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考古学论文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和方式的选择探析

时间:2019-07-03 来源:浙江建筑 作者:路霞,叶良,吕小辉 本文字数:5801字

  摘    要: 古迹遗址是构成我国古代文明史迹的主体, 是人类文明史迹的直接建筑主体, 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和科学研究价值。当下, 如何通过适当的展示, 在保护古迹遗址不受自然和人为因素破坏的前提下, 让古迹遗址发挥出现实意义, 是现今古迹遗址的重要关注点之一。我们在文中对文物古迹展示内涵进行了界定, 分析了展示内容和展示方式在选择时的影响因素及权衡因素。

  关键词: 古迹遗址; 展示内容; 展示方式; 影响因素; 权衡因素;

  作为历史跨度长达数千年的文明古国, 我国拥有着数量庞大而又分布广泛的古迹遗址。这些古迹遗址是人类文明史迹的直接建筑主体, 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和科学研究价值。

  对于古迹遗址的保护由来已久,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 其保护理念和保护方式也逐渐出现了变化。在现今的时代背景下, 古迹遗址的保护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其自身建筑本体的保护, 更拓展到了其所在区域整体以及其相关历史文献的保护。而基于社会和人民的整体需求, 一味地限制性保护已经不合时宜, 如何通过适当的展示, 在保护古迹遗址不受自然和人为因素破坏的前提下, 让古迹遗址发挥出现实意义, 这是现今古迹遗址的重要关注点之一。

  然而, 在现实中, 对于古迹遗址的展示可谓困难重重。首先, 区别于西方的石质建筑材料, 我国古代的建筑大多是土木结构, 其抗自然侵蚀和人为破坏的能力相对有限, 故而我国现存的古迹遗址往往毁坏严重而又十分脆弱, 这都给古迹遗址的展示带来了极大阻碍, 包括技术上的难度增加等。其次, 古迹遗址作为具备极大科研价值的文化主体, 是文物保护机构的重点关注对象;而其作为区域内的珍贵利用资源, 又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极大重视。两个主体之间的职能利益不同, 导致了古迹遗址的展示在实际过程中异常困难, 无法两头兼顾。

  现阶段, 在古迹遗址的展示中主要存在以下问题:第一, 当地民众对古迹遗址的保护意识不足, 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古迹遗址的展示工作;第二, 展示方式落后, 无法实现古迹遗址历史信息的有效传达;第三, 部分遗址保护过甚, 使其社会文化价值无法在展示中得到发扬;第四, 古迹遗址展示的资金不足, 以致限制了诸多遗址开发项目的正常开展。

  1、 古迹遗址展示的内涵界定

  《文化遗产地诠释与展陈宪章》中对于古迹遗址展示的概念有着这样的定义:一切可能的可提高公众意识、增强公众对文化遗产地理解的活动, 均可称为对文化遗产地的展示。刘卫红在研究大遗址展示理念时提出, 遗址的展示是指对遗址区域以遗址本体为主的自然与人文环境的展现或显示, 包含了内在价值或精神的表达和外在形态的展现或显示。其强调遗址展示的真实性、完整性和重要性[1]。而曹海云在研究都城类遗址的展示方式时指出, 遗址的展示是以遗址保护为前提, 以考古研究为依据, 以展现遗址内涵为目的, 对遗址进行恰当、完整地解说, 向观者传达遗址的核心价值与意义[2]。杨琳琳主要从遗址的阐释着手, 认为相关工作人员面向公众针对考古遗址的阐释信息进行科学地、有规划地交流, 是为实现公众对遗址的阐释理解的技术支持[3]。而陶亮等探讨了土遗址的展示方式, 指出遗址的展示是指在保证遗址安全的前提下, 将遗址的内涵及价值表现出来, 包括对遗址的解说、狭义的展示和解说基础设备[4]。综上, 本研究认为, 古迹遗址展示的内涵定义应该是:以遗址的保护为前提, 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 将以遗址本体为主的遗址区域形态及其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向公众展现和显示。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和方式的选择探析

