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经济贸易论文

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的原因及中美贸易关系改善

时间:2018-11-01 来源:经济论坛 作者:乔松涛 本文字数:8204字

  摘    要: 中美建交以来, 经贸合作在磕磕碰碰中快速增长。目前,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三大出口市场, 美国是中国第六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一大出口市场。特朗普政府挑起对华贸易战, 缘于“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遏制中国考量加重、强势扭转贸易逆差、振兴美国制造业、增强美国比较优势等因素。中美贸易战带来诸多不良影响, 包括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增加、贸易战或演变为中美全面对抗、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复苏夭折等。提出正确看待中美经贸关系波动发展、积极消除认识误区、面向双赢积极推进经贸合作、提升软硬两个方面的实力、做好中美贸易持久战的准备等, 改善中美经贸关系的战略思考及应对举措。

  关键词: 中美经贸关系; 贸易战; 战略思考; 应对举措;
 

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的原因及中美贸易关系改善
 

  Abstract: Since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has grown rapidly with frictions. At present, China has become the largest source of imports and the third largest export market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States is China's sixth largest source of imports and the largest export market. Out of trade protectionism based on the America First principl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provoked a trade war with China aiming to contain China, reverse the trade deficit, revitalize American manufacturing, and strengthen the United States'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is Sino-US trade war has brought many negative effects, including increasing of Chinese economic downward pressure, raising of the cost of living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upgrading of the trade war to a comprehensive confrontation, and consequence of the collapse of the global economic recovery. The strategic considerations and countermeasures related with Sino-US economic and trade relations are put forward in terms of how to consider Sino-US economic and trade relations, eliminate misunderstandings, develop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promote the soft and hard powers, and prepare for the long-term trade war.

  Keyword: Sino-US economic and trade relations; Trade war; Strategic considerations; Countermeasures;

  中美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 经济总量、货物出口、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分别占全球总量的40%、25%、30%, 中美经贸关系直接影响着两国经济发展乃至世界经济走势。[1]特朗普执政美国白宫以来, 中美经贸关系“一波三折”, 甚至成为两国矛盾与冲突的焦点。面对新的挑战与考验, 中美经贸关系需从全局的战略高度进行深度思考, 研究应对举措。

  一、历史视角下的中美经贸关系变化

  两个多世纪前, 满载特产的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跨洋首航中国。150多年前, 数以万计的中国工人漂洋过海, 同美国人民一起铺设横贯东西的太平洋铁路。70多年前, 中国军民和美国将士浴血奋战, “飞虎队”“驼峰航线”成为一段佳话。40多年前, “乒乓外交”促使中美两国实现“跨越太平洋的握手”。中美建交以来, 双方合作从小到大快速增长不断跨越新台阶, 经贸关系在磕磕碰碰、跌宕起伏中不断向前发展。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今, 中美两国贸易总额大幅增长。目前,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三大出口市场, 美国是中国第六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一大出口市场。[2]2000~2017年, 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额占美国总出口额的比重从2.1%上升至8.4%, 中国占美国商品进口总额的份额从8.2%上升到21.6%。中国作为美国进口商品来源地的全球排位从1990年的第8上升到2006年的第2、2007年的第1。2017年中国是美国进口农产品第四大来源地, 金额为45亿美元。[3]据统计, 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 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500%, 远高于同期美国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 其中美国出口的大豆、棉花、汽车、集成电路以及波音飞机全球交付数量的约25%都销往中国。

  中美经贸关系深化发展给双方都带来了巨大收益。中美双边投资保持平稳增长, 两国双向投资累计超过2300亿美元。2017年, 中国企业在美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8.1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 截至2017年12月底, 美国累计在华投资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84万家, 实际投入金额约825亿美元。美国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物美价廉的商品, 并在对中国的投资、高科技产品等出口中获得了巨大收益。中国也在双边贸易中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

