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近代史纲要论文

孙中山民族主义的特征探析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原来是喵 本文字数:11260字
  孙中山倡导国族主义,坚持文化历史意义的中华民族和政治法理意义的中国相一致相叠合;旗帜鲜明的反对分裂、反对两国论。下面由学术堂为大家整理出一篇题目为“孙中山民族主义的特征探析”的近代史纲要论文。供大家参考。
  
孙中山民族主义的特征探析

  原标题:孙中山民族主义的现代性
  
  摘要:孙中山倡导国族主义,坚持文化历史意义的中华民族和政治法理意义的中国相一致相叠合;旗帜鲜明的反对分裂、反对两国论。对民族主义和世界主义的关系作了辩证的阐述,指出没有民族主义,就没有世界主义,世界主义是从民族主义中发生起来的。他认为,实业是人类文明发达之基,只有实业发达,才能救贫和救亡。对外开放,是民族主义现代性的题中应有之义。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是以人为本的。个人和社会、小我和大我,不是一个是非问题。在当时民族十分危急的形势下,他着重倡导国家的自由,而这又是以人为目的、为指归的。
  
  关键词:孙中山;民族主义;以人为本
  
  一、现代民族主义运动的产物
  
  严格说来,民族主义运动是从近代开始的。它有两大类型: 一是西方建立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运动; 二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争取独立的民族主义运动。
  
  西方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建立的过程,是与反对封建专制、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紧密联系的,例如,17世纪的英国清教徒革命,18世纪的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大革命,19世纪的意大利反对奥、法和教皇的三次战争,以及德国的三次民族战争等等。这类民族主义运动,不仅对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而且对推动世界文明的进步发挥过巨大的作用。但是,西方建立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运动,也产生过罪恶的变种,其一是狭隘的种族主义。如沙文主义和大日耳曼主义,酿成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人类浩劫,数以千万计的民众成了这一种族主义祭坛的供品。其二是殖民主义。发达国家对非发达国家进行民族压迫和剥削的这种殖民主义以血与火为先导,既强迫被压迫民族接受西方文明,又使之陷于极端悲惨的奴隶地位,从而使他们不得不起来进行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
  
  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思想,不但受到殖民地半殖民地争取民族解放斗争和我国近代民族主义运动的深刻影响,而且受到西方近代民族主义理论和实践的重要启迪。他说:“俄国的主张和威尔逊的主张是不约而同的,都是主张世界上的弱小民族都能够自决,都能够自由。俄国这种主义传出以后,世界上各弱小民族都很赞成,共同来求自决。”[1](p. 225)因而“自欧战告终,世界局面一变,潮流所趋,都注意到民族自决”[2](p. 473),“这民族自决,就是本党底民族主义”[2](p. 480)。由此可见,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是“集合中外底学说,应世界底潮流所得的”[2](p. 475)。作为世界潮流产物的孙中山民族主义,自然具有鲜明的现代性。
  
  当然,孙中山的民族主义又有自身民族的特点和创造。他说:“发扬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而光大之,以期与诸民族并驱于世界,以驯致于大同。”[3](p. 60)这里,既显现了孙中山民族主义的民族特点,又显现了其民族性和现代性的有机结合。
  
  二、反对种族主义,倡导国族主义
  
  封建时代,中国向来“素自尊大,目无他国”[4]( p. 224),自以为是世界中心。这种华夏中心主义,视野狭隘,不能从世界的整体格局看待中国的地位。孙中山摈弃了“内夏外夷” “尊王攘夷”的华夏中心主义,充分意识到了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他早在《檀香山兴中会章程》中就指出:“方今强邻环列,虎视鹰瞵,久垂涎于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饶。蚕食鲸吞,已效尤于接踵; 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5]( p. 19)正是认识到中国在当时的世界整体格局中所处的极端危险的地位,孙中山才破除了脱离实际的华夏中心主义的褊狭视野,正确地制定了民族主义的策略、任务和目的。
  
  孙中山看到当时整个中国,而不仅是国内的某一民族处于危险和屈辱的地位,所以,他既反对种族压迫,而又没有传统民族主义的种族主义色彩。孙中山在其革命的初期,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国”[5](p. 20),反对清政府种族压迫的鲜明旗帜,力图“把我那悲惨的同胞从鞑靼的桎梏下解放出来”[5]( p. 174)。但是,反对种族压迫的口号,并非是种族主义的。虽然孙中山多次提出了恢复汉族政权的号召,但这并非目的,而为发动占中国人口大多数汉族人民起来推翻清政府的一种策略。在当时的汉族群众中,传统的种族主义排满情绪还是根深蒂固的。利用种族主义情绪,达到非种族主义的目的,是发动群众的一种革命策略。这种革命策略的运用,当然有可能导致种族主义的偏激情绪,孙中山注意到了这一点。1905年,当各革命派别合组新团体的时候,湖南学生张明夷谓既抱倾覆满洲之志,当为对象立名,主张用“对满同盟会”名义,孙中山则认为:“革命党宗旨不专在排满,当与废除专制创 造 共 和 并 行 不 悖”, 遂 定 为“中 国 同 盟会”[6]( p. 343)。在“中国同盟会”成立后的次年,孙中山又强调说: 有人认为“民族革命是要尽灭满洲民族,这话大错……我们并不是恨满洲人,是恨害汉人的满洲人”[5]( p. 325)。民国成立之后,孙中山多次重申国内各民族平等的思想。他说:“民国成立,汉、满、蒙、回、藏五族合为一体,人人脱去奴隶圈,均享自由平等之幸福,实中国四千年来历史所未有。”[7]( p. 451)
  