  2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的选择

  2.1、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的类别

  1) 古迹遗址本体

  古迹遗址的本体是遗址遗存的直接物理表现形式, 其包括设计外观、建筑主体、结构形式、材料种类及附属文物等, 是遗址展示的首要内容。通过对古迹遗址本体的展示, 能让公众更为直观地获取到古迹遗址的信息, 达到传播古迹遗址历史文化价值的目的。

  2) 遗址区域内自然环境和地文景观

  许多遗址分布广泛, 其所在区域内的自然或地文景观又极具观赏性, 此时可以考虑将遗址展示的外延扩大到遗址区域的自然地文景观的展示。包括遗址区域内的地貌、水体、植被等自然风貌。以此为出发点可以建造考古遗址公园或森林公园。

  3) 遗址区域内的物质文化景观

  部分遗址所处区域具有良好的物质文化景观, 如聚落田野、古道小径、历史建筑等, 其本身即具有极佳的展示潜力。通过良好的规划, 可以使其与古迹遗址的展示相互助力, 达到更好的展示效果。

  4) 古迹遗址承载的非物质文化景观

  许多遗址都承载着如重大历史事件、历史活动、历史人物事迹、民风民俗及文化技艺等非物质文化景观, 这些无形的遗产无疑都是人类文化的瑰宝。透过这些非物质文化景观的展示, 可以使公众更为具体地了解古迹遗址的“前世今生”, 从而把握其蕴含的历史文化内涵。

  2.2、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选择的影响因素分析

  1) 展示内容的留存完整度

  展示内容的选择很大程度上与观赏性直接挂钩。从这个层面上来说, 在选择展示内容的时候要着重考虑其留存主体的完整度。如果主体保存较为完善, 可以适当采取简要的保护措施直接展示。反之, 若主体毁坏较为严重, 就要从多方面考量其是否能在现有条件下达到可供展示的标准。如果无法达到, 则应考虑放弃展示或延迟展示。

  2) 展示内容的公众接受程度

  展示的直接目的是为了让公众了解古迹遗址的内在和外在价值, 从该层面上来说, 任何无法被公众所接受的展示内容都是不合时宜的。因而, 在选择展示内容的时候要本着信息可达性的原则, 尽量避免晦涩难懂抑或是历史背景不明的展示内容。

  3) 展示的内容具有的历史文化价值大小

  部分遗址毁坏严重, 主体结构及建筑外观已荡然无存, 从观赏性上已经基本不具有展示的价值。然而在另一方面, 其本身又具有极大的无形价值, 换言之在历史文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此时可以考虑通过原址重建等方式进行展示。

  2.3、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选择时的权衡因素分析

  1) 展示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观赏性的权衡

  现今的修复技术已越发成熟, 通过模拟重建等方式提高古迹遗址的观赏性至少在技术上已不存在难题。也正因如此, 部分遗址展示工程难免会出于经济效益等因素的考量, 无法正确把握其中的度, 从而造成遗址展示内容失真的问题。而事实上, 遗址展示的根本目的在于揭示其文化遗产的历史价值, 而不是表现现代技术的进步和成就, 也不是个人才能的展示, 更不是为迎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而横加变形修整[4]。展示内容的选择要本着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原则, 不可“过分”展示。

  2) 展示内容的观赏性与易损害性的权衡

  展示的内容要经过仔细的筛选, 判定对遗址保护本身是否构成威胁。部分古迹遗址虽然具有极佳的观赏性, 换言之有极高的展示价值, 但是其同时又极易受到自然环境和人为环境的破坏, 并且在现阶段暂无较好的防范措施。此时, 就要从对古迹遗址的保护出发, 放弃或延迟其展示时机, 以免对其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3、 古迹遗址展示方式的选择

  3.1、 古迹遗址展示方式的类别

  1) 原状展示

  古迹遗址的原状展示包括露天原状展示和覆盖原状展示, 其主要针对遗址本体保存较为完好的遗址。其中露天原状展示在古迹遗址上不附加任何装饰性或保护性建筑, 因而采用该种展示方式的遗址除了主体保存良好, 还应该有较强的抗风化腐蚀和人为破坏能力, 如着名的庞贝古城遗址和雅典卫城遗址。而我国国内的许多遗址为土木结构, 其抗损坏的能力有限, 在主体保存良好的基础上, 一般在遗址本体上方加盖一个跨度较大的屋顶, 用展示厅的方式使遗址与外界隔离, 以减少对于遗址的自然损害, 该种方法称为覆盖原状展示。

