的表达工具,这也使得它从日常人际交往扩散到了更为广泛的公共领域,并试图通过其独特的亚文化风格,传达出青年人对严肃议题的态度与情绪”[1]。隐喻属性是因为“表情包的隐喻在于它提取了符号表层结构的情绪特征与作为深层文化结构的特定文化语境联系之间的代表性特征,并将它作为意义阐释的预置母体,赋予它高度的普遍性与适应性”[2]。我们对表情包的研究还存在一定的缺陷和不足,主要体现在政治群体利用表情包的政治属性方面。
 

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属性、功能及传播路径
 

  表情包以其形象化的特质不断地渗透到政治传播场域,增加和拓展了政治表达的范围和程度。在话语表达和行为表达之外增加表情包表达,三者共同强化了政治参与的功能。表情包的政治参与功能主要包括点赞、调侃、拥护、支持、反对、隐喻和恶搞等。这些功能只有在政治语境下才能发挥表情包“政治萌化”的作用。表情包在“政治萌化”作用下促使严肃的政治娱乐化,使抽象的政治具体化,使宏观的政治微观化。

  表情包可以分出若干类型,不同类型表现不同的社会特质。多种表情包一用和一种表情包多用是表情包运用的普遍现象。表情包内涵的变化取决于个人或群体的意趣。表情包可以分为社会表情包和政治表情包。社会表情包体现着社会的特质,“热点事件、话题转换成了表情包中的视觉符号,表情包也不再仅仅用于个人的表情,也在一个侧面反映着社会的表情”[3],表情包图像影响公众对社会决策作出的基本判断。政治表情包体现着政治特质,“运用拟人、拟物的修辞手法,以增加‘萌’元素的创作方式对具有政治色彩的现象进行符号化解读,从而表达某种政治情感”[4],影响公众对政治决策作出的基本判断。作为图像符号,表情包主要指向表情符号的能指意义,即感官层面上的形象、生动甚至无厘头。表情包在媒介技术驱动下传达的意义更为丰富,在特定语境下演化为一场“图像政治”。“图像政治”与认同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图像政治强化政治认同,政治认同推动政治萌化过程。不但如此,“图像成为舆论宣传中重要的手段,通过大众媒介技术化的视觉呈现方式,深刻影响到现代人的自我认同、社会认同和政治认同”[5],并在话语权及其语境的自由释放下超越图像本身的实际内涵。

  一、表情包政治传播的动因

  网络技术是表情包制造和传播的前提,没有网络技术就没有表情包。政治的产生、发展、变化、过程、运行、结果、事件等演变为表情包参与,使政治参与变成表情包参与。借助图像介质消解政治表达的敏感度,增加政治的娱乐度,为图像政治、表情包政治提供表达方式。政治表情包赋予公众自由表达、彰显个性、情感宣泄的权利,其形象化、趣味性等特征呈现话语表达形式的多元样态。在以网络技术为前提的条件下符号消费、网络引导和政治情感推动表情包传播。

  技术使得表情包准入门槛降低,在提供表情包使用便利的同时,丰富了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个人的政治立场、政治态度、政治观点、政治心理及政治情感经由表情包部分得以表达和呈现。网络技术为政治表情包构建政治交流的技术场域,支持或反对的政治态度在社交平台上以图像化的形式呈现。表情包在网络技术的支撑下加快了传播、制造、复制图像的速度。公众对表情包的使用具有自主选择性,借助表情包进行加工、拼贴、复制、应用等一系列行为,推动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形成。

  (一)符号消费溢出表情包的政治传播

  表情包的制造与传播主要是因为其娱乐属性,政治传播是表情包的溢出效应。符号消费是政治传播的内在需求。消费包括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符号消费是精神消费的一种,政治符号消费是精神消费的组成部分。“消费不只是联系人与物品的桥梁,而是一种在某种基础上建立关系的模式,消费主要是反映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 消费是一种我们可以建立文化体系的系统性的模式,是一种整体性的回应”[6](P222),政治符号消费反映了人与政治世界的关系,政治符号消费是对政治文化体系整体性的回应。政治符号消费具体表现在对政治人物、政治过程、政治决策、政治事件等的表情包消费。比如,2016年帝吧出征的爱国主义行为部分是通过斗图行为来表达爱国主义情感的。

