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在海外战场上服役的陆军妇女队

时间:2016-06-24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6787字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二战时期美国陆军妇女的贡献探析 
【绪论】二战中美国妇女服役经历及其影响研究绪论 
【第一章】二战前美国军队中的妇女 
【2.1】美国陆军妇女辅助队的成立 
【2.2】陆军妇女辅助队向陆军妇女队的转变 
【3.1】在美国陆军各部队服役的陆军妇女队 
【3.2】在海外战场上服役的陆军妇女队 
【第四章】二战时期美国陆军妇女队的历史意义 
【结语/参考文献】美国服役妇女在二战中的作用研究结语与参考文献


  二、在海外战场上服役的陆军妇女队

  在海外服役的女兵是陆军妇女队的精华,只有最优秀的妇女队队员才有资格前往海外服役。在海外战场服役面临着极大的危险,虽然陆军妇女队不直接参与战斗,但她们的工作地点往往离战争前线仅有几十英里远。除此之外,陆军妇女队还面临着海外陌生的环境和相对恶劣的工作条件,因此,是否到海外战场上服役不仅取决于陆军妇女队队员的工作能力,还取决于个人意愿。对于妇女队队员来说,能够到海外战场服役意味着军队对她们的肯定,她们也乐于接受更为重要的任务,一些妇女队队员宁愿选择去海外服役而放弃在国内晋升军官的机会。

  (一)北非和地中海战区

  早在陆军妇女辅助队时期,北非战场就已经向陆军部要求派遣妇女辅助队队员到阿尔及利亚盟军总部任职。1942 年 12 月,第一支海外服役的陆军妇女辅助队连队到达阿尔及尔的盟军司令部,即被美国国内媒体称为“美国历史上第一支妇女远征军”的第 149 陆军妇女辅助队邮政总部连(the 149th WAAC Post HeadquartersCompany)。她们在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司令部工作,充当邮局工作者、打字员、接线员等文职人员。1943 年 5 月,第二批妇女辅助队队员到达盟军司令部,加入第149 陆军妇女辅助队邮政总部连从事邮政工作。陆军妇女辅助队获得军事地位后,之前在海外服役缺乏保障的局面不复存在,更多的陆军妇女队队员被派往北非战场上服役。1943 年 11 月,陆军航空队和通信部队中的一部分陆军妇女队被一同派往阿尔及尔,除常规的文职工作外,她们还从事无线通信、解译密码、转运飞机等工作。在司令部工作的陆军妇女队相对安全,她们在白天要一连工作近十个小时,晚上则被炮火声吵得难以入睡,但她们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士气依旧高昂。

  在战地上任用陆军妇女队始于在意大利战役中作战的第五集团军。第 6669 总部排(6669th Headquarters Platoon)是北非和意大利战场上最为着名的一支陆军妇女队队伍,这不仅是因为它是第一支进入到意大利的陆军妇女队分队,更是因为这支队伍的组建是陆军进行战地混合编制的试验性成果。它由 60 名陆军妇女队队员组成,在马克·克拉克率领的第五集团军司令部从事传统意义上的文职工作。尽管如此,这些妇女队队员的工作也是非比寻常的,例如“作为电话接线员的妇女队队员,必须要在短时间内从极为复杂的通信网中迅速而准确的联络到克拉克将军要求联络的任何一支作战部队。而作为文书打字员的妇女队队员,则要负责时刻追踪各部队的所在位置和供应物资的运输情况。”[89]

  在整个意大利战役中,第 6669 总部排始终同第五集团军司令部一起跟随战事不断转移,从阿尔及利亚的穆斯塔加奈姆跨过地中海到那不勒斯,然后一直到整个意大利,陆军妇女队的队伍与前线的距离只保持在 6 到 13 英里远。与在艾森豪威尔司令部的女兵不同,第五集团军的陆军妇女队在居住条件上同男兵相同,每位队员都佩戴着第五集团军的绿袖章,她们俨然已经成为第五集团军的一部分,克拉克将军和他的下级军官们也将她们视为可以信赖的战友。陆军妇女队长官这样形容道:“她们把第五军放在首位,把陆军妇女队放在第二位--也许这支部队是战场上混合编制最为成功的部队。”[90]

  第五集团军中第 6669 总部排的成功使更多的陆军妇女队分队进入其它部队,在整个意大利战役中共有 14 支陆军妇女队分队在各个部队中工作,到意大利战役结束时,所有在北非和意大利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队员全部到达意大利境内。

  (二)欧洲战场

  虽然北非和地中海战场开创了在海外战场上使用女兵的先例,但海外战场上陆军妇女队人数最多的是欧洲战场,陆军妇女队在欧洲战场上也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1943 年 7 月,应第 8 航空队的要求,第一支陆军妇女队营队到达伦敦进入第 8 航空队工作。这支队伍由 557 名女兵和 19 名军官组成,[91]

