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工业化时期英国女性犯罪增高的原因研究

时间:2019-12-10 来源:未知 作者:乐枫 本文字数:10623字
英国史论文精心编辑范文10篇之第六篇:工业化时期英国女性犯罪增高的原因研究

  摘要:工业化时期,英国社会整体犯罪率不断增高。虽然女性犯罪在整体犯罪中的比例不高,但是绝对数量却是逐年增多,而女性犯罪行为几乎涉及所有犯罪类型,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偷窃、卖淫、暴力犯罪(主要是杀婴)。其主要原因是随着社会流动的加大,大量的妇女离开原来居住的地区,涌向城市,而新兴城市中社会监管和社会控制力皆不足,因此在陌生的城市环境中,没有家庭背景、缺少技术、社会经验不足的女性容易被引诱而走向犯罪;因为生活所迫,许多下层妇女走出厨房,走进工厂,或者进入雇主家做女仆,但是这一时期女工的工资难以养活自己和子女,不少妇女往往会沦为妓女,或者成为扒手;此时英国的女性观对女性的行为,特别是性道德要求极其严格,以至于许多妇女一旦失足,便难以回头,重复犯罪率高。

  关键词:英国; 女性犯罪; 工业革命;

  Abstract:

  During the period of industrialization, the overall crime rate increased continuouslyin British society.Although the proportion of female crimes in the overall crimes was not high, the absolute number was increasing year by year.Female crimes involved almost all types of crimes, among which the most typical crimes are theft, prostitution, and violent crimes (mainly infanticide) .The main reason was that with the increase of social mobility, many women leave their original living areas and flock to cities.In the emerging cities, social supervision and social control are insufficient.Therefore, in the unfamiliar urban environment, women without family background, technology and social experience are easy to be tempted to commit crimes;Many women from laboring family compelled to walked out of the home and into the factories, or into the employer's house as maids.But during this period but it is difficult for women workers to support themselves and their children, Many worked as prostitutes, or became pickpockets;At this time, the demand of British conceptions of women on women's behavior, especially sexual morality was so strict that many women once slipped up, it was difficult to turn back, and the repeated crime rate was high.

  Keyword:

  Britain; Female crime; Industrial Revolution;

英国

  英国工业化时期1,由于社会流动加大以及贫富差距增大,社会整体犯罪率增高。根据英国内政部公布1805年至1842年间的犯罪统计,仅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因刑事犯罪而被捕的人数:"1805年为4605人,1810年为5146人,1815年为7898人,1820年为13710人,1825年为14437人,1830年为18107人,1835年为20731人,1840年为27187人,1841年为27260, 1842年为31309人。"2只是在19世纪后半期的部分犯罪统计中,犯罪人数有所减少,但是这并不能改变工业化时期英国社会犯罪现象增多的事实。通常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的特质是善良、纯洁、顺从和仁慈,犯罪应该与女性无缘。18-19世纪英国有关司法审判和监狱登记的统计和犯罪叙述中,较之于男性犯罪,女性犯罪确实也只是少数。据统计,19世纪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妇女囚犯占监狱囚犯的17%3.尽管女性犯罪的比例不大,但是在不断增多的犯罪案件中,女性犯罪的绝对数量也在增加,而且呈现逐年增多的状况,犯罪行为也多种多样,几乎涉及各种犯罪类型。

  一、工业化时期英国女性犯罪的数量

  英国很早就重视司法审理过程中的资料以及监狱罪犯个人资料的收集和保存,所以有关妇女犯罪数量和犯罪类型的数据资料大量存在。不过,在近代的英国,只有经过立案审理的案件法院才会记录,而一些情节较轻的犯罪行为,往往不予立案;还有一地的数据并不能代表全国,伦敦的数据也无法涵盖乡村。所以根据当时的历史记录统计犯罪数量,显然是不准确的,更何况当时的统计也并不完善。尽管如此,通过对不同地区、不同情况区别分析,数据仍然可以说明大致的犯罪概况。

  表1 1860-1890年英格兰和威尔士犯罪人数表(男女对比)[1]

