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历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日本殖民朝鲜过程中大陆浪人的重要性

时间:2015-11-10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本文字数:8153字
摘要

  尽管日本通过朴茨茅斯条约获得了对朝鲜的支配权,但殖民朝鲜的计划早已开启。1904 年签订的《日韩议定书》,规定"大日本帝国将切实保护大韩帝国的独立及领土"[1].随着三次《日韩协约》的签订,日本逐渐剥夺了朝鲜的内政外交权利。直到 1910 年 8 月 22 日,日本陆军大臣兼朝鲜统监寺内正毅与朝鲜首相李完用签订《日韩合并条约》,规定"关于韩国的一切统治权完全并永久地让与日本国皇帝陛下"、"将韩国完全并入日本帝国"[2],日本最终将朝鲜变为殖民地。

  对于日本殖民朝鲜,学界的研究视点多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探讨当时的国际环境[3],梳理日本吞并朝鲜的历史步骤[4],从日本宪政史的角度分析日本官方外交在殖民朝鲜过程中的作用[5].然而,以内田良平及黑龙会势力为代表的大陆浪人的影响亦不容忽视:在朝鲜,他们策动亲日派势力掀起"日韩合邦请愿运动";在日本,他们联合国内各对外强硬派煽动舆论,怂恿政府内部的对朝"激进派"官僚排挤朝鲜统监府内部主张循序渐进殖民朝鲜的"渐进派".他们与官方外交里应外合,为日本政府顺利吞并朝鲜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战前日本右翼势力影响日本内政外交的重要例证。对此方面的研究以初濑龙平(1980)为代表,他指出黑龙会相当于"政府外部的内部机关,政府内部的外部机关"[6],内田良平参与一进会的活动"为吞并朝鲜创造了有利条件","加速了合并进程"[7].然而,初濑关注的是内田在朝鲜的活动,对其影响日本政府制定外交政策的途径尚未做出明确考证。

  本文分阶段分析内田良平及黑龙会在日本吞并朝鲜过程中的活动,以很少受学界重视的内田良平与日本政府高层、与日本政界幕后大佬杉山茂丸[8]、以及朝鲜一进会的李容九等人的信函为一手资料,结合其他右翼团体的对朝强硬活动,综合考察日本殖民朝鲜过程中大陆浪人所起的作用。

  一、一进会顾问时期--为日本吞并朝鲜创造条件

  (一)内田良平的"以朝制朝"策略

  1906 年 3 月,在杉山茂丸的推荐下,内田良平以朝鲜统监府顾问的身份随统监伊藤博文赴任。内田良平缘何能够成为伊藤博文的幕僚,韩国学者姜在彦(1965)认为,这源于内田狡诈的两面政策[9],即内田一方面主张将朝鲜作为"保护国","先获取部分权利,而后渐渐夺取全部权利",另一方面为使吞并朝鲜合法化,他在朝鲜扶植操纵亲日卖国势力,使得殖民朝鲜的举动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回应从朝鲜内部发出的请求。笔者认为,若回顾日本对日俄战后体制的构想及伊藤与内田各自的对朝方针,能更好地解释两人的合作基础。

  1905 年 4 月 8 日日本内阁会议订立的三项草案[10],反映了日本构筑的日俄战后体制,其中的重要一环是寻求在国际舆论的承认下将朝鲜作为保护国。而主导此体制构想的正是伊藤博文[11].

  1906 年 2 月伊藤博文出任第一代朝鲜统监。对于伊藤来说,日俄战后最重要的任务是彻底解决朝鲜问题,同时兼顾中国东北问题[12].因此需一面应对英美两国提出的开放中国东北门户的要求,一面通过第三次日韩协约建立对朝鲜的排他性绝对支配体制[13].可以看出,伊藤的对朝方针虽明确了要吞并朝鲜的立场,但采取的是随国际局势变化而不断做出调整的慎重姿态。

