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语言学论文 > 普通语言学论文

语境的维度构成与语境维度的语用机制

时间:2014-12-19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4798字
论文摘要

  一、引言

  交际是人们互通信息、交流思想、分享情感的过程,是“使用符号创造意义并在人类交往中得以反映的动态的、系统的过程”(Samovor,Porter,Stefani,2000:24)。在这个动态和系统的创造言语交际意义的过程中,对表达和理解交际意图起作用的不仅仅只有语言,还有语境。语境既是一个静态的可以客观分析的话语符号,也是一个动态生成的历时过程。综合传统语境观和认知语境观,我们会发现,语境的生成和理解来自于语言、环境和交际者相互作用,对语境维度进行细致的描述和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交际者如何表达交际意图,正确地解读语言或文本,更好地实现交际。

  二、语境维度的认识过程

  语境对理解语篇语义具有重大作用,一向受语义学家、语用学家、民俗学家、人类学家、哲学家和认知学家所关注(胡壮麟,2002)。中国古人很早就认识到语境对语义的影响。《易经》卦符和爻辞的推理和解释会因为不同的情况而变化。占卜者在用《易经》的卦象和占辞(语言)推理过程中,占卜目的、问卦者、时势、背景、占卜者等诸多相关因素(语境)都对占卜结果(语义)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历史上的名学、辩学,“名实”之争、“言意”之辩都表达了这种认识,“名实难副”“言不尽意”“得意忘言”“言外之意”等等都表现了语境对语用理解的重要意义。古罗马雄辩家西塞罗强调,真正的雄辩家除了语言手段外,还应了解听众的心理状态,“必须清楚地懂得,自然赋予听众的思想情感,……” (昆体良,1989:193);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语言哲学家之一维特根斯坦提出,“不要问词的意义是什么,而是看词是如何使用的”(维特根斯坦,1996:121),都从不同角度强调了语境的重要作用。

  语境概念最早由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在20 世纪 20 年代提出,基于社会学的视角,提出文化语境概念,强调社会文化在语言理解中的重要作用,60 年代语言学家接受了这个概念,并进行了系统的阐释。语言学家更多地还是关注语言本身,弗斯的情景语境包括场景语境和语言语境,强调语言上下文联系,但是也开始注意到交际者本身对语言理解的影响。Gregory、Halliday 等从语言的功能变体出发提出了语域概念;Michael Gregory 和Susanne Carroll 提出语境的三个要素:范围、基调和方式。J.Harmer 提出语境的五大要素:背景、交际者、交际目的、交际渠道、话题。90 年代语言学的文化转向使语境研究在翻译界得到空前重视,Hatim 和 Ian Mason 合作的《语篇与译者》中谈到翻译语境,强调翻译应注意的语境的三个维度,即语境的交际维度、语用维度和符号维度( 杜洪峰,2008) 。Harris 等根据构成语境的相关知识和交际者意识的相互作用,开始对语言类型进行分析研究。Sperber 和 Wilson 提出关联理论,把交际者心理特征语引入语言理解,认为语言的理解过程就是语境的建立过程,语境是一种心理建构,是人的大脑对外部客观世界认知化结构化而行成的一系列概念表征( Sperber & Wilson,1986:48),从而形成了认知语言学的认知语境理解,并与传统的语言内部语境、语言外部语境研究相区分。认知语境的提出,将语用学对语境的研究由静态的外在层面带入到了认知层面。

  三、语境的维度构成

  1. 符号维度

  静态、固化的语言符号以及人们交际过程中的诸多非语言符号本身也构成语境。语言的符号维度指语言本身,句法、词汇、语音、语调、上下文联系等各种语言符号以及手势、体态、表情、道具等多种非语言符号。索绪尔提出,语言是一个形式与意义相结合的符号系统,其目的用来表达意义。这个符号系统所要表达的意义和符号之间的联系是任意的,即能指和所指之间不具备规定性。他强调“语言符号是任意的,能指和所指的具体结合就形成一个任意的实体。”(索绪尔,2007:103) 语言能指的符号特征如字母、笔划、语音以及语法特点,是一种群体构建。这种构建当然具有偶然性、个体性特点,但经过长期的解释、固化、历史沉淀或者图式化等机制后,那些体验性的、不自觉的、个性差异化的构建渐渐成为约定俗成的。索绪尔后来对此也进行了修证,能指与所指之间还是具有一定的社会规约性和惯例性,语言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机能产物,必然要遵守社会化的规约系统。