  她们除担任打字员、接线员、汽车司机等常规工作外,还负责解译密码、判读相片、保存和看管机密档案和情报等工作。她们认真的工作态度、严明的纪律性和极高的工作效率,不仅代替了一部分男性士兵,也使一些军官可以从事其它更有价值的工作,成为在欧洲战场任用陆军妇女队的一大成功。第 8 航空队指挥官艾拉·克拉伦斯·埃克将军十分满意陆军妇女队的表现,他说“她们是我们在近期以来得到的最好的士兵……其它部队也都是以我们为榜样。”[92]

  对于陆军妇女队的保密工作,埃克将军也大加赞赏,他认为在这种保存军事机密的工作上,陆军妇女队要比男性士兵更加机智灵活。到 1943 年 11 月,第二支陆军妇女队营队全部到达欧洲战场,她们不仅增援了航空部队,还被分配到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任职。

  陆军妇女队在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所从事的工作与在其它部队大致相同,她们被分派到各个部门。以情报部门的陆军妇女队为例,在诺曼底登陆的准备时期,她们负责记录和解译从法国秘密传来的情报,包括法国交通线的具体情况、德国在法国的兵力部署以及德国军官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有关德国军官的教育经历、家庭背景、兴趣爱好、军事资历等个人档案,这些信息对于盟军进攻欧洲大陆的计划至关重要。

  在诺曼底登陆之前,欧洲战场对陆军妇女队的需求并非十分紧迫,陆军妇女队的技术资源也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但各部队仍然希望陆军部能够加派陆军妇女队到欧洲战场,因为很多军官相信在对欧洲大陆展开大进攻后,陆军妇女队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事实也的确如此。1944 年 6 月盟军横渡英吉利海峡取得诺曼底战役的胜利后不久,陆军妇女队也相继在诺曼底登陆。7 月 14 日,第一支陆军妇女队分遣队在顺利到达诺曼底后便立即进入先遣部队从事通信工作,她们从战败的德军手中接过法国的通信网络,这时作为接线员的妇女队队员发挥了重要作用。

  陆军妇女队大多在一些地下室、临时搭建的帐篷和营房中工作,一些陆军妇女队军官则负责被俘德国军官的物资供应工作。随着陆军妇女队队员不断增多,到 1944年 10 月,到达法国的陆军妇女队人数达到 3000 人,她们紧跟在作战部队的后面,食物配给和居住设施等条件都和男兵相等。遇到的唯一问题是在当时湿冷的情况下,缺少暖气和热水,这导致许多妇女队队员生了冻疮,由于医疗条件有限,她们很少有人能够得到妥善的治疗。然而,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陆军妇女队的士气丝毫未减,她们为自己在战争中所承担的重任而感到自豪,1944 年 12 月,在激烈的突出部战役中,陆军妇女队的士气更是到达了最高点。

  值得一提的是,1945 年 2 月,欧洲战场迎来了第一支完全由黑人妇女组成的陆军妇女队营队,编号为第 6888 中央邮政营(6888th Central Postal Battalion)。她们跟随部队从英格兰的伯明翰转移到法国鲁昂,最终驻扎在巴黎。这一支陆军妇女队队伍由 824 名黑人女兵和 31 名黑人军官组成,[93]

  主要负责信件的改寄工作,这些信件来自于欧洲战场上所有的美国士兵,包括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红十字会成员等,因此她们的工作量十分巨大。“她们每人每天要工作两个 8 小时,平均每人要处理超过 65000 封邮件。”[94]

  此外,由于前线部队转移的十分频繁,因此她们还要经常更新通讯名录。虽然工作负担相当沉重,但作为海外战场上唯一的一支非裔的陆军妇女队,她们仍然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在欧战胜利日之前,欧洲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人数已达到 8000 人,成为使用陆军妇女队人数最多的海外战场。被派往欧洲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队员,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女兵,如果说能够到海外战场上服役的陆军妇女队队员是整个陆军妇女队中的精华部分,那么在欧洲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则是精华中的精华。她们的工作内容多种多样,绝大多数的非战斗性岗位都能够胜任,例如担任司机运输伤员和军用物资、传输照片、为遇难或损坏的飞机标绘出紧急迫降的方位等。遗憾的是,同其它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一样,大多数的妇女队队员还是被限制在传统的女性工作上,其中“35%的队员从事速记员和打字员的工作,22%的队员从事办事员的工作,35%的队员负责通讯工作,只有 8%的队员被分配到技术领域。”[95]