  表情包传播的“政治萌化”更多指向其象征属性。之所以称为象征属性,是因为人们不但要过经济生活、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还要过政治生活。政治生活的严肃性和崇高性不利于符号消费中的情感释放,通过表情包政治属性的转化可以释放政治情感,使枯燥的政治变成有意思的符合个人情感的政治。政治表达中惯用的修辞术是借助语言层面的象征意义,具有政治隐喻的特性。语言文字与表情包相结合,使语言文字符号化,使图像表达形象化,并具有叠加效果。政治表情包是政治语言和图像的叠加,使抽象的政治变为形象的政治,使形象的政治变为萌化的政治。

  符号消费推动表情包的政治传播。符号消费推动表情包的消费,进而推动政治传播。政治传播在消费表情包的同时,使政治更加具体化甚至个体化。通过表情包传播的政治,使政治宏大化得以消解,并使严肃的政治变成活泼的政治和生活的政治,做到了毛泽东所说的:“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7](P1060)。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和政治娱乐化,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网民参与政治的心情舒畅状态和生动活泼状态。

  (二)网络政治情境推动表情包的政治传播

  任何语话的形成与传播,都是在具体的情境当中产生的。情境决定话语的表达方式和语态。作为话语形式的表情包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具体的网络情境,表情包的传播就会不知所云。网络政治情境是推动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基本要素,主要包括积极情境和消极情境。积极情境是指有利于推动表情包“政治萌化”的要素情境,如制度、法制、规则等。消极情境是指免于恐惧的情境。网络政治情境推动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在情境的推动下,非政治表情包可以政治化,政治化表情包可以萌化。比如,对政治人物的卡通化、政治人物行为的表情包化、政治事件的调侃化、政治决策的讽刺化、政治语言的隐喻化、政治态度的恶搞化、政治表达的形象化等。网络政治情境下一个表情包可以表达多种政治情感,这包括对政治的支持、拥护、肯定,或者对政治的不满、愤懑、嘲讽、无奈等情感。不同的政治情感在表情包上可以得到体现。萌化的卡通形象在网络政治情境的传播下具有不同的政治解读。我们以老鼠为原型设计的“鼠小号”表情包为例,“点赞”“欢迎”“收到”“拜托”“安慰”“无语”等表情运用到政治情境中,非政治的表情包具有了政治内涵。“点赞”的卡通鼠形象在网络政治情境下是对政治的肯定和拥护,是一种积极的政治情感表达。相反,“无语”表情包的使用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一种无可奈何、失望的政治态度。网络政治情境下的多种表情包可以解读为多种政治情感。

  网络政治情境推动表情包的政治传播。表情包在网络政治情境下不断扩散、传播,并产生个体化、群体化理解性变异。这将非政治化的表情包转化为政治化的表情包,非政治语言转化为政治表情包语言,直观化、动态化图像转化为政治萌化表情包。通过截取网络视频中的语言文字和人物图像、政治人物和非政治人物的自拍照片、动态化的视频片段等方式制造表情包,使得政治不仅依靠宏大的叙述进行传播,而且通过表情包进行传播,赋予表情包使用者参与政治讨论的身份,强化了政治情感和政治表达。

  (三)政治情感助推表情包的政治传播

  政治情感是政治表情包传播的内在动力。没有政治情感,表情包就失去了基本的市场。表情包话语的影响力取决于思想市场的竞争力。政治情感包括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正面情感和负面情感。政治情感促使人们充分使用表情包,从而使政治情感生动化、形象化和政治萌化。积极正面的政治情感促使政治表情包生活化和娱乐化,消极负面的政治情感促使政治表情包愤怒化和极端化,表达着政治的负面情绪和负面评价。不同的政治情感可以使用相同的表情包,相同的政治情感可以使用不同的表情包。政治情感不同,赋予表情包的内涵不同,对政治的支持或反对,都可以用同一种表情包,也就是说,同一表情包既可以赋予多种甚至相互矛盾的政治情感,多种表情包也可以赋予多种政治情感。

