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近代史纲要论文

节烈意义的多重内涵

时间:2016-07-06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本文字数:6053字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近代江南烈女现象形成环境分析
  【绪论】近代江南烈女观存在背景研究绪论
  【1.1  1.2】节烈意义的多重内涵
  【1.3  1.4】观念变迁与烈女现象的时代差异
  【2.1  2.2】家族关系对烈女的影响
  【2.3】家族力量对烈女现象的影响
  【3.1  3.2】知识精英对节烈观的鼓吹
  【3.3】近代知识精英对烈女现象的批判
  【4.1】意识形态对烈女观的作用
  【4.2】战争环境中的烈女:以太平天国时期为中心
  【结论/参考文献】近代烈女现象产生因素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一章 近代江南烈女现象的基本特征

  有论者指出,虽然烈女现象遍及全国各处,但以南方为盛,尤其是集中在长江下游大经济区,江南地区更是首屈一指。近代江南地区的烈女现象呈现出明显的地域特征。

  第一节 节烈意义的多重内涵

  近代以降,江南社会在延续传统社会伦理规范中缓步前行,烈女现象亦在传统脉络下体现出时代特色。纵观近代烈女群体,宏观而言,均可纳入殉节的名下,学界诸人亦习惯于将此一群体视为一同质群体,而忽略了具体细节或殉节内涵。实际上,不同的殉节主体因个体和社会因素的不同而有差异。笔者以为,烈女现象可大体分为三大类:为殉夫而死的,为保贞节而死的,以及孝奉双亲、或者为双亲而牺牲自己的,这些烈女在为男性家庭做出巨大牺牲的共相下掩藏着不同的生存理念,而这又与近代江南妇女的家庭教育、社会经验与个体节烈观等各方面密切相关。

  一、殉夫烈女
  
  通常意义上的殉夫即指,夫死妇随,相机寻短。如上海张竹卿与妻子胡氏,平日里感情十分融洽。1932 年,胡氏在丈夫病逝后,便吞服鸦片自杀。另一种实则是殉未婚夫,女性已许配给某家,但尚未行成婚之礼,未婚夫却不幸去世,女性不愿改适他人而随夫泉下。如南京某氏(姓氏不明)成年后许配给同乡赵某。1876 年,未婚夫忽然病死,某氏执意前去祭拜,"散发垂肩,抚棺号恸",及至傍晚,母家和夫家均催促她离开,她说:"此吾死所,将安归?"最终殉夫而亡。

  需要指出的是,殉夫妇女在主观意愿是存在差别的。有的殉夫女子确实出于真情实意,与其说是殉夫,还不如说是殉情。这说明,在考察近代中国社会家庭生活时,夫妻情爱因素需要我们仔细考量。

  以上海张竹卿与妻子胡氏殉夫故事而论,研究者如只看到胡氏吞药殉夫,而不深究胡氏殉夫主观意愿,大概只能得出胡氏愚昧的简单结论,但如果注意到张胡夫妇深厚的感情因素,则胡氏的殉夫至少在动机上可以发现一种可以理解的理由,虽则这种动机或许有传统的从一而终的观念夹杂其间。此种差别,即是笔者区分殉夫的初衷。

  如果将此故事与太仓盛烈妇"蹈火殉夫"相比较,即可发现在一般历史文本分析中进行具体分析的重要性。1928 年《申报》记载,太仓盛氏夫妇与儿媳、孙儿居家,而儿子在外营业。一日半夜房屋失火,盛氏老人瘫痪不能走动,盛氏老太欲背负丈夫逃脱,火势不允。老太被人强行救离火场,而丈夫葬身火场。老太痛不欲生,痛哭"愿与夫同死".天亮后,人们发现夫妇二人死在一起。乡人感动,建亭纪念,旌表节烈行径。

  盛氏妇与胡氏同样殉夫,却不能等量观之。

  二、全贞烈女。

  在近代这个特殊的时代下,江南地区是中外冲突与国内阶级冲突的主要阵地,各种社会力量以此为战场进行角逐,由此产生的社会暴力层出不穷。作为传统社会关系链中最薄弱的一环,妇女是最容易受到侵害的群体之一。在近代历次战事中,江南地区的妇女只要身处战事地区,都易受到戕害。丈夫自身难保,无所依靠的妇女只能选择自杀,以保全自身的贞节。近代江南烈女的集中出现亦可窥见地方统治秩序的失序与动乱。