  她们与男性士兵共同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共同对抗德国法西斯势力,共同帮助盟军获得欧战的胜利。欧洲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指挥官安娜·W.威尔逊(Anna W.Wilson)这样对战场上的妇女队队员说:“你们的价值和能力赢得了战场上每一支部队军官的赞扬,不管给你们下达什么样的工作任务,你们都能够出色的完成……我衷心的感谢你们,也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 [96]

  (三)西南太平洋战区

  西南太平洋战场是三个主要海外战场中使用陆军妇女队最晚的一个战场,由于驻扎在澳大利亚的美军雇佣了当地的平民来担任文职工作,因此西南太平洋战场对于陆军妇女队的需求并不迫切。1943 年后期,随着盟军向北展开进攻,一些部队军官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够允许此前担任文员的澳大利亚平民跟随部队到新几内亚和菲律宾工作,澳大利亚政府考虑到国内劳动力紧缺的问题,拒绝了军方这一要求,此时,西南太平洋战场上征调陆军妇女队的方案才开始被列入考虑。1944年春,西南太平洋战场上技术熟练的办公人员的越来越紧缺,从 1944 年 5 月到 12月,陆军妇女队陆续到达战场,此时西南太平洋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总人数已达到 5500 人,人数之多仅次于欧洲战场。她们驻扎在霍兰迪亚(现印度尼西亚的查亚普拉)、新几内亚、莱特岛、马尼拉等地,面临着所有海外战场上最为恶劣的工作环境。

  在新几内亚的莫尔斯比港和奥罗湾,那里环境潮湿、闷热,陆军妇女队队员必须要穿上长裤来防止蚊虫叮咬,以免感染疟疾。军队的配给错误更是雪上加霜,他们发放给妇女队队员的制服全是冬季制服,这令妇女队队员更加无法适应当地的热带气候。“持续的湿热和不适当的穿着,导致许多妇女队队员患上了皮肤病,其中近 25%的队员需要医疗转移。”[97]

  岛上连绵的大雨并没有使陆军妇女队的处境得到缓解,反而把她们居住和工作的环境变得更糟,地上的泥泞使交通更为不便,陆军妇女队的夏季制服也因此迟迟无法送达。医疗条件的缺乏,加之她们的食物也大都是脱水干粮或罐头,缺乏新鲜的蔬菜或鸡蛋,导致她们患上各种疾病,尤其是营养不良,更不用说她们的思乡之情了。除此之外,热带气候也相对延长了陆军妇女队的工作时间,她们经常在吃饭之前就已经筋疲力尽了。驻扎在菲律宾的陆军妇女队也面临着类似的恶劣环境,一位在菲律宾工作的陆军妇女队队员这样描述,“我们被苦告说要把袖子放下来,穿上毛短袜……时刻要防备,小袋限、毒蜘蛛邢蛇……山于我们正好处在赤道卜,因此在帐篷里白人闷热。晚上。又+分寒冷。”

  除恶劣的工作环境外,在西南太平洋战场上工作的陆军妇女队面临的另一问题源自于军队对她们的过度保护。西南太平洋战场的一部分军官认为女性并不适合在战场上工作,而且女兵的出现会转移男兵的注意力,影响整个部队的士气,这对女兵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因此出于对女兵的保护,陆军妇女队被关在用刺铁丝围起来的场地中工作,时刻处在警卫队的严密看守之中,这让妇女队队员感觉到自己是被囚禁而并非是保护。“她们之所以被保护起来并非是因为日本军队和当地武装,而是因为已经 18 个月没有见过美国女人的美国大兵。”[99]

  这种理由在妇女队看来是极为荒诞的,她们多次向上级反映,认为这种严密的看守是没有必要的,但没有取得任何效果,这使得许多妇女队队员非常诅丧,对女兵的士气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西南太平洋战场对接线员、速记员等文职人员的需求是极为紧迫的,但由于它是最后一个要求调用陆军妇女队的战场,因此技术最为纯熟精湛的妇女队队员早已被派往欧洲战场,最终到达西南太平洋战场上的很多妇女队队员在以前从事的都是司机、机器修理等工作。在这批陆军妇女队到达战场后,她们基本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快速接受训练然后马上展开工作,这对于她们来说是一个挑战。数百名妇女队队员与男兵一起在补给站工作,记录军用物资的存储状况,并时刻与通信部队、军需部队、运输部队等后勤部队保持联系。还有一些妇女队队员负责记录最新的战况和部队动向,操作电话总机协助通信。少数陆军妇女队队员担任情报分析和解译密码的工作,来确定日军运输舰队和补给船只的具体位置,获取日军的无线电通讯密码。陆军妇女队在后方所做的这些保障工作对前线作战部队在新几内亚对抗日军和夺回菲律宾至关重要。最令陆军军官们满意的是陆军妇女队在莫尔斯比港邮政局的工作,她们在邮政局不仅负责分拣和改寄士兵的家书,为保守军事紧密,她们还负责检查信件的内容以防士兵泄漏部队的所在位置等军事情报。陆军妇女队在工作中所展现的敏锐的判断力令在场军官赞叹不已,“我不知道她们在分拣邮件时怎么会有那样敏锐的分辨能力的。这里的女兵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本领,她们善于发现违犯保密规定的事件,例如有一个兵士用他自己发明的巧妙的密码,把他开拨的地点告诉了他的妻子。”[100]

