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提交 | 加入收藏[ 学术堂-专业的论文学习平台 ]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军事论文 > 军事理论论文

美国“新空中制胜论”的实战应用

时间:2016-12-30 来源:学术堂 所属分类: 军事理论论文 本文字数:8100字

  第三章、美国"新空中制胜论"的实战应用

  经过数次局部战争,美国意识到,未来战争的主要作战方式将是高技术局部战争,采用"新空中制胜论"的方法,进行"非接触"战斗,既可以摧毁敌方的战略要地,又可以威慑民心,更可以最大程度地保存自己的实力,"新空中制胜论"已经成为美军克敌制胜的法宝。

  (一)典型战例--科索沃战争。

  科索沃战争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盟国,依靠空中力量对南联盟进行的一场高技术局部战争。不仅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化战争,也是自 1921年杜黑提出"空中制胜论"以来第一场典型的成功战例。

  1."新空中制胜论"对战争的指导作用。

  战前,以美英为首的北约意图在一个月内速战速决,共同决定以"新空中制胜论"为指导思想,利用空中力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赢战争。

  美军从"海湾战争"、"沙漠之狐"行动中发现"新空中制胜论"的威力,美军的指挥官坚信,依靠空中力量可以在这场战争中以零代价取胜。

  北约拥有大量先进的武器,在科索沃战争中动用了除大规模杀伤武器外的几乎所有高新技术武器,美国将参加过"沙漠之狐"行动的"战斧"巡航导弹改进后再度投入南联盟战场,并展现了许多尚在实验阶段的空袭兵器,视南联盟为高新武器的实验地。如 B-2,是当时唯一一种隐形战略轰炸机,不仅几乎没有任何雷达能侦测到它的航迹,它还可以降低红外线、可见光与噪音等讯号,大幅提高了隐身能力,提高了空袭的隐蔽性。美军称"幽灵"具有全球可达、全球摧毁的能力,在不进行空中加油的情况下,"幽灵"可飞 1.2 万千米,单次执行任务不少于 10 小时。从战斗打响的第一天开始,北约联军就将 B-2A 等隐身战斗机投入了战场,据统计,B-2 隐身轰炸机在整场战役中共投掷了大约 650 枚炸弹,100枚精确制导炸弹,约占总投弹量的 11%.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拥有制空权、制海权、制陆权、制信息权的绝对优势。美国还动用了全球通信指挥系统,从指挥中心下达命令到前线执行只需要三分钟。

  南斯拉夫的地形复杂,山川水源众多,森林茂密,还有大量的喀斯特地形--溶蚀地形,显然比伊拉克的沙漠地区更适合打游击战。如果北约对南联盟展开地面作战,可能会陷入越南战争时期的局势,最终可能因为战线过长伤亡过重而无法顺利取得战争胜利。因此发动多方位的空中袭击才是最适合科索沃战争的战争模式。

  北约在战争中投入了大量武器装备,飞机和巡航导弹的数量是南联盟的 5倍,而海湾战争时多国部队的优势为 3 倍,科索沃战争的不对称性远甚海湾战争时。北约的短程空中力量与远程空中力量互相配合,具有强大的整体作战能力,而南联盟的防御力量明显处于劣势。

  北约的空中力量分部在南联盟的各个方向,西南面纵深到临近南联盟的意大利、西班牙、阿尔巴尼亚基地群;西北纵深至德国、匈牙利基地群;向东是土耳其基地群。对南联盟形成了多层次、多方位的包围,施加了强大的空中压力。北约掌握着进攻的主动权,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都有着压倒性的胜利。

  科索沃战争中,北约是以沃登的"新空中制胜论"为指导发动各种空中打击。

  战前美军按照沃登的"五环理论"将预定打击的重要目标分为五类,这五类目标按照战略价值可依次分为神经线、生命线、交通线、心理线以及作战线。顾名思义,北约对南联盟的空袭是以神经线为主要目标向外拓展的。

  首先是捣毁南联盟的神经线--即南联盟的指挥中枢。北约多次空袭了南联盟的指挥系统据点,尤其是重点打击位于贝尔格莱德的总统府、通信大厦等战略目标。目的是让南联盟的领导层失去指挥统治能力,同时为后面的空中作战铺平道路。

  第二,把握生命线--摧毁南联盟的大量基础设施,切断其军事补给,炸毁生活设施让南联盟的人民失去基本的生活保障,打击南联盟的民心,削弱其战斗力,让军队和人民都丧失战斗意志,以便加快取得战斗胜利的步伐。前面的轰炸已经摧毁了科索沃附近的主要军事目标,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战争后期,北约开始对南联盟全境进行轰炸,摧毁民用目标后形式急转直下,民众面临生存危机迅速失去斗志。

