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民族学论文

伊犁东乡族的经堂教育基本内容、发展历程及发展趋势

时间:2014-11-0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6650字
论文摘要

  东乡族被认为是甘肃省特有的少数民族之一.东乡族的形成始于元、明时期,从其形成至今,主要居住于现在的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境内的东乡族自治县.东乡族曾发生过三次较大规模的移民.第一次是在清代同治年间,主要原因是清代统治者残酷的"善后"政策,屠杀大量的东乡族群众,迫使东乡族人民远走他乡;第二次是在 20 世纪 50 年代至 20 世纪 80 年代初,主要原因是自然灾害,次要原因为政治运动,使苦于生计和祸乱的东乡族人民背井离乡;第三次是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至今,政府组织的有目的的移民,使东乡族人民有了新的定居点[1]. 新疆东乡族多是在第二次大规模迁移时期来疆的,此后的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至今,来疆的东乡族以小规模地自发迁移为主.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居住在新疆的东乡族已达 62150 人,仅次于甘肃的东乡族人口数量. 由于新疆东乡族的 75%以上的人口聚居在伊犁地区,故研究伊犁地区东乡族的经堂教育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及典型性.

  一、东乡族经堂教育的基本内容

  东乡族从形成至今,一直信仰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及伊斯兰文化,对东乡族的普通群体而言,是一种宗教信仰,一种意识形态,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道德规范,故与他们的日常生活和社会中的各个层面关联密切. 东乡族对伊斯兰教知识及伊斯兰文化的学习,一方面直接来源于家庭成员的潜移默化,另一方面来自于经堂教育.

  经堂教育的创始人为陕西咸阳渭城人胡登洲,他因深感"经文匮乏、学人寥落,即传译之不明,复阐扬之无自"而"慨然以发扬正道为己任,立志兴学",开始在自己家中设帐招收门徒,后转移至清真寺内,将伊斯兰教以清真寺为中心的教学形式与中国传统的私塾教育结合起来, 免费招收学员, 讲授阿拉伯文、波斯文和伊斯兰经典,用经堂语,即古汉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单词混合而成的独特表达形式,口译和讲解伊斯兰经典,并在教学结构、课程设置、授课形式、考核、毕业方式等方面形成了一套制度,奠定了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基础[2]. 由此可知,创建经堂教育的初衷是"慨然以发扬正道为己任,立志兴学",经堂教育的内容最初为教授阿拉伯文、 波斯文及伊斯兰经典.

  经堂教育发展到后来成为信仰伊斯兰教的群体诵习伊斯兰经典、掌握教义、教法学等基本宗教常识及学习伊斯兰文化的主要途径. 经堂教育中所接受的经学知识包括初级知识、中级知识和高级知识.初级知识包括学习阿拉伯字母及其拼读规则和伊斯兰教的一些基本知识; 中级知识包括关于伊斯兰教的教义、伦理学派等知识;高级知识包括《古兰经》、波斯语、修辞学等内容[3]. 从笔者对伊犁地区东乡族的调查来看, 东乡族绝大多数接受的是经堂教育的初级知识所包括的最基本内容, 这些基本内容可以归纳为宗教知识、风俗习惯、传统道德观(不同民族、不同区域的经堂教育的内容会有所侧重和区别, 应另当别论)三方面.

  宗教知识中最基本的内容包括:六大信仰(信安拉、信天仙、信经典、信圣人、信复生、信前定)及五项功修(念、礼、斋、课、朝)等. 风俗习惯中最基本的内容包括:礼仪习俗(命名礼、满月礼、割礼、婚礼、葬礼、见面礼等)、禁忌习俗(禁食自死物、禁食血液、禁食猪肉、禁食诵非真主之名而宰的动物,禁饮一切使人致醉的饮料,禁止吸烟、吸毒等)、社会行为(禁止求签、崇拜偶像,禁止玩赌等)、服饰习俗(男性通常戴小白帽,女性穿着长衣长裤等)、居住习俗(庭院喜欢种植花草树木,屋内喜欢摆放盆花,不养宠物)等.