  2) 原址标识展示

  在某些情况下, 古迹遗址本身发掘考察已基本完成, 布局形式和结构亦基本清晰, 然而其本身极为脆弱, 采用了原址回填的方式进行保护, 此时是无法进行系统的展示的。但是另一方面, 人民大众又有着一睹其风貌的迫切要求, 此时可以考虑在回填的基础上进行原状标识展示。标识的手段主要有地面砂石标识、地表植物标识等, 其都兼具保护和极高辨识度的特征, 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公众了解遗址大致形态分布的要求。殷墟古遗址王陵区的部分墓葬即采用了该种展示方式。

  3) 原址重建展示

  部分古迹遗址损坏极其严重, 主体结构及使用功能已基本丧失, 残留信息极少, 已无法达到展示的基本标准。但在另一方面, 其在历史文化中又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抑或是在现今得出区位规划中也有着不得不展示的理由, 此时, 可以考虑在原址基础上进行重建展示。而基于遗址展示的真实性原则, 一般不主张丢弃历史信息进行重建。《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准则》中明确指出:“原址重建是保护工程中极特殊的个别措施。核准在原址重建时, 首先应保护现存遗址不受损伤。重建应有直接证据, 不允许违背原形式和原格局的主观设计。”杭州的雷峰塔正是基于毁坏严重和西湖景区规划要求的双重背景下, 本着真实性原则, 参考了大量历史文献后进行原址重建展示的。

  4) 陈列展示

  许多古迹遗址的发掘常常有大量的出土附属物, 如古代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品、衣料装饰、文献记载及宗教器皿等, 其直观反映着所处时代的社会生活和生产水平, 更有甚者, 可以表达出古人的思想和宗教信仰, 其所具有的历史文化价值不言而喻。但是这些文物发掘的时候往往是摆放杂乱, 毁坏严重, 处理的最好方式就是将其通过一定的修复, 进行陈列展示。在展示过程中辅以展板或影像资料进行系统讲解, 以达到为公众直观了解的目的。

  5) 多媒体展示

  前文提到, 部分遗址出土附属品在展陈的时候会辅以特定讲解媒介, 如展板等。事实上, 众多古迹遗址虽然所含历史文化信息丰富, 但是可读性和观赏性较差, 抑或是受限于普通民众的认知水平, 其展示效果并不好。此时, 可以考虑通过多媒体展示的手段, 以求加强遗址展示的体验度。具体手段包括书籍阅读、画板展示、音频讲解和视频观赏等。近年来备受推崇的数字模拟技术在此方面亦有着极佳的应用前景。通过现代科技的运用, 可以极大丰富参观内容, 弥补缺失历史信息, 调动游客的感官体验, 使其对古迹遗址的历史文化内容有着更为全面的把握。

  6) 周边体验活动

  部分遗址的展示会结合周边产品或活动庆典来进行, 以此弥补遗址展示手段和宣传力度的不足。例如在遗址景区内进行遗址仿真文物的售卖, 如果忽略经济层面, 其在加深游客对于遗址文化内容的理解上是有着一定的作用的。再如2006年在大明宫含元殿举行的“盛大西安大型演出活动”, 其根据含元殿建筑复原的基础上, 采取了先进轻型材料, 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盛唐的舞台艺术形象。虽然在历史原真度上有待考量, 但是其活动本身对于大明宫的整体展示起到了极大的正面影响, 进一步丰富了遗址展示的方式, 亦满足了普通民众对历史文化信息具象化获取的需求。

  3.2、 古迹遗址展示方式选择的影响因素分析

  1) 遗址本体情况

  选择采用何种方式展示古迹遗址时, 首先考虑的无疑是遗址自身本体的情况。如遗址本体的保存好坏直接决定着展示方式的选择。若遗址保存较为完好, 则可以采用原状展示, 根据抗损害能力的不同, 又可以细分为露天原状展示或覆盖原状展示。若遗址损坏严重, 则应考虑是否有原址重建的必要;遗址本体所处的地理交通位置, 也会在相当程度影响遗址展示的人流量大小, 进而影响到遗址展示方式规划的规模;而遗址自身残留的历史文化信息的多寡和获取难易程度, 又会决定在展示方式上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去完善其信息可达性。可以说, 遗址本体情况是遗址展示方式选择的最主要因素。