  中美建交以来两国贸易增长了230多倍, 对美国的就业、通货膨胀率的降低、寻找海外市场都起到重要作用。数据显示, 美国的苹果、波音、英特尔和其他跨国公司, 每年从中国市场获取巨额收益。例如, 波音公司2017年在中国市场销售额近120亿美元, 占其总销售额的近13%;苹果公司仅2017年四季度就从中国市场获得了180亿美元的收入, 占其总收入的20%。[4]2018年1~3月,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运输设备、植物产品和化工产品, 出口额分别为59.8亿美元、51.0亿美元、39.9亿美元和24.5亿美元, 占其对中国出口总额的20.3%、17.3%、13.5%和8.3%。

  中美两国存在着较大的贸易顺差。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 2017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约5837亿美元, 其中中方出口额为4298亿美元、进口额为1539亿美元。中方贸易顺差为2758亿美元。美国将香港转口贸易部分计入中国, 按离岸价格计算出口金额, 按到岸价格计算进口金额, 从而将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的双倍数额计入美中贸易逆差, 因此美国商务部统计美中贸易逆差达3752.3亿美元。[5]

  特朗普政府对华挑起贸易战。2018年3月23日, 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备忘录, 宣布基于“301调查”结果, 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高额关税。4月初美国发布的建议关税清单, 拟对中国出口的1333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 产品涵盖化学制品、钢铝制品、车辆船舶及零部件、机电产品等, 将中国具有潜在竞争力的中高端制造业产品作为打击的重点。[6]7月6日, 美国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实施加征25%的关税, 中国反制跟进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7月11日, 美国公布拟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的清单, 中美两大世界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争端加深。

  二、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的原因分析

  1.“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

  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核心目的是“美国优先”, 包括扞卫美国贸易政策主权、执行美国贸易法、利用美国经济实力扩大自身的货物和服务出口、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并在解决贸易争端上突出“美国国内法高于国际法”等。[7]现阶段的美国债务高企, 通胀预期增强,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空间面临瓶颈, 特朗普政府试图重新发动贸易战, 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特朗普对内先后颁发多项总统行政令, 通过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 、要求以“对等”原则开放市场、宣布税改方案等手段吸引制造业和就业回流, 以减少贸易逆差。与过去15年间《中国WTO合规报告》相比, 2018年初美国发布的2017年度报告负面内容大大增多。[8]中国是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重点针对对象, 特朗普政府将中国作为贸易保护主义的“靶子”, 转移国内矛盾和打造执政政绩, 推动美国优先目标落地。

  2. 遏制中国考量加重。

  特朗普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国情咨文讲话及一系列重要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竞争者”乃至“对手”, 声称中国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 扩展其国家推动经济模式的范围, [9]在经济上对美国构成竞争与挑战。中国“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挑战地区经济秩序, 在发展中国家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扩大影响力, 从而获得超过美国的竞争性优势。中国“窃取”美国价值多达千亿美元的知识产权并“获取”敏感技术, 中美市场开放“不平等、不对等”。据此, 特朗普政府着眼于提升美国经济在全球层面的竞争力, 其核心是与其盟友及伙伴合作回击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实践”, 限制中国“采购和获取”相关敏感技术, 以及加强向全世界提供美国的商品和服务从而“替代”中国的影响。

  3. 强势扭转贸易逆差。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特朗普认为对华贸易逆差是美国经济及就业增长缓慢、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等问题的重要原因, 必须扭转。一方面, 控制从中国进口。中国凭借劳动力资源优势其劳动密集型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强的成本优势, 出口美国的大多是生产资料、纺织产品、玻璃等能成规模生产的劳动密集型产品, 且多为产业链上游的初级加工材料。中国的家具、玩具、鞋靴伞等轻工产品和皮革制品箱包占美国进口市场的60.4%、58.3%和53.3%, 具有绝对竞争优势。中国同时也是美国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贱金属及制品和塑料橡胶的首位进口来源国。另一方面, 要扩大对中国的出口。据中方统计, 最近10年间美国对中国出口年均增长11%, 几乎是同期中国对美国出口年均增速的2倍。美国62%的大豆、14%的棉花、25%的波音飞机、17%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出口目的地都是中国。据美国官方数据, 2016年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第二大出口市场, 占美国农产品出口的15%, 每个美国农民平均向中国出口农产品约1.2万美元。

