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经济贸易论文

美国加入并主导TPP的战略意图及应对策略

时间:2016-01-06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3924字
摘要

  一、美国加入并主导TPP 战略意图。

  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 协议于 2015 年 10 月初达成,美国进一步巩固其跨区域霸主地位。TPP的前身是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三国在 2003 年旨在为实现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而形成的框架协议基础上,亚洲文莱在2005 年 3 月加入该协议,并于当年7月与智利、新西兰、新加坡三国签订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SEP) 演变而来。2009 年 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亚洲之行的日本站中正式对外宣布,美国将参与到TPP 的谈判,格外高调地强调把与 TPP 的谈判并加入该协议来提高美国的就业率和经济的繁荣,为美国的经济复苏注入强心剂,同时又顺理成章地为21世纪的世界贸易制定一些新的标准,就某些交易规则重新作出新的规划,其最终目的就是既要建立一个高标准的、能充分体现美国意愿和创新思维、能涵盖多领域范围的亚太地区一体化合作贸易体,又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起制衡作用的共同体。美国对 TPP 设定的最终目标是:

  “努力加强对劳工和环境的保护,目标是高标准的让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融入全球系统的血液中并努力完善其规则和规范”.TPP由此给亚太地区搅得风生水起。美国通过主导TPP,可以为实施其战略上的东移,亚太的再平衡政策提供战术的支撑点。对美国而言,TPP具有重要的战略和经济利益。

  (一)TPP 是美国亚太战略中重要的经济支柱。鉴于亚太地区巨大的市场,美国贸易代表处的文件多次毫不掩饰地表示,美国加入 TPP 的目的之一就是分享这些年来由于亚洲经济的高速增长而带来的收益和红利,搭着中国这趟顺风车,积极占领和开拓新市场,最大程度地增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出口,促进美国的就业和经济繁荣。自从 2008 年衍生于美国的因次贷危机而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亚洲经济已经独树一帜,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和晴雨表,因而许多人把 21 世纪称之为“太平洋世纪”.美国奥巴马政府提出的“重返亚洲”,全世界视其为美国外交、经济及军事政策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的信号。而TPP被视为美国向亚洲转移的一个重要步骤。

  (二)重新塑造并主导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整合进程,进一步稀释中、日、韩在亚洲区域的影响力,最大程度地实现自身战略利益。近年来,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如:东亚一体化的设想、“10+X”等具体谈判机构尽管都未明确或排除了美国的参与,但对于美国而言,这些具有与之“离心离德”的倾向和举动在最初阶段就已经引起了其高度重视和异常警惕。美国通过对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全面介入,最大程度地稀释并中和掉中、日、韩等国家在亚洲区域的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力,这样既达到了削弱中日韩势力的目的,同时又牢牢地保持住对该区域的领导力和影响力,两全其美。

  (三)为新世纪贸易交易提供新的标准和新的规则。在过去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美国为什么能长期保持超级大国的位置,除了其强大的军事势力和无与伦比的创新能力外,制定游戏规则是保持其世界经济优势地位的不二法宝。但随着金融危机的产生,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异军突起并由此而带动的金砖国家四处开花,美国的游戏规则慢慢地丧失了地位。为了保障其一超地位,美国迫切需要制定一些新的贸易游戏规则来维持其经济地位。TPP恰到好处的出现,美国便水到渠成加以利用并强势主导。奥巴马所称的“21 世纪贸易协议应有的高标准”实质上就是美国特色的标准。

  (四)美国主导的 TPP 重点意在削弱和抵制中国在亚太区域合作中的领先地位。不用讳言,TPP 就是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战略棋子,构成了对中国的重大战略威胁,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美国如此卖力并竭尽全力地推动 TPP 的政治目的是十分明确的,即充分利用美国自身在经济、政治、外交、文化等领域的诸多优势,借助亚太地区现有的各种政治力量,特别是把与中国存在着领土争端(日本、菲律宾)、同中国潜在对立(越南)、甚至是明确反对中国并敌视中国的国家(日本)联合起来,形成一种联合阵势,意图对中国形成压力的局面。美国总统奥巴马露骨地明示,就是不能让中国为我们设计规则。出于这样的目的,美国希望通过 TPP 这个新机构重新为世界制定新的贸易标准和游戏规则,彻底改变因当年允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给美国带来巨大冲击的后悔。限制中国的加入,约束中国发展空间,规范中国行为,这就是美国当下的战略和政策。

  二、美国模式下的 TPP 对中国的影响。

  (一)冲击着中国区域的一体化发展战略。东亚一体化、亚洲共同体、环太平洋经济共同体是中国在和平崛起的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重大历史课题。中国通过这三十几年的高速发展,已成为全球经济第二大经济实体,经济上取得的巨大成功,政治上就要有所作为。要想成为世界上负责任的政治大国,要想在全球范围内发挥更大的经济作用,必须首先在本地区层面站稳脚跟。但是,亚洲特别是东亚地区由于历史的原因而呈现复杂的地区形势,决定了中国与之合作的历程必然是艰难曲折的。美国以重返亚太、战略再平衡为切入点,巧妙地利用了中国与东盟的部分国家之间存在某些领土与海洋的争端,在中国与这些国家之间打进一些楔子,制造一些矛盾,为重建其作为东亚安全提供者的地位创造了便利。