  第三,切断南联盟的交通线。北约通过空中作战,炸毁科索沃的全部交通运输线,切断了大量的军事补给系统,造成南联盟的交通中断,使其陷入困境。

  第四,打击心理线。北约在战争伊始就利用各种形式大打宣传战,企图瓦解南联盟的斗志,例如派出"飞行广播电台"从高空利用南联盟电台播放塞尔维亚语的惑众信息,并投递宣传单扰乱民心,削弱南联盟的斗志。

  第五线,摧毁作战线。北约通过空袭对南联盟驻扎在科索沃的军队进行打击,重创南联盟军队的作战单位,致使南军无力招架。

  在沃登的"新空中制胜论"指导下,北约对南联盟军队进行了有侧重的循序渐进的打击,甚至预先炸毁南联盟的军队生产目标,以便削弱其战斗力,为地面战争做好铺垫。

  "新空中制胜论"的空袭计划对南联盟造成了严重打击,北约联军的 13 个国家参与了直接打击,共出动 32000 架次的飞机,累计投弹 13000 吨,摧毁了南联盟前线的大半军事目标,破坏了多瑙河上 2 座桥梁以外的所有桥梁、12 个火车站、7 个机场、20 家医院、300 多所学校,造成近百万人流离失所。

  在科索沃战争中,以美英为首的北约联军动用了二战之后、除核武器外的几乎所有现代化空中作战武器,严重打击了南联盟,夺取并掌握着战争的主动权。

  他们拥有最前沿的在作战思想,最先进的战术,将空中作战力量的效能发挥到最大。

  2.科索沃战争的过程。

  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拥有无与伦比的军事能力,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够投入到世界各地,是唯一能进行大规模、高效率军事行动的国家。北约每年的军费开支占全球总军费的 50%,而美国更是当仁不让的高居世界首位。

  与北约相比,南联盟处于绝对的劣势,并且没有军事盟国,面对来势汹汹的北约,南联盟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但是南联盟在战争过程中不惧强敌,军民同仇敌忾,在战争的 78 天中一直在组织反空袭,尽管整体处于绝对劣势,但是仍然军民一体,击落了北约的 61架飞机、236 枚巡航导弹。但是最后在北约的强大空袭下,南联盟基本接受北约提出的全部停火条件。

  战争的结果表明,空袭作战已经从战争的"配角"升为当之无愧的"主角",空袭已经是贯穿整场战役的主要作战方式了。

  战前,北约认为南斯拉夫是个小国,经受不起高强度的空袭,同时为了避免因南联盟地形而造成陆军折损决定进行"非接触作战",由此制定了以"新空中制胜"为理论依据的空袭作战方针。而南联盟则认为抗击北约联军的侵略必定能获得人民的全力支持,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北约联军无法打持久战,因此,充分利用本土作战的地理优势,打藏结合,保存军事实力,以拖待变,立足持久是最合适的作战方针。

  两国的作战方针已经预示了这是一场以空袭与反空袭为主要作战方式的战争,也是唯一的作战方式。事实证明,北约联军在连续 78 天的空袭中,由始至终都没有制定过地面作战计划。克林顿在战争中的讲话表明,对科索沃的空袭政策不会改变。

  北约的空袭直到最后才停止,贯穿了整场战斗,随着战争的进展,空袭的规模不断扩大,时间也由夜间空袭变为日夜兼备,而南联盟的反空袭也始终伴随着北约的空袭。面对强大的北约联军,南联盟在敌我力量极其悬殊的情况下,尽管一直陷于被动防空,却实行"防打结合"的灵活战术,创造性地进行反击,并且还有效保存了 90%的军事实力。

