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中国对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上的安全互动采取的应对措施

时间:2019-01-21 来源:边界与海洋研究 作者:谢茜,张军平 本文字数:12623字

  摘要:日本借南海仲裁之机加强与菲律宾的海上安全互动, 在范围及力度上都远超历史水平, 高层交流频繁、海上防卫能力提升、战略性援助增多等均是表现。然而, 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总体战略目标并不完全一致, 日本坚持以南海联动东海给中国造成全面的海上安全压力, 菲律宾则在坚守本国海洋利益的同时游走于各大国之间。影响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互动的变量, 主要是两国国内的政治决策核心更迭、社会反对力量地位提升以及大国的南海政策变化等。在国内外变量的共同作用下, 日本与菲律宾决策层对太平洋地区未来秩序的评估不尽相同。日本与菲律宾的海上互动背后暗含战略分歧, 并最终导致两国在南海的具体行为模式差异。两国今后的海上互动能进行到何种程度, 主要取决于中国的应对。

  关键词:南海仲裁; 制衡模式; 对冲模式; 海洋秩序;

南海问题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Japan and Philippin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China's Response

  XIE Xi ZHANG Junping

  Shanghai Maritime University Hiroshima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South China Sea aroused a worldwide attention of maritime security in Pacific-Asia. Japan and Philippines strengthen maritime security cooperation inorder to limit china. Frequently offical visiting, maritime defense promoting and ODA numbers increasing explain what is going on in this area. It seems that Japan and Philippines have a smooth communication. However, diverse maritime security patterns in two countries are doomed. Differentation strategies and various security predicts of the region lead to diversified choices. To pressure china by colligating the south and the east china sea disputes together is the main purpose of Japan. To gain benefit maximization is the first target of Philippines. Under the influences of the variates in these countries, including leadership alternating, opposition facions increaing, super power impacting, Regional Maritime Order in south china sea is changeable. How china response will shape the basic framework in south china sea.

  Keyword:

  The 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Containment; Hedging; Regional Maritime Order;

  从中菲黄岩岛对峙到菲律宾单方面提交南海仲裁申请, 从日本援助菲律宾海上能力提升到日方主导两国进行海上针对中国的系列行动, 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上的协作背后暗含了怎样的战略逻辑?双方的合作会受到哪些变量的影响?前景如何?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观察和分析。

  一、日本与菲律宾海洋战略互动:现实与传承

  (一) 南海仲裁前后日本与菲律宾的海上合作现状

  从2013年1月菲律宾就中菲有关南海“海洋管辖权”争端提交强制仲裁, 到2016年7月仲裁庭宣布裁决结果, 这期间日本是最关心仲裁的国家之一。作为南海域外国家, 日本对南海问题进行了“爆发性”关注, 并积极与菲律宾在多个层面推进海洋相关战略互动。

  1. 政治发声与高层互动

  南海仲裁结果宣布后, 日本第一时间表态支持仲裁决定, 并“督促”中国履行仲裁决议。随后菲律宾和日本在亚欧首脑会议、系列峰会、论坛等多国参与的国际框架里持续紧盯, 并在各重要场合的协议和声明中加入南海话题, 频繁在国际上制造对华不利舆论。2016年既是“南海仲裁案”结果宣布年, 又是日菲建交60周年, 日本与菲律宾借此进行了密切的政府间高级互访。以日本外务省和防卫省的公开资料为例, 该年两国高层互动高达13次, 其中直接公开涉及南海及海洋安全保障的会谈及协议8次, 海洋问题占比超过五分之三。 (1) (见图1)

  图1 日菲高层互动频率

  2. 日本支持菲律宾提升海上防卫能力

  由于国内政治腐败、多个利益集团博弈以及自身经济状况等问题, 长期以来菲律宾的海上实力并不能支撑其野心。因此在南海争端中, 菲律宾惯于依靠美国及其盟国给予援助。 (2) 作为美国在亚太的主要盟国, 日本通过多种手段帮助菲律宾提升海上防卫能力。日本与菲律宾的海上合作主要通过三种方式实现, 其中日本居于主导地位。