  但是检查邮件的工作也产生了一些问题,邮件中士兵们不停的抱怨,尤其是包含许多淫秽不堪的言辞使长时间检查信件的女兵们饱受痛苦,严重影响了女兵的情绪,增加了她们的心理压力,有些人甚至建议陆军应该让她们停止这样的工作。

  西南太平洋战场上服役的陆军妇女队所面临的困难是所有战场中最多的。闷热潮湿的自然环境、过长的工作时间、物资供应的不足、军队的过度保护以及工作带来的心理压力,给女兵们的身体和心理上都造成了伤害,但她们仍然坚持工作。在这 5500 名陆军妇女队队员中,“超过 70%的人充当行政人员和办公人员,12%的人负责通讯工作,9%的队员在仓库和补给站工作,7%的队员则在汽车运输场担任司机。”她们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使麦克阿瑟将军承认他之前反对女性参军的看法是错误的,他称她们为“我最好的士兵”,认为“她们工作认真努力,抱怨很少,比男兵更加遵守纪律。”

  (四)其它战场

  除以上三个主要战场,陆军妇女队还被派往其它战场服役,但是人数较少,往往只有几百人。在东南亚战场上工作的陆军妇女队主要驻扎在印度的新德里和锡兰(今斯里兰卡)两地,她们进入通信部队或同英国的女兵以及当地雇佣的平民一起工作,主要负责一些常规的办公工作。东南亚的工作环境并没有给陆军妇女队造成较大问题,虽然新德里和锡兰都属于热带气候,但她们仍然可以适应当地的温度,只有在雨季时湿热会较为严重,因此女兵的健康状况比较稳定,除登革热、胃肠道疾病外,并未出现严重的病状,尤其是痢疾、疟疾等。唯一患病率较高的是在通信部队中工作的陆军妇女队,由于她们的工作负担较重,作息时间不规律,往往影响到女兵们的健康状况。

  在中-缅-印战场上,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始终反对使用女兵,直到航空部队指挥官施特拉特迈尔(George E. Stratemeyer)保证陆军妇女队只在他的航空部队服役,史迪威将军才同意征用陆军妇女队。1944 年 7 月,约 400 名陆军妇女队队员进入航空部队工作,她们在航空部队指挥部负责接发无线电报、整理文件档案、记录和打字等。中国战场成为独立战场后,施特拉特迈尔中将决定让陆军妇女队继续跟随指挥部到中国工作,但考虑到人数过多,最终只有 100 名陆军妇女队队员随行。她们先后到达重庆、上海、南京、北平等城市。在中国,由于事先的准备工作做的较为充分,陆军妇女队的工作效率要比在印度时要高的多。此外,少数陆军妇女队队员还在中东地区、夏威夷、加拿大和阿拉斯加、新喀里多尼亚、波多黎各等地工作,虽然她们人数极少,但同主要战场上的陆军妇女队一样,她们竭尽所能的为赢得战争而努力。综上所述,无论是在国内战场还是在海外战场,陆军妇女队在二战时期的服役活动主要有以下特点:第一,陆军妇女队在战争期间获得了完全的军事地位。

  与二战前美国妇女在历次战争中的军事地位不同,陆军妇女队是作为美国陆军正规军的一部分参与战争的。她们拥有和男兵相同的军事身份,由陆军直接管理,军事地位的获得扫除了妇女参军的障碍,使陆军各部队加大了对陆军妇女队的吸收。第二,陆军妇女队的工作领域不断扩大。在陆军妇女队所从事的非战斗性的工作中,行政秘书、接线员、速记员等文职工作占绝大多数,随着战争的进行和对陆军妇女队专业技能的培训,从事技术性工作的女兵逐渐增多,但总的说来,技术领域的女兵仍然占少数。第三,陆军妇女队的服役热情和士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部队中男性军官和士兵对她们的态度。从陆军妇女队在各部队的工作情况看,越是被委以重任的队员,她们的士气越高昂,因为这代表着她们被军队的接纳程度较高。相反,长官交给陆军妇女队的工作越是简单、无足轻重,陆军妇女队的士气则相对较弱,她们往往会认为她们并没有被军队真正接纳,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因此,军队中男性军官对陆军妇女队的态度直接影响到陆军妇女队对军队的融入情况。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