  孙中山反对清王朝统治的民族主义思想之所以不是种族主义的,乃在于他认识到,清政府已堕落为取媚外国侵略者的走狗。在《驳保皇报书》中,孙中山愤然指出:“彼满清政府不特签押约款以割我卖我也,且为外人平靖地方,然后送之也……倘无满清之政府为之助桀为虐,吾民犹得便宜行事,可以拼一死殉吾之桑梓。彼外国知吾民之不易与,不能垂手而得吾尺寸之地,则彼虽贪欲无厌,犹有戒心也。今有满清政府为之鹰犬,则彼外国者欲取我土地,有予取予携之便矣。故欲免瓜分,非先倒满洲政府,别无挽救之法也。”[5]( p. 234)辛亥革命之前,民族革命有两大任务: 一是反对清政府统治; 二是反对列强的瓜分。在这两大任务之间,孙中山认为,“先倒满清政府”,不能不居于首要的紧迫的地位。孙中山晚年又一次指出:“海禁既开,列强之帝国主义如怒潮骤至,武力的掠夺与经济的压迫,使中国丧失独立,陷于半殖民地之地位。满洲政府既无力以御外侮,而钤制家奴之政策,且行之益厉,适足以侧媚列强。吾党之士……知非颠覆满洲,无由改造中国。”[1](p. 114)上述论述表明,孙中山反对清政府的统治,是与反对列强的侵略,反对帝国主义的奴役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所以,反对清政府,并非是满汉之间的种族斗争,而是整个的中华民族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之间的斗争。因此,他主要不是从汉族的种族地位,而是从中华民族整体和全中国整体出发考虑问题的。孙中山在概括民族主义之要义时说:“民族主义,有两方面之意义: 一则中华民族自求解放;二则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1](p. 118)民族主义前一方面的意义,是针对帝国主义压迫的。帝国主义不仅压迫国内处于被统治地位的汉族和其他民族,也压迫国内处于统治地位的满族。所以,孙中山所说的不是国内一个民族的自求解放,而是中华民族整体的自求解放。孙中山所说民族主义意义的第二个方面,是在摧毁清王朝压迫之后,“承认中国以内各民族之自决权,于反对帝国主义及军阀之革命获得胜利以后,当组织自由统一的……中华民国”[1]( p. 119)。孙中山所说的民族主义两方面意义,都是从中华民族的整体,也是从全中国的整体着眼的。
  
  孙中山讲民族主义,因为着眼于民族的整体和国家的整体,所以,他多次强调,要将中国造成“一大民族主义的国家”[2]( p. 474)。他认为,这才是民族主义的积极目的。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孙中山要求:“大家联合起来,成一个大国族团体。结成了国族团体,有了四万万人的大力量,共同去奋斗,无论我们民族是处于什么地位,都可以恢复起来。”[1]( p. 242)所以,孙中山说“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1]( p. 185)。他警告说: 如果再不提倡这种“国族主义”意义的民族主义,“结合四万万人成一个坚固的民族,中国便有亡国灭种之忧”[1]( p. 189)。所以,国族主义也可以说是救国主义。
  
  孙中山所说的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意义十分重要,不仅和狭隘的种族主义、地方主义划清了界限,而且也强调了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国族、一个 国 家 的 统 一 性 和 不 可 分 割 性。早 在1912年1月1日的《临时大总统宣言书》中,便突出强调“民族之统一”“领土之统一”的重要性[7]( p. 2)。中华民国成立以后,中国长期陷于军阀混战、四分五裂的局面。孙中山明确指出:“军阀本身与人民利害相反,不足以自存,故凡为军阀者,莫不与列强之帝国主义发生关系……由此点观测,可知中国内乱,实有造于列强; 列强在中国利益相冲突,乃假手于军阀。” “中国之 不 能 统 一, 亦 此 数 国 之 利 益 为 之 梗也。”[1]( pp. 115 - 117)孙中山严肃指出,“中国……向来都是统一的,不是分裂的”,“提倡分裂中国的人一定是野心家”[1]( p. 304)。他对当时“中国将……分裂而成二国”的两国论,予以了坚决有力的批判:“中国……确为同一国家与同一民族”,“为整个之单一国家。”这一国人的共识,是“正确无讹”的“事实”和“铁证”. “将来必有一伟大、统一、永久之中华民国出现”[7]( p. 487),“政治、产业、军事、教育及其他方面,亦当渐次进步发展,当能成一大文明国”[8]( p. 1852)。他强调说:“民国之幸福,以统一为主”,并对“今不幸而陷于四分五裂之混乱状态”十分痛心[8]( p. 1851)。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起程北上,途中在上海对新闻记者说:“这次单骑到北京去,就是以极诚恳的意思,去同全国人民谋求和平统一。”[8]( p. 2068)他又说:“我这次往北方去,大家可以料得我很有危险,但是我为救全国同胞,求和平统一开国民会议,去冒这种危险。”[8]( p. 2069)
  
  孙中山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刻,竭尽全力反对分裂,争取全国统一,争取中华民族统一,就是为了实现他所倡导的“国族主义”---文化历史意义的中华民族与政治法理意义的中国相一致相叠合的国族主义。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