  首先, 日本通过转让防卫设备及技术, 提升菲律宾海上防卫能力。2016年, 日菲首脑会谈就日本向菲律宾转让TC-90型教练机及技术情报等达成一致。 (3) 同时, 日本无偿向菲律宾提供小型高速巡逻艇, 并通过日元贷款向菲方提供2艘大型巡视船, 还为菲建造10艘新巡视船。其次, 通过两国军方官员及情报技术人员互访、交流、培训、研讨等方式, 日本自卫队与菲海军部门建立了内部沟通机制, 一为提升菲军技术能力, 二为加深两国军方在海上作战技术和战略层面的了解。日本还派遣海上自卫官援建菲海军。 (4) 最后, 在积极参与美国主导的行动之外, 日菲举行了针对南海局势的演习。

  3. 日本对菲律宾提供战略性ODA援助

  日本对菲律宾海上防卫能力的提升大部分是通过战略性运用政府开发援助 (ODA) 实现的。日本政府设计ODA的目标在于“实现国际社会的和平安定及繁荣, 增进日本国民的利益” (1) , 安倍晋三上台后强调ODA要服务于日本的国家战略, 这在对菲援助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在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的2013年, 日本向菲律宾提供了总额11.52亿日元, 名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海上安全对应能力强化计划》的无偿援助, 同年在同一项目框架内继续追加187.32亿日元的有偿援助, 用于提升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能力。2016年“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 日本马上对菲律宾进行安全能力提升的第三阶段援助, 金额为164.55亿日元。 (2) 此外, 安倍晋三还宣布五年内将继续向菲方提供总额约600亿人民币的援助, 日本还将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供小型高速艇。 (3) 笔者查阅JICA的官方文件发现, 从1995年到2017年, 22年里日本对外公布的涉菲ODA援助文件共计170份, 其中只在1995年、1998年、2013年、2016年涉及与海洋安全相关的建设, 特别是2013年、2016年对海洋能力的援助金额占比大幅度提高。 (4) 而上述年份, 正好分别对应美济礁事件、黄岩岛事件、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以及仲裁结果宣布的时间, 日本对菲律宾援助的战略意图跃然纸上。

  (二) 日本与菲律宾的海洋战略的传承

  菲律宾虽为南海区域的重要国家, 但由于饱受经济不振、政治腐败等国内问题困扰, 在1990年之前菲律宾的政策焦点更集中于内部稳定而不是海上政策。在1990年之后菲律宾更加重视海洋问题, 然其海洋政策深受域外大国 (如美、日) 的影响。简单来说, 从阿罗约到阿基诺再到现任总统杜特尔特, 菲律宾的南海政策经历了缓和、激进、对冲三个阶段。 (5) 阿罗约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奉行的“大国平衡”战略, 在阿基诺执政时期演变为以提交南海仲裁为标志的激进政策, 杜特尔特上任后又演化为缓和的对冲政策。目前看来菲律宾应对南海的总体战略是积极引入国际力量、将南海问题变成多边问题, 在多方势力的交错中寻求自身海上安全的立足点。这样的总体设计给日本进入南海提供了战略契机。

  作为南海的域外国家, 日本对南海战略态势的关注既有历史渊源又有深刻现实战略意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日本从地缘安全及能源的角度对南海地域进行过军事控制。二战结束后, 日本结束了曾经在南海的统治, 并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淡对南海相关话题。 (1) 日本重新介入南海, 始于20世纪90年代。在中菲美济礁事件发生后, 日本通过ODA给予菲律宾港口整修援助, 并在多个外交场合发出关注南海问题的声音。从那时起, 从政治声明到经济开发再到军事能力援助, 日本通过扶植菲律宾以扩大自身在南海地区影响力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当前日本介入南海问题的战略目的主要有: (1) 借助南海问题, 形成东海南海联动局面, 以在战略上制衡中国; (2) 借助南海问题, 体现强化美日同盟的立场; (3) 借助南海问题, 在遏制中国的同时提升自身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日本在2016年的外交蓝皮书中重申:作为海洋国家, 日本将自身的安全环境与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整体安全融为一体。 (2) 为实现这个目标, 必须借助与南海区域内国家的互动才能实现。因此日本和菲律宾虽借助建交60周年之机在南海问题上频繁互动, 但这种互动能走多远则深受国内与国际因素的双重影响。

