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提交 | 加入收藏[ 学术堂-专业的论文学习平台 ]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经济危机论文 >

引起美国经济危机的原因及对我国的启示

时间:2015-04-22 来源:学术堂 所属分类: 经济危机论文 本文字数:7383字
摘要

  一、美国经济危机的根源

  美国经济危机源于2007年爆发的次贷危机。2008年9月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以及美林公司被收购事件则标志着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随着虚拟经济的灾难向实体经济扩散,金融危机则演变成了经济危机。引起美国经济危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下面将从政治、经济及思想三个角度加以考察。

  (一)布什政府执政理念的偏颇是经济危机产生的政治根源

  民主党与共和党是美国的两大政党,自建国以来一直轮流执政。尽管两党的共性越来越大,但仍有不同的执政理念。过去8“年来,美国经济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与共和党执政时期的表现具有明显差异。从1928年1”月1日到2008年3月14日,按派息、拆股修正后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从24“点升至11,951点。期间,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分别占据白宫4”年。令人惊讶的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共和党执政期间平均每年增长1.6%,而在民主党执政期间平均每年增长8.2%.更为惊人的是,共和党任期内平均联邦赤字为1,367亿美元(以2007年美元计算),民主党任期内平均联邦赤字为7“3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共和党和民主党任期内平均联邦赤字占GDP的份额分别为2.5%和2.”%.

  最后,共和党任期内实际GDP平均增长1.89%,民主党任期内实际GDP平均增长5.87%.虽然其中可能还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但有人或许会得出政治确实影响金融市场的结论。[1](P187-188)从中可以看出,8“多年来民主党更倾向于重视国内经济的发展,而共和党则较为忽视。次贷危机爆发于2007年夏季,而直到2008年2月13日乔治#W#布什才正式签署了一揽子经济刺激法案,布什政府并未能够及时应对危机。这说明布什政府忽视乃至漠视国内的经济问题。究其原因在于布什政府非常欣赏里根式的理想主义,认为政府没有能力也不应该干预经济。总统对国际问题比对国内问题更强烈的关注。美联储能够或迅速或不那么迅速地正确认识到衰退的发生,但是联邦政府机构却不能以及时有效的财政政策配合美联储的行动。政府和国会似乎深受意识形态的束缚而不能提出务实的经济政策。[1](P2”1)奥巴马感叹道:令人悲哀的事实是,我们陷入目前危急的经济状况并非历史偶然。它不是一个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不可避免的经济周期,而是一个统治华盛顿过久的陈腐且误入歧途的思想导致的必然结局。我们的世界和经济均已发生了变化,而政府的思维方式却跟不上21世纪考验的步伐。政府非但没有在增强美国竞争力和应对国家安全所面临的新挑战上做文章,相反,我们看到对美国最富有阶层实行减税和对伊拉克战争做出无限制承诺未能使我们更加安全,反而分散了我们对真正威胁安全的因素的注意力。结果,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收益每况愈下。早在新世纪之初,美国领导人本应把握住机会,本应拥有变逆境为机遇的力量、高瞻远瞩的智慧以及挑战传统思维和陈旧理念的勇气。我们本应该彻底改革经济,应对阻碍我们兑现未来承诺的新挑战。过去的8年是美国领导层的失败,而非美国人民的失败。[2]

  (二)金融监管乏力是经济危机产生的经济根源

  美国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就是华尔街。华尔街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区,在它200多年的历史中,华尔街不仅见证了美国金融业的历次兴衰起伏,同时也是美国经济发展中各个重要的环节的资本推手。从历史上看,华尔街就少有监管:华尔街将在一个权力真空中发展,它所仅有的领导机构和调节机制只会来自于它的内部。在此后的岁月里,华尔街作为一个金融市场,比世界上其他市场要自由得多。但是一个没有监管的自由市场在本质上是不稳定的,在压力面前它很容易崩溃。[3](P33)从与政府的关系上看,华尔街与华盛顿的关系一目了然。几乎从工业革命爆发开始,华盛顿就一直依赖华尔街,而华尔街对华盛顿的依赖就不那么明显。[4](P8)没有受到有效监管的华尔街不断地进行金融创新,不断地创造出经济奇迹,同时也埋下了金融危机的祸源。此次危机与华尔街金融创新中的一个重要产品次级抵押贷款证券化有直接关联。2001-2006年美国政府确定把房地产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政府积极扶持房地美和房利美。美国房地产的价格升高了8“%.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金融机构向根本没有还款能力的人伸出了橄榄枝,发放次级贷款。房利美和房地美就是有政府背景的美国最大抵押贷款融资机构。在住房抵押贷款中,次级抵押贷款的利率高,因而预期收益也大。但是,次级贷款的信用级别低,风险高。华尔街的金融寡头、高管和金融精英通过金融创新,设计一种金融衍生工具或金融衍生产品即次级抵押贷款证券或债券。通过金融创新实现了高利润-高风险分离:把高利润留给自己,把高风险转嫁给别人。同样,靠金融创新,靠次级抵押贷款证券这种金融衍生产品,就可以使可贷资本多倍放大,使利润多倍增长。华尔街的主要投资银行、信托公司以及商业银行等主要金融机构纷纷卷入了次级贷款证券运作的漩涡中,以华尔街为中心又将以次充好的次贷证券卖给了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随着次贷危机的发生,这场风暴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开来。

