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内科论文

胆汁反流性胃炎的诊断及治疗

来源:继续医学教育 作者:张雷,崔莉红,田晶晶.
发布于:2021-01-12 共4315字

  摘    要: 胆汁反流性胃炎(bile reflux gastritis,BRG)也称为碱性反流性胃炎,为消化系统的常见疾病、多发病,在中医学中属于“痞证”“胃痛”“呕吐”“嘈杂”等的范畴,困扰着诸多患者,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质量。文章分别从中医、西医两个方面的病因来分析该病的研究进展。由于近来关于BRG的发病率明显呈现出逐年上升的发展,明确本病的中西医诊断,在临床中中西医采取不同的方法或者将中西医两种疗法相结合进行本病的治疗确实取得了较好的治疗效果。故为进一步总结相关诊断、治疗情况,现笔者将近年来有关BRG的中西医诊疗进展进行总结。

  关键词: 胆汁反流性胃炎; 中西医; 病因; 研究进展; 诊断; 治疗方法;

  胆汁反流性胃炎(bile reflux gastritis)是指由于过量的胆汁以及胰液等内容物的反流所引起的,以腹痛、腹胀、上腹部出现灼热不适、反酸、恶心、嗳气、呕吐等一系列症状为其主要的临床表现的胃部疾病[1]。临床上将BRG可以分为两种类型,包括原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和继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原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是未进行过胃、十二指肠手术的患者,幽门是完好的,主要是由于胃的排空延迟和(或)胃窦—幽门—十二指肠的运动障碍所导致的胃炎。继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则是因为患者行胃肠或胆系手术,术后引起的十二指肠的内容物返流至胃所导致的胃炎[1]。笔者拟将近年来有关BRG的病因、诊断研究、治疗现状总结如下。

  1 、胆汁反流性胃炎病因研究进展

  1.1 、西医学病因研究进展

  1.1.1 、胃、十二指肠的动力方面异常。

  BRG的一个重要的发病因素就是胃和十二指肠动力的异常。在生理的情况下,胃是以蠕动的方式慢慢地将食糜送入十二指肠。如果胃与十二指肠出现了异常,胃的蠕动方向、节律、速率等均将发生相应的改变,随着胃排空时间的延迟,逆行反流入胃的十二指肠液对胃黏膜造成炎症病变[2]。黄婷婷[3]等的研究认为本病发病的机制主要为食管的体部出现了松弛变化,从而影响了胃的排空能力,从而使酸性物质反流,并进入食管,进而导致发生反酸、烧心等临床症状,造成了一定的损伤,这是发生慢性胃炎的必要因素。
 

胆汁反流性胃炎的诊断及治疗
 

  1.1.2 、胃肠或胆系手术致十二指肠液反流增加。

  胃部正常解剖的破坏,可以导致幽门不能正常关闭,相关研究[4]进一步证实了胆囊切除术后的慢性胃炎伴胆汁反流的患者出现表达过量,认为在胆囊切除术后,由于括约肌胆管及胆囊组成的胆道的运动系统丧失了胆汁的储存以及排泄的屏障;胆囊手术后,胆囊对于贮存胆汁的功能丧失,使胆汁酸的肝肠循环的时间缩短,次数增多,流经十二指肠的胆汁量增长,由此导致反流的胆汁进入胃里的机会增大[5]。

  1.1.3 、胆汁酸对胃黏膜的损害。

  胃黏膜脂双层、胃黏液中脂蛋白在胆汁酸的破坏下,从而引起了胃黏膜的屏障进一步被破坏,使H+逆弥散入胃黏膜,进一步引起了组织的充血、水肿、糜烂,最后形成了胃炎、溃疡等[6]。酸性环境下,胆汁酸对于胃黏膜侵袭力的增强,以及它与消化酶等成分相互共同的作用可致黏膜组织结构、细胞的改变,同时削弱了胃黏膜多种的保护机制,进而促进了其他的损伤因子的作用,如胃酸、幽门螺杆菌[7]。

  1.1.4、 HP感染。

  HP(幽门螺杆菌)感染与反流的胆汁,两个方面和黏膜的损害有关都有相关性,王丽丽[8]等的研究发现幽门螺杆菌(HP)通过细菌的粘附素所导致原因不明的胆汁反流性的胃炎,胆汁反流和HP感染均对黏膜造成损害。

  1.1.5 、其他原因。

  原发性的幽门括约肌的功能障碍可导致幽门开放的时间有所延长、幽门得松弛或持续出现开放状态,使十二指肠的内容物反流进入胃,胃肠的神经肽以及激素的水平异常,这些方面均可导致胃肠道的运动紊乱,从而导致十二指肠胃的反流发生等[7]。