  1927 年初夏,在浙江上虞,散兵祸乱乡里。某日傍晚,三个兵勇闯入李氏家中,为首者心生淫邪,欲猥亵轻薄。李氏坚拒不肯,求死不得后心生一计,虚与委蛇,哄骗为首排长,谎称愿跟随他,要记下他的营号。排长走后第二天,李氏即向营长申诉,查实后为恶者被枭首。李氏回家后本想以死明志,奈何还未向夫婿交代事情原委,等到丈夫归来,李氏实情相告,后上吊自尽。乡里人为之立传。

  对于女性而言,每一次战事都是一次命运的考验。在社会的无序与失控时期,妇女与财物一般成为暴力掠夺的对象。笔者以为,在一定程度上说,传统社会中的妇女更像一件商品,失去了人格属性,而归属于货物。和平年代,妇女尚能受到法律和乡规、宗法的保护,而一旦遭遇动乱,地方性保护松懈,妇女常常成为主要目标。因此,有时候战乱对妇女的伤害是群体性的,大规模自杀殉节是一个不得不受到重视的现象。

  晚清浙江会稽(今绍兴)朱家,丈夫懦弱不能成事,家境贫困,遂借债于某地方官。1872 年,该官员向朱氏丈夫逼债,丈夫欲卖妻子还债,妻宁死不愿受辱。

  地方劣绅对贫民家庭的盘剥与逼迫使女性深感贞节不保的危机,故而朱氏最终投河自尽。

  传记作者胡捷象不禁叹息道:"营债之毒民甚矣,使烈妇不死则受其辱,辱则必死,与其辱而死,不若先死之为愈。"从胡捷象的言论中我们可以大致推测他是极为看重女性贞节的,然而他所谓的"必死",正是出自对能否保护贞节的忧虑。虽然朱氏的遭遇只是近代江南深受豪强剥削的普通百姓中的一例,但朱氏又是弱势女性的缩影,她的遭遇概括了近代江南迫于地方豪强无赖势力而自尽的女性的共同点,即为保全贞节而死。

  三、孝奉烈女。

  纵览笔者搜集到的江南烈女事迹,发现孝烈女多出现于宗族观念强盛的地区,这因为对节孝的要求很多来自于宗法、族规。一般家训都会对忠孝节烈做出喻示,如《潭渡孝里黄氏家训》规定:"风化肇自闺门,各堂子姓当以三从之道训其妇,使之安详恭敬,俭约操持,奉舅姑以孝,奉丈夫以礼,待娣姒以和,抚子女以慈,内职宜勤,女红勿怠,服饰勿事华靡,饮食莫思饕餮,毋搬斗是非,毋凌厉婢妾,并不得出村游戏,如观剧玩灯,朝山看花之类,倘不率教,罚及其夫。"所谓"孝"主要是对女性如何侍奉父母而提出的要求,这其中又包含出嫁前对生身父母的孝义,出嫁后对公婆的尽心侍奉。在诸多女性殉节的案例中,记述者常常不忘描述女性如何侍奉父母、公婆,似乎突出她们的孝行更加有利于烘托她们的榜样形象。这些案例中,孝行的典型就是女性为了双亲而不惜牺牲自己,抑或是因为双亲的去世而殉节,我们称之为"孝烈",在近代江南,女性演绎着一幕幕孝烈故事。"孝烈"在众多的贞烈、殉夫的案例中只占极少的比例,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忽视这些案例的价值,它们可以让研究者从更为全面的角度审视近代江南烈女现象的全貌。

  所谓孝敬父母,不仅要求女性侍奉父母,更要求女性不能使父母的名节受损。1883年,海宁硖石的孝烈女吴菊贞之事为时人所熟知。吴菊贞"尤好诗书,尝读曹娥、谢娥诸传,辗慷慨欷歔至于泣下".家人给菊贞订了一门亲事,但是后来才知道菊贞的未婚夫竟患有癫痫之疾,出于对女儿的爱护,父亲打算悔婚,男方得知后,伙同当地无赖前来闹事,辱骂父亲,菊贞认为"身一日不死,父一日不安",于是不顾家人的劝慰,服毒而死。为之作传的王崇鼎在谈及她读曹娥、谢娥传记声泪俱下的情景时不禁感慨:"盖其赋性然也".

  "孝"在儒家道德哲学里被认为是"百行的源泉",故而"孝之为义,不自事亲而止也,盖资于事亲,而百行作始。"可见,对双亲的孝义是为人之根本,而吴菊贞曾学习曹娥、谢娥等诸孝女的事迹的经历强化了"孝"在其心中的地位。有此认知背景,就不难解释菊贞在父亲因己受辱时愿意牺牲自己,所以,时人普遍认为"菊贞之死为安父也".