  4. 振兴美国制造业。

  开展对华贸易战符合特朗普政府“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执政理念。中美两个大国竞争的焦点是制造业, 且两国都在采取空前力度的政策举措发展和振兴本国的制造业。特朗普上台后, 美国将企业所得税由39%降至15%以下;允许企业把滞留在海外的利润带回美国按10%的税率一次性纳税;减轻奥巴马和克林顿对能源基建项目采取的限制, 进一步发展包括页岩气在内的国内能源产业, 为制造业创造能源方面的成本优势;对外采取贸易保护政策, 通过取消自由贸易协定、采取更加严厉的贸易制裁措施和提高贸易壁垒等方式, 促使美国制造业重返美国本土。特朗普政府通过减税、加息等优化环境政策吸引制造业回归, 从而从最基本的层面刺激制造业自动化智能化发展, 加速振兴本国制造业。

  5. 增强美方比较优势。

  “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发展会直接改变中美贸易间的比较优势, “一带一路”的推进则可能威胁到美国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全球霸主地位, 人民币国际化及中国谋求原油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定价权的尝试则可能直接影响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对于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 特别是中国在中高端制造业和科技创新领域的发展速度, 美国感到严重焦虑。美国在“特别301调查”报告中指责“‘中国制造2025’使中国成为先进制造业超级大国并推动在高科技领域形成诸多中国品牌, 影响美方知识产权所有者在全球市场上的份额, 从而与中国对美国的承诺和基本的市场经济原则背道而驰”。2017年中国GDP达12万亿美元, 相当于美国的63%, 并且中国经济增长率为6.9%, 远高于美国的2.3%。如果按照6%左右的GDP增速再增长10年左右, 即大约在2027年前后, 中国有望取代美国, 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这才是美国遏制中国复兴的根本原因。

  三、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分析

  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贸易战对中美双方乃至全球经济都会带来不利影响。

  1.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2017年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9.1%, 外需回暖是支撑2017年我国年度GDP增速回升的重要动力。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 中国宣布将对美国进口的部分农产品加征25%的关税作为对美国的反制措施, 其中就包括大豆、汽车和飞机等从美国进口金额最高的几大类主要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导致国内食品价格 (特别是食用油及猪肉价格) 出现快速上涨, 我国出口增速会因此陷入负增长从而拖累国内经济增长。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 会增加在中国做生意的成本, 可能会导致一些基本消费品的制造商迁出中国, 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如服装业和电子业会将工厂迁离中国。

  2. 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增加。

  据2017年牛津经济研究中心数据, 购买中国产品帮助每个美国家庭每年平均节省850美元, 中国的低价商品将美国消费物价水平降低了1%~1.5%, 表明中国低价商品给美国人民带来了福利。贸易战势必增加美国民众生活成本, 推升通胀, 制约消费。美国次贷危机后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依赖金融市场繁荣, 而一旦贸易战打响, 其对上市企业和经济增长预期的打击, 必将导致美国股指和高收益债券价格下跌, 进而诱发连锁反应, 触发风险资产的崩盘, 暴露美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2018年3月22日收盘美股三大股指集体大跌便是证明。美国的跨国公司较多, 许多厂商的工厂直接设置在中国, 贸易战对美国在华分厂也会造成直接影响。

  3. 贸易战可能演变为中美全面对抗。

  经贸合作历来被认为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从当前形势发展看, 中美贸易冲突不可能马上结束, 很可能会长期存在, 甚至有可能扩展到贸易之外的汇率、金融、资本流动、地缘政治、外资等更广泛的领域。

