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古希腊女性的社会地位探究

时间:2020-02-13 来源:科学咨询(科技·管理) 作者:马舒祺 本文字数:3163字

  摘    要: 古希腊文明作为人类文明的璀璨结晶,始终为普罗大众所歌颂,但缔造这一辉煌的某些参与者却被历史忽略了——正是能顶半边天的女性们。古希腊世界在体育运动、神话体系、哲学思想等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也都表现出了较为明显的性别差异,将男性赞誉为人类文明中智慧美好的化身,将女性看成世俗世界低级生活的代表,而在号称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雅典城中,妇女在政治上并不属于公民之列。

  关键词: 古希腊; 女性; 性别构建; 社会生活;

  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言,漫长的人类世界历史长河中,仅有四个时代因当时人类思想文明的崇高伟大而足以称为后世典范,“这四个真正享有盛誉的时代中的第一个是菲利浦和亚历山大的时代,或者说是伯利克里、德莫斯提尼、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阿佩尔、费迪阿斯和普拉克西泰尔这类人的时代。”[1]。这种基于作者个人时代背景下的盛赞与划分暂且不论是否客观,至少可以向普罗大众说明一点:古希腊文明的璀璨与伟大已经是历史事实了。然而这顶桂冠飘落到那些领奖者头顶上时,打眼望去似乎有一丝丝不协调——请问有人看见领奖台上有任何一位女性吗?

  尽管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来不可或缺女性,但人类的古代历史并没太把女性当回事,这在所有文明中都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古希腊世界当然也不例外。在号称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雅典城中,妇女在政治上并不属于公民之列,甚至也不被鼓励从事商业活动等,更无从谈起享受其他任何经济政治权利。除此之外,古希腊世界在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也都表现出了较为明显的性别差异。

  一、古希腊女性在体育运动中的地位

  希腊人崇尚体育竞技运动,将奥林匹亚视为荣誉和实力的最高竞赛,男性可以无视年龄、地域之类的个人状况选择参与,而已婚女性则完全被禁止参与赛事和观看比赛。未婚少女相对来说在体育运动中的参与度较高,奥林匹亚有专门为女孩们举办的短跑项目“赫拉节”。在诸如皮提亚、尼摩亚、伊斯特摩亚赛会等希腊世界性赛会,和各个城邦举行的地方性赛会中,也仅有未婚少女的参与度和可获得的荣誉则略高于奥林匹亚赛会[2]。

  古希腊诸城邦对少女参与体育运动的态度和社会评价也有较大差别。在大多数的古希腊城邦中,传统的已婚妇女一生都要忙碌于家庭生活,外出时应该把自己穿戴得严严实实;而未婚少女们则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房生活,只有某些全民性的公共活动可以解放她们少许自由,比如参加公共宗教节庆活动的赛会。斯巴达城邦对少女们的教育相对来说最为宽松,女孩们被鼓励参与体育锻炼,城邦会为她们举行比赛、颁发荣誉。但作为一个再典型不过的、崇尚力量的古希腊城邦,斯巴达其对少女运动的推崇背后,实质上是对男性地位的巩固和强化:适当的体育运动使她们强身健体,成为更利于城邦和家庭的婚配繁衍对象。这些活动是面向全社会开放的,因而具有少女的成年仪式和相亲、求偶等意义。

  这种教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为古希腊其他城邦所接受——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就有类似提倡:“……各种天赋是同等地赋予了雌雄两性,所以妇女根据其天赋参与了各项工作,而男人也是参与了所有的工作。只是在所有各项工作中妇女比男人弱一点罢了。”[3]在其划分的完美国家的三个阶级中,优秀的妇女可以参与护卫者阶级的工作,“那么,女性守护者必须裸体操练,因为她们是以她们的美德做衣服。她们必须同男人一起参加战斗,以及履行其他守护者的义务,这也是她们唯一的职责。在这些工作中,她们之所以承担轻的,是因为她们的体质比较弱。”[3]

  二、古希腊女性在神话体系中的角色

  除去人类社会的各种表现,古希腊世界的神话体系中亦流露出父权制社会结构的色彩。男性神明的恋情和生活极为自由丰富,天父宙斯与女神赫拉成婚后,仍投身于各色恋情;满足自己的欢愉后,他的“恋人”们或被赫拉报复、或得到永生或失去生命,都不再被重视。女神赫拉作为神后,根本无力制止宙斯的肆意妄为,更因多次阻挠宙斯、迫害他的情人而被冠以残暴和善妒的恶名。事实上,那些情人与宙斯的私生子大多成为了凡间的大英雄或者国王,更有甚者得以位列奥林匹斯众神之列——此时就会上演各种母凭子贵、鸡犬升天的戏码,根本没人在乎她们和赫拉的个人想法。
 