  南联盟认为在这种实力悬殊如此明显的情况下与北约联军进行直接对抗无异于自断筋骨,想要终止北约联军的空袭几乎没有可能,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以防为主,消耗北约的战力,减少自己的损失。事实上,南联盟的持久战拉长了战争的时间,增大了北约的损耗,同时保存了自己 90%以上的军事实力。大多数时间南军的军事力量都隐蔽起来,利用气候、森林和山洞作掩护,南联盟还将利用地形优势将军事设施从基地搬到山地丘陵中,据相关资料称,南联盟还专门制造了数以千计的仿真兵器模型,不但与真目标极为相似,还从中安装热源当做诱饵蒙骗北约;并利用淘汰的雷达发射假电波搅乱北约的判断;将真假飞机混合放置,时不时还运转下假目标,以便更好地蒙骗北约。种种结果导致北约被牵扯了许多精力,浪费弹药,并且不确定南联盟的防空力量部署,不敢轻易出动,因此给北约的空袭任务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影响,有效掩护了有生力量,为自己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战争初期南联盟就发现北约联军的作战方式与"沙漠之狐"行动时期的战法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在"新空中制胜论"指导下对战争重心进行按部就班的轰炸。因此南联盟得出结论:只有保住自己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及军事力量,才能避免伊拉克的下场。因此南联盟不仅在空袭之前就转移了大量的军事设施,还利用民用设施来隐藏武器装备,有效避免了损失,并打乱北约的轰炸计划。由于烟雾是对付激光制导武器的最为有效的方法之一,每当遇到危险或需要快速伪装时,南军就会迅速施放烟雾或化学物品,吸收和散射掉北约联军的激光,使激光制导武器失去目标。

  南联盟的武器大都是上世纪中期的产品,但是战术灵活多变,开战后仅仅四天就击落一架 F-117A 隐形战斗机,打破了 F-117A 不可击落的神话,有效鼓舞了士气。

  南联盟利用旧武器进行改进,各兵器取长补短配合作战,机动部署,发挥了武器的最大威力。为了适应战斗,南军对部队进行了疏散配置,部分部队"化整为零",抓住战机与北约进行游击战,完成任务后迅速撤离,有效阻止了北约的部分袭击。

  而北约针对南联盟的一体化防空系统,主要采用两种突防模式:隐蔽突防和强行突防。隐形突防顾名思义是利用隐形作战飞机进行突防,强行突防则是利用空中力量对南联盟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实行全方位的重火力压制。大大提高了战斗效益,同时减少自己的作战损失。

  尽管南联盟开创性地创造了很多战术,有效牵制了北约的战力,但是战争对北约联军来说仅仅是一场几乎"零伤亡"的局部战争,但是对南联盟来说却是倾举国之力损失惨重的被动挨打无力还击的战争。

  3.科索沃战争的影响。

  科索沃战争是 20 世纪末全球范围内持续时间最长的最大规模现代化局部战争,这场战争是百年空战史上第一次以新空中制胜论为理论基础,完全运用空中力量夺取胜利的战争。

  从本质上讲这是一场以空军为主,陆、海、空、天、电等多维力量相互配合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参战军种不仅有常规的陆军、海军、空军,还有多种兵器的密切配合。从作战空间上看,北约联军动用了不同国家的几十颗卫星系统,在外层空间不间断地进行侦查、定位,用以保障作战。另外还出动了电子战飞机对南联盟的辐射源进行干扰和破坏,北约联军还通过网络化指挥系统在参战国之间进行联合指挥,因此这也是一场首展信息战全貌的战争。

  从总体上看,南联盟凭借有限而落后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对北约的飞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美国海军将军詹姆斯·埃利斯认为在连续 78 天的轰炸中,美国丝毫没有削弱南联盟的一体化防空系统。但是美军拥有压倒性的空中优势,在疯狂的轰炸中已经几乎破坏了南联盟的全部雷达,导致南军的导弹无法发射。但是南联盟的防空系统对北约的飞机影响非常有限,只能针对飞的低并且速度慢的飞机,而且这种影响还多由天气好坏而左右。

  北约和南联盟还各自利用己方的优势,展开一场针锋相对的情报战。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科索沃的战场上前所未有的动用了八十多颗卫星,全天候全天时的对南军的活动的军事目标进行侦测,并且可以侦测到地下数米的目标;地面上北约在南联盟周边的国家设置了 50 多个电子监听站,同时向南联盟投掷了大量的无线电定位仪;战争爆发前,北约各国就派出大约 400 名身份各异的间谍潜入南联盟进行各种情报搜集,并派出精锐地面部队组成突击小分队搜集地面谍报。

  针对北约的信息战,南联盟加强了对信息的控制,尽管南军的侦查手段落后,甚至没有一颗卫星,但是南军一样通过各种有效手段获得了大量情报,南联盟在空袭开始前就驱逐了北约参战国的记者、限制新闻采访、降低无线通信使用频率等。

  战后看,这些措施对南联盟的保存实力起到了重要作用。空袭中,一旦雷达发现北约的电子干扰信号,立刻判断出新一轮空袭即将开始,南军便马上组织军队提前做好准备。

  北约通过多种渠道对南联盟进行情报封锁,首先加强了信息保密,其次对南联盟采取信息孤立政策,最后直接轰炸南联盟的新闻机构。而南联盟的反封锁措施一是网上窃取,而是与俄罗斯合作借助外来情报,三是通过境内的第三方国家记者向外播报新闻。