  二、表情包“政治萌化”的亚属性

  表情包的狂欢属性、亚文化属性和隐喻属性具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其中权力属性、权利属性表现的不是权力与权利核心属性,而是寄托或者依附于三种属性的属性,表情包的话语、表达、隐喻、狂欢等是权力和权利属性的内容和表现。

  (一) 权力属性

  权力是指“迫使对方服从的制度性强制力量”[8],权力体现的是支配与服从的关系。表情包权力属性是指通过表情包来体现支配与服从的关系。表情包话语表现为权力发出的通知和被支配的群体通过表情包来展示服从的意愿。表情包的互动体现的是权力支配与服从的逻辑。比如,在单位微信群中,权力发布通知后,人们用简语发送“收到”,更主要是通过表情包把权力支配的语话萌化。

  第一,表情包传播体现出权力的支配与服从关系。

  福柯认为,“权力是一种势力关系,一切势力关系都是权力关系”[9](P66),表情包的权力关系是表情包在传播过程中产生的支配与服从关系。支配关系是通过表情包传播话语的权力。当发送“收到”“好的”“嗯嗯”等表情包时,权力发出的通知得以传播和扩散,支配方的话语在表情包中得到体现。接收到表情包的一方是对权力支配的认可或肯定,是一种服从意愿。在权力支配与服从的关系中,因为“新的权力在于信息的符码与再现的意向,社会据此组织其制度,人们据此营造其生活并决定其行为”[10](P415),进而将权力转移到话语萌化的表达中,营造公众日常的政治生活,积极表达公众的政治态度。

  第二,表情包传播的权利关系是建立在积极自由观念上的。

  没有自由的表达权利,权利会被限制。自由分为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积极自由是一种“真正”自由指导的欲望,“是为了完全相同的目的而采取的自我实现或完全认同于某个特定原则或理想的态度”[11](P183)。网民在对表情包进行选择、使用的过程中是建立在自主、积极认知的基础上,选择出与语境适配的表情包既是对自由行使权利的体现,也是行使积极自由观念的表现。人与自由的关系是“人天生是自由的,然后也无时无刻不被束缚着”[12](P3),自由并非不受道德伦理和法制框架的约束。自由不是对权利自由的滥用,同理,自由利用权利,也是对自由使用表情包的规制。

  第三,表情包传播是一种具有媒介属性的权力。

  “媒介即讯息”强调媒介技术的作用,而非指向媒介内容。同样,表情包是一种媒介,也是一种信息。最早使用的表情包是单一的字符,字符素材主要来源于日常生活,如微笑、哭泣、愤怒等与日常表达相关的情绪。随着媒介技术的进步,数字化技术应用到视觉图像中,影响并推动人的思维、行动的变化。以往的微笑表情在场景的转换下其内涵发生改变。比如,代表忠贞爱情的玫瑰花图像,在媒介场域下其象征意义已不再局限表面。同样,在对政治情感表达的过程中玫瑰花代表对政治态度的认可或支持、赞成或尊重。在对同一政治事件下对方使用“玫瑰”符号,从能指内涵延伸至对图像内容的认可,在政治话语下找到情感归属。图像符号含义的多元是建立在对不同场景下的话语解构,场景的变化导致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具有多重含义。

  政治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话题的情境化触发网民政治敏感性。带有“萌化”性质的图像在网络技术的推动下大面积传播,视觉化的表现方式转化为图像信息。作为传播工具,技术带来的社会变革影响每一个赖以生存的个体,无论是在思维、行为还是价值观层面上,皆产生一定的变化。同样,在“拟态环境”下的表情包传播,内容表达并不是关键要素,而是所使用的表情包改造了以往的政治话语霸权体系,愈发“萌化”的表情包无疑是对权力属性的重塑和强化。

  (二) 隐喻属性

  隐喻是一种修辞手法,也是一种常见的政治话语,其来源于日常生活又区别于生活化的表达方式。隐喻的本质是“通过另一种事物来理解和体验当前的事物”[13](P3)。西方政治曾把君主与臣民之间的关系称作“牧羊人隐喻”关系,尽管在现代社会“牧羊人隐喻”已经消解,但对某一事物或现状的隐喻解读一直存在。隐晦的情感和主要的观念借助“他物”来表达。