  殉夫,是女性恪守贞节的表现,殉父母,是女性孝行的极端表现,殉父母的案例较为罕见,却也是一种类型。常州武进县刘璇姑是近代江南孝烈女的代表之一。刘璇姑幼时,母亲身体虚弱,刘璇姑为此郁郁寡欢,可见,孝心自幼便开始养成。十六岁那年,父亲去外地任职,家人遂迁居外地,母亲因身体原因不能随行,刘璇姑主动要求留在家乡照顾母亲。为了祈祷母亲早日康复,"女更刲臂祈神,誓以身代,朝夕涕泣,形神憔悴。"1887 年 5 月,母亲去世,璇姑开始"形如木鸡",而后"戚容顿释,盖其志有属矣",她作出了殉母的决定,以"寻母泉下,奉晨昏矣",并于当天服毒而死。

  刘璇姑为了祈求母亲的痊愈,不惜自残身体,并决意无论生死都要侍奉母亲,她是孝奉烈女的代表之一。

  以上只是对近代江南烈女类型所做的简单的学理分类,现实生活中的情形可能更为复杂。1872 年,慈溪张姑的丈夫病重,张姑先是"焚香祷天,求以身代",然而丈夫最终还是去世,张姑"昏晕数次,泣尽继之以血,水浆粒米不入于口三日",在丈夫出殡那天"麻衣缟素,服毒而殉".这是典型的殉夫烈女,然而,在张姑的身上同时又体现出了对双亲的孝奉,张姑身为儿媳,极尽孝道,婆婆生病"女亲侍汤药,未废隔离,服劳奉养,历数年如一日。"婆婆去世后,她伤心欲绝,"无异孝子之伤其亲也".

  每一个烈女类型与她们在家庭中的具体身份、家庭环境等诸多因素相关,而女性的角色是复杂的,烈女的多重角色决定了节烈现象的复杂性。

  第二节 不同阶层的选择

  传统社会对贞节观念的宣传,是通过建立和完善旌表制度来引导女性忠孝节义观念的形成,利用官方和民间编纂的女教书籍进行舆论引导。作为官方正统思想的《列女传》更是以收集抗暴、殉节女子事例为荣。烈女成为地方志编撰者的关注焦点,他们不遗余力地多方收集妇女节烈事迹,地方官员更是把该地区节烈妇女的多少作为自己的政绩向朝廷请赏。一个地区节烈风气的盛行与该地地方官员的极力倡导分不开,而在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更是如此,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同家庭都在不同程度上熏习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社会传统。

  女性接收节烈观念的渠道,主要是外在环境:一方面是儒家传统伦理的教育,这是诗礼之家的女性特有的渠道;另一方面是家庭以外的社会、政治等多重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平民之家的女性习得节烈观念主要途径。故而,我们可以将社会阶层分为"诗礼之家"和"平民之家",从这两个角度考察不同社会阶层对"节烈"的选择。

  一、诗礼之家的烈女。

  出身于诗礼之家的近代江南女性可以说是幸运的,因为她们可以一定程度上接触文化知识,但是,这些女性又是不幸的--近代江南的女性教育尚未完全打破传统的藩篱,"女才必须符合礼教".

  另一方面,诗礼之家的家长一贯将遵循礼教作为家庭成员的守则,极力维系伦理道德。在这一背景下,殉节不仅可以说是诗礼之家女性的选择,更可以认为是这个家庭的选择。

  1874 年,吴兴(今湖州市吴兴区)钮氏因丈夫去世而殉节,时人记述她的烈行时指出,她的出身乃是"吴兴望族名媛".出身于这样家庭的女子深谙孝道,未出嫁时侍母以孝闻,曾于母病时"刲股和药以进",嫁入潘家不久,丈夫即病死,她也最终选择服下大量鸦片自杀;1876 年,白沙(属浙江省舟山市)伍氏丈夫病重,伍氏废寝忘食照顾丈夫,但仍无回天之力,丈夫死后不久即殉节。时人在记述此事时提及伍氏的出身是"白沙世族","家风谨遵儒",受家风的熏染,伍氏堪称闺中名媛。

  地方志中记载的烈女,涉及她们家庭背景时见"生员"、"庠生"、"监生"等字眼,这均是能与儒家礼教近距离接触的家庭。如 1878 年嘉兴朱氏,家中失火,她逃出来之后听说丈夫被烧死,竟绝食而亡,朱氏正是"生长名门,幼娴姆训,三从园能,恪守四德",其夫家也是"诗礼传家,书香累叶,留贻尽善,子孙恪守,与型息厚,交称远迩,若合符节".