古希腊女性的社会地位探究
 

  结合赫拉和宙斯众情人的女性形象来看,即使在希腊众神中,男性仍处于压倒性的控制地位,女性往往被塑造为反面形象和笑料,即使偶尔出现抗争行为也基本是徒劳无功的。现今仍在流传的古希腊神话大多出自于时代背景不容忽视的男性作者笔下,其字里行间难免投射出父权制社会结构的影子,同时也通过塑造各色女性的愚昧形象而体现出了当时社会对性别的主观和偏见。女性的角色属性几乎完全取决其对父、夫、子的贡献,即父权社会加在女性身上的价值判断与标准,她们独立的思想和情感却被粗暴的忽略了[4]。

  三、古希腊女性在哲学理论与宗教生活中的地位

  孕育生命的母亲在古希腊哲学中也没能落得什么好寓意。在柏拉图的传世名着《理想国》中,表达其哲学观念的卷七借由洞穴比喻,提出了“女性归属于物质、男性归属于灵魂”的二元论。这种强调二元对立、灵魂优先的思维模式,将女性刻画成从属于男性的次等阶级,把女性定位在家庭之中,把男性定位于公共领域之中。柏拉图崇尚灵魂自由,“灵魂在起源和优越性上都先于和优于物体,灵魂是统治者和主宰,而物体是它的下属。”[6]而“妇女在本质上是与自然界结合在一起的,因而她们也代表了自然界一切原始的、反社会的因素;而文明世界是男人征服自然界、控制一切原始的欲望,在理性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种征服必然也包括对妇女的征服,即以一种厌恶女人,将其视为洪水猛兽的态度克制对她们的欲望。” [7]自古希腊之后的西方哲学思想一直继承着这种观念,将男性赞誉为人类文明中智慧美好的化身,将女性看成世俗世界低级生活的代表,这正是古希腊社会父权制形而上学思想的延续。

  宗教在古希腊社会中的意义和功能都十分重要,女性虽几无例外无法参与公共政治生活,却在家庭和国家的宗教事务中占有相当的话语权:古希腊女祭司群体是同时代中少有的、享有社会特权的女性,她们能够掌握运用宗教和文化资源,在希腊城邦的宗教生活中地位超然,并享有显赫的社会荣誉。此外,也有精英阶层的少数已婚女性可以与其丈夫一起在重要的场合露面。她们能够参与丈夫的政治活动,成为城镇的捐助者,掌管家中的财政事务等,更少数有贡献者甚至能获得功绩雕像,底座上铭刻着她们的荣誉与头衔[5]。

  四、结束语

  综上所述,古希腊妇女总体上是处于父权制社会与奴隶制社会的双重压迫之下,即使偶尔有条件优异的妇女想要跟随丈夫见识外界社会,她也要受制于长达十几年的生育年龄所困,不断重复徘徊于产房与婴儿房的生活模式。婚前遵从父亲,婚后遵从丈夫,丧偶则遵从儿子,终生都极其压抑的生活环境往往使得她们将孩子作为发泄消极感情的对象,进而又使得男性对女性的社会评价降低。

  因此,现代的女性主义历史研究不仅要揭示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男女性别偏见,更要打破由此衍生的男性中心主义,使当代社会正视历史和现实中女性拥有的独特价值与做出过的突出贡献,为过去与将来的女性同胞们博得应有的地位与尊重[8]。无论是女神、女祭司、妇女还是未婚少女,她们都是古希腊社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当我们再次谈起那个被盛赞为后世典范的时代,我们会记得,那些没有戴上桂冠的她们,亦是人类文明发展中的明珠。

  参考文献

  [1] 伏尔泰.路易十四时代.吴模信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2] 王大庆.从体育运动看古希腊人对女性的性别建构[J].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26(03):103-108.
  [3] 柏拉图着.理想国[M].郭斌和,张竹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7.
  [4] 顾艳艳.从性别视阈看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神恋[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5(11):70-71.
  [5] 裔昭印.西方古典妇女史研究的兴起与发展[J].世界历史,2014(03):116-128+161.
  [6] 柏拉图.蒂迈欧篇.柏拉图全集(第三卷)[M].王晓朝,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7] 郭超英,颜海英.古希腊妇女的社会地位及其演变[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5(04):70-75.
  [8] 刘丹丹,戴雪红.柏拉图洞穴隐喻的女性主义解读[J].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15,16(01):33-37.

    马舒祺.古希腊世界女性社会地位简论[J].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20(01):122-123.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