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论文

新时期海峡两岸关系发展趋势探究

时间:2020-06-30 来源:现代台湾研究 本文字数:7821字
作者:闫兴 单位:中共福建省委党校科社与政治学教研部

  摘    要: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同时蕴含机遇与挑战。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与台海局势发展,是在中国和平发展并与世界关系发生深刻变化的宏阔视野和基本脉络下得以演进的。当前两岸关系发展存在暗流和风险,但民族复兴和国家统一的大势无法阻挡,“台独”分裂势力不可能撼动两岸关系基本格局,也改变不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并最终实现统一的历史大趋势。

  关键词: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世界秩序; 两岸关系; 趋势;

  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1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基于对全球秩序急剧变动调整和我国发展内外环境深刻变化的敏锐洞察而做出的重要论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巨变,并与国家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同步交织、相互激荡。深刻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深刻内涵,牢牢把握这一变局给两岸关系发展和中华民族复兴带来的机遇,对我们客观和准确把握两岸关系发展的基本格局和趋势,促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

  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两岸关系发展的历史方位

  2018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进一步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2习总书记多次就世界发展大势和中国自身发展前景作出重大论断,为我们准确把握当今中国面临的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的全部问题及进一步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新的历史坐标。“大变局”本质在于国际力量对比变化和国际秩序的重塑,其动因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主导建立二战后国际秩序的美国大搞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给全球带来剧烈冲击与震荡;二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并坚定维护多边主义,积极推进全球化良性发展。3由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核心内涵是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秩序的演进方向和发展趋势产生深刻影响,冲击了世界权力在国家间的重新分配,其鲜明的特征就是世界秩序面临重组,中美战略博弈加剧。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大变局”下,我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日可待,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开启新征程,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更接近于全面复兴。自近代以来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中国已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从而可能迎来近现代史上由衰而盛的历史性转折。这种变化的具体表现:一是经济发展态势最好。中国经济总量自2010年以来已稳居世界第二,2018年GDP达到13.5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比达到16%,远远甩开了第三名日本的6%,是美国经济总量的66.3%,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30%以上。尽管目前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全球几乎所有经济评估机构都对其增长前景作出乐观预估。4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虽对部分外商产生不利影响,但中国仍是全球吸收外资最旺的地区。二是科技实力地位快速上升。中国的科技研发投入、全球性专利申请,均仅次于美国,整体科技水平大幅提升,目前虽与美国差距仍然不小,但部分新兴领域如量子技术、AI、高铁等已全球领先。三是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一带一路”倡议随着日本的加入,全球重要国家几乎都参与其中;“中非合作论坛”几乎囊括了所有非洲国家,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契合时代的中国特色公共产品。在既有国际体系中,中国不仅是参与者,更随着综合实力的增强,承担了更多的国际责任,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推动者。可以说,中国发展速度之快、影响之深远百年未有,已成为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积极推动着国际体系朝着更公正合理方向发展。
 

新时期海峡两岸关系发展趋势探究
 

  (二)世界格局面临调整和重构

  从世界层面来说,自17世纪中叶主权国家体系建立以来,经过一战、二战到冷战、“后冷战”时代,由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和雅尔塔体系宰制面临调整。一是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和既有国际秩序的主要缔造者,希望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但在综合实力下降、国际秩序急剧变动过程中,不仅难以有效应对“大变局”冲击,更表现出与当今世界格格不入、不断“退群”的姿态。二是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南北力量对比发生巨变。除中国外,还有印度、巴西、南非和俄罗斯,所谓“金砖国家”“展望五国”“新钻十一国”等大约十多个新兴大国或中等强国同步崛起,非洲、南美也在板块式复兴。5三是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与全球治理格局发生巨变。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非国家行为体兴起和新兴力量话语权增强,使美国为首的西方在既有的联合国政治体系、北约为主体的集体军事安全体系、布雷顿森林经济金融体系、国际司法体系等全球性政经体系中的主导权明显削弱,全球治理体系正向西方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共治转变,而诸如上合组织、金砖国家集团等非西方主导的全球性机制正对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产生深刻影响。四是西方世界发展整体性低迷,导致东西方矛盾斗争的内涵发生结构性变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普世价值面临“中国模式”“北京方案”的冲击,美国以所谓“华盛顿方案”维护其全球霸权的能力或将遭致削弱。五是经济全球化与政治多极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威胁多元化相互激荡,将世界各国人民裹挟在一起,在共同应对新变局下汇聚成一股强烈牵制单边主义和锁国主义的声浪。

