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提交 | 加入收藏[ 学术堂-专业的论文学习平台 ]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经济危机论文 >

关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探析

时间:2016-05-17 来源:学术堂 所属分类: 经济危机论文 本文字数:7021字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三次百年来的重大经济危机研究 
【第一章  第二章】历史上的经济危机探析绪论与理论综述 
【第三章】关于1929年大萧条的探析 
【第四章】关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探析 
【第五章】关于2008年次贷危机的探析 
【第六章】世界经济三次危机的启示 
【结论/参考文献】全球三大经济危机探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 4 章 关于 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探析

  4.1 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概况

  从 1989 年开始,东南亚各国就以其高利率、高回报率,吸引了全世界的资本流入,据有关数据显示,在当时向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有超过 50%进入了东南亚国家。因此,东南亚国家拥有极为庞大的资本,也因此处在无与伦比的繁荣与高速发展的过程之中。与此同时,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韩国等国经济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90 年代初迅速腾飞,经历了 8%-12%的高 GDP增长。一时间,“亚洲四小龙”[28]“亚洲四小虎”[29]迅速崛起,这被称为“亚洲经济奇迹”.而繁荣却没有持续下去,经融危机的爆发不期而至。1997 年 7 月至 10月,亚洲金融风暴全面爆发,最先由泰国开始,继泰国“冬阴功危机”后,进一步发展蔓延至东南亚各国的货币市场、股票市场、地产市场等金融市场,东南亚诸国急速发展的表象至此终结,开始了长时间的经济衰退,整个亚洲经济更是遭受了沉重的打击,纷纷进入萧条,经济危机引发了社会动荡和政局摇摆,时至今日,一些国家仍处在长期的混乱之中。整个亚洲遭受打击的同时,这次危机更相继冲击了俄罗斯,进而延伸到拉丁美洲、北美洲、欧洲,造成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以极大的能量对全球经济市场造成破坏。整个亚洲各国的大量企业破产、银行倒闭、股市崩溃、房地产业倒退、货币贬值、失业率急剧上升,经济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迅速衰退。

  这次危机对东南亚各国的外汇、股票市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东南亚诸国股市在危机爆发后较之前相比,均缩水三分之一以上。而在货币市场,以印尼盾贬值最为严重,贬值率高达 72%,马来西亚林吉特则贬值 40%,泰铢贬值 39%,韩元贬值 36%,各国货币普遍跌幅都在 10%-70%之间。对实体产业的冲击也极为严重,导致了大批企业、金融机构的破产和倒闭,作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印尼 17 家金融机构倒闭,失业人数更是高达 2000 万人;泰国遭受危机的席卷,关闭了 56 家金融机构,破产、停业的公司和企业超过 10000 家,失业人数高达270 万人;至此昔日辉煌的“亚洲四小虎”终结。另一方面,经济更为发达的日韩等国也损失惨重,在韩国,以韩宝集团为代表在内的 4 家排名前 20 家企业、集团破产,日本则在当年 10 月份有 1614 家公司破产倒闭,其中更有包括山一证券在内的多家全国性金融机构出现大量亏损而倒闭,也有诸如东海兴业、三洋公司等一系列从事实体工业的企业破产。同时,资本大量外逃,据估计,东南亚各国私人资本净流入由 1996 年的 938 亿美元转为 1998 年的净流出 246 亿美元,仅私人资本一项的资金逆转就超过 1000 亿美元[30],在金融风暴冲击下,1998 年东南亚各国都相继出现了经济负增长的情况。

  而东南亚金融风暴在席卷亚洲之后才刚刚开始,经济全球化极大地增强了这次危机的能量,从亚洲开始了“蝴蝶效应”般的连锁反应,席卷全世界,演变成世界性的经济衰退并向世界各地区蔓延。首先,引发了俄罗斯的金融风暴,1998年 5 月至 6 月,俄罗斯被国际投机家抽走至少 140 亿美元,整个经济水平下降5%,工业水平下降 5.2%、农业水平下降 10%、对外贸易更是大幅下降了 16.1%.