  “政治萌化”成为隐喻政治立场的软化武器。表情包常出现在网民用于表达自我的话语体系中。不同身份、不同语境下所选择的图像具有差异性,往往这些图像的背后体现主体的性格特征或行为习惯。行为差异的视觉化呈现在政治表达过程中,容易引发对政治话题的讨论。个人情感表达上升至家国情怀,帝吧出征事件的发生就是表情包“萌化”隐喻的例证。贴吧上发布的一系列表情包不仅指向其图像本身,在宣泄情感的过程中图像经过加工、拼贴、组合,其爱国隐喻内涵在媒介平台下尤为强烈。当网民之间传播互动的政治观念产生矛盾、冲突时,表情包的呈现就起到了消解的作用,阻止了政治情感极端化。

  “政治萌化”是创作者介入政治领域的一种交流特性,“政治正确”成为大多数人选择表情包的理性态度,但误用图像、误解表情包传达的意思、造成态度对立等现象常常存在,原本隐喻难以言说的态度、满足个人表达欲的表情包成为情绪极化的助推器。网络空间下粉丝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盛行,图像隐喻成为他们情感宣泄的武器,一定程度瓦解理性、积极的政治态度。

  (三)狂欢属性

  狂欢是一种行为特征,也是一种现象。任何理智的行为在泛化传播驱动下也会倾向于戏谑化。狂欢是一种具有仪式感的活动,“在狂欢中所有的人都是积极的参加者,所有的人都参与狂欢戏的演出。人们不是消极地看狂欢,严格地说也不是在演戏,而是生活在狂欢之中,按照狂欢式的规律在过活”[14](P161),狂欢成为一种常态化现状,多元化的政治表达愈发走向狂欢性质。表达方式的形象化视觉冲击为政治狂欢提供“表演”动机,表情包就是一种“表演”动机。网民在政治观点不一致时,表情包的狂欢是集体式的,在集体式的表达和传播下,表情包的政治狂欢属性成为大多数人避免沉默和孤立的正当理由。

  三、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功能

  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具有双重功能,兼具正向功能和负向功能。正向功能包括表情包影响网民的政治生活方式、体现网民的主流意识形态、构建网民的政治认同心理三个方面,起到积极引导“政治萌化”传播的作用。但对表情包过度依赖、过度解读和过度使用会产生权利滥用、认知失调、不良的路径依赖等问题。

  (一)“政治萌化”的正向功能

  表情包满足公众对表达形式的多元需求。网民进行自主选择和使用不同的表情包,体现了不同人的思想观念和政治情感。

  第一,表情包促进网民政治的生活化。

  网民政治参与的积极性源于表情包素材主要从日常生活中获取。表情包在表达网民情感的同时,建构一种具有鲜明风格化的“生活方式”。网民行为上的主动选择消解政治表达的被动地位,个人身份属性在不同情境下的表情包中呈现出来,为公众建构一套以视觉形象为主的政治话语模式。表情包传播的“政治萌化”体现网民对政治表达的态度。“政治萌化”是借助表情包的“在场性”塑造公众的政治身份,赋予政治表达的多样性。由于表情包与政治生活方式的紧密契合,使得图像传播具有“涵化”效果,并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网民的政治生活方式。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强化网民对政治表达的渴求,培养网民自觉参与政治行为的习惯。

  第二,表情包强化网民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

  表情包经历了从反抗主流意识形态到融入主流意识形态的过程。早期的表情包大多是以反抗主流意识形态为主,用来刻意污名、丑化政治人物,歪曲政治事实,并且对热点时事进行戏谑化表达。后来,公共权力对网络不断强化监管,对介入不同情境的表情包进行适度管理。同时,互联网平台上出现的多元表情包主要来源于网民的日常行为,并且传达的内容是与网民相关的社会话题,因而网民因话题接近、情感共鸣而产生认同心理,反抗主流意识形态的态度逐渐淡化。对表情包的使用需求不断激增,激发了网民强烈的政治表达欲望。