  二、日本与菲律宾南海合作的变量分析

  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经过了历史阶段的数度变迁, 到目前依旧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从ODA的投入和安倍政府目前承诺的对菲援助金额上看, 两国在南海问题上进行合作的大趋势仍会保持, 然而该合作的未来前景存在多重变量。

  (一) 国内政治变量

  1. 政治决策变量

  国内政治的最大变量是领导层核心更迭。菲律宾有学者认为:菲律宾政府对外政策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突出与前任的差异;二是政策存活期通常不超过任期, “菲律宾很少领导人有战略思考”。 (3) 菲律宾近几届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常常处于“为反对前任而反对”的模式。阿罗约时期的平衡外交政策, 到阿基诺时期变成了紧靠美国的一边倒。待杜特尔特上位后, 南海又成为菲律宾多方套利的工具。菲律宾政治领导核心执政理念的转变直接影响到日菲两国的合作。在阿基诺政府时期, 安倍晋三表示日本政府支持菲律宾就南海问题提出仲裁, 并承诺继续支持菲律宾提升海上安全能力。待杜特尔特上任一改前任政策后, 日本国内已经开始担心菲律宾的政策走向, 会导致海上联合制衡中国的构想瓦解。 (4)

  安倍政府的执政理念对日菲海上合作同样影响深远。安倍晋三曾在菲律宾提交南海仲裁申请后不久发表声明称:“海洋是最重要的共有区域, 海洋管理不能放任各国各自为政”, (5) 并将此理念列为亚洲未来发展的五原则之一。 (6) 为履行上述原则, 安倍积极强化美日同盟。作为域外国家, 日本直接参与南海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只有通过与美国的亚洲同盟体系进行利益捆绑, 日本才能实现“借船出海”的目标。因此, 安倍在任期内对美日同盟关系进行了“完全修复”。 (1) 另一方面, 安倍积极强化与南海区域国家的合作关系, 拉拢南海区域内国家。日本防卫大臣称, 在南海问题上没有一个国家算是局外人, 明确表示日本将更多介入南海事务。 (2)

  2. 社会力量及民间组织

  在政府核心决策之外, 菲律宾和日本的民间力量对两国海上合作看法呈正负两极评价态势。从维护国家利益、地区安全等角度出发, 民间力量支持并响应政府决策, 但反对的声音也不少。反对者多数认定南海问题持续发酵是美国推动的阴谋论, 实质是美国在推动亚太地区国家与中国对立, 菲律宾、日本在南海 (甚至东海) 的行为都是被美国绑架的不理智政策。持该观点的人主要是日本和菲律宾的一批前政府官员, 他们通过自己的社会影响力频繁发表演讲、著书立说, 警告政府不应受美国指使制造南海困境。 (3) 反对者还认为, 海上问题持续发酵, 严重伤害了日、菲的经济利益。以菲律宾为例, 部分观察者认为自阿基诺政府挑起南海问题后, 菲律宾的渔业、出口、旅游等行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反对者忧心的第三点, 是海上联合制华将推动地区内民族主义情绪上升, 加剧地区不稳定状态。日本前资深外交官认为日本与周边国家海上合作的强化是美国的策略, 目的是通过海洋问题煽动日本人的民族主义情绪。 (4) 反对海上合作的民间力量在日本和菲律宾声浪渐高, 因发声者大多为前政府高级官员, 其影响正在逐渐增强, 并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日本和菲律宾的海上政策。

  (二) 外部变量

  1. 美国在南海区域的总体战略

  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地区的合作最主要的外部变量源于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奥巴马政府从2009年起推行“转向亚洲”的政策, (5) 其2012年连任后更是将首个出访地区锁定东南亚三国。美国高调重返亚太, 以海洋问题为抓手, 强化美日同盟和美国在亚洲的同盟体系, 目的在于以遏制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 提升美国更多插手亚洲事务的能力。 (6)