  通过上表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从1860年到1890年,无论是即决处理的轻罪,还是需要公诉审理的重罪,英国女性犯罪与男性犯罪相比数量都要少很多,而且女性犯罪的比例也都是逐年降低。即决处理的轻罪从1860年的21%降低到1870年、1880年的19%,再到1890年的17%;而公诉审理的重罪则由1860年的25%降到1870年和1880年的20%,再降至1890年的16%.但是,我们不能忽略,在19世纪后半期,女性犯罪的总数量确是逐年上升的,特别是轻罪,从1860年到1890年几乎翻了一番。从79, 293例增至128, 423例。

  由于当时主流的性别观念特别强调女性的贞洁和美德,捍卫家庭道德,所以对于违背女性行为准则的人不遗余力地打击,这便将一些现在看来只是违反道德的行为也划入犯罪范围内,无形中增加了女性犯罪的数量。维多利亚时期"性别分离的观念以及这种观念被接受的现实促生了独特的犯罪分类、独特的歧视标准,在某种程度上还产生了一些先前能够容忍的行为的犯罪。"4

  英国最大的城市伦敦,在工业化时期也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多的妓女。1837年,在伦敦警方备案处的记录中,妓院中有895名妓女,而没有备案、散布在伦敦大街小巷中的有1612名。此外还有那些兼做妓女、并不以卖淫为唯一职业的人,这一群体的数量为3864人5."实际上,这些未登记在册的暗娼和兼职'流莺'的人数更多,基本上无法估算其准确数字。她们多从事缝纫、制帽等诸如此类的职业,因为收入菲薄,不得已通过临时卖淫补充日常所需。"6剧院、娱乐花园、音乐厅、购物中心都是妓女出没的场所。大部分妓女被抓以后都是送交一位治安法官处理,但是18-19世纪,在伦敦城区(the City of London)7内被拘捕的妓女必须去两个地方受审,即伦敦市长官邸接受市长审判,或者伦敦市政厅司法处,由伦敦市参事轮流主持审理。

  表2 1775-1795年伦敦市政厅司法处审理妓女案件数目表[6]

  在这样一个严厉打击卖淫的狭小区域,每年都有几十件与卖淫相关的案件需要市政厅参事审理,可见当时大都市伦敦治安状况之堪忧,犯罪活动之猖獗。

  此外,城市妇女犯罪的比例明显比乡村妇女犯罪比例高,在萨里和苏塞克斯的乡村教区,1663年至1802年间妇女所犯侵犯人身罪平均只有11%,财产犯罪在萨里是14%,苏塞克斯是13%,同期在萨里的城市地区,女性犯罪率要高许多,侵犯人身罪占22%,侵犯财产罪高达28%.而伦敦老贝利监狱在1790年代,女性罪犯平均占总犯罪人数约25%8.

  二、工业化时期女性犯罪的类型

  工业革命时期,英国女性犯罪不仅在绝对数量上有所增加,而且犯罪类型也是多种多样,几乎男性犯罪的所有类型中,都可以找到女性的身影,甚至在极具攻击性的谋杀罪行中也有女性的存在。具体说来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

  1.偷窃罪

  近代女性犯罪最常见的犯罪便是偷窃,具体又可分为乡村小偷(包括偷猎、偷粮食和家禽)、店铺小偷(主要偷商铺的商品,这也是近代最常见的女性小偷)、扒手包(往往是妓女偷嫖客的皮夹子)、入室盗窃。

  偷猎指在禁止捕猎的地区或者私人猎场偷捕、偷猎、诱捕猎物。通常都是男人组织进行,妇女往往帮助提供信息、望风、销赃,将捕获的猎物拿到黑市上出售。乡村的妇女可能会偷农场主或者邻居家的牛奶、牛、马、家禽、生长的庄稼和树木等,当然也往往是作为男人偷窃的助手。