  诗礼之风的熏陶使她们具备"贞静自守"、"恪守四德"等为士大夫称道的品行,为她们选择殉节埋下了伏笔。

  近代江南,诗礼之家的女性不仅受到家庭风气的熏染,有些家长往往热衷于教授家中女儿研习儒家经典,并将女德作为重点。1896 年《申报》的一则文章记述:南京有一女子名淑华,父兄都是读书人,她跟随父兄学习,通晓儒家义理。1853 年,太平军攻破南京,父兄想将她嫁于许姓人家。她说,现在自身处境危险,如何婚嫁。

  待到 1864 年,清军与太平军激战,淑华被劫掠,为免受侮辱,悬梁自尽。

  见于 1924年《劝善杂志》上谢氏事迹也是此类事例的典型。山阴(今属绍兴)谢氏之父乃是生员出身,颇有才学,然而科场不如意,遂闭门谢客,在侍花种竹之余,"唯拉取诗书教烈女读",他的女儿遂"因得尽通经书百家之言".不久,父亲为谢氏择定佳婿,但是邑中豪强却逼死了谢氏的未婚夫,并强迫谢氏嫁给他,谢氏强忍屈辱,佯装应允,成婚当日杀死豪强为夫报仇后自刎。

  淑华与谢氏本是出自读书之家,跟从父兄的学习让她们深谙贞节对女子的重要意义,宁愿放弃生命也要保全贞节,这是诗礼之家的女性珍视贞节的体现。更需要注意的是,诗礼之家对女性良好品德的重视远胜于才华,其男性成员(包括部分年长女性)不仅在家庭内部宣教女德典范,还参与到书写烈女事迹,传播道德规范的活动中。

  二、平民之家的烈女。

  人们普遍认为,烈女大多出现在诗礼之家或是世家大族中,如前文所言,家庭环境、传统教育对之行为的选择产生着重要影响,"生长名门共仰贤,早明大义性能全",这表达了人们对名门女子颇明大义极有信心。对于平民小家的女子,有人认为,中国传统的社会和文化,讲究精英主义,只有极少数的人有知识,有才行;芸芸众生,糊口之不暇,焉有余力培养才行?这与孔子所谓的"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不谋而合,他们认为,作为社会最大多数的平民女子鲜有接触知识的可能。除此之外,中下之家,尤其是农家,对女性的伦理道德要求则较为宽松,所以,平民小家受传统伦理道德影响而选择殉节的女性理应也相应较少。然而,女性殉节并非仅仅是家庭出身作用的结果,出身卑微的女性也是近代江南烈女群体的组成部分。

  苏州吴县女子吴氏自幼卖给湖州张家为婢女,长大后,有人家愿娶她为妻,但是订婚后不久,未婚夫忽然病死。1879 年,吴氏发现主人打算将其许配他人,以换取彩礼,为了避免"适二夫",遂自缢身亡。吴氏出身卑微,并未受到诗礼之家风气的熏染,但仍能坚持保护自己的贞节,可见,女性是否选择殉节并不是由家庭出身来决定的,正是所谓的"世族名门所不可必之事,顾乃得之于女婢,且从容得体,非激发一时者,比人可以论出身哉?"家住上海小南门的范裕祥娶了经营肉店的张氏的女儿为妻,婚后张氏"淑慎温恭".1918 年,范裕祥突发吐血之病,张氏衣不解带,服侍汤药,但丈夫还是病逝,张氏痛不欲生,选择自杀殉夫。《妇女杂志》登载此事,并加以评论,认为张氏"虽出身小家,犹能深明大义,殉夫与地下,是真万世不朽流芳千古矣。"对于 1887年拒污而死的周庄镇农家妇人王氏,世人感慨道:"夫烈妇一农人妻耳,既未亲承夫姆教,复未诵习诗书,而能大节昭然,傲如霜雪,以视世家大族荡检逾闲者。"再如1886 年上海殉夫烈女康氏的烈行也引起了文人间的热烈讨论,认为她"不过一穷巷幽姿耳,非生于诗礼家,非归于缙绅族也",但是她在节义上丝毫不逊于世家女子,所以此举"足以风世".

  出现于"小家"的烈女让人们不禁感叹,近代以来,烈女"缙绅之家求之尚不可得",竟然出现在"微贱之族",她们"非有姆传之训,诗礼之教",却"毕命所天,义不反顾",究其原因,乃是她们的天性使然。所谓"天性"乃是源于后天价值观的养成以及对事物认知态度的特点。笔者认为,她们虽然几乎远离文化教育,但是她们生活的社会环境中遗留的传统礼教观念为她们天性的养成提供了必要的条件,这一切无关乎她们的出身如何。

  贞洁观念何时以何种形式"飞入寻常百姓家",已经无从可考。但是,随着明清贞节观念的宗教化,元代理学思想向民间的普及,以及明代女教书籍的普及和旌表制度的完善,都使我们相信,近代寻常女子选择殉节也和诗书之家一般,同属传统殉节的脉络。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