  美国通过聚拢同盟体系的向心力来实现“亚太再平衡”的战略目标。巩固同盟国家之间的合作, 将它们拉拢在美国的保护伞下, 是美国在亚太经营的重要战略支点。美国分别给予同盟体系国家单独支持。譬如, 在阿基诺执政期美国将菲律宾打造成亚太地区平衡的新抓手, 首先支持菲律宾就南海问题提起仲裁, 此后不断在各重大场合重申美国对菲律宾的安全以及亚太航行自由的承诺, (1) 并且给予菲律宾军事以及经济上的援助。2015年美国宣布, 将加大对东南亚各国海上执法机构的援助, 提供超过1亿美元给菲律宾等南海沿岸国家, 以提升其海上通讯与侦察能力。 (2) 除南海国家外, 作为美国同盟体系中最坚定的美日同盟在南海仲裁前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巩固。

  美国强化同盟体系的另一重要手段是利用共同目标强化彼此间的防卫关系。菲律宾是“南海仲裁案”的发起国亦是南海地缘政治中的主要国家, 日本自二战结束后就是美国在亚洲的坚实伙伴, 两者都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国家, 美国积极促成它们的伙伴关系建设。组织多方联合演习是最常用的手法。2014年, 美菲举行的两栖登陆演习首次邀请日本加入, 2015年美日菲三国进行了联合军演, 以“提高相互运用能力及加深友好关系”。 (3) 在奥巴马任职期间, 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海洋安全政策走向及目标是非常明确的。然而随着特朗普上台, 美国在南海地区的战略目标将出现何种调整目前尚不明朗。按照目前特朗普的做法, 他几乎推翻了奥巴马时期的所有外交“遗产”, 新总统将会如何处理南海问题成为影响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地区合作关系的最主要外部变量。

  2. 中国在南海区域的安全和外交战略

  作为南海争端当事国之一, 中国的态度和回应成为影响美菲日联合遏制中国战略的最大变量。近年来, 我们从中国的海上能力建设以及处理海域争端态度中均可以看到中国海上维权的决心。在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提出后, 在美国战略东移的影响和国际反华舆论的渲染下, 部分与中国存在海域争端的国家对中国海上维权政策产生了巨大的抵触情绪。日本与菲律宾等南海区域国家建立起密切的防务合作关系, 甚至意图建立在海上牵制中国的同盟。 (4) 面对周边国家的联合态势, 中国表现得相当克制, 处处释放善意。中国积极推动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并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宏大的地区合作倡议, 以实际行动寻求缓和南海地区紧张局势。然而在部分外国研究者看来, 中国之于南海犹如19世纪的美国之于加勒比海, 通过“胡萝卜加大棒”来称霸一方海域才是中国的真正目的。日本在2016年的外交蓝皮书中更是认定中国是制造海洋安全紧张局势的肇使者 (5) 。

  三、日菲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

  日本和菲律宾在海上合作互动的差异主要集中于对亚洲未来格局的战略判断上。值得注意的是, 尽管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仲裁前后频频进行高层政治以及防务互动, 但两国之间依旧存在短时间内难以逾越的分歧, 其根本原因在于两国的战略目标差异以及对局势评估的不同。

  (一) 国家战略目标的分歧

  日本在海洋安全上有两个目标: (1) 将南海安全与东海问题联系起来, 作为制衡中国的筹码, 这是日本的首要目标; (2) 维护冷战以来太平洋地区的传统海洋秩序, 保卫日本的海上交通线, 将日本利益与亚洲乃至全球的海上安全体系看作一个整体, 巩固日本的国际地位, 这是日本的根本战略目标。南海问题以及日本与菲律宾的海上合作是从属于日本整体战略框架的。

  依托南海联动东海压制中国, 是日本与菲律宾合作希望达成的主要目的。南海并不是日本传统国家战略关注的重心, 日本部分官员及专家在2011年曾指出, 东海是日本试图参与南海领土主张问题背后的根本原因。 (1) 日本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如此积极, 根本上是由日本对华意图以及战略利益决定的, (2) 通过搅动南海争端撬动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战略信任才是真正目的。此外日本还可以提高南海区域国家的海岸防卫能力的理由, 通过放松武器输出、解禁集体自卫权、摆脱战后体制, 以谋求建立“正常国家”, 提升日本对东亚乃至全球事务的影响力。由上述分析, 在南海问题与菲律宾展开合作不过是日本总体战略设计中的一个环节。