  在店铺小偷的群体中,女性占有很大的比例,她们通常居住在城市,与男性小偷偷窃一些价值高的货物不同,女性偷的主要是一些容易隐藏的穿戴物品,而且常常与女性相关。"来自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伦敦的证据显示,倘若妇女从商店偷东西,一般偷的是手套、袜子和丝织品,不过这些货物由绸缎商、亚麻布商出售,其主要顾客也是妇女。"9店铺小偷与农村的偷猎一样也常常与男性小偷一起组成团伙,以便于掩护。伦敦就有一个著名的行窃团伙---玛丽·扬的行窃帮,经常在街上集体作案。玛丽·扬(Mary Young,约1704-1741年),亦称珍妮·戴弗(Jenny Diver),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狡诈的小偷之一",她们行窃时,通常是团伙作案,"女性入店行窃者往往假扮认真的购物者,两人一组进行偷窃:当一个在讨价还价或者要求看更多的商品,从而吸引店主注意力的时候,她的同伴就会偷到货物,然后塞到裙子里"10.

  在18-19世纪的英国,扒手既有男性也有女性,这种行窃通常是单独进行,不过男性一般在白天人多处下手,而女性则是在晚上少有人处行窃。与偷猎和店铺行窃不同,被起诉的扒手以女性为主11,更经常的是妓女偷窃嫖客,因为伦敦的妓院也把组织偷窃作为一种必需。

  一些女扒手很早就开始入行,据记载:"1764年,两个9岁大的女孩就开始了她们入室盗窃的生涯。当时她们是被另一位9岁的女孩引入一座房屋的。"12这样的女孩子到17岁或18岁就可能成为一流的职业扒手或店铺小偷。

  入室盗窃一般以男性为主,女性通常作为从犯帮忙望风,或者事先探路,或者事后帮忙销赃。工业化时期的英国女性的入室盗窃还包括家庭女仆盗窃雇主财物或伙同他人共同盗窃雇主财物,这种盗窃有时也被称为家庭内盗窃。居住在雇主家、与特权阶级生活在一起的女仆最能体会人与人的差别。女主人优越的生活条件、华丽的服饰与日夜操劳、收入极少的女仆生活形成了强烈对比,对这些女孩子也是巨大的刺激。所以,她们转向偷窃雇主财物。当时,这是比较严重的犯罪行为,通常会被处以绞刑。

  2.暴力犯罪

  暴力犯罪因其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和暴力性,通常以青年男性更常为之。因谋杀罪而接受审判的女性明显居于少数。萨里巡回法院从1660年到1800年被指控犯有谋杀罪者只有9%是女性13.虽然女性参与谋杀罪的人数不多,但是她们也参与男性为主的暴力犯罪,例如海盗、拦路抢劫。前文提到的玛丽·扬行窃帮也从事抢劫,玛丽·扬最擅长的特技是假扮怀孕,她会将一个枕头塞在她的裙子下面,然后在公共场所晕倒,她的同伙则趁机抢劫那些因帮助她而分心的伦敦人。不过更多的女性暴力犯罪属于家庭内犯罪,例如女主人对仆人和学徒的虐待、女仆杀害雇主、妻子谋杀丈夫或情夫,"必须强调的是,大部分女性谋杀案件通常都不属于突发的心理失衡类型,而且发生在家庭内部或者具有亲密关系的人中间。这种情形之外的杀人案件几乎看不到女性的身影"14.女性谋杀采取的主要方式是在对方酒醉时以拨火棍将其击毙,或者是投毒。之所以谋杀丈夫,主要原因是家庭暴力的长期存在,没有经济收入、没有家庭地位的妻子一直受虐待。谋杀亲夫属于"小叛逆",处以火刑。杀情夫往往则是因为男方的移情别恋,女方心生怨愤而动手杀人。后面一种谋杀因为往往与通奸和丑闻相连,所以极易引起公众的兴趣。

  还有邻里之间的言语争吵和身体厮打,这类案件在维多利亚时期的治安法庭也屡见不鲜。此外还有辱骂和造谣,"一个女人在市场中辱骂其他人是"妓女""婊子"或者"混蛋".这样的事件如果起诉到法庭,结果也许是诽谤诉讼。如果发生斗殴,就会构成侵犯人身罪;如果是发生在街道上,那么很可能演变成暴动"15.