  基于人类机体的共同特性,许多非语言符号具有相似性,诸如笑容、语气等等,帮助语义表达和理解。当然,在不同的历史发展和文化传承过程中,一些非语言符号表达的意义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如手势在不同国家表达不同的意义。语言的能指系统作为一种交际工具,与所指之间必须存在一种基本的线性系统,即意义与解释之间应该有着线性相关,不然理解就缺乏了一个共同基础,同时由于交际双方的知识经验、心理因素、语境和权势等相关交际因素的介入,能指和所指又呈现出非线型的关系。

  2.隐喻维度

  语境的意义维度包括政治立场、意识形态、价值判断等。语言与语义除了约定俗成的能指与所指关系外,因为意义维度的存在而具有了一定隐喻意义,特别是社会选择机制的作用,产生了如牢房—监狱的一般关联,卢沟桥—抗日的特别关联,此外还有一些因上下文限定的临时关联。罗兰?巴特从耶尔姆斯列夫的含蓄意指符号学中得到启发,发展了意指系统。认为索绪尔的符号系统只是符号表意的第一个层次,若把这个层次的符号作为新的表意系统的能指时,则会产生一个新的所指,在能指系统与所指系统之间,还存在着一个意指系统。第一层次符号系统能指构成表达形式层,所指构成表达内容层,第一层次的“所指意义”在第二层次通过意指作用成为“内涵意义”,内涵意义固化了所指意义的多样性,这种意义即“隐喻”,即巴特所谓的“神话”。

  这个意义的诞生有着意识形态的作用。艾伦-塞特发展了这一思想,分析了“挑战号”航天飞机事件。他认为航天飞机是一个能指,其所指意义也就是一种空间交通工具,最终表达了丰富的意识形态所指的内涵意义,如“科学进步”“显示人类在太空中的命运”以及“冷战当中美国比苏联占优势”等等;后来航天飞机发生爆炸,内涵意义又发生了变化,所指意义的固化被粉碎,重新具备了“科学官僚机构对人类的危害”“浪费人的生命”“人的生存权利成了技术政治的牺牲品”等等涵义(潘知常,林玮,2002:213-214)。

  3. 时空维度

  对语言的认识和研究不能脱离时空而做孤立的、割裂的纯语言研究。语言的时间维度指语言变化历史或者语言交际过程,包括交际目的、交际者身份变化、交际反应、语言信息的互动、交际者互动等。语言的空间维度指语言交际所存在的物理空间,距离、场所、区位、地域、国家等等。显而易见,在实际的时空之外讨论语言没有什么意义。普通语言学研究很强调时间和空间。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构建以来,共时和历时观点一直主导语言学的发展,衍生出许多学术流派。共时语言学与历时语言学的分立,也标志着结构语言学的诞生。实际上,语言本身经历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种种语言现象也都有着一定的时空制约;人类语言交际沟通也是以时空的方式存在的,时间和空间是语言整体性的一部分;任何一种语言流变都有时间性,语言沟通也都具有一定的空间性。

  现代科技突飞猛进,语言沟通的及时性、现场性超越了空间间隔,甚至也超越了时间间隔,时空变化必然影响语言符号的理解。语言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又是动态的、历史性的、渐变的;这种流变是在一定的空间内发生的,不同时间、不同范围,语言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变化,语言是时空坐标中某个点发生的一个事实。语言的工具属性让我们可以理性地、逻辑地解析语言,使语言的理解成为可能;但语言的时空属性并不能为我们构建一个函数,使得语言理解具有确切位置,这给语言理解增添了许多的不确定性,也带来了语言的生动和精彩。

  4. 场域维度

  布迪厄作为一个社会学家,他的场域理论仍给语言学带来启迪。布迪厄认为:场域是由社会成员按照特定的逻辑要求共同建设的,是社会个体参与社会活动的主要场所,是集中的符号竞争和个人策略的场所,这种竞争和策略的目的是生产有价值的符号商品,而符号商品的价值依赖于有关的消费者社会对它的归类,符号竞争的胜利意味着一种符号商品被判定为比其竞争对象拥有更多的价值,并可将之强加于社会,布迪厄称之为“符号暴力”。布迪厄把资本分为多种类型:经济资本、社会资本、文化资本、象征资本等。布迪厄研究了许多场域,如美学场域、法律场域、宗教场域、政治场域、文化场域、教育场域,每个场域都以一个市场为纽带,将场域中象征性商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联结起来。