  另一方面,内田良平及其领导的黑龙会则希望把殖民朝鲜做为侵略中国东北的跳板[14].1906年 12 月 2 日,黑龙会召开了日俄战后的首次评议会,确立了基本活动方针[15]:完全控制朝鲜,为侵略中国东北打下基石。当月 30 日,内田致信朝鲜统监伊藤博文:"若不先将韩国拔本作为跳板,则我中兴空前之鸿业,将中途瓦解"[16].此处的"拔本",即完全殖民朝鲜。而要实现此目标,"从韩国提出合邦,则无列国置喙之余地,足以发扬圣德"[17].内田良平的"以朝制朝"策略与注重国际舆论的伊藤博文正相契合,成为两人进行合作的基础。

  (二)内田良平对朝鲜的"政令一途"构想

  为了实现吞并朝鲜的计划,内田首先在朝鲜内部培养亲日势力,"拥其政权威压之"[18].此时他瞄准了傀儡政治团体一进会。该会自 1904 年 10月成立之初便受到日本的保护与监督[19],发起人宋秉畯聘请对俄同志会的神鞭知常担任初期顾问,日俄战争中该会亦暗中协助日本[20].1906 年 10 月,内田在伊藤博文的授意下[21],以救助因盗用玉玺事件入狱的宋秉畯为条件出任一进会顾问[22],随后从统监府及陆军部获取资金对一进会进行财政改革[23],使其"陷入不问是非善恶,对日本必须服从的境遇"[24].利用财政控制一进会以后,内田开始策划约束和剥夺朝鲜皇帝的权利:"将内阁移至统监府,皇帝直属于宫内府,将政权与皇帝分离,开政令一途之道"[25].他希望规避朝鲜国内的抗议和国际舆论的置喙掌握内政权:"通过一进会大举迫使皇帝改革政事,乘风波起时,统监府出面仲裁,背地压制皇帝大臣等夺其委任权"[26],并逼迫高宗让位给皇太子[27].

  然而内田的"政令一途"收归统监府的设想在 1907 年 2 月并未被统监伊藤所接受[28].究其原因,日俄战后伊藤着力协调东亚国际关系,特别是为了封锁朝鲜皇帝高宗的反日运动必须调整与俄国的关系[29].因此,日俄两国于 1907 年初开始日俄协约谈判。此时伊藤赞同日本驻俄公使本野一郎在日俄协约草案中的主张:"吾人必须向着吞并韩国的目的徐徐前进,要维持韩国静稳状态,我国只能吞并之。故预想将来韩国的时势如此发展,需使俄国完全承认之"[30].在伊藤看来,通过日俄协约使俄国承认将来日本吞并朝鲜的可能性比解决朝鲜问题更为急迫[31].

  (三)内田良平的"即刻吞并韩国"构想
  
  1907 年 6 月的海牙密使事件[32],使得伊藤与内田的对朝策略再度达成一致:将统监府变为殖民地机关,统监府掌握朝鲜政权中枢,缩小和限制朝鲜皇帝权限,利用亲日傀儡政权实现朝鲜对日本的国家从属。

  伊藤博文方面,海牙密使事件不仅被日本政府当做掌握朝鲜内政的天赐良机,"帝国政府抓住目前机会,望掌握韩国内政相关全权"[33],也使伊藤酝酿已久的、在 1907 年秋对朝鲜统治机构进行大改编的计划[34]得以提前实施。伊藤于 5 月 28日策划了朝鲜内阁的更迭,扶植了亲日的李完用政权[35],并主导新内阁与一进会的联合,任命宋秉畯担任农商工部大臣;7 月 7 日以"改善施政"为名坚持实施"宫禁令",强行分离了朝鲜皇室与内阁的权利。内田良平方面,他操纵一进会的李容九对朝鲜国王进行逼宫,新任农商工部大臣宋秉畯也开始向朝鲜皇帝追责迫其退位。同时,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对内田在朝鲜的活动遥相呼应。

  7 月 14 日,河野广中、头山满、小川平吉等六人发表了《对韩政策建言备忘录》,强烈主张"合并日韩两国".大同俱乐部、尤兴会、同志记者俱乐部、宪政本党外交调查协议会等纷纷强硬要求日本政府拿出行动[36].1907 年 7 月 18 日高宗让位给年幼的皇太子纯宗,24 日两国缔结第三次日韩协约,日本获得了朝鲜的行政指导权、立法承认权、人事同意权等内政权利。