  对正能量语录的萌化处理是以主流意识形态为根基,在主旋律的维度上形象化地制作表情包。比如,网络上掀起的爱国主义运动就是以表情图像为主要形式的爱国情感之一。表情包的象征意义和对话语权的建构促使网民在政治传播语境下产生情感共振,在具象化的图像助推下主流意识形态成为判断政治情感的桥梁。“把思想意识吸收到现实之中,并不表明思想意识的终结。相反,在特定意义上,发达的工业文化较之它的前身是更为意识形态性的,因为今天的意识形态就包含在生产过程本身之中”[15](P10),同样,意识形态包含在表情包的生产、制作、加工等流程中。主流意识形态并没有因为表情包“政治萌化”趋势而消解,反而在公众不断使用和传播图像过程中强化了主流意识形态的构建。

  第三,表情包强化网民的政治认同。

  政治身份认同将表情包的使用者进行熟人和生人之间的二元划分。表情包传播其实是一种“圈子”传播。在网络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圈子”来维系,并形成“圈子”文化。对于非使用表情包的人而言,难以进入“圈子”获得认同和建立虚拟熟人关系。“圈子”将传播主体区分为使用表情包者和非使用表情包者,前者相比于后者更熟悉表情包的使用规则和使用场景。当表情包趋向“政治萌化”传播时,“萌化”外壳的图像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提供多元政治话语表达形式。传播主体可以划分为政治传播主体和非政治传播主体,前者易于形成政治认同心理,后者对于表情包在政治语境下的话语表达难以形成认同心理,无法产生对公共议题的共情。因此,表情包传播建构的政治认同心理主要针对政治群体而言,实现“圈子”中熟人社会的构建。

  表情包在阶层差异和年龄区隔中强化政治认同。表情包进入大众视野后,政治话语从严肃走向娱乐。表情包的使用打破了“唯青少年”论。任何年龄段、任何身份的人皆可利用表情包对个人进行政治印象整饰,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将抽象符号转为具象的政治表达。从陈列展览到日常起居,图像不再集中于少数群体之中,视觉形象打破思维固化的同时,瓦解审美对象的区隔化。从社交场域到政治传播空间,图像传播情境发生改变,与人和社会之间的政治关系更为紧密。

  (二)“政治萌化”的负向功能

  表情包由于在不同语境下的差异化解读,具有滥用图像和误用图像的可能性和现实性。

  第一,过度使用表情包产生权利滥用。

  表情包的“政治萌化”主要集中在公共领域对重大事件的参与上。但“过于笼统化的概括不利于突出某些与政治及政治关系特别密切的政治话语,更掩盖了其中不平等的权利控制意味”[16]。表情包的笼统化概括同样不利于突出政治及政治关系特别密切的政治话语,掩盖了表情包使用形式上的平等和内容上不平等的权利控制意味。表情包传播并未消解权利的不平等现象,反而因过度使用表情包导致权利滥用。政治传播主体存在阶层差异化,在集合行为的感染下,注重通过娱乐的行为方式来解构表情包,最终积极参与政治的热情演化为“乌合之众”式的图像传播。表情包的易传播特性致使网民形成一种使用习惯,对不同语境下的图像选择缺乏理性分析,只进行使用和表达,而非进行认知层面的判断。因此,通过表情包的政治斗图进行“表演”形成一种常态化,从而使得政治语言的表达贫乏,甚至造成“语言沙漠”。

  政治态度的形成是以理性为前提,有益于在图像表达下强化网民的政治立场。但在图像多次创造和传播的过程中,政治情感与表情包的实际内涵发生抵触。网民基于恶搞、调侃的心理,进而造成表情包的群体极化效应。图像成为伪装政治态度、政治认知的武器,对政治人物、政治事件和政治情感进行夸张、戏谑式地呈现,自主性表达和自主性选择行为成为对政治恶搞的非理性表征,进而造成严肃政治的娱乐化、政治人物的刻板化及政治价值的扭曲化。