  菲律宾的南海战略目标与日本不同, 遏制中国并非菲律宾的首要目标。巧用大国平衡, 在复杂的南海区域寻求独特的发展空间, 凭借外部力量解决国内发展所需才是菲律宾的战略诉求核心。海洋是菲律宾的经济命脉, 海上安全形势的变化直接决定了菲律宾国家安全的基本形势。但值得指出的是, 菲律宾虽是群岛国家, 但三大岛群间由于种族、宗教分歧等因素造成长期的内部动荡和孱弱, 执政者的主要精力集中于处理国内的治安、反腐、禁毒等安全问题和经济提升, 妥善处理内部问题是近几届政府的头等大事。因而菲律宾的南海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大国的影响, 由此菲律宾不免会沦为大国进行战略博弈的棋子。在阿基诺时期, 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接受日本援助, 一方面出于增强菲国家实力的考虑,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巩固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随着杜特尔特上台, 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显得更加务实, 一方面对日本给予的援助来者不拒, 另一方面在不放弃美菲同盟的基础上对美国干涉菲律宾内政公开表示不满。由此可以看出, 杜特尔特并不想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而是谋求利用海洋问题在中日美三国中间巧妙寻求平衡, 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二) 对亚太地区安全格局评估的分歧

  1. 日本的评估

  日本是美国在亚洲最为倚重的盟国。日本与美国于1951年签订的安保条约构成了日本安全战略的基石。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 日本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倚仗日美同盟获得的亚洲龙头地位受到强烈冲击, 加上近年来中日在东海划界及钓鱼岛问题上龃龉不断, “中国威胁”成为日本对亚太格局判断的主要基调。

  在这一背景下, 日本不断指责中国强化海域行动, 对日本所属海域进行“入侵”, 并通过公开防卫白皮书释放出日本将扩大在近海和南海活动范围的信号。美国学者理查德·萨缪尔斯认为, 在美国更有力的支持下, 日本正转向对中国进行平衡。 (1) 日本声称在南海地区拥有至关重要的战略、经济和政治利益, 并与美国和东南亚国家联手行动, 以作为对抗中国在东海行动“集体反应”战略的一部分。 (2) 2016年的日本防卫白皮书明确提出中国在东海南海的活动是造成日本海洋安全紧张现状的原因, (3) 并将中国在海域的活动称为“极可能导致不测事态, 造成日本所在地域的国际安全保障悬念”的主要因素。 (4)

  2. 菲律宾的评估

  相较于中日两国, 菲律宾无论从政治影响力还是总体实力上都相对较弱, 欠缺单独挑战大国的能力, 倾向于与经贸关系密切的国家建立密切关系。同时, 菲律宾对东盟安全框架也不信任。因此, 对于菲律宾而言, 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只有两种选择:对冲或者追随。事实上, 菲律宾的前几届政府已在有限的选择中几经调试。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外交风格务实, 还在参选阶段就主张就南海问题与中国进行双边谈判, 避免任何可能触发战争的行为。同日本明确把中国列为亚太安全格局隐患不同的是, 对菲律宾而言, 域外大国的介入实际上才是造成南海地区不稳定局面的影响因素。 (5) 而如果中美日三国真的在南海发生冲突的话, 菲律宾等南海沿岸国家将在公开场合保持中立, (6) 而这可能会瓦解美国在南海围堵中国的战略。 (7)

  四、日菲近期可能的对华举措及中国的应对

  日菲的海上互动受到国内、国际的多重变量影响, 加之两国的国家战略目标以及对亚洲安全格局判断的分歧, 今后两国在南海问题的处理以及对华决策上也将呈现不同的处理模式。

  (一) 日本以制华为主的制衡模式

  日本防卫研究所公布的2016年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在海洋扩大活动范围加剧了东海、南海区域内国家的紧张关系, 造成东亚安保秩序混乱;美国强有力的军事存在以及同盟国家间的友好协作是维护东亚安保秩序的根本;日本的责任是“维护原有的东亚安全保障体系”。 (1) 要实现对该“责任”的履行, 日本将在强化美日同盟基础上努力扩大自身活动空间, 持续在海洋问题上展现更强的对华对抗性, 以及拉拢南海区域内的东盟国家构筑制衡中国的包围圈。