  语言交际实际上也是一种具有特定交际意图的场域,包括思维场、文化场和心理场等等。思维场是指交际者的理论修养、专业背景、思维方式、处世态度等;文化场是交际者的民族风俗、宗教习俗、文化习惯、流行观念等;心理场是指交际者的经验、阅历、个性特点、认知能力、情感因素等。

  在交际中,出于对等或不对等交流地位的交际双方或者多方,在各自的拥有“资本”以及长期形成的习惯、习俗、文化和利益对抗中,各自凭着自己的政治经济地位、社会身份、关系网络、文化修养、学术背景、经验阅历乃至某些特定的利益交换、隐私要挟等等,这些都在交际中或多或少地发挥作用。同时,相似或互补的个性特点、交际资本、宗教背景、经历阅历等等,也不同程度地对交际过程产生影响。交际者语言的选择便因此被赋予了特定的所指意义和思想意识,交流中或暗藏机锋,以柔克刚;或委婉机智,虚与委蛇;或强势出击,咄咄逼人;或低调示弱,委曲求全;或谩骂嘲讽,孤注一掷;或温文尔雅,娓娓而谈,以不同的语言风格和交际手段等个性化方式,努力夺取话语控制权,达成交际意图。

  四、语境维度的语用机制

  1. 语境维度的叠加机制。Grandy 把交际视为一 种 推 理 的 活 动 ( reason-governed activity )(Grandy,1986)。语境维度在语用推理的过程中,其推理作用是叠加实现的。符号是语用推理的前提,没有语言符号,交际很难正常进行;隐喻维度则是意在言外的隐喻意义产生的必要条件,也是语言选择种种技巧变化的基础;语言交际的时空限定是确定的,不可或缺的,客观限定的时间和空间通过交际者的变形不断作用于语言交际过程;交际者围绕一定的交际意图,在推理过程中通过共同协商,积极地发挥主体的作用( 哈贝马斯,2004)。交际意图、交际者资本则构成了交际的不同场域,左右着交际过程。此四者叠加在一起,共同作用于语用推理过程。但即便是自言自语、默念等特殊的语言形态,语境维度也在其中不同程度地发挥作用。

  2. 语境维度的统一机制。语境生成是交际者主客观的统一体。语言符号既是笔画、声波的客观存在,同时也是语音、语调、语流变化及种种非语言符号的感性存在。语境的隐喻维度使得语言产生新的意义,一方面是因为交际现实的客观规定和理性认知,另一方面也因为个体的感性体验和主观判断。语境的时空感既是主观的构造,也是客观的存在。时间既流逝于客观的过程中,也存在于交际者的心里,可以压缩、延展、跳跃;空间同样既存在于交际的实际场所,也呈现在交际者的思维世界,回忆、构造、崩塌、重建。语境的场域维度也是交际者主客观的统一。布迪厄将场域定义为“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network)或一个构型(configuration)”(布迪厄,1998:133),而资本则是个体拥有的主观经验,由于“资本”持有以及“惯习”形成的差异,在场域竞争与对抗中,交际双方表现出不同的个体交际风格。

  3. 语境维度的交互机制。语境生成的过程也是交际双方或多方的互动过程。言语交际是一个涉及交际主体的双向或多方互动过程,包括说话者的话语选择和听话者对话语的理解。互动社会语言学以独特的视角和方法对面对面言语交际展开研究。

  如话语分析,强调会话参与者如何构建会话方向,如何分配话语量,如何构建会话主题;如何进行话语选择、信息传递、重复信息、转移焦点、解码、删除冗余、会话修补等行为(董敏,2008)。在多方会话行为中,语境维度之间的相互介入与叠加作用更加频繁,交际互动情况更为复杂,会话参与者的心理活动更为丰富,话语选择顾忌更多,话语行为表现更为多样。在交互过程中,误解不可避免。

  只有在互动过程中根据不同的交际对象和话语反应,调整话语行为,采用合适的话语技巧,选择有针对性的话语,才能取得良好的交际效果。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