  第二,过度解读表情包导致认知失调。

  网民容易对表情包过度解读,致使政治语境与视觉图像之间发生冲突。网民的情绪被激化,表情包的“政治萌化”成为调侃和讽刺的对象。排斥心理、仇恨情绪使常态化交流模式出现异化,破坏了严肃的政治语境和政治话语。政治表达与政治语境对立,积极正面的表情包被过度解读,因此,网民在一系列表情包中难以合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2016年的帝吧出征就是一场以表情包驱动为主的政治事件。区别于以往政治表达的单一形式,表情包式爱国推动严肃的政治变为娱乐化的政治,从而一定程度导致爱国政治认知的矮化。表情包与爱国主义之间并非是对等的情感立场,有时表达的却是一种相反、对立的情绪,这反而降低了爱国主义的理性认知。

  不使用表情包的个人和群体与经常使用表情包的个人和群体产生认知差异。不使用表情包的个人和群体难以在政治图像传播过程中产生政治认同,并无法对表情包产生情感共鸣,反而在心理上产生不适感,导致认知失调的形成。认知失调一定程度降低了网民对政治话题的讨论度和参与度,甚至在表情包传播过程当中成为被孤立的一方,而被孤立的网民对表情包可能产生一种排斥心理。

  第三,过度依赖表情包导致语言的匮乏。

  网民长期对政治表达的表情包化产生依赖心理易导致语言匮乏。“社会上的一切事物不是发明就是模仿,模仿是最基本的社会现象”[17](P98),表情包就是借助模仿形式的一种图像复制行为。在表情包的易复制行为下,网民政治表达的习惯倾向于图像化,语言表达被表情包所代替。这种依赖心理使得政治表达贫乏,容易造成语言交流的障碍,最终出现“交流的无奈”。过度依赖表情包的使用,可能造成图像泛滥,语言表达出现障碍,难以通过语言反映政治态度和政治立场。

  四、表情包政治传播的调适路径

  表情包的调适路径主要包括对表情包负向功能的调适和网络规制的调适。前者主要针对表情包存在的负面作用加以调适,防止产生不良的路径依赖,进而强化网民的认知能力。后者聚焦在表情包进入政治语境下的管制,建立规范的制度模式、营造良性的政治环境及提高个人政治素养是主要措施,从而避免表情包在政治场域下的无序传播。

  (一)负向功能调适路径

  第一,明确权力意识的边界。

  公共权力与公民权利既要互动,也要保持二者的边界。具体到表情包的使用或利用同样如此。公共权力对于表情包的利用或使用不易过度干预,表情包把政治娱乐化,或者把政治通过表情包生活化,是政治参与权利的体现,保障公民权利就是保障公民利用表情包使用的权利。公民在利用表情包表达政治观点或政治态度时,不能滥用表情包,尤其是不能把政治污名化,特别是不能利用表情包对政治人物进行污名化。公共权力与公民权利都不能滥用表情包来表达对政治的恶感。

  表情包使用要防止侵犯个人隐私。表情包来源于政治热点,其中不乏对热点人物、热点事件进行创作,容易在创作过程中产生侵犯隐私的行为。对政治人物进行调侃的佛系表情包“葛优躺”,涉及的人物成为公众娱乐的对象,是未经他人许可下进行的一种自主性且错误性行为,以政治人物为素材的表情包实现政治话语的讽刺效果。在使用相关政治表情包时对其话语权的行使要具有边界意识,防止对某一类“政治萌化”的表情包进行大面积传播,造成群体极化效应下的图像泛滥。传播表情包要选取正确的相关元素,创作出符合有利于良好政治生态的表情包,禁止恶搞、滥用和污名化,让严肃的政治严肃化,让娱乐的政治娱乐化,让宏观的政治严肃化,让微观的政治娱乐化。

  表情包使用要防止扩大表情包鸿沟。网络圈层化也表现在利用表情包的圈层化。表情包使用的圈层化影响着政治萌化的维度和差异,其中最为明显的是青少年使用表情包的政治萌化与中老年人使用表情包的政治萌化。青少年群体与中老年群体在对表情包的使用过程中存在年龄对立。身份和年龄的差异化造成对“政治萌化”的误读。表情包使用的低门槛并未弱化年龄对立,反而强化青年与老年之间的年龄划分及矛盾。老年化和青年化的圈层式传播成为扩大表情包鸿沟的常态化现象。青少年群体与中老年群体拥有属于各自的政治话语体系,需要彼此尊重观念差异导致利用表情包的差异,不能刻意渲染和放大在表情包方面的对立情绪。