  上述日本对安保环境的认知及行动并非心血来潮。日本很早就开始推行以美日同盟为基础、以遏制中国并恢复日本在亚洲头号地位为潜在目标的安保战略整体转型。2014年日本内阁决议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 由此获得了使用军事力量的相对自由权。同年, 日本公布了明确与盟国共同合作防止亚洲安保新威胁的新防卫计划大纲。这意味着从2014年起日本已经正式将自己在美日同盟中的从属地位, 提升为在同盟体系下防范中国崛起的主导国家地位, 意图领衔东亚及东南亚国家共同围堵中国。在中日东海问题已经持续降温的情况下, 这一战略目标实现的切入点则转为了南海问题。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大做文章, 表面上看是日本希望借助南海问题牵制中国在东海的行动, 但实际上通过南海问题重塑东亚秩序才是日本南海战略的最终曲。 (2)

  随着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出台, 美日同盟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日本将会在地区安全事务上获得更大的信心和更多的活动空间。日本在配合美国之外, 将继续加强与南海区域相关国家的互动, 寻求直接参与南海事务的机会, 以及通过军事合作、经济援助、多边外交等方式全方位打造美日同盟大框架下的以日本为首小联盟。为构筑这个联盟, 安倍明知“亚洲许多国家都开展着与中国的平衡外交”, (3) 依然大力推进对它们的援助。总体而言, 日本将会把南海问题与亚太安全整体捆绑, 短期内制衡中国的模式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二) 菲律宾以平衡为主的对冲模式

  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行为模式主要受到经贸关系和安全关系的两个因素影响。从经济上看, 相较于海洋安全造成的政治问题对中日经贸关系的冲击, 中菲之间的贸易往来并没有因南海争端产生大的变化。有学者指出, 即使在南海仲裁进行期间, 中国一直位列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 (4) 然而这种位置排列的意义是有限的。以2015年为例, 中国虽然是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 但中菲贸易额只有日菲贸易额的一半, 这表明菲律宾更加依赖美日市场, 因而在南海问题上敢于与中国叫板。 (5) 事实上,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与亚洲国家经贸关系的持续发展, 中国对菲律宾的经济影响力正在不断加强。观察家根据2016年中菲贸易经济数据提醒菲律宾应当清醒判断与中国的关系。 (1) 从安全上看, 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并未给地区国家带来安全上的依赖, 多数国家对中国依旧存在战略疑虑, 尤其是南海区域国家担心中国将会运用强制手段处理南海争端, 因此经济上靠拢中国、安全上靠拢美日的“二元结构”成为东南亚多数国家的外交典型特征, (2) 菲律宾亦如是。

  阿基诺执政期间, 菲律宾因在南海问题上的对华强硬态度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对此, 菲律宾政界和学界纷纷发声要求政府反思, 建议政府重新评估及调整对华关系。中国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作倡议后, 菲律宾国内不少声音提醒政府不要因南海问题错失中国投资机会, 进而影响到菲律宾的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中国一方面强硬回应南海问题, 另一方面也在不断通过外交举措消解菲律宾对华的威胁感知。 (3) 。杜特尔特上台后, 积极寻求缓和中菲紧张关系。杜特尔特在2017年初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 “中国并不想吵架……在我任期内, 我们将讨论仲裁裁决”。 (4) 新总统的“和中”趋向并不意味着菲律宾会离开美菲同盟, 这只是“利用一个超级大国对付另一个的谈判筹码, 以便获得更好的交易或谈判地位”。 (5) 与此同时, 杜特尔特和日本也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在最近一次访问东京时, 杜特尔特称安倍是“比兄弟更亲的朋友”。 (6)

  随着中国崛起, 亚太地区的权力格局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尽管菲律宾总体上依旧处于美国的同盟体系中, 但面对亚洲力量的改变以及中美实力趋势对比开始的量变, 菲律宾选择介于制衡和追随两端之间的“对冲”模式。