  4. 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复苏夭折。

  中美贸易冲突持续升级, 不仅影响中国和美国经济, 也必将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美两国爆发贸易冲突以来, 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明显波动, 股市和债市都陷入了低迷, 投资者普遍担心贸易战会影响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的稳定, 导致市场信心不足。贸易战伤害最大的是资本, 资本的流动是根据国内的发展潜力、产业升级机会、市场规模、人口红利、政策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做出投资判断, 资本最担心的就是反复无常的政策预期。据世界贸易组织分析, 如果中美贸易冲突全面恶化, 将导致今年全球GDP增速从2.9%下降到2.4%, 这意味着2017年以来的世界经济整体性复苏进程可能夭折。[10]

  四、改善中美经贸关系思路及举措

  当前, 中美双方高层都需要从全局的战略高度进一步深刻认识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与复杂性, 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充分关注对方的战略关切, 客观冷静看待贸易争端根源, 加强沟通避免误判, 积极对话交流, 妥善管控分歧, 在强调自身收益的同时兼顾对方的利益诉求, 共同锻造与提升在双边关系中的危机管控能力, 促进中美关系的良性有序发展。中美贸易战由美方挑起, 中方应围绕以下方面积极应对。

  1. 正确看待中美经贸关系波动发展。

  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始终在波动或者说是有周期的波动中发展, 这种周期波动有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美国每4年或8年总统换届, 经常是不同政党的轮换, 尤其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上台到冷战结束, 从里根到老布什, 从老布什到克林顿, 从克林顿到小布什, 从小布什到奥巴马,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 都是不同政党政治之间的轮换, 同时, 还受国际格局的影响。冷战结束后, 美国国内出现了要把中国作为敌手的声音。20世纪80年代以来, 中国的重心主要放在国内经济建设上, 对外实行韬光养晦的政策, 对美政策是不冲突、不对抗, 加强合作, 中国利用自己巨大的市场吸引美国的投资, 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对美国开放。进入21世纪, 中国以其强大的经济、政治、军事资源坚定维护国家利益, 中美朝着更加平等的关系进行着经济利益的博弈。

  2. 积极消除美方认识误区。

  应积极消除美方对我国的认识误区, 避免误判。一要消除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只是中国得利的想法。虽然中国在崛起过程中的现代化得益于美国, 但美国这些年也从中国得到了非常多的利益, 两国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双赢关系。二要消除美国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搭便车者”误解。美国一些人误认为中国对于国际公共产品的贡献相对小, 承担的责任和义务相当少。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利用现成的国际自由贸易、利用中国劳动力价格相对低和市场的相对广阔得到收益, 是双边和多边共赢的结果, 不应受到非议。三要消除美国一些人认为中国要取代美国在国际上作用的误解。[11]这是对中国战略意图的严重误判, 中国无意改变、也不想取代美国, 现在中国仍然是现存国际秩序的参与者、贡献者, 甚至是一个重要的扞卫者。中国所要求的并不是改变或者推翻现存国际秩序, 而是要改变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 提出中国方案, 贡献中国智慧。

  3. 面向双赢积极推进经贸合作。

  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 有必要更加主动地思考如何处理与老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合作与竞争并存是中美关系的常态, 但中美不应做对手, 更需当伙伴, 中美经贸有着较强的互补性。中美两国出现摩擦是正常的, 需要双方通过理性对话来解决。美国几家知名民调机构的最新调查显示, 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超过了50%, 达到了近30年来的最高水平。摒弃“零和”博弈陈旧观念, 积极推进两国广泛领域的对话合作, 是中美经贸关系未来发展的正确方向。中美双方应在能源、农产品、医疗、高科技产品、金融等领域加强贸易合作, 特别在农产品领域有着较强的互补性。这既可以推动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 满足人民的需要, 也有利于美方削减贸易赤字。