  巫术和杀婴是妇女暴力犯罪的多数。巫术是近代早期女性暴力犯罪的主要形式,但是到17世纪后期,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和司法系统关于法庭证据完备的要求,有关女巫的起诉逐渐减少,直至1717年,最后一件起诉女巫的案件审理后,长达二百多年的猎巫遂告停止。

  杀婴罪是工业化时期英国女性暴力犯罪的最大多数。据统计,在维多利亚早期,女性构成了所有因谋杀而接受审判者的40%.不过到维多利亚末期,在将杀害1岁以下婴儿罪从谋杀罪中排除后,女性因谋杀罪而被审判的数量就降到1/4以下16.由此可见,这一时期女性谋杀罪的增多主要是杀婴罪的增多。所谓杀婴罪即母亲杀死自己刚出生的婴儿。"谋杀新生儿,经常被称为杀婴罪,在女性犯罪中占据压倒多数。"17杀婴者有妓女,不幸怀孕生下孩子而无法抚养;也有受主人引诱的女仆怀孕产子被赶出家门,不得已而为之;还有贫困的已婚妇女,家庭已有多个子女无法养活;当然也还有其他情况,例如工厂女工未婚先孕,或者被人引诱、抑或被人强奸等等。总之基本是贫困的劳动阶层的年轻妇女,以未婚者为多。所以杀婴既有经济上无法养活新生儿的无奈,也有杀掉孩子以保全自己名誉的原因。

  虽然英国在19世纪将杀婴罪定为谋杀罪,但是除了少数案件外,法庭一般在定罪时较为宽松,通常采用17世纪的隐瞒出生罪替代。

  马路抢劫和谋杀虽然以男性为主,但是在这一时期,女性参与此类案件的事例也是时有发生。

  3.卖淫罪

  在工业化时期的英国,卖淫是女性犯罪数量最集中的犯罪类型之一。"在维多利亚时期,妓女与女性是等价物,女性犯罪的一半是卖淫。"18"在19世纪后半期,警方登记在案的最大的女性犯罪群体就是妓女。"19

  英国工业化时期的妓女主要有这样一些来源:首先是初到城市的农村女子,她们怀揣着到城市过好日子的梦想来到城市,对城市一无所知,一踏入城市便"不幸遇到一位"午夜妈咪"---鸨母,她在萨瑟克区或史密斯菲尔德区的贫民窟提供邪恶交易的场所,并供给吃住作为女孩子变成为她的"女儿"之一的回报"20,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些人通常是在册的职业妓女。其次是来自女佣群体。初入城市的女孩子无法抗拒眼花缭乱的城市生活,男主人稍微施以恩惠,便无力抗拒。待被女主人发现,往往被赶出家门,一旦如此,她们便难以再找到新的雇主,而且带着一个私生子也很难再就业,她们无以为生,被迫开始卖淫。第三是工厂女工。一些工厂中的年轻女子因为爱慕虚荣受到工厂主的引诱,在被抛弃后沦为妓女。这些人通常是大街小巷的站街妓女,也就是暗娼。还有一些女工由于工资低,不能维持基本生活,或者失业后丧失生活来源,饥饿和贫穷迫使她们走上卖淫的道路。这些人通常是兼做妓女,俗称"流莺".

  自从921-939年间的某个时候,英国和丹麦国王爱德华或古瑟罗姆颁布法令,将"邪恶的、污秽的、声名狼藉的卖淫者"与男巫师、作伪证者、谋杀的同谋者同样处置:将其驱逐出境或者在本国完全消灭21以来,卖淫在英国一直都不可以完全公开合法地存在。从17世纪到19世纪,英国不断发起的"社会习俗改革运动",以及为了维护社会治安而颁布的一系列"流浪法案"都将卖淫视为违法行为。一旦被抓捕,卖淫者面临的处罚多种多样,包括罚款、教养院服苦役、戴枷及鞭刑等。但是由于卖淫有广阔的市场和庞大的顾客群,所以,在司法实践中,执法者往往并不严格执法。所以在工业革命这一时期,卖淫是一直存在、却屡禁不止的犯罪行为。妓女也常常参与刑事犯罪。"妓女在客栈制造麻烦,将警察从行窃场所引开,她们也是扒手的同伙。一些妓女还抢劫嫖客,因为受害人往往不愿意报案,所以这种案件的数字可能非常之大。"22此外,还有的妓女拐骗良家妇女从事卖淫、甚至开办妓院。