  (三) 中国的应对

  依照现有路径分析, 日本在安倍执政期间对菲海上援助计划将延续, 并在南海问题上积极发声;菲律宾则将继续以南海议题为筹码, 在中美日三方之间谨慎巧妙寻求平衡。在两国南海战略目标不一致的框架里, 日、菲两国今后的海上政策互动能进行到何种程度, 主要取决于中国的应对。

  中国需要应对的主要力量可以简略分为三类:一是力量渗透进南海地区并造成一定影响的域外国家, 如美国和日本;二是南海争端当事国, 如菲律宾。这两类力量交织形成了中国在南海面临的复杂局面;三是两种力量的交叉合作。南海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风向标。与中国存在南海争端的国家, 由于自身实力与中国存在较大差距, 对中国存在“忧虑”的思维定式, 如何处理好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中国管控南海问题的核心。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南海形势最紧张的时期, 政治精英们也很少公开指责中国是“威胁” (1) , 这为中国在相关国家打出“大国责任意识下的怀柔牌”构建了可能。中国既需要坚持主权的原则立场, 又要避免战略透支衍生误判。

  五、结语

  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互动未来仍将持续, 但两国在国内政治决策、国家战略目标、对亚太秩序的判断上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作为国际变量, 美国仍在小心翼翼避免被日本等国拽入武力改变现状的轨道中。因此日、菲两国未来在海上互动能达到何种程度, 在根本上取决于中国的应对之道。中国对于日菲两国在海上互动的回应若过于强硬, 很有可能触发两国走得更近;若采取柔应对模式, 则可以让日、菲两国合作陷入僵局。