  传统道德观中最基本的内容包括:"忠于真主的行善止恶","善待他人、团结友爱","勤劳节俭、不奢华浪费","学习知识、反对迷信","公平交易、诚实经商"等[4].经堂教育的初级知识所蕴含的宗教性内容(宗教知识)成为伊犁地区东乡族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世俗性的内容(风俗习惯、传统道德观)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行为准则. 这些基本内容的掌握一般需要 1 到 2 年的时间,东乡族普通群体中的绝大多数接受了这种短期的经堂教育,且其中的多数人也能遵守这些基本内容. 因此,伊犁地区东乡族的意识形态、行为方式、生活准则等方面具有宗教性和世俗性的双重性质. 这不但使伊犁地区东乡族社会形成了充满和谐、稳定与团结的良好氛围,而且使伊犁地区东乡族社会的某些方面具有了与整个社会相协调、相适应的特征. 这说明伊犁地区东乡族的经堂教育中有其积极合理的内容,在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过程中,使之可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二、东乡族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历程

  20 世纪 60 年代至 80 年代,甘肃大量的东乡族迁移至新疆伊犁地区,这部分东乡族虽移居新疆,但宗教信仰并没有发生改变. 这部分定居伊犁的东乡族多数现已发展为四、五代人,这四、五代人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历程大体上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他们对经堂教育最基本的三方面内容(宗教知识、风俗习惯、传统道德观)的掌握和遵守情况也有所不同.

  第一阶段:清初至建国初期. 从清初到民国结束这一阶段奠定了今天东乡族伊斯兰教的基本格局,并对其宗教信仰状况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一阶段的特点是:经堂教育开始兴起,门宦制度和新的教派产生,新的宗教思想不断传入,各门宦、教派相互之间的冲突也不断发生. 东乡族的伊斯兰教教派主要有格底目、伊赫瓦尼和色勒菲耶,门宦主要有北庄、胡门、张门、大拱北、穆夫提、花寺、海门、沙沟、灵明堂、丁门、撒拉等众多门宦[5]. 尽管,在清代和民国时期的大动荡对东乡族社会带来损失,特别是每次起义失败后残酷的"善后"政策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经济衰落、商业萧条、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东乡族人民长期生活在困苦之中[6]. 但是,由于这时期东乡族的经堂教育处于发展壮大态势, 东乡族的多数群体尤其是男性成为其直接的受益者,普通的信教群体也成为各教派与门宦争夺的资源. 出生或成长于这一阶段的东乡族成为伊犁地区早期的移民者,他们现或为老年人或已亡故,其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途径以经堂教育为主, 以家庭人员的传承和影响为辅.

  第二阶段:20 世纪 50 年代至 70 年代末. 20 世纪 50 年代后期,在开展的"反封建特权"运动中,甘肃东乡族自治县所有的清真寺都被迫关闭. 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除了一座清真寺,其余的清真寺被拆除, 导致这一时期东乡族的宗教信仰及经堂教育受到重大打击和摧残.调查中,很多中老年人对这一时期的宗教状况还有所记忆:"(20 世纪)60、70 年代的时候,东乡县的清真寺、拱北都拆除了,阿訇们都下放改造了."出生或成长于这一时期的东乡族构成了伊犁地区东乡族的主体,他们现已成为中老年人,其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途径以家庭人员的传承和影响为主, 少部分人通过宗教人士隐蔽的传帮带的方式接受了经堂教育.

  第三阶段: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至 90 年代中期. 20 世纪 80 年代,宗教信仰政策的落实,使东乡族的经堂教育步入正规. 20 世纪 80 年代,伊犁地区东乡族居住的没有清真寺的绝大多数村落, 主要靠村里东乡族及回族筹资及到各地募捐的方式, 加之周边区域的东乡族、回族等穆斯林群众的资助,纷纷盖起了清真寺, 极大地方便了东乡族的子女就近接受经堂教育. 如笔者所调查的伊犁地区霍城县清水河镇清泉村出生于 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东乡族被访者,均受过经堂教育,最短时间为 2 年,最长的时间为 8 年.不过,男孩和女孩受经堂教育的程度不同, 女孩一般只要求达到经堂教育的初级水平即可,她们到 12-13 岁时即可完成,也不再去清真寺.父母会要求男孩并支持其继续学习经学知识,直到其自己不愿再学或穿衣(毕业)为止. 出生或成长于这一阶段的东乡族成为伊犁地区东乡族的中青年, 其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途径以经堂教育为主,以家庭人员的传承和影响为辅.

  第四阶段: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至 21 世纪初.由于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国际形势的变化, 新疆的宗教状况和宗教工作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 一是宗教干预司法、行政、教育和婚姻等现象特别突出; 二是国际敌对势力和境内外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利用宗教对新疆进行分裂的活动日益加剧. 1994 年自治区人大颁布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管理条例》. 其中规定:不经批准,不准开办经文班或带培满拉,不得向 18 岁以下的少年儿童灌输宗教思想;在清真寺未经批准不得开办经文班(点),不允许伊玛目和塔里甫进行教经活动,如有发现,按有关规定查处. 据此,每位宗教人士能带 1-5 名接受经堂教育的人即通常称"满拉", 故有的清真寺有一两个 18 岁以上的满拉,有的清真寺一个都没有. 出生或成长于这一阶段的东乡族成为伊犁地区东乡族的儿童及青少年,其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途径以家庭人员的传承和影响为主,以经堂教育为辅,其经堂教育也多限于短期的私自开设的寒暑假经文班,或少部分青少年被父母送到外地去接受经堂教育.