  4.扰乱社会治安罪

  在近代早期的粮食骚乱中经常可以看到女性的身影,而且她们时常是骚乱的倡导者、领导者,也是最积极的行动者。很多情况下"妇女用她自己的马铃薯掷向一个不得人心的商人,或是老练地把她们的愤怒与预测结合,以使她们较少地遭到当权者的反扑"23.此外,19世纪后期,英国妇女在争取参政权运动中,因为一些激进行为,例如焚毁信件、砸烂橱窗、人身攻击等而犯罪。

  三、工业化时期女性犯罪现象增多的原因

  导致英国工业化时期女性犯罪现象增多的因素有很多,大致有人口流动和城市化、家庭监管和庇护作用的减弱、贫穷以及苛刻的社会性别观念等。

  1.工业化引发的人口流动与城市化导致女性犯罪增多

  工业化时期是英国社会极具动荡性的时期,工厂制度的建立,吸引了大量人口集中于工厂周围,人们特别是青年男女从四面八方开始向城市聚集,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则促进了人口的流动,"不仅是从乡村往城市的流动,而且还包括从一个地区往另一个地区的流动"24.这种人口的流动既是城市化的结果,也是城市化的原因。以伦敦为例,从近代以来伦敦一直不断地接受外来移民:"1650年每年大约有6000移民,而1750年或许每年达到8, 000移民。英格兰从来不曾拥有"同一的伦敦",这曾让詹姆士一世感到恐惧,……实际上,伦敦一直在接收大量英格兰的男人和女人,同样也接收苏格兰人、爱尔兰人,以及来自外国的人"25.如此之快的人口流动自然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也会引发更多的犯罪行为。

  这些城市问题直接带来了犯罪的增多。一方面是大量从乡村来的移民聚集在陌生的城市,他们(她们)一无所有,失去了原来教区的约束和温情,也失去了已有的社会关系。在面临失业或者其他危机之际,往往会走向迷途。另一方面是因为女性走向社会,女性经济的独立和男女混合的工作场所为男女交往提供了更多机会,客观上也为犯罪制造了机会。在城市工作的女子有时间和金钱可以自由支配,却没有得到这方面适当的指导,又缺乏家庭和宗教的约束。她们由于"过早地接触到城市生活最坏的一面,工人阶级女孩子几乎没有控制地酗酒和滥交"26,最终走向犯罪。

  2.妇女外出谋生,失去了家庭的监管和庇护

  工业革命之前的英国妇女基本上囿于家庭,以家务劳动为主要工作。即使参与社会生产劳动,也是在自己的家庭作坊中做一些辅助性工作。伦敦著名侦探弗雷德里克·波特·温斯利曾经解释妇女的犯罪率较低是因为生活角色的安排而非本性。在他看来:"妇女可能是与男子一样邪恶,但是她们犯罪的机会在很大程度上被限制了。"27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

  城市化和工业化为女性带来了许多新机会和自由。在城市,女性可以自由地走动,不需要陪伴相随,她们还可以在劳动力市场与男性竞争,获得独立的经济收入。但与此同时家庭对于她们的监管和庇护作用也逐渐减弱。首先妇女外出工作,导致母亲与子女的分离,无法对子女实施适当的家庭教育和宗教训导。这些缺少教育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又过早地进入工厂做童工。工作场所条件的恶化以及住房条件的极端简陋,都容易导致人们道德败坏,继而走向犯罪。其次,妇女离开家庭、走上社会,也就一度远离了家庭中父兄、丈夫的监管和庇护,经济的独立给予了她们更多自由活动的空间,可是也失去了应对生活挫折的屏障。一旦遇到天灾人祸,生活便陷入困窘之境。正如露西亚·泽德勒所分析的:"失去了家庭的保护,她们极易受诱惑或者遭蹂躏。"28第三,近代早期那种家庭犯罪团伙逐渐被新型犯罪团伙取代,即使是参与犯罪的从犯也直接送到法庭审判并且记录在案,原来隐藏的犯罪数字显现出来29.