  然而,第三次日韩协约签订后,伊藤与内田围绕吞并朝鲜的进度问题再生分歧。伊藤于 29 日的记者见面会发表演说称"日本没有吞并韩国的必要……日本将永远扶植韩国。予迄今维持此主义,将来也将继续维持"[37].伊藤延续了 1906 年1 月 30 日在东京灵南坂官邸召开记者见面会时的态度:"让韩国人民逐渐增加自己的资力,韩国的诸般经营必须想办法尽可能让韩国人民自己负担起费用"[38].小川原宏幸(2010)指出,此阶段伊藤博文的对朝政治构想是迈向吞并朝鲜的过渡阶段[39],一方面设想将来吞并朝鲜,一方面希望朝鲜当前与日本保持紧密的"提携"关系,保存朝鲜皇帝,在日本的指导监督下实现"自治".而以内田为首的黑龙会则强硬要求立刻吞并朝鲜。因此,内田视第三次日韩协约"虎头蛇尾"[40]草草收场,他认为此协约是实现最终吞并朝鲜的直接踏板,应"名实皆吞并韩国,对于将来有成为祸根之虞的忧虑不论大小全部铲除"[41].

  政治方针虽不同,但此阶段伊藤依旧需要内田的协助:首先,为实现"过渡阶段"的对朝方针,伊藤计划最大限度地利用朝鲜皇帝收拢人心,使日本获得控制朝鲜的正当性。本就因坚持渐进式吞并朝鲜的主张而在政府中备受元老山县有朋、陆军大臣寺内正毅、首相桂太郎等为首的对朝激进派排挤的伊藤,又摈退了朝鲜驻扎军司令长谷川好道的"大日本皇帝兼韩国王"的提议,驳斥了山县有朋主张的废止朝鲜皇帝案[42].此时的伊藤实际上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其次,面对朝鲜皇帝被迫让位而引发的反日暴动,伊藤一向主张武力镇压[43].对此,内田与伊藤不谋而合,而且能为平息暴动拿出切实措施。11 月 23 日至 12 月14 日内田与李容九一起前往暴乱横行的江原道方面进行实地考察,并计划在统监府的支持下,以一进会为中心在全国各地组织自卫团体,阻断朝鲜社会各界的交流,并在日本卫兵、宪兵队及朝鲜警官的指挥下协助讨伐暴乱者[44].

  二、辞去统监府顾问时期--加快吞并朝鲜的步伐

  (一)内田良平辞去统监府职务

  第三次日韩协议签订后,伊藤没有急于立刻吞并朝鲜,而是为此目标渐进式地铺平道路:推行朝鲜司法制度改革、利用朝鲜皇帝视察全国以收服民心、武力镇压朝鲜上下爆发的反日暴动。然而,以上措施接连受挫,同时内田良平与统监府内部官僚之间产生了不可弥合的裂痕。

  首先是内田与副统监曾祢荒助之间的矛盾。此时正在江原道方面实地调查的内田良平被曾祢一纸信函召回。理由是"以镇扶国难为名,一进会势力扩张的结果,往往或暴行或胁迫,又强制断发,良民因此反而不安……现今发生如此伤害良民感情之事,决不能再有"[45].这不仅显示出曾祢反感一进会在镇压暴动时的过度行为,还显示出内田与统监府官僚中主张渐进式吞并朝鲜一派的对立[46].
  
  其次是内田与统监伊藤博文之间的矛盾。对于朝鲜纷乱复杂的政治状况,内田归咎于"统监的方针不强硬","将给国家招致大不幸"[47].对于伊藤保留朝鲜皇帝的举措,内田攻击道"统监是为日本统监韩国的统监,非李氏的统监"[48].特别是伊藤欲通过朝鲜皇帝巡访各地拉拢民心却催生出朝鲜民众高涨的反日民族情绪[49],内田更批评到:"用忠君爱国来教导韩民,便是教他们从我保护之下独立"[50].