  综上所述,生活在伊犁地区的东乡族,总体而言,其学习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途径表现为:第一阶段:经堂教育为主,家庭传承及影响为辅;第二阶段:经堂教育为辅,家庭传承及影响为主;第三阶段:经堂教育为主,家庭传承及影响为辅;第四阶段:经堂教育为辅,家庭传承及影响为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伊犁地区东乡族经堂教育所经历的四个阶段期间出生或成长的东乡族,对经堂教育最基本的三方面内容(宗教知识、风俗习惯、传统道德观)的掌握和遵守情况表现为:绝大部分的男性及女性---良好,少部分的男性和女性---一般. 但是经历了伊犁地区经堂教育的第三及第四阶段的东乡族青少年对经堂教育最基本的三方面内容,尤其是传统道德观的掌握和遵守情况,却表现为:大部分男性和大部分女性---良好,少部分男性和少部分女性---差(男性明显多于女性). 主要表现为部分东乡族男性青年对经堂教育中的风俗习惯和传统道德观的遵守情况出现了滑坡现象,使部分东乡族青少年的问题正在日益凸显.

  三、东乡族经堂教育的发展趋势

  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必然要求,也是新形势下协调宗教事务与社会各方面关系的需要. 首先,要进一步认识到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宗教国情.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宗教不仅依然存在,在一定程度和某些方面,还可能有所发展[8]. 正因如此,我们现阶段采取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措施,其中重要的切入点之一应是经堂教育,只有解决好伊犁地区东乡族经堂教育中的必要要素:宗教人士、教育内容及信教群体方面存在的问题,才能更好地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1.宗教人士必须提高文化素质. 接受经堂教育的伊犁地区东乡族青少年中的极少数人,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一般为 10 年左右可以"穿衣"(毕业),再通过某一地区教民的申请、政府部门的审核、考试等程序,可以成为一名宗教人士. 由于各种原因,伊犁地区东乡族的文盲率较高, 中等和高等教育非常薄弱, 故东乡族的宗教人士多数为小学和初中文化程度,少有高中学历的,而大学文化程度者更为罕见.宗教人士的文化程度低,导致对《古兰经》某些语句的理解只停留于表面, 无法把握其精髓与深层的内容,难以找到伊斯兰文化与汉文化之间的契合点,使伊斯兰文化与汉文化各行其路, 甚至使其相互抵触与排斥[3]. 同时,文化程度低的多数宗教人士只注重经堂教育的传授, 不但无法使经堂教育的内容与现实需求相适应,而且对学校教育持中立、观望、甚至是排斥的态度. 所以提高伊犁地区东乡族宗教人士的文化素质, 是能否引导伊犁地区东乡族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关键问题之一. 提高宗教人士的文化素质, 除了目前采取的通过相关部门广泛宣传、加大对宗教人士的培训力度等措施外,更应该在选拔宗教人士时,要求一定的文化程度. 这一措施,不但有利于选拔出能更好引导信教群体及宗教来适应目前社会的高文化素质的宗教人士, 更有利于促使更多的伊犁地区东乡族重视子女的文化素质,不再过早地将教育子女的期望寄托于经堂教育.

  2. 经堂教育的内容及功能应与社会发展相适应. 伊犁地区东乡族普通群体接受的是经堂教育中最基本的内容(宗教知识、风俗习惯、传统道德观),这些内容,尤其是风俗习惯和传统道德观的内容,应与社会的发展紧密结合而不是背道而驰或隔河相望. "在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的回族伊斯兰教,尽管其信仰宗旨未变, 但社会政治状况发生了根本变化, 是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 不仅宗教实体、宗教文化可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而且宗教思想信仰体系中的积极精神也可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8]. 这也完全适用于伊犁地区的东乡族,例如,有些资深的宗教人士就能结合经堂教育中的基本内容,给信教群众讲解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 与此同时,伊犁地区东乡族的经堂教育也应借鉴甘宁青阿语学校的一些做法, 开设一些文化课程,用于提高学员的文化素质、思想道德、法制意识等. 虽然现行的《清真寺管理制度》要求清真寺建立阅览室, 按时订购报刊杂志, 以便于教民学习和阅读,但是因各种原因,还未落实到每个清真寺. 这显然不利于伊犁地区东乡族了解时事政治,拓宽视野,解放思想,与时俱进. 因此,伊犁地区东乡族清真寺的文化建设及发挥的功能,应在经堂教育的基础上,结合信教群体的实际情况,更多的应该是"走出去",成为引领现代文化发展的窗口及协助社区或村委会管理辖区信教群体的组织.