  3.贫穷是女性犯罪的重要原因

  虽然在工业化时期,女性走出家庭开始工作,有了自己的职业和独立的经济收入,但是由于她们所受教育偏低,很难找到体面的工作,她们绝大多数从事最底层、收入最低的工作。

  表3 1857-1880年定罪妇女犯罪前职业一览表(占总数的%)[5]

  从上表可以看出,犯罪妇女在犯罪前的职业大多集中在劳工或杂务/裁缝,家庭女佣、工厂女工、妓女这几种职业上,而且除了工厂女工的比例略有提高外,其余基本不变;同时体面且收入高的专业人员、商店店员和职员、店主或商人的比例极低。还有就是无职业者的比例最高,但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犯罪妇女几乎都非常贫穷!

  1848年,统计协会对伦敦东部的贫穷教区进行调查,他们发现男人的收入尽管变化范围很大,但是平均收入为每周20先令2便士,而妇女的收入一律偏低,平均为每周6先令10便士30.另外,英国的经济发展还没有到能够为女性提供合适岗位的阶段,妇女还无法真正自食其力。生存的压力让妇女不得已兼职做妓女或者偷窃。"工人阶级妇女可能保持双重身份,在结束一天长达14小时奴隶般的制衣或洗衣劳作后,晚上又走上街头拉客。"31

  4.强调贞洁的妇女观加大了重复犯罪率

  工业革命时期,正是英国经济高速发展之际,投资回报高但是风险也大。生产流通市场和金融市场都缺少规范。为了钱,一些人甚至不守规矩、不遵守法律,即使如此也经常面临破产的危险。所以资产阶级必须保障家庭的安全和温暖,于是"家庭天使"便应运而生了。所谓"家庭天使"就是要求妇女做道德的守护者,首先保证自己品行端正、纯洁无瑕,关键是要守身如玉。婚前是处女、婚后要从一而终;其次要管理好家庭,侍候丈夫、教育子女、指导仆人;最后不参加劳动,既不要从事社会生产,也不要参与家务劳动。因为当时社会为女性设定的生活目标是做"丈夫温顺的妻子""孩子爱戴的母亲""仆人尊重的主人",女性就应该在家中做"家庭天使",做道德的守护者。以至于那些走出厨房和客厅,进入公共领域的女性往往都会被猜测是精神失常,甚至要背上"坏"女人的恶名,因为她们是独立的。在1831年的英国妇女指南中,斯坦福夫人曾这样写道:"独立是非女性化的,是违背自然,也是触犯众怒的。"32

  当时社会对独立女性的态度如此,对犯罪妇女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在一个妇女角色依照她们在父权制下的功能而设定的社会中,那些犯下了被定义为'罪'的妇女是极不正常的,因为她们违反了将妇女界定为第二性、次等和从属于男权的社会性别和社会秩序规范。"33英国民众甚至认为,看到这些女囚比看到那些街上的醉鬼,或是那些当众亵渎上帝的人还要感到震惊和害怕。

  因为对犯罪妇女过于苛刻,所以重复犯罪的情况很多。"在犯罪二十次以上的'惯犯'中,女性多于男性。所以烙在女罪犯身上的耻辱印记也比男罪犯身上的更深,结果导致从监狱释放出来的女性难以从事正常职业谋生。"34