  2) 遗址考古研究的成熟度

  遗址展示的目的是要将古迹遗址自身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向公众展现。而古迹遗址虽蕴含丰富科学、历史、艺术内容, 但却是死寂无声的, 只有经过研究者的深入研究阐释, 展陈设计者的精心布展, 才能实现“活生生”的历史这一展示目标。从这一层面上来说, 遗址的展示是要建立在研究者充分考古研究的基础上的, 只有通过深入发掘考证遗址历史文化信息之后, 遗址才能达到向公众展示的前提, 否则展示出来的要么是残缺的历史文化信息, 要么是无法为公众理解或极易被普通人曲解的信息, 这都与古迹遗址展示的初衷相违背。

  3) 新媒体的开发应用程度

  遗址的展示其本身属于信息传播的范畴, 而信息传播的效果无疑与传播的媒介相挂钩。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与新媒体的开发运用, 遗址的展示方式也趋向于多样化。从最早的简单陈列参观, 现场工作人员讲解, 到视频影像观看, 自助讲解系统, 再到肉眼可见的数字模拟技术的普及, 遗址展示的方式选择受限亦必将得益于科技的日新月异。

  3.3 、古迹遗址展示方式选择时的权衡因素分析

  1) 观赏性与真实性或危险性之间的权衡

  某些展示方式固然可以使古迹遗址的观赏性得到大幅提升, 但是是以牺牲部分真实性为前提, 或是以增加遗址毁坏危险性为代价的, 此时该种展示方式是否还应该采用, 就值得仔细商榷。如杭州的雷峰塔原址重建项目, 在某些历史学家眼中就是以牺牲雷峰塔的原真性为代价换取西湖景区的整体规划完整度, 但是另一些历史学家却认为, 适当地牺牲一些原真性不等于伪造, 况且这些损失与其带来的社会效益和文化效益相比, 是近乎微不足道的。因而该项目的最终实施历经多年, 争论不断。虽然最终选择了重建雷峰塔, 但是此项目的最终实施裁定标准在其他项目中却未必适用, 在具体的展示方式选择之时, 还需仔细考量。

  2) 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之间的权衡

  如果古迹遗址的展示方式在前期规划的论证过程中不存在明显问题, 有较好的社会价值, 从遗址保护和展示效果来说亦有着一定的优势, 此时就应该着重考虑其实际操作的可能性。主要应从经济层面上考量其前期投入是否在预算之内, 投资回收期是否适合等;从技术层面上考量其预计使用的展示技术在现阶段是否足够成熟, 在运用过程中有无明显技术瓶颈等。只有充分考虑解决这些问题, 才能不使展示方案成为一纸空谈。

  4、 结语

  本文对古迹遗址展示内涵进行了界定, 对古迹遗址的展示内容及展示方式的选择进行了探究, 并得到如下结论:

  1) 古迹遗址展示内容选择时, 受展示内容的留存完整度, 展示内容的公众接受程度, 展示的内容具有的历史文化价值大小等因素的影响;并需要在展示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观赏性之间, 以及观赏性与易损害性之间作出权衡。

  2) 古迹遗址展示方式选择时, 受遗址本体情况, 遗址考古研究的成熟度, 新媒体的开发应用程度等因素的影响;并需要在展示方式的观赏性与真实性或危险性之间, 以及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之间作出权衡。

  参考文献

  [1]刘卫红.大遗址展示理念方法问题的探讨[J].地域研究与开发, 2013, 32 (2) :171-176.
  [2]曹海云.都城类遗址的展示方式研究[D].北京:北京建筑大学, 2015.
  [3]杨琳琳.考古遗址的阐释与展示体系规划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 2017.
  [4]陶亮.土遗址展示方式的初步探讨[D].西安:西北大学, 2008.

    路霞,叶良,吕小辉.古迹遗址展示内容和展示方式选择研究[J].浙江建筑,2019,36(03):7-10.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