  紧接着,在 1999 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和俄罗斯金融危机的冲击,巴西资金大量外逃,巴西中央银行被迫放弃汇率干预,雷亚尔[31]汇率在短短的 9 天里下跌了23.4%,巴西的货币危机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13 日当天,阿根廷、墨西哥、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秘鲁股市分别下跌 10.4%、4.6%、5.01%、3.44%和 5.4%.美欧地区经济增长尽管稳定但也难于幸免巴西金融风暴的冲击。

  纽约股市下挫 1.3% ,欧洲股市也闻风而降。马德里、法兰克福、巴黎和伦敦股市分别下降 6.88%、4.1%、3.3%和 3%.这次亚洲金融风暴最终席卷了全球的金融市场,造成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32]

  4.2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原因分析

  4.2.1 对平均利润率理论的脱离

  就这次危机而言,对马克思平均利润理论的破坏是导致危机的重要原因。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指出平均利润就是以预付资本大小按平均利润率计算归每个生产部门资本家所获得的利润。不同部门的资本家,根据资本的大小,按照平均利润率获得的利润就是平均利润,在一个市场中,各行业的利润应趋于平均化。同时,资本家会竞相追逐高额利润,这样就引发了不同行业的资本家的资本在利润高低不同的行业部门之间的流转,高利润行业的资本流入致使该行业商品供过于求,利润下降;而原有的低利润行业在大量商人转移资本后,出现供不应求,故而利润率将上升,经过反复这种追逐高利润的资本流转,使不同部门之间的利润率趋于平均。由于各部门的利润率趋于平均,所以各部门大致是等量资本获取等量利润。

  就当时东南亚各国经济发展来看,东南亚各国国内经济严重失衡,金融行业高度发达,而实体产业则呈现疲态,其完全背离了平均利润率理论,在整个经济市场中,应当出现马克思论述的平均利润来保证市场稳定和良性的发展,但金融市场的持续高利润和实体产业的持续低迷使得该地区市场与马克思的平均利润率理论背道而驰。以股市、地产业为首,金融业的繁盛可见一斑,从东南亚各国国际股票和债券发行的行业的分布来看,金融行业在菲律宾占社会企业总数的26.2%,泰国所占比例为 52.3%,而印尼则高达 60%.而另外一组数据则清晰的表明了东南亚各国的地产业发展水平,在这些国家中,房地产贷款已经成为贷款的主要构成部分,以泰国和马来西亚为首,这两国房地产贷款额占总额的比重接近或超过 30%,有些统计则认为,在泰国金融机构实际贷款给房地产业的资金甚至能占到贷款总额 50%.通过以上两组数据可以看出,在东南亚各国,金融业占全国行业的比重和全国资本的比重都接近 50%,甚至更高,而造就这样现象的原因就是虚拟经济领域的超额利润和存在的极为严重的泡沫。金融业、房地产业等虚拟经济的蓬勃发展与实体产业的日渐衰退形成了鲜明比对,大量的资本从实体产业部门流入虚拟经济领域,一方面金融市场如火如荼的蔓延开来,利润以几何倍增长,危机之前,东南亚各国家经济高速增长,股市、地产业等金融行业一片繁盛,这些行业的超额利润吸引着大量资本的注入,东南亚各国民众更是“全民皆兵”,一时间,全世界的资本都流入东南亚金融市场。在 1996 年期间,流入东南亚各国的境外资本高达 1000 亿美元。这些资本的注入并没有投入到实体产业中,而是蜂拥而至金融市场。大量的资本加大了金融市场和实体产业间的落差,使得这些国家虚拟经济发展已然达到了一个非正常的水平,吹起了一个巨大的金融泡沫。以泰国地产行业为例,泰国在 1989 年房地产贷款总额共计 459 亿泰铢,而在 1996 年,房地产贷款总额则超过了 7900 亿泰铢,在 1989-1996 年的 7 年时间里房地产贷款额上升了 16 倍之多。同时,房地产的价格也在飙升,1988 开始到 1997 年金融危机爆发的这 9 年里,泰国的土地价格一直以令人咂舌的速度上升,在 1988-1992 的 4 年中,地价上涨速度为每年 10%-30%;而在 1992-1997年 7 月这 5 年间,每年则达到 40%,甚至有些地方的地产价格在 1 年上涨了 14倍。只 1997 年一年,泰国的新增空置住宅 85 万套,这 85 万套空置住房意味着投资者已经将房地产业作为资本的首要选择,根据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的论述,这 85 万套住房就是从其他行业向高利润行业转移的资本的体现,而这种从其他行业转移资本至房地产业追逐高额利润的行为持续了 10 年之久,在这 10年终,被转移资本的实体行业利润持续走低,每况愈下,严重的背离了平均利润率理论。据相关统计,截止 1996 年底,泰国金融资产的四分之一分布在房地产、消费贷款、个人证券投资贷款和证券投资等虚拟经济领域,此时的泰国,实体产业已经被人们抛诸于脑后,金融行业的巨大利润在不断的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流入,庞大的金融行业在没有实体产业的支撑之下,充满的投机性和偶然性等不稳定因素。