  1.2 、中医学病因研究进展

  胆汁反流性胃炎在中医学中属于“痞证”“胃痛”“呕吐”“嘈杂”等的范畴。传统医学认为,BRG病位在胃,它的病因在胆,胆和胃同属于六腑,其气需以通为用,并以降为顺。胆是附于肝的,它们表里相连,同时胆汁也有赖于肝的疏泄功能。脾运化的功能够帮助胃的受纳,因此故胆与胃、脾、肝的关系密切[9]。

  1.2.1 、脾胃虚弱是导致BRG的发病之本。

  姜树民教授认为[10]脾胃虚弱是发病之本,多数是由于先天的禀赋、外受毒邪、情志方面、饮食方面、药毒,或者因为劳倦、久病、胆囊或者胃的手术后损伤脾胃,以致中焦的气机失调,进而脾升清、胃和降的功能受到影响。张守朝[11]等认为在发生胆汁反流之前,机体大多已存在脾虚、胃阴虚等情况。

  1.2.2 、胆胃不和、肝失疏泄是导致BRG基本的病机。

  黄元御的《四圣心源》中云:“木生于水,长于土,土气冲和,则肝随脾升,胆随胃降”。故胆胃在生理上相互协调。张霓等[12]研究后认为该病多为情志不畅,肝气出现犯胃,从而木失条达,疏泄功能无权,而致肝气横逆犯胃,胃气失和。《灵枢·四时气》亦曰:“善呕,呕有苦,常太息,心中憺憺,恐人将捕,邪在胆,逆在胃,故胆液则泄,出现口中苦,出现了胃气的上逆,则呕吐苦水,故曰呕胆。”指出本病的病机为邪在于胆,逆在于胃。《素问·气厥论》曰:“胃移热于胆”。认为脾胃的功能受到损伤,脾健运功能失调,进而出现水湿内生,痰热的内阻,影响了肝胆疏泄的功能,故说明胆胃在病理层面上相互的影响。杨亮等[13]认为本病的病位在胆和胃两腑,与肝、脾关系密切,“胆胃不和”是致病之机。胆和胃同属于六腑,同居于中焦,肝脾性宜升,胆胃则宜降,胆胃一同主气机的通降。

  2、 胆汁反流性胃炎的诊断

  2.1 、西医诊断

  Bilitec 2000仪使用光度计探头探测胃内胆红素的吸收峰,从而明确诊断胆汁反流。胃镜:胆汁反流性胃炎胃镜显示胃窦、吻合口纵行分布的条状红斑,胃窦、吻合口最重,近端胃较轻,磁共振成像诊断胆汁反流、放射性肝核素显像也是明确诊断手段。

  2.2 、中医诊断

  中医学对于本病的诊断多数以患者临床表现为依据,患者有不同程度的胃痛、泛酸、嗳气、胀满、口苦等临床表现,相关标准符合《实用中医消化病学》中BRG诊断标准或其他中医方面准则、规范。

  3 、胆汁反流性胃炎的治疗

  3.1、 西医治疗

  于娟[14]运用可为患者选择采用传统三联疗法并联合替普瑞酮进行治疗。此治疗中,三联的疗法是用艾索美拉唑、克拉霉素和阿莫西林,治疗后显示结果:治疗组的总有效率于对照组。沙热万古丽·铁兰迪[15]用埃索美拉唑联合铝碳酸镁联合莫沙必利联合治疗BRG,组间差异显着。因此对加强患者的饮食管控症状,促进患者恢复临床的症状。临床疗效分析[16]熊去氧胆酸与多潘立酮片,效果显着。

  3.2 、中医治疗

  单兆伟教授[17]在“疏肝和胃护膜法”的基础上创建了经验方“柴芍护膜法”,临床效果肯定。姜叔民教授[18]自拟和胃清胆汤治疗BRG患者60例,胆胃同治,清热化湿,散郁降逆,标本同治,结果显示方剂有效。赵文霞教授[19]研究伴有慢性胆囊炎的BRG,慢性胆囊炎长久不愈,造成BRG的形成,属于中医学“并病”范畴,临床多见此类患者常伴有急躁易怒、口苦、嗳气、咽喉不适等,基于《黄帝内经》肝、胃病变相关理论的阐述,综历代名家之长,病位在肝、胆、胃,需利胆、和胃、降逆,着眼于“胆胃同治,治疗始终贯穿疏肝、理气,提高疗效、减少复发。