  (三)中国与世界关系出现新变化

  “大变局”下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新变化,为我们客观认识和正确判断两岸关系发展及其趋势提供了历史方位。特别是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发展与世界“大变局”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对冷战后太平洋东西两岸及台湾海峡两岸的战略棋局产生了明显影响。一是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美国自信心下降,恐惧感和焦虑感大幅上升,为实现其“再次伟大”的目标单方挑起中美贸易摩擦,以“经贸战”“科技战”和“台湾牌”频频向中国发难,中美关系前景充满着不确定性。二是岛内“台独”势力企图“挟洋谋独”。台湾岛内社情民意正在发生潜移默化的转变,“台独”的现实可能性越来越渺茫,“台独”分裂势力试图利用世界格局变化“兴风作浪”,加大“台独”动作,制造两岸对抗,两岸关系形势更趋严峻复杂。与“大变局”相伴随,两岸关系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的结构调整期,两岸融合发展面临新的历史机遇,但风险和挑战也随之增多。

  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影响两岸关系发展的消极暗流

  近70年来,台海局势发生了历史性改变,但仍存在诸多消极暗流。海峡两岸长期分离、两岸不同发展道路背景下形成的政治认同差异等结构性因素日益凸显,由此阻碍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程。

  (一)台湾社会“大中国意识”受到挑战

  近百年来,台湾社会意识长期处在中华传统文化氛围中,尽管孤悬东南沿海,地理环境的因素使台湾同胞地方意识鲜明,但是这种地方意识侧重的是地域、情感和群体认同,爱国爱乡始终是台湾社会意识的主流。即便是在日本殖民统治50年里,台湾同胞始终胸怀祖国,为反抗日本殖民统治,以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对抗日本的“同化”政策和“皇民化”运动,坚持了民族自主性,台湾地方意识一直没有偏离过“爱国”的内核,始终带有浓厚的中国情怀。1945年台湾光复后,国民党当局积极“去殖民化”,使台湾地区比较完整地保存了中华传统文化,台湾同胞的中国认同、中国意识并没有因为两岸分离而有所改变。但客观上,两岸长期分离也为所谓“台湾主体意识”的滋长、形成和异化提供了土壤。在两岸政经发展的不同路径下,两岸同胞的政治情感被人为地割裂。尤其是国民党当局的长期“反共”宣传,导致岛内社会形成对大陆政治制度和人民政权根深蒂固的偏见,催化了台湾地方意识“自主性”的快速提升,不仅给国民党当局的“法统”造成巨大冲击,更严重的是由这个“法统”所代表的中国元素在台湾社会的影响也开始削弱。而促使这种社会意识明显脱离中国语境、形成具有高度政治认同性质的“台湾主体意识”,则与20世纪80年代末兴起的台湾“政治民主化”运动直接相关。李登辉作为第一个所谓的“台湾人总统”,利用岛内“台独”势力挑起的省籍矛盾和族群情结,以及台湾同胞因历史遭遇形成的“悲情意识”“出头天”愿望,推动以“去中国化”为核心的分裂路线,鼓吹“‘中华民国’在台湾”“台湾必须是台湾人的东西”“台湾生命共同体”,并从社会各个领域加速落实“‘中华民国’台湾化”、建构“台湾主体性”。2000年民进党主政后更强化“台湾主体意识”论述和话语权,“台湾主体意识”的内涵逐渐异化,遂成为台湾社会的主导话语。