  第二,强化公众的认知能力。

  表情包使用要明确政治与萌文化之间的关系。“政治萌化”是将萌文化与政治相结合,是对政治表达风格化的延续。表情包的萌化形象一方面是对政治表达的补充,另一方面满足网民对政治表达形式多元的渴求。萌文化的核心是低幼化,目的是抵抗政治表达的严肃性,在传播过程中容易造成对政治的误读。政治表达的多元形态需要借助萌文化来消解表达的“无奈”,合理且充分地表述政治情感。因此,需要明确政治与萌文化之间并非是抵抗关系,而是相互补充的关系。

  表情包使用要明确认知与行为的一致性。政治认知与政治行为的一致性,表现在利用表情包认知和使用的一致性上。政治表达的表情包化是建立在视觉符号介入政治领域的基础之上,进而引起网民政治讨论的热情。政治参与的积极与固有的认知模式相关联,表情包为网民的认知提供图像化认同。网民的认知模式受教育水平、价值观、行为习惯影响,表情包的“政治萌化”驱动网民头脑中的固有认知。认知与行为的一致需要警惕表情包的无限复制、恶搞行为。网民要对自身行为进行约束,理性判断自我认知与行为之间的关系,强化个人认知能力和行为能力,避免使用表情包导致政治萌化的极端化倾向。

  表情包使用明确个人情感表达中的非理智因素。表情包传播中夹杂非理智的情感表达,政治态度随着事件的演变会转向消极的情感。表情包的消极情感体现出网民在政治语境下负面的政治态度,在群体感染作用下消极情绪阻碍网民的正常交流。因此,我们应正确对待表情包传播中出现的消极情感导致的非理智行为,从而避免非理智行为下产生的偏激情感。

  第三,防止产生不良的路径依赖。

  路径依赖包括“好”的路径依赖和“坏”的路径依赖。我们要不断形成和强化“好”的路径依赖,防止“坏”的路径依赖的产生和挤占“好”的路径依赖的空间。“好”的路径依赖是有利于表情包政治萌化带来良好的政治生态的依赖,“坏”的路径依赖是在表情包政治萌化过程中不断恶搞的不利于良好的政治生态形成的路径依赖。表情包的易传播性推动“好”的路径成为共识,一旦对表情包缺失基本的语境判断,“好”的路径被“坏”的路径代替。表情包要在一定的使用准则下进行选择,对不同语境下表情包产生的实际意义作出判断。我们要对习以为常的观念和重复性的表情包操作行为持有怀疑和谨慎的态度,避免产生“坏”的惯性思维。

  第四,提高表情包使用者的政治素养。

  表情包使用者的政治素养包括基本的政治常识、政治伦理和政治道德。政治素养的好坏,部分取决于网民利用表情包的精准到位。也就是说,网民利用表情包的萌化政治态度,要具有包容和宽容的心态,具有平等对待他人利用表情包的视野与格局。网民的政治素养需要在表情包治理措施下不断强化,在不压抑话语权表达的同时,有效避免非理性的政治表达。

  (二)网络规制调适路径

  制度决定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制度也决定表情包使用者、利用表情包传播者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加强对表情包制造与传播的制度约束、规则建设和环境建设,显得尤为重要。

  第一,制度约束和制约表情包的制造利用。

  萌化的政治不加约束便会走向娱乐化,甚至违背道德伦理。加强表情包的制造和使用包括加强对政治人物尊严、政治权威、政治权力、政治隐私的表情包方面的具体制度建设和法治权利制度建设。加强制度建设,不仅要加强宏观制度建设,而且要加强具体制度建设,《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就是针对网络的具体制度建设。就与表情包相关性而言,包括六条制度规定。第四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应当遵守法律法规,遵循公序良俗,不得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第八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应当履行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加强本平台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第九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应当建立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机制,制定本平台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细则,健全用户注册、账号管理、信息发布审核、跟帖评论审核、版面页面生态管理、实时巡查、应急处置和网络谣言、黑色产业链信息处置等制度”。第二十一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利用网络和相关信息技术实施侮辱、诽谤、威胁、散布谣言以及侵犯他人隐私等违法行为,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第二十五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利用党旗、党徽、国旗、国徽、国歌等代表党和国家形象的标识及内容,或者借国家重大活动、重大纪念日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名义等,违法违规开展网络商业营销活动”。第四十条规定,“违反本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18]。这些具体制度规定尽管对表情包没有专门的规定,但对表情包的制造、使用、传播同样适用。