  注释
  1 图1数据由作者根据日本防卫省、外务省网站整理。
  2 朱陆民、刘燕:《国内政治因素对菲律宾对华政策的影响》,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6年第5期, 第52页。
  3 日本外務省:『日·フィリピン首脳会談』, 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ea2/ph/page4_002318.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12日。
  4 日本防衛省:『能力構築支援事業について』, http://www.mod.go.jp/j/approach/exchange/cap_build/torikumi.html#h_27,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2日。
  5 日本外務省:『ODAって何だろう』, 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oda/about/oda/oda.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2日。
  6 日本外務省:『フィリピンに対する円借款に関する書簡の交換』, http://www.mofa.go.jp/mofaj/press/release/press4_003860.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2日。
  7 共同社:《安倍会晤杜特尔特宣布援菲1万亿日元》, http://china.kyodonews.jp/news/2017/01/132807.html?phrase=南海,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4日。
  8 JICA是日本政府开发援助的具体实施机关, https://www.jica.go.jp/oda/index.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2日。
  9 参见林恺铖:《菲律宾南海政策的转型》,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5年第3期。
  10 孙占坤:《日本学者看南海问题》,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5年第4期, 第8页。
  11 日本外務省:『外交青書·白書2016』, http://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16/html/nd100000.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5日。
  12 卡普蘭:《南中國海:下一個世紀的亞洲是誰的?》, 林添貴譯, 臺北:麥田出版社2016年, 第206页。
  13 共同社:《日本难以摸清菲总统想法对华包围网出现动摇》, http://china.kyodonews.jp/news/2016/10/128969.html?phrase=仲裁, 登录时间:2017年1月5日。
  14 安倍晉三、百田尚樹:《安倍晉三、百田尚樹對談集》, 張泳翔譯, 新北:楓書坊文化出版社2014年, 第176页。
  15 同上, 第180页。
  16 苗吉:《日本钓鱼岛政策及其走向》, 《太平洋学报》2016年第11期, 第53页。
  17 孟晓旭:《图已穷匕已现:日本持续介入南海问题》, 《世界知识》2016年第24期, 第49页。
  18 贾文婷:《南海仲裁案背后的日本心机:为“摆脱战后体制”布局》,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07/9151838_2.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0日。
  19 孫崎享:《日本的國境問題:釣魚臺、獨島、北方四島》, 戴東陽譯,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4年, 第103-104页。
  20 “America’s Pacific Century Foreign Policy”, http://foreignpolicy.com/2011/10/11/americas-pacific-century/, visited on13 Jan.2017.
  21 新华社:《奥巴马连任后首次出访锁定东南亚意欲何为》,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11/12/c_123940327.htm登录时间:2017年1月1日。
  22 联合早报:《重申保护菲安全奥巴马:中国须停止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地》, http://www.zaobao.com/buyeng/translate/story20151119-550365, 登录时间:2017年1月3日。
  23 韩梅:《提供一亿多美元美援助东南亚提升海上执法能力》,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5-10/7722699.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3日。
  24 雷璟:《外媒:日本菲律宾抱团在南海演习非“偶然”》, 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150611/814581.s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3日。
  25 朱峰:《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我们面临什么样的变化》, 《当代世界》2016年第4期, 第11页。
  26 日本外務省:『外交青書·白書2016』, 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bluebook/2016/html/chapter1_01.html#s10102,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0日。
  27 新华国际:《日本对解决南海争端影响力很小》,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11/21/c_122312038.htm, 登录时间:2017年1月4日。
  28 葛红亮:《日本的南海政策及其与东盟在南海问题上的互动关系分析》, 《南海学刊》2016年第2卷第1期, 第98页。
  29 “Evolution of Japan’s Grand Strategy”, http://www.eastasiaforum.org/2013/06/04/evolution-of-japans-grand-strategy/#more-36073, visited on 28 Dec.2016.
  30 贾文婷:《南海仲裁案背后的日本心机:为“摆脱战后体制”布局》,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07/9151838.html, 登录时间:2016年12月20日。
  31 日本自衛隊:『平成28年版防衛白書』, http://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16/html/nk000000.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4日。
  32 日本自衛隊:『平成28年版防衛白書』, http://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16/html/nd100000.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4日。
  33 鞠海龙:《2015年南海国际舆论、外交与安全形势回顾》, 《东南亚研究》2016年第2期, 第18页。
  34 卡普蘭:《南中國海:下一個世紀的亞洲是誰的?》, 林添貴譯, 臺北:麥田出版社2016年, 第38页。
  35 新华网:《外媒:菲在中美间难捉摸, 或令美亚太战略崩溃》, http://mil.news.sina.com.cn/china/2016-09-17/doc-ifxvykwk5001388.s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5日。
  36 日本防卫研究所:《中国安全保障报告2016--扩大的人民解放军的活动范围与其战略》, http://www.nids.mod.go.jp/publication/chinareport/pdf/china_report_CN_web_2016_A01.pdf, 登录时间:2017年1月17日。
  37 贾文婷:《南海仲裁案背后的日本心机:为“摆脱战后体制”布局》,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07/9151838.html, 登录时间:2016年12月20日。
  38 共同社:《安倍欲扮演美亚桥梁角色菲澳等国各有算盘》, http://china.kyodonews.jp/news/2017/01/133067.html?phrase=南海, 登录时间:2017年1月23日。
  39 林恺铖:《菲律宾南海政策的转型》,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5年第3期, 第60-68页。
  40 新京报:《菲律宾大选后南海政策该如何应对》, http://finance.ifeng.com/a/20160506/14366271_0.s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4日。
  41 科普斯:《零和还是双赢, 菲律宾需想明白》, 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6-08/9360658.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4日。
  42 夏立平、聂正楠:《21世纪美国南海政策与中美南海博弈》, 《社会科学》2016年第10期, 第32-38页。
  43 陈庆鸿:《菲律宾对华对冲战略评析》, 《当代亚太》2015年第6期, 第153页。
  44 联合早报:《杜特尔特向习近平保证不参与美国“军事远征”》, http://www.zaobao.com/news/sea/story20170201-719374, 登录时间:2017年2月4日。
  45 环球时报:《外媒:杜特尔特对美冷淡对华释善意中国应做什么》, 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6-10/9530515.html, 登录时间:2017年1月5日。
  46 共同社:《亚太四国为“实利”与日本上演蜜月关系》, http://china.kyodonews.jp/news/2017/01/133050.html?phrase=南海, 登录时间:2017年2月1日。
  47 李明江:《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透视中国-东盟关系》,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5第1期, 第34页。

    谢茜,张军平.日菲在南海问题上的互动与中国的应对[J].边界与海洋研究,2017,2(03):96-106.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