  “台湾主体意识”的形成及其对台湾社会的话语主导性,给两岸关系长远发展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而且仍在不断侵蚀两岸和平统一的基础。与“台湾主体意识”高涨相对应,台湾社会“大中国意识”日趋薄弱。“中国人”认同消退,“台湾人”认同上升,“‘独’强统弱”特征日益显现。从岛内相关民调来看,尽管赞成“两岸同属一中”的比例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过程中有所上升,但仍不到三成,远远落后于反对者;而支持“一国两制”的比例也远远落后于反对的比例(近七成)。在政治认同上,“台湾主体意识”表现出来的结果则是“中国意识”“中国认同”的全面弱化。

  (二)两岸固有历史与现实矛盾分歧日益凸显

  两岸关系发展屡现波折,肇因于两岸固有的历史分歧和现实矛盾。这一矛盾分歧缘起于1949年以后的两岸长期分离,也与“台湾主体意识”的强化过程密切相关,其核心就是两岸双方对两岸关系性质和看法存在严重分歧。尤其是民进党坚持“台独”党纲,主张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两岸“一边一国”、“台湾前途由2300万人民决定”,并伺机推动“法理台独”“实质台独”,导致民共之间缺乏共识,根本难以建立政治互信。国民党在“偏安”心态和选举竞争的双重作用下,党内主流派关于大陆政策的核心论述不断退步,“中国意识”转趋淡薄,已经很难回到传统的一个中国、追求统一的立场。岛内舆论认为,台湾内部当前最大危机之一,是对完全执政的民进党失去制衡功能,国民党对两岸关系及对美关系丧失论述能力和话语权,更遑论影响力。这不仅冲击到国民党未来生存与发展,也影响了两岸既有政治基础的巩固和延续。

  (三)美国不断加大力度打“台湾牌”

  回顾两岸关系历史,我们不难发现,美国方面始终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冷战结束以来,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增强,美国单方主宰台海局势的局面受到冲击,使“台湾牌”在美国对华战略的作用日益突出,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明确将中国定位为首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其对华战略已发生根本转变,打“台湾牌”的力度明显加强。由此,近年来美国对台湾岛内政治社会的影响力不减反增。美国通过出台一系列涉台法案等动作,与台湾当局在政治经济等各个层面的关系不断升温。一方面,美国方面凭借“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而建立的“对台安全承诺”更趋明确。美国将台湾地区明确纳入“印太战略”范围。近年来,在两岸军事实力对比明显朝有利于大陆方向发展的背景下,美国对台安全保证更表现出清晰的行动反应,如派遣海军舰艇以“自由航行”为借口频频穿越台湾海峡,声称“例行性穿越”“证明美国对自由开放的印太承诺”。美方甚至妄称对台军售符合“一个中国”政策,可以根据台海军事实力对比和台海军事防御需求予以调整。另一方面,美国公开介入岛内政治活动。美国始终不对“九二共识”采取立场,反而肯定蔡英文当局以所谓的“不挑衅”原则处理两岸事务,不认为台湾当局应对两岸关系目前现况承担责任,批评中国大陆处理涉台外交事务,声称“中国正寻求改变现状,侵蚀台湾‘国际空间’,增加在第一岛链内外的军事活动频率与规模,这些胁迫行为只会使两岸问题和平解决变得更加困难”。