  第二,加强表情包的规则建设。

  表情包的规则建设包括对表情包使用的规则和表情包传播的规则。网民在使用表情包的过程中需要在一定的规则框架下进行,特别是在对部分政治人物、政治事件的表情包化时,要对这些表情包进行使用规则的约束和限制。表情包在传播过程中也需要制定相关规则,体现在对政治语境与表情包之间是否具备适配性规则,能够利用表情包表达与语境相关的内容,避免表情包传播过程中造成对相关事件、人物的攻击。

  第三,加强表情包的环境建设。

  “主旋律”的政治表达和萌文化之间形成的政治语境是一种环境建设。政治表达的萌化意味着在构建政治语境过程中需要平衡好政治与萌化的关系,避免因过度萌化造成政治表达的低俗化。网民在对表情包进行选择时,需要明确个人所处的政治环境与表情包之间的紧密联系。当表情包传播出现使用泛滥时,相关政府和部门需要强化表情包的环境建设,通过《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来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

  费尔巴哈在十九世纪就认为,人是具有景观化特性的动物,“偏爱图像而不信实物,偏爱复制本而忽视原稿,偏爱表现而不顾现实,喜欢表象甚于存在”[19](P20),表情包作为一种图像俨然成为政治景观的一部分。在网络技术充分发展的今天,这种现象尤为突出。表情包一方面强化政治生态建设,使政治生活大众化和娱乐化,使抽象的政治变为具体的政治,提高了网民参与政治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在某种意义上破坏了政治生态的建设,政治萌化的态势弱化了政治语言的理性沟通和交流,降低了人们的政治思维和政治认知,并使政治语言沙漠化和贫困化。加强表情包萌化的政治引导,对表情包进行制度规则规制,显得十分迫切和必要。

  参考文献

  [1]杨嫚.网络表情包的亚文化风格构建:从自我表达到公共空间[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5).
  [2]屈济荣,李异平.作为“图像行为”的表情包:符号、修辞与话语[J].编辑之友,2018,(1).
  [3]彭兰.表情包:密码、标签与面具[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1).
  [4]马川,孙妞.从“政治萌化”到“反政治萌化”:当代青年政治主体性的建构、再构与重构[J].中国青年研究,2020,(6).
  [5]吴志远.图像“武器”:“表情包”的话语与意蕴[J].新闻界,2018,(3).
  [6][法]让·鲍得里亚.消费社会[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
  [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着作专题摘编(下)[M].北京: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
  [8]俞可平.权力与权威:新的解释[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6,(3).
  [9][法]吉尔·德勒兹.福柯·褶子[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01.
  [10][英]曼纽尔·卡斯特.认同的力量[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11][英]以赛亚·柏林.自由论[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
  [12][法]让-雅克·卢梭.社会契约论[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6.
  [13][美]乔治·莱考夫,马克·约翰逊.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5.
  [14][苏]巴赫金.巴赫金全集(第五卷)[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
  [15][美]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M].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
  [16]刘迎新.论政治话语通俗化修辞传播[J].社会科学战线,2016,(9).
  [17][法]加布里埃尔·塔尔德.模仿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18] 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全文[DB/OL][2020-12-20].http://media.people.com.cn.cslg.naihes.cn/n1/2019/1220/c40606-31516139.html.
  [19][德]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作者单位:西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原文出处:]张爱军,侯瑞婷.表情包传播的“政治萌化”及其调适[J].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2021,23(01):28-36.
相关标签:
  • 报警平台
  • 网络监察
  • 备案信息
  • 举报中心
  • 传播文明
  •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