  总之,工业革命时期由于社会流动的加大、女性职业收入过少、当时盛行的强调道德纯洁的妇女观,从而导致英国女性犯罪数量增多及犯罪类型的多样化。

  注释
  1有关英国工业化时期时间节点的划分,国内学术界意见并不统一。鉴于工业化本身是一个长期的动态过程,而工业化引发的社会问题---例如犯罪也存在着时间滞后性,因此本文所指的工业化时期即指18-19世纪。
  2Friedrich Engels.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London:Penguin Books Lid, 2005, p.75.
  3Shani D'cruze and Louise A.Jackson.Women, Crime and Justice in England since 1660,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15.
  4Shani D'cruze and Louise A.Jackson.Women, Crime and Justice in England since 1660,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18.
  5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96.
  6William Sanger, The History of Prostitution:Its Extent, Causes and Effects Throughout the World, Harper&Brothers Publishers, 1858, p.347.
  7Judith R.Walkowitz, Prostitution and Victorian Society, Women, class, and the st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P.14.
  8指伦敦城市中心大约一平方英里的伦敦金融中心,位于伦敦城墙内的城区部分,自13世纪晚期爱德华一世禁止伦敦城内设立妓院以来,伦敦城内对妓女的打击力度就更大。
  9数字来源于Tony Henderson, Disorderly Women in Eighteenth-Century London, Prostitution and Control in the Metropolis 1730-1830, Longman, 1999, p.131.
  10Shani D'cruze and Louise A.Jackson.Women, Crime and Justice in England since 1660,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17.
  11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99.
  12Robert O.Bucholz, Joseph P.Ward, London: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 1550-175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2, p.247.
  13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100.
  14Frank McLynn,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p.126.
  15Shani D'cruze and Louise A.Jackson.Women, Crime and Justice in England since 1660,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47.
  16Frank McLynn,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p.117.
  17Robert O.Bucholz, Joseph P.Ward, London: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 1550-175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2, p.274.
  18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104.
  19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104.
  20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100.
  21Lucia Zedner, Women, Crime, and Custody in Victorian England, Clarendon Press, 1994.P.22.
  22Robert O.Bucholz and Joseph P.Ward, London: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1550-1750.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 p.76.
  23Tony Henderson, Disorderly Women in Eighteenth-Century London, Prostitution and Control in the Metropolis 1730-1830, Longman, 1999.p.77.
  24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100.
  25E.P.汤普森,《共有的习惯》,沈汉、王加丰译,上海人民版社,2002年版,第234页。
  26Janet Roebuck, The Making of Modern English Society From 1850.Routledge&Kegan Paul, 1973, p.1.
  27Robert O.Bucholz and Joseph P.Ward, London: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1550-1750.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 p.65.
  28Lucia Zedner, Women, Crime, and Custody in Victorian England, Clarendon Press, 1994.P.67.
  29Shani D'cruze and Louise A.Jackson.Women, Crime and Justice in England since 1660,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15.
  30Lucia Zedner, Women, Crime, and Custody in Victorian England, Clarendon Press, 1994, p.62.
  31根据盖瑟·沃克的研究,近代早期英国乡村的盗窃犯罪基本是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团伙,成员多是自己家庭成员和亲戚,尤其以妻子儿女为主,因此法庭审理时,女性犯罪经常不记录在案。参见Garthine Walker:Crime, Gender and Social Order in Early Modern England, 2003, pp.75-112.
  32Lucia Zedner, Women, Crime, and Custody in Victorian England, Clarendon Press, 1994.P.321.
  33Bonnie S.Anderson and Judith P.Zinsser, A History of Their Own:Women in Europe from Prehistory to the Present, vol.2, Harper&Row, Publishers, New York, 1989, p.249.
  34Judith R.Walkowitz, Prostitution and Victorian Society, Women, class, and the st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P.15.
  35Bonnie S.Anderson Judith P.Zinsser, A history of Their Own:Women in Europe from Prehistory to the Present, vol.2, p.169.
  36Sandra Clark, Women and Crime in the Street Literature of Early Modern England, Palgrave Macmillan, 2003, pi.x.
  37Clive Emsley, Crime and Society in England, 1750-1900, Longman, 2010, pp.98-99.

点击查看英国史论文(推荐8篇)其他文章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