  而另一方面,根据马克思关于平均利润率的论述,资本家会将低利润行业的资本转移至高利润行业。在当时的东南亚国家,实体产业发展滞后导致大量资本的撤离,转移至房地产业、股票市场、货币市场等金融行业,从而使泡沫迅速形成。以泰国为例,在过去,泰国作为外向型经济国家,劳动密集型的实体产业是国家的经济支柱,对国际市场依赖性很大,其以国际市场作为目标,重点发展出口产品,主要集中在出口电子产品和服装,但是其自身存在的弊端是出口产品结构单一,竞争力不强。随着金融市场的迅猛发展,整个国家经济水平的快速增长,劳动成本上升,产品的出口的竞争力下降,给实体产业带来了更加沉痛的打击。

  同时,泰国制造业主要集中在低附加值的非核心部件加工制造和劳动密集型的装配环节,在全球产业链上处于中低端,其无论是技术含量,还是附加价值都相对较低,故而利润也相对较低。根据平均利润率理论,此时,资本家会把资本从利润率低的部门抽走,竞相投入到利润率高的部门,而东南亚国家就这样进入了“从实体产业抽离资本--投入地产、股票等虚拟经济--虚拟经济利润率上升--实体产业利润率下降--从实际经济抽离资本--……”的恶性循环当中。

  4.2.2 西方游资的破坏

  经济全球化及全面开放对外贸易的又一弊端在此次危机中也显现出来,即西方游资对东南亚各国的破坏,国际金融市场上游资的冲击也就成了压垮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棵稻草,直接导致了东南亚国家诸多弊端的显现。1997 年初,西方游资的破坏从外汇市场开始了,以金融大鳄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为首的金融投机家开始做空泰铢,这些国际炒家用从外资银行借贷的钱在国际现货市场上抛售泰铢,同时在期货市场上疯狂买入泰铢对美元的期货合同。1997 年 5、6 月期间,这种西方游资对泰国的围剿仍在继续,且愈演愈烈,外汇市场上投资者不断抛售泰铢,购入美元,为了维持本已高估的泰铢对美元的汇率,泰国政府虽然顽强抵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最终由于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泰国在当时仅有 300 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面对投机者上千亿美元的狂轰滥炸,终于泰铢在国际市场上的买卖已经不再由其政府主宰,泰国政府惨淡收场。1997 年 7 月 2 日,西方游资的强大破坏力致使泰国放弃沿用 14 年的固定汇率制,彻底放弃了对泰铢的政府干预,改为实行根据市场供求关系任由货币自由涨跌的自由浮动汇率制。在当天泰铢就贬值 30%以上,达到了 1 美元:32.6 泰铢的空前跌幅。在当时,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前夕,量子基金[35]

  从 9000 万美金暴增至金融风暴后的 20 亿美金,而约1000 亿美元之多国际游资在这场金融风暴集中冲击东南亚市场。如此规模的游资对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进行攻击,任哪一个国家都无法安之若泰。