  美国通过一系列不招人待见的活动,拉近了与东南亚国家的政治关系。TPP战略协议的最终形成,为美国的政治安全关系提供了强大而适时的经济筹码,这样就分化了中国与东盟经济合作的共点。在亚洲区域一体化中,中、日、韩三国的一体化又是东亚一体化的关键环节和核心,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之复杂现实的矛盾和纠结,再加上美国对于中日韩三国的任何接近历来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三国一体化充满了难题和变数。

  (二)对中国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带来一定的影响。

  中国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建成全面小康和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但对于怎样全面改革,从哪儿入手等许许多多的具体实施措施和实施路径,社会各界存在较大分歧且在短时间内又难以弥合,取得共识。中国需要探索出一条有别于西方的现代化道路之时,又要符合中国国情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面对十字路口,这时由美国主导的 TPP 适时地提供了一条看似合理的改革建议书,摆在了中国人的面前。诸如货币的自由兑换、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服务业全面的开放、金融充分自由化等等闻着香,实质上是极具危险的改革建议,国内也出现了与之类似的摇旗呐喊的改革呼声,这一剂毒药式的处方,中国是开还是不开。这对中国的全面深入改革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前苏联接受美国等西方国家提供的崩溃式处方不能在中国重演。

  三、中国如何应对强势下的 TPP.

  目前中国尚未加入该协定,现阶段 TPP 也基本上把中国排除在外。TPP 就是为将中国排除在外而着身定做的一套贸易体系,而且以当前中国的条件是不可能达到加入条件的。

  如货币自由兑换。这一点几乎是针对中国,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刚起步,如果现在中国放开货币自由兑换,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大幅度动荡,资本大量的外流。再如国企私有化。这一条也是针对中国的,故意以此将中国排除在外。至于其他的保护知识产权、禁止贸易补贴等几乎和 WTO 体系差不多,只是更严格,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虽然中国尚未加入该协定,但未来不排除中国在适宜的时候提出加入。从长期看,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多边贸易安排都无法将非协定国家和地区排除在国际贸易体系之外,否则其自身发展将大为受限。中国作为世界经济总量大国、贸易与投资大国,不应事事都当追随者,而应积极主动参与到多边的谈判中,变被动为主动,成为世界贸易新规则的制定者和谈判者,获得主动权,改变过去我们重新加入世贸组织而付出的难以承受的代价,从而使自己赢得在亚太区域发展的一席之地。只有掌握了主导权和话语权,才能更好地、有效地提高我国的国际地位。

  (一)静观其变,密切注意 TPP 最新发展动态。处变不惊。在美国主导下,TPP本身就没有邀请中国加入。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表现得拼命想“挤”进去,人家自然会提高对中国的要价,让中国过度承担开放义务,因而估计“门票”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顺其自然。这样,不加入TPP带来的损失也不会太大。同时,密切注意新动态,随时掌握TPP的新趋向。

  (二)主动出击,继续推进其他一体化发展路径,弱化 TPP的冲击。

  对TPP带来的消极影响,中国要有一份战略定力。毕竟美国一手遮天的时代已成为过去式,尽管TPP协议已签订,但离生效还有一段时间,将来出现什么样的变数也未可知。除了这个TPP外,在亚洲还有诸如10+3,中国同东盟、中韩等多种合作机制,我们可以借助的对象有很多,与美国周旋的空间还有很大。同时,由于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实体,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完全抛开中国的世界组织要想正常运转确实比较困难。还有巴西、印度、南非和俄罗斯等新兴经济实体在全球经济的分量也在不断上升,美国要另起炉灶,要制定和执行新的美国式的全球贸易规则,没有这些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参与和合作,这是不可想象的。

  (三)加快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洲自贸区建设,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双边协定贸易,提升我国应对 TPP 的筹码。

  一是继续推进现有的中国与东盟、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自贸区建设,并提升与这些国家自贸区的规格,升级为更高的标准,深化与东盟及其他国家地区的经济合作,在市场准入、服务贸易及 TPP相关标准方面加大开放力度;二是分别与 TPP 成员国展开对话,并与其中以中国为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优先进行双边自贸区谈判并尽快签署协议;三是应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和行动,推进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进程,但完全不必以中美谈判的完成来作为我国加入 TPP 谈判的前提条件,二者应并行不悖;四是积极主动地对亚洲、非洲不发达国家实行单方面关税减免,使自己成为更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五是让 TPP 各方认识到与中国谈TPP是实现共赢的“机会之窗”,打消其“奇货可居”的施舍想法。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