  3.信教群体中的青少年的道德滑坡问题不容忽视. 多处于初等教育及青春期阶段的伊犁地区东乡族青少年,因各种原因离开学较后,其父母把培养下一代的希望更多地寄予经堂教育,故东乡族青少年中的大部分男性会被送到疆内及内地的清真寺去接受短期的经堂教育,而女性在 7-12 岁之前,更多的是依靠寒暑假的经文班(民间自发组织的或清真寺临时开办的),少部分通过家庭父母的传授,完成经堂教育基本内容的学习. 由于东乡族女性更多是局限于家庭,受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勤劳、吃苦、善良、持家等方面的影响深远,故伊犁地区绝大多数东乡族女性成为了像祖辈期望的好教民和好公民. 然而,伊犁地区东乡族的部分男性青少年在结束了初等教育和两三年的经堂教育之后,面对社会上吃喝嫖赌、抽烟喝酒、诚信危机及享乐主义等不良现象,同那些没有接受过多少经堂教育基本内容且只有初等教育程度的部分男性青年人一样,成为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参与偷盗、贩毒与吸毒等行为的问题少年. 这部分少年实际上是学校教育和经堂教育的"牺牲品".

  解决此问题,要靠东乡族家庭、村委会(社区)、学校教育及经堂教育的共同作用,特别是经堂教育理应在东乡族青少年的学校教育、思想教育、法制教育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从而有效遏制及解决东乡族青少年的道德滑坡问题.

  伊犁地区东乡族经堂教育的必要要素中的宗教人士、教育内容及信教群体方面存在的这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制约着伊犁地区东乡族及其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进程,只有对这些问题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把这些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才能更好地引导伊犁地区东乡族及其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四、东乡族的经堂教育引发的思考

  伊犁地区东乡族经堂教育的基本内容不仅有其宗教性,而且有其世俗性,宗教性的内容成为东乡族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世俗性的内容成为东乡族日常生活的行为准则. 因此,对伊犁地区东乡族经堂教育具有的两重性要有正确的认识,不能把经堂教育包含的内容仅仅定位于宗教,尤其是处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时期,更应该侧重如何引导经堂教育中的世俗性的内容更好地适应社会. 这也是伊犁地区东乡族希望子女能接受经堂教育的基本内容之原因所在, 就是期望通过经堂教育或家庭成员的潜移默化, 能够学习继而遵守其基本内容, 使子女能从容面对当前日益复杂的社会环境及自觉抵制不良的社会现象, 成为当今社会的好公民和好教民, 故绝大多数东乡族让子女接受经堂教育并不是为了把子女培养成宗教人士.总的来说,伊犁地区东乡族中青年一代中的绝大多数的信教群体,在国家有关宗教法律、法规和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接受了经堂教育, 而且经堂教育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尤其是在风俗习惯的传承、传统道德观的培养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使东乡族社会形成了充满和谐、 稳定与团结的良好氛围及与当前社会相协调、相适应的特征. 然而,东乡族经堂教育中的宗教人士文化程度较低、 经堂教育的内容与社会的需求还存在差距、 信教群体中的部分男性青年道德滑坡等问题, 制约着伊犁地区东乡族及其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进程, 故只有妥善解决好这些问题, 伊犁地区的东乡族及其经堂教育才能在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过程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参考文献:

  [1]马秀萍.东乡族迁移至新疆的原因与趋势[J].昌吉学院学报,2008(2).

  [2]纳麒.从回族角度谈伊斯兰教的中国化[J].回族研究,1999(2).

  [3]马秀萍.新疆东乡族的学校教育现状及对策建议[J].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10(2).

  [4]隋玉梅.试论回族传统道德规范与社会主义道德相通融性[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99(2).

  [5]陈文祥.试论东乡族与伊斯兰教关系[J].实事求是,2013(3).

  [6]马自祥,等.东乡族文化形态与古籍文存[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

  [7]刘仲康.党的宗教政策在新疆的实践及基本经验[J].新疆社会经济,1997(6).

  [8]张佐.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回族伊斯兰教[J].回族研究,1999(2).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