  据南联盟的报道,南军共有 524 名官兵阵亡,损失了 3%的坦克、1.5%的装甲输送车、5%的火炮、2%的防空兵器以及 3%的车辆,保存了 90%的军事力量。

  这一报道表明美国可能高估了空袭对南联盟造成的毁坏。而根据北约的报道,北约无一人伤亡,这在世界空战史上是空前的。

  北约的战后总结也认为,科索沃战争暴露了盟军的大量问题,包括技术、武器装备、以及协同作战能力等缺点。北约认为南联盟用落后的一体化防空体系将盟军的空军牵制住,严重降低了空袭的效果。尽管掌握了高空的制空权,压制了南联盟空军的空中行动,但是由于无法确定南联盟一体化防空体系的确切位置,而无法予以精确打击,所以被牵制住不能在低空侦查目标。但如果在低空侦查一体化防空体系的确切位置,又将自己暴露在危险当中,诸如此类的矛盾问题在战争中愈加复杂。尽管美国的军事实力比海湾战争时期有了更加显着的增长,而且南联盟的综合国力远逊于伊拉克,但是美国却没有从南联盟身上获得更大的战果。由此不难看出,隐藏这种古老的手段不失为对付现代化空袭的一条良策。除去环境、地形等客观因素,还与南联盟人民的众志成城有很大的关系,南联盟人民军民一心提高了整体国力。

  尽管如此,在这场典型的非对称战争中,北约用最小的代价让南联盟遭受到了空前的损失,通过强大的军事实力,实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这种"非接触性"的"零伤亡"作战方式,在今后一个时期还将成为大国对小国的最有效的局部作战方式。

  通过科索沃战争可以看出,美国的"新空中制胜论"日渐成熟,依赖空中打击即可以达成战略目的,因此未来战争的"空中化"会越来越明显。

  (二)"新空中制胜论"在 21 世纪战争中的运用。

  科索沃战争后不久,美国发动了新世纪第一场以反恐怖袭击为名的战争。战争延续了科索沃战争的作战方式。

  1.美国空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军事行动。

  为了打击 9.11 事件的幕后黑手塔利班政权以及乌萨玛·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在 2001 年 10 月 7 日对阿富汗发动反恐怖战争。

  阿富汗是欧亚大陆的内陆国家,战略位置非常重要。阿富汗境内多山,全国有五分之四的地势是山地与高原。兴都库什山的山脉自东北斜贯西南,东段险峻,北部和西南是沙漠。这样易守难攻的地形使得阿富汗获得"帝王的坟墓"一称。

  无论是古马其顿王国的亚历山大大帝、19 世纪的大英帝国还是上世纪 80 年代的苏联,都曾苦陷此地。

  面对这样的地形,最适合的战争方式无外乎凭借空中力量夺取制空权,进而取得战争胜利。战争开始前,美国国家侦察局发射了一颗 KH-11 侦察卫星,用其收集电子信号并拍摄阿富汗的地面的情况。接着美军还派出 U-2 侦察机,在21000 米以上的高空采集信息,首次将能穿透云层拍照的全球鹰无人侦察机投入战场。另外美军还在直升机上安装激光光标定位仪,该仪器具有热成像瞄准器,可以准确定位攻击目标。诸如此类的种种高新科技如同一张看不见的网,将阿富汗整个笼罩起来。

  随着阿富汗局势的不断恶化,战地对美国空军力量的需求也相应增加。道路匮乏、地形崎岖和战场分布广泛进一步凸显了空军力量的灵活性和可到达性。

  战争开始后,北约联军凭借强大的军事优势,部署了近 8 万兵力、五个航母编队、500 多架战机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多个军事目标进行了猛烈的轰炸和袭击。据美军资料显示,空袭开始后不到一周,美军已经摧毁了基地的机场和防空设施,掌握了制空权。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对塔利班发动的空袭,以巡航导弹和轰炸机为主。在北约联军强大的空袭下,基地组织不战而退,联盟的地面部队迅速占领大部分土地。从 10 月 7 日战争开始,到 12 月 7 日卡尔扎伊作为阿富汗历史上首位民选总统宣誓就职,战争仅仅持续 16 天,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的统治便宣告结束。