  对华尔街进行监管的另一个重要机构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下简称”美联储“)。首先要厘清美联储与华尔街的正式关系。除极少数例外,美联储主席和财政部长都来自华尔街,他们倾向于使华尔街从政府枷锁中解放出来。从这个角度看,让美联储监管华尔街几不可能。而此次经济危机过程中,恰恰是美联储的连连降息构成了次贷市场和次贷证券市场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支持。在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美联储多年的低利率政策是鼓励金融公司无节制扩张次级抵押贷款和扩张次级抵押贷款证券的一个重要因素。多年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希望美国房地产市场”热火朝天“.信奉新自由主义货币政策的美联储,连续多次降低利率。1988年,3”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为1“.45%,一年期可调整抵押贷款利率为7.94%.此后不久,这两种利率开始下降。在克林顿任期内,前者最低降到7.”6%,后者最低降到5.4%.在布什任期内,前者最低降到6.43%,后者最低降到4.77%.美联储连续多年降低利率,引起住房抵押贷款利率连续下降,从而导致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和次级抵押贷款证券市场的过度扩张。[5](P57)而到了2003年6月份以后,为防止经济的过度膨胀,又采取了升息政策。升息杠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经济的过度膨胀,但也有明显的负效应:银行减少了放贷速度和规模,降低了融通能力,贷款购房者增加了还款压力,房价相比下降。当无力偿还贷款的购房者不断增加时,信用危机开始蔓延进而发展为次贷危机。次贷危机很快传导到房地产业、银行业以及其他的金融机构。

  (三)自由主义思潮的泛滥是经济危机产生的思想根源
  
  美国人(包括美国政府)对自由主义以及对基督教教义的“神化”是此次经济危机爆发的思想根源。

  11美国人(包括美国政府)的自由主义。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由来已久。5独立宣言6和5合众国宪法6的发布标志着自由主义原则在美国的确立。罗斯福治理经济危机的新政则预示着美国的自由主义开始由古典转向现代。随着2“世纪6”年代新左派运动的日益激进,自由主义发生了嬗变,其被“保守主义”所取代。但是必须明确,保守主义或者新保守主义同自由主义是一体两面。在美国,当代保守主义要保的就是古典自由主义。美国政治生活中的自由和保守两派充其量只是自由主义的左翼和右翼,他们在自由主义最本质的方面)))自由市场、代议制政府和个人自由)))并无分歧,只不过重视的程度、重点不同而已。2“世纪8”年代,里根政府的小政府、少干预和减福利的新保守主义是现代自由主义向古典自由主义的复归。里根保守主义并未在他两届任期期满后消失,共和党继续推出里根的副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竞选总统,布什在任内几乎完全继承了里根的方针。其继任者克林顿则将共和党的主张融入他自己的主张,自称“新自由主义”.克林顿的折中以及1994年共和党在国会选举中的胜利表明,保守主义思潮在相当时期内有不可逆转之势。200“年乔治#W#布什的当选,2002年共和党在两院赢得优势以及乔治#W#布什的连任更是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乔治#W#布什深受里根执政理念的影响,仍然强调市场经济、自由企业、有限政府和强大国防。基于此种理念,乔治#W#布什大力加强国防开支,试图建立美国的单极世界;基于此种理念,继续强调市场经济的自我调控能力,面对经济危机反应迟缓,应对乏力。

  简言之,经历了二百多年历史的美国,自由主义也悄悄地在发生着嬗变。从自由主义本质的方面看,它在美国的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这正体现了美国社会的自由主义本质。[6](P246)21美国人(包括美国政府)的基督教情结。单独地去看自由主义无法理解美国为何二百多年来一直执著于自由主义理念,也无法理解只有到了出现重大危机时才强化政府在经济领域的干预,更无法理解美国霸权扩张过程中还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这一切还要看看美国的本质。

  自由主义是美国历史上唯一占主导地位的政治思想传统。而美国政治传统的基础却是全民的基督教共识:相信原罪,强调秩序。以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为例,制宪者们的共识是基督教式的,他们相信性恶论,因而绝不信任握有权力的政府和官员,严防其滥用职权的可能性。他们认为人权来自上帝,不是来自政府,政府只是公民立约来保护自己权利的工具。[6](P2”2)美国人所热衷推行和维护的自由、人权、民主的价值观和制度,看起来是世俗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但实际上起源于基督新教的价值观和宗教改革,体现着基督新教的信念。这些价值观与新教义一起,构成了延续200年的美国式的价值观及社会体系,构成了美国的国家和社会的本质。[7](P7-8)美国人理解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无可怀疑的公义性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一般都是遵循着这样的思维:上帝创造了人,是依照他自己创造的,所以,人是最尊贵的(人权思想),人是这个世界的目的,任何制度和组织都是为了实现人的权利设置的,它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只能从人从中获得的福祉来评价(个人主义和民主主义)。上帝创造了人,是来荣耀上帝的,所以人应该充分地发挥出自身的才能,有充分地发挥学习才能和发挥自身才能的空间和余地,有充分的条件让自己的人性达到一个完美的境地,所以,人必须是自由的,人和制度都不能限制这种自由,如果限制了这些自由,那么人就无法充分发挥自己实现自己,也就无法荣耀上帝(自由主义)。因此,在这个世界上,自由、民主和人权是最符合上帝的旨意的社会制度,最符合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目的的制度,也是对人最仁爱的制度,是最有助人成长和完成自我的制度(全世界都应该是自由民主体制,救世主义)。

相近论文:
论文资料不完整,联系我们免费提供
  • 上海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