  西方资本家在这次危机中赚的盆满钵满,一手造成了东南亚国家的破败。马克思曾在《资本论》中揭示过资本家唯利是图和冷漠无情,他这样写道:“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 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 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 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 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36]

  马克思接着总结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37]这也就是资本家的无情之处,索罗斯曾这样说道“在金融运作方面,说不上有道德还是无道德,这只是一种操作。金融市场是不属于道德范畴的,它不是不道德的,道德根本不存在于这里,因为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38]

  在资本家的眼中,普遍形成了这样一种共识,金融市场有既定的游戏规则,作为这场游戏的参与者,没有是非对错,没有正义与邪恶,每一个参与者为了赚取自身的利益,对别人造成的损失与破坏并不需要自责抑或内疚,金融市场的投机只是实现自身利益的一种手段,这种行为并没有什么不道德,我只是在做一个资本家应该做的事,追逐利润,而所有与利润无关的事情,并不需要我去考虑,我的利润产生导致他人的损失也与我无关。这种根深蒂固存在于资本家心中的社会观可谓是将一切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与之相悖或无关紧要的东西统统抛在脑后。这正是资本阶级和无产阶级对立的矛盾根源,也正是资本阶级剥削物产阶级的实例,在资本家一味的标榜“经济人”[39]的时候,为此承担代价的正是无产阶级的劳工们,为这些资本家利益买单的正是无数的无产阶级人民和其背后所代表的千万的支离破碎的家庭。在这次危机之中,国际游资的厉害让各国政府胆寒,也成为了全球经济稳定的重要威胁,国际游资这种没有国界、没有地域的巨大的金融势力,成为了一次次全球性危机的制造者或推动者,威胁着每一个国家安定与和谐。

  4.2.3 过度强化虚拟经济的发展

  自从这次危机爆发以来,“虚拟经济”一词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一时间对虚拟经济的研究铺天盖地,但是一直到目前为止,西方经济学始终未能科学地、系统的说明何谓虚拟经济,和虚拟经济的本质为何?事实上,第一个系统全面的去考察和说明虚拟经济这个范畴的人,正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他第一次提出了虚拟资本这个经济学范畴。

  在《资本论》的第五篇“利润值分为利息与企业利益·生息资本”中,马克思专门通过一章来论述虚拟资本并指出,当资本的所有权与资本投入生产的管理权分属不同人拥有的情况下,对资本享有所有权的所有者以股权或股票的形式占有生产部门的资本就是所谓虚拟资本。通过虚拟资本的延伸,衍生出了虚拟经济的概念,虚拟经济就是虚拟资本作为商品用来买卖产生的经济行为。马克思认为,虚拟资本是以股票、债券等形式在借贷资本和银行信用制度的基础上产生的,这些虚拟资本可以用来买卖,可以交换,可以作为资本增值,其属性本质上就是商品。但是虚拟资本因为其所代表的实际资本早已投入到生产过程当中,甚至已经成为了商品经历了消费的过程,所以,虚拟资本并不具有现实价值,其只是现实资本的表现。马克思指出:“人们把虚拟资本的形成叫做资本化,人们把每一个有规律的会反复取得的收入按平均利息来计算,把它算作是按这个利息率贷出的资本会提供的收入,这样就把这个收入资本化了[40].”通过论述我们能够看出,虚拟资本以多种形式存在着,债券、汇票、股票、土地所有证等都是虚拟资本的形式之一,而奠定这一切虚拟资本存在的客观经济基础就是生息资本的存在和利息的独立化。这些虚拟资本一方面独立于现实资本,它们并不完全代表现实资本,其只代表着对现实资本的收益权;在另一方面,虚拟资本本身也是商品,有自身的市场价值,但是在多数情况下,它的市场价值与现实资本毫不相干。决定虚拟资本市场价值的因素主要在于资本市场上虚拟资本与货币资本的现实供求,通过这种供求,为虚拟资本持有人带来收益,也正是这种单纯的供求关系,使之成为资本的游戏,充满了投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