  伴随着科技的进步,"西方兵圣"卡尔·菲利普·戈特弗里德·冯·克劳塞维茨将军提倡过的"人海战术"已经大打折扣。如果说在海湾战争之前,传统作战方式还能够取得一定的胜利,那么在阿富汗战争之后,传统作战的优势渐渐丧失,只有掌握了制海权和制空权才能真正掌握战争的主动权。

  2.美国空军在伊拉克战争中的军事行动。

  一位西方军事家评论说:如果海湾战争是一种"外科手术式"战争的话,那么,这次应该是"脑外科"手术。

  伊拉克战争虽然也是由美英等国组成的联合军队,但是指挥体制不同于以往,这次战斗没有延续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实行的双重指挥体制,而是由美国中央司令部统一指挥联军,联军直接听命于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的单一指挥体制,因此大大加强了指挥效率。

  2003 年 3 月 20 日,美国与英国联合部队以伊拉克暗中支持恐怖分子并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对伊拉克发动军事打击。这场战争又称"美伊战争",因其是海湾战争的延续,因此又称之为"第二次海湾战争".这场战争与阿富汗战争一样,都是由极力支持"新空中制胜论"的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的唐纳德·亨利·拉姆斯菲尔德所策划的,他不喜欢越南战争的作战方式,希望藉由空中力量在零伤亡的情况下快速结束战斗。

  战前,布什总统发表讲话,强调要尽快结束战斗。战争一开始,美英联军即在对伊拉克发动的名为"斩首行动"的大规模空袭中,向伊拉克先后投掷了 2000多枚精确制导导弹。联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完全掌握了制空权,伊拉克空军的700 架飞机在整场战役中形同虚设。

  尽管伊拉克没有组织对空防御,美英联军还是展开了史上耗时最长的空中打击。截至 2003 年 10 月 30 日,美国空军在对伊战争中共执行飞行任务 30000 次,向伊拉克投下的炸弹超过了 21300 枚。

  由于战线太长,后勤供给以及伊拉克的全民抵抗,美国没能实现速战速决的目标。但是联军凭借着绝对的空中优势,配合机械化地面部队,分几路迅速攻陷伊拉克南部的战略要地。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空军的表现使多兵种联合作战发挥了其最大的能量,空中协调系统在这次战争中初次登场,加强了联合作战的通信和协同能力。美国空军还发动了心理战,从空中向伊拉克投放了大量的宣传单,向伊拉克军队宣传这场战争是正义的,劝导伊拉克军人放弃战斗,对减少联军的伤亡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另外,这场战争中,美国空军的空中加油技术也得到了提升,尽管土耳其政府拒绝联军飞越其领空,但是利用空中加油的技术,联军的空军还是成功地完成了运输与作战任务。

  伊拉克战争中,空袭贯彻始终,截至 5 月 1 日,联军战机共出动飞行 41404架次。其中美国空军出动 24196 架次,占 60%以上;美国海军出动 8945 架次;海军陆战队出动 4948 架次;陆军为 269 架次;英国部队共出动飞机 2481 架次;加拿大出动 565 架次。行驶中,由于天气原因损失或无效飞行占出动总价次的4%.共投放精确制导导弹 19948 枚,占总投弹量的 68%,非制导弹药 9251 枚。

  发射"战斧"巡航导弹 802 枚。

  在"新空中制胜论"的指导下,美军的空战越来越得心应手,整个伊拉克战争中,联军共出动了 4.1 万余架次的飞机,被敌军炮火所击伤的只有一架固定翼飞机,飞行员全部安然无恙.

  这四场局部战争中,美国的指挥层次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直接。

  可以看到,美国投入战争的人数越来越少,陆军由 16 个作战师降为 10 个作战师,但是空军的飞行联队数量却只减少了一个。美军对空军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美国针对不同的对手和作战任务,制定了不同了作战理论,但是这几场战役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以空中打击为主。空中作战已经成为美军的主要作战形式。

  从阿富汗战争和之前的数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可以看出这些战争的一个共同点,即,所有与美国开战的国家都拥有空军,但是在美国的空中打击下它们的空军却都统统毫无还手之力。

  尽管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作战行动十分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未来非传统作战的原型。挑战是全球性的,其他偶然事件中采取的军事行动可能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上的大相径庭。美国空军应当认识到这种全球性的挑战,并使美国及其盟友能够对世界范围内的恐怖分子和暴乱分子持续施压,期间主要工作是根据盟友的不同需求和发展水平,提升对美国谨慎反恐作战行动的支持力度。这种全球性的需求对于美国空军而言,既不能静态分析,也不能清晰阐述,但是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当前美国所具备的能力。

    相近论文:
    • 上海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