  (四)“民粹式民主”常态化影响两岸共同认同的塑造

  199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实行“全民直选”以来,每次全岛范围的选举无异于一次“全民公投”,并演变成一场制度化的“台湾主体性”和“‘中华民国’认同”强化运动。与此同时,岛内频繁选举直接破坏了两岸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尤其在统“独”二元对立的政治结构下极易导致社会撕裂,从而在最重要的两岸政策上根本无法凝聚社会共识。值得注意的是,岛内选举民粹主义已阻碍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岛内民粹主义与“政治民主化”相伴而生,其显性后果之一就是社会共识难以形成。有学者认为,在台湾政治生活中,虽然“族群”概念有所淡化,但是与其理念相连的统“独”议题始终未解,依然是高度敏感、高度分裂的问题。在“主权”问题和统“独”议题无法形成共识的前提下,民进党等“台独”势力持续利用统“独”议题进行政治动员,继续操弄“主权政治”,台湾的政治结构将始终是高度对抗的,其后果是台湾将无法通过其他途径、其他议题弥合割裂的社会,更没有机会摆脱民粹主义对台湾民主体质的侵蚀。6从两岸关系的角度看,岛内一些政治人物以认同或统“独”问题来动员民众参与政治过程,使民粹主义与两岸议题形成高度复杂的关联。基于此,两岸在经济、文化和社会领域发生的一些具体事件(如周子瑜事件等)上,常常因此陷入泛政治化、民粹化的争论之中,不仅增加了两岸民间的敌意,也不利于两岸共同认同的形塑。

  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两岸关系发展的正向逻辑

  把握客观世界的新变化新趋势,准确捕捉时代主题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功能,是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基本要求。深刻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内涵,有助于我们理解其与两岸关系两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也有助于我们准确认识“大变局”下两岸关系必然出现的正向逻辑发展及其本原。百年来两岸关系始终是处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架构下而递嬗演变的。

  (一)两岸综合实力差距持续扩大

  改革开放以来,两岸综合实力对比发生显着变化。根据统计,1990年大陆GDP总量仅为台湾的2.39倍,台湾GDP占大陆比例达到43.8%;至2015年,大陆GDP是台湾的21.9倍,台湾GDP占大陆比例仅4.56%,2018年进一步下降至4.5%。7大陆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软实力”不断增强,而且军事和国防现代化建设成就斐然,已对台湾形成压倒性优势。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台湾地区在政党恶性竞争和“台独”民粹主义破坏下,曾经引以为傲的所谓政经优势迅速衰减,无论行政效率、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感召力,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的吸引力,民间社会的凝聚力和创造力,国际影响力,都难以与大陆相提并论。与此同时,大陆对台战略优势持续扩大,为解决台湾问题积累了雄厚的物质条件和社会基础,增进了大陆方面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信心、能力和底气,深刻地影响了台海形势及两岸关系基本格局,大陆牢牢掌握了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导权和主动权。这对“台独”分裂势力更形成强大震慑力,使我们有能力遏制“台独”分裂势力的任何挑衅和冒险活动,在面对可能的外部干涉时拥有更强的反制能力。

  (二)两岸交流对岛内经济社会的影响不断增强

  1987年以来,两岸交流合作不断扩大,进一步拉近了两岸同胞之间的心理距离,两岸利益联结更为绵密、利益基础更为牢固、利益领域更为广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观念深入人心。大陆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地,台湾对大陆的出口依赖度超过40%。在台湾整体经济不佳的情况下,持续的两岸经济关系正慢慢改变岛内民众对经济依赖大陆的忧虑。岛内民调显示,72.5%的民众认为“维持两岸经贸往来”比“追求‘台独’”更重要;2018年有高达42%的民众认为“两岸交流速度太慢”,反映了岛内民众对两岸关系发展的担忧和珍视和平红利、希望两岸交流的诉求。8随着两岸关系日益密切,台湾民众因历史和政治原因对大陆形成的刻板观感正发生结构性改变。民调显示,台湾民众对大陆民众持正面好感者也接近五成,负面恶感者37%,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观感已发生结构性改变。9与台湾民众对大陆观感改变正相关的是,近年来愿意来大陆发展的比例持续攀升。特别是20-29岁的年轻人愿意到大陆工作、创业、念书、定居的比例甚至超过五成。2018年2月28日大陆方面宣布的“31条措施”对岛内社会民心明显产生积极影响。根据岛内民调,18-29岁年轻族群不仅认为大陆对台友善的占比在所有年龄层中第一(40.8%),也是到大陆发展意愿最高的族群,达59.6%;更有61.6%会增加到大陆发展的意愿。10随着大陆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将进一步促进经济社会的继续发展,从而带动两岸经济交流和人员往来的进一步热络。