  4. 提升软硬两个方面的实力。

  我国产业体系产品全、技术含量低、基础研究差, 相比而言最大的差距是内在品质差、附加值低。未来中美贸易争端演进仍然面临较多不确定性, 必须坚持以我为主, 提升内力。一是加快提升制造业创新能力。加快建设一批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制造业创新中心等, 打造引领发展的战略科技力量和平台, 瞄准产业重大需求, 提供持续有效的系统性技术供给。深入实施国家技术创新工程, 培育形成一批创新能力突出、全球技术领先、品牌影响力强的创新型骨干企业。二是培育壮大科技创新产业集群。完善从科技研发、技术转移、企业孵化到产业集聚、集群的一整套企业创新和产业培育体系, 形成一批世界级创新高地和增长极, 辐射带动区域创新水平全面提升, 促进形成世界级产业集群。三是“走出去”与“引进来”相结合。引导和支持我国企业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全球创新布局, 引导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企业与沿线国家合作, 推动北斗导航、高铁、核能、超算中心等先进产能、重大装备、技术标准和品牌走出去。四是营造稳定有利的贸易环境。以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为抓手, 加强与不同经济体和国家的贸易自由化建设, 强化与周边国家之间的自贸区建设, 发展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多边贸易关系, 推动建立多边的全球自由贸易体系, 加速完成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5. 做好中美贸易持久战的准备。

  鉴于中美贸易争端的深层次原因和当年美国与日本、德国贸易战经验和教训, 持续时间长、波及领域多、打压对手手段多样是美国的惯用手法。必须清醒地认识到, 即便这次贸易纠纷得以平息, 未来美国全力遏制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和中国全面崛起的意图也不会改变。除了贸易领域, 美国未来还可能通过汇率、金融、知识产权等各种手段来打压中国, 对此中国要做好长期的相关准备。在战略层面, 保持战略定力, 辩证看待中美贸易冲突对我国经济的负面效应, 努力争取化危为机。在经济层面, 审慎看待潜在的金融风险, 实行稳定、谨慎的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 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稳步推进金融自由化进程。同时, 应提前准备反制措施, 包括联合维护全球化大局的国家商讨反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向世贸组织等国际组织提起诉讼, 适当条件下实施必要的报复性举措等等。

  参考文献:

  [1]商务部新闻办公室.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N/OL].2017-05-25.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m/201705/20170502581868.shtml.
  [2]外交部.中国同美国的关系[N/OL].2018-3.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bmz_679954/1206_680528/sbgx_680532/.
  [3]陈顺殷.数说美国人是如何计算中美经贸关系的[N/OL].2018-04-17.http://www.cnfinance.cn/blog/article.php?uid=36&id=2074.
  [4]张倪.中美经贸关系:可以有竞争, 不必做对手, 更应多合作[J].中国发展观察, 2018, (7) , 26-29.
  [5]正点国际美国事务部.2017年全年美国货物贸易及中美双边贸易概况[N/OL].2018-04-05.http://www.qqfx.com.cn/news/120360.html.
  [6]龚婷.美国对华经贸政策新发展与中美经贸关系前景[J].国际问题研究.2018, (3) , 94-107.
  [7]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2017 Trade Policy Agenda and 2016 Annual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n the Trade Agreements Program, ”https://ustr.gov/sites/default/files/files/reports/2017/Annual Report/Annual Report2017.pdf.
  [8]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2017 Report to Congress on China’s WTO Compliance, ”[N/OL], https://ustr.gov/sites/default/files/files/Press/Reports/China%202017%20WTO%20Report.pdf.
  [9]The White House, “President Donald J.Trump’s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N/OL], 2018-01-30.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president-donald-trumps-state-union-address/.
  [10]唐建伟.对中美贸易关系, 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N/OL].2018-5-28, http://www.sohu.com/a/233146785_313745
  [11]毛莉.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大局[N].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8-3-19.

    [1]乔松涛.中美经贸关系的战略思考及应对[J].经济论坛,2018(09):130-134.
    相近分类:中美关系论文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