  3.3 、中西医结合治疗

  母前宽等[20]即采用伊托必利片口服治疗,治疗组与对照组是在治疗方法的基础上,加入中医的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效果优于对照组。刘皓等[21]对照组多潘立酮片,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予化痰消瘀方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的效果明显的优于对照组。刘娅萍[22]对照组予以铝碳酸镁联合莫沙必利,观察组是在对照组基础上,同时加用康复新液联合治疗,观察组胆汁反流频次、程度、症状缓解优于对照组。以上研究结果显示中西医结合用药副作用明显小于单纯西药治疗。

  4 、展望

  通过对胆汁反流性胃炎的中西医病因、病机及治疗方案研究,更加显示出中医药对该病治疗的优势。随着健康中国的战略不断的实施,健康的生活是每一个人的向往,以及生活和行为方式的改变,又提出了新的课题。如何进一步完善相关实验室研究,更好的运用中西医诊疗方法和手段,并将其应用于临床实践,也是今后科学研究和临床工作的发展方向。

  参考文献

  [1]张文青,李敏敏,孙建,等.中医及中西医结合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研究进展[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7,33(12):1461-1463.
  [2] 姚泰.生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191-192.
  [3]黄婷婷,李英男,黄启阳,等.老年难治性胃食管反流病的临床特征分析[J].解放军医学杂志,2018,43(6):514-517.
  [4]庞彩霞,冯健科.胆囊切除术后慢性胃炎伴胆汁反流患者血清胆囊收缩素、胃泌素、胃动素水平研究[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9,37(10):34-35.
  [5]荀林娟,宋瑞梅,庄英,等.胆囊切除术后胆汁反流性胃炎的研究进展[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8,22(1):146-148.
  [6]罗培,崔立红.胃黏膜保护机制的研究进展[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7,29(2):111-116.
  [7]苏保伟,王景杰.胆汁反流性胃炎发病机制及其肠化生分子作用机制研究进展[J].陕西医学杂志,2020,49(29):1199-1201.
  [8]王丽丽,陶成丽. 146例胆汁反流与胃炎和胃溃疡的临床分析实践思考[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104):167-168.
  [9] 王平.半夏泻心汤合柴胡疏肝散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的临床疗效观察[J].健康之友,2020(14):283-284.
  [10]赵玉珍,霍青云,陶春晖.邱明义调畅气机法治疗原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J].环球中医药,2019,12(9):1403-1405.
  [11]张守朝.柴胡疏肝散加减辅助西药治疗胆汁返流性胃炎患者的效果[J].河南医学研究,2020,29(27):5127-5129.
  [12]张霓,姜慧晖.疏肝和胃饮加减联合西医常规治疗肝胃不和型胆汁反流性胃炎的效果对比[J].中医临床研究,2019,11(33):55-56.
  [13]杨亮,孟祥莉.疏肝健脾和胃通降法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临床研究[J].四川中医,2017,35(6):86-88.
  [14]于娟.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的危险因素与临床治疗效果[J].中国医药指南,2020,18(12):141-142.
  [15]沙热万古丽·铁兰迪.难治性胃食管反流病病因和治疗措施探讨[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20,7(39):41.
  [16]陈宇.熊去氧胆酸联合多潘立酮或莫沙必利治疗原发性胆汁反流性胃炎的疗效[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9,23(4):60-63.
  [17]韩宜哲,单兆伟,严湖.单兆伟教授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经验探析[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41(5):389-391.
  [18]常晓利.姜树民教授自拟和胃清胆汤治疗湿热瘀阻型胆汁反流性胃炎的临床疗效观察[D].沈阳:辽宁中医药大学,2019.
  [19]张丽慧.赵文霞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合并慢性胆囊炎经验[J].中医学报,2019,34(6):1205-1208.
  [20]母前宽,文宝.胆汁反流性胃炎临床治疗方案分析与疗效评估[J].中西医结合,2019,19(13):150.
  [21]刘皓,吕涛,王岚,等.化痰消瘀方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伴胆汁反流的临床疗效及对胃肠激素和炎症、氧化应激相关因子水平的影响[J].河北中医,2019,41(3):352-356.
  [22]刘娅萍.康复新液联合熊去氧胆酸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的临床疗效[J].临床合理用药,2020,13(3C):23-25

作者单位: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中医科 天津市南开医院消化内科一
原文出处:张雷,崔莉红,田晶晶.胆汁反流性胃炎的中西医研究进展[J].继续医学教育,2020,34(12):167-168.
相关标签:
  • 报警平台
  • 网络监察
  • 备案信息
  • 举报中心
  • 传播文明
  •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