  (三)国际社会一中格局更加稳固

  中国已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大国外交格局,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国际影响力塑造力大幅提升,进一步巩固了国际社会坚持一个中国政策的总体格局。尽管美国等外部因素对台湾问题仍具有重要影响,但一个中国作为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框架没有改变。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美国国会和政府内的“鹰派”联手强化对台支持,但在大阪G20峰会上,特朗普对习近平主席再次明确表示“重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关切,美方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截至2019年9月,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中国已经同全世界180个国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国际社会一中格局更加稳固。

  四、结语

  “肯取势者可为人先,能谋势者必有所成”。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格局下,加上台湾政治社会变迁和两岸互动形成的结构性矛盾的存在,台海形势与两岸关系之未来仍然将处于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时期。一方面,目前两岸关系发展的内外环境因为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核心意涵的“九二共识”而发生了显着变化,两岸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在蔡英文当局“实质台独”的侵蚀下面临严峻挑战,台海和平稳定也因为“台独”势力的蠢蠢欲动和美日等外部因素的深度介入更趋复杂。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决定两岸关系走势的根本因素是大陆的发展。得益于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巨大成果,得益于两岸开放交流所带来的两岸和平稳定的结构性变化,“大变局”下大陆已牢牢掌握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动权,面对岛内政党竞争和社情民意的复杂性,大陆在大局上把握台海和平趋势并继续推动更为积极的足以对岛内社会民心产生深刻影响的政策。“台独”分裂势力联手外部力量试图兴风作浪,不仅不可能撼动两岸关系发展的基本格局,也决不可能改变两岸最终走向统一的大趋势。两岸关系发展虽有暗流和风险,但我们没有理由不对未来两岸关系发展保持乐观期待。

  注释

  1新华社:《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外国外交新局面》,新华网,2018年6月24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6/23/c_1123025806.htm。
  2新华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李克强作重要讲话》,新华网,2018年12月21日,http://www. xinhuanet. com/2018-12/21/c_1123887379.htm。
  3相关论述可参见蔡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重识中国与世界的关键》,《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351期,第4页;张蕴岭:《对“百年之大变局”的分析与思考》,《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第1-15页;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经济评论》,2019年第5期,第9-19页;金灿荣:《如何深入理解“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领导科学论坛》,2019年第7期,第66-77页;吴心伯:《论亚太大变局》,《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年第6期,第32-59页。
  4王俊生、秦升:《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把握机遇》,《红旗文摘》,2019年第7期,第15-16页。
  5袁鹏:《四百年未有之变局》,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年,第12页。
  6林红:《民粹主义在台湾:对抗的政治与焦虑的社会》,《台湾研究》,2019年第4期,第14页。
  7刘佳雁:《蔡英文主政下的两岸关系现状与发展趋势》,《统一战线学研究》,2018年第4期,第19-20页。
  8《2016年台湾民意与“国家安全”民意调查报告书》,美国杜克大学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委托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民调,2016年11月。
  9《张五岳:人民善意两岸稳定基石》,台湾《联合报》,2017年11月20日。
  10《彭杏珠:惠台31措施对台冲击执政党面对一大隐忧、三大警讯》,台湾《远见》,2018年3月14日,http://www. gvm. com. tw/article. html? id=43280&utm_source=EilisPost&utm_medium_FB&utm_campaign=20180314_0700。

  原文出处:闫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两岸关系走向分析[J].现代台湾研究,2020(02):1-7.
相关标签: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