  1909 年 2 月,内田最终辞去统监府的职务。此后,内田与宋秉畯、李容九等一起通过杉山茂丸策动元老山县有朋、首相桂太郎、陆相寺内正毅,将吞并朝鲜的计划提上日程。

  (二)策动一进会提出合邦请愿

  第三次日韩协约成立之后,日本政界各方就吞并朝鲜达成共识,实施吞并工作的时间则成了新的论争焦点。然而,以伊藤博文为首的朝鲜统监府渐进派的意见依旧占主导地位[51].如伊藤回复来访的内田良平:"现今吞并韩国,不仅列国会干涉,也不能再施行善政。因此,必须完善诸般机构之后再推行"[52]."从朝鲜的现状,与列国的关系,日本的内情三方面深思熟虑,弃名采实,此七八年应观望形势"[53],1909 年 6 月辞去朝鲜统监一职后,伊藤依旧坚持通过保护国的方式提高朝鲜对日本的依存度,再通过联邦制或类似自治殖民地的形式,将朝鲜编入日本。此构想为继任统监曾祢荒助所继承。

  1909 年 10 月 26 日伊藤博文遇害。12 月 4 日,一进会向朝鲜皇帝、朝鲜统监曾祢荒助、总理大臣李完用上呈了《合邦上奏文》、《上统监合邦请愿书》、《上总理李完用合邦请愿书》及声明书,8日、9 日两度被驳回之后于 16 日被采纳[54].其中请愿书是 9 月下旬至 10 月上旬内田良平和宋秉畯在东京草拟大纲,后由黑龙会成员川崎三郎、葛生修亮及内田三人修改成文案[55],经杉山茂丸协助获得首相桂太郎的允可,并照会了伊藤博文[56],由内田亲自寄送至山县有朋处,再由山县转交给寺内正毅[57].11 月中旬,内田的心腹、黑龙会成员武田范之据文案写成正式的合邦请愿书[58].一进会提出的合邦请愿运动,背后离不开内田良平及黑龙会的唆使操控。

  三、朝鲜问题有志大会时期--策动激进派实现吞并朝鲜计划

  (一)组织成立朝鲜问题同志会

  在操纵一进会提出合邦请愿运动的同时,内田等还在日本国内煽动舆论为吞并朝鲜造势。他借太平洋通信社社长森山守次郎之力,联系二六新报、大和新闻等传媒势力,加上政友会的小川平吉、对俄同志会的大竹贯一、长谷川芳之助等五十余人于 1909 年 11 月 13 日成立了朝鲜问题同志会[59],12 月 13 日召开朝鲜问题有志大会。与会者斥责统监府的渐进主义"非人道",要求日本政府采取强硬政策立即吞并朝鲜[60].

  然而,内田及杉山茂丸逐渐遭到了朝鲜问题同志会及国内媒体舆论及同志会成员的攻击。在12 月 12 日内田写给小川平吉的信中称有同志中伤其"从政府获得巨额的活动费,又从一进会处掘取大量钱财,想一人成就合邦大事名利双收,或与投机倒把之人勾结牟利"[61].究其原因,首先取决于内田的政治立场:虽然他辩解"良平被骂做藩阀的爪牙也不以为意。不顾力薄牺牲一切,希冀能为解决我开辟以来的任务--韩国处分问题有所裨补"[62].然而内田在行动上与藩阀政治家保持着密切联系,自然不为大都是在野党的同志会成员所信任。其次,正如曾祢荒助统监写给桂太郎首相的报告中"合邦之意味,似如联邦亦如合并,甚不明"[63]所示,内田等人起草的合邦请愿书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吞并朝鲜的形式,不符合朝鲜问题同志会大会强烈主张吞并殖民朝鲜的主张,固难以取信。

  随着朝鲜问题同志会成立,内田促成了朝鲜问题有志大会的召开,日本国内舆论也开始明确主张立即吞并朝鲜[64].事实上,据内田在东京安置的心腹权藤成卿汇报,当日同志会上达成了三点共识:"继续等待一进会提交要求并入日本的请愿书","等待一进会与同志会保持联系"以及"对曾祢统监的攻击最为猛烈"[65].而这三点也正是内田良平在国内制造舆论的目标。目标实现后,内田脱离了朝鲜问题同志会[66].

  (二)培养年轻人才辅佐国权扩张大业

  内田良平能向政界要人做说服工作,多拜同乡杉山茂丸的协助。然而,内田在培养年轻人才辅佐自己完成"大业"方面所做的努力亦不容小觑。内田的心腹、黑龙会成员武田范之、葛生修亮与权藤成卿分别在首尔和东京协助推动吞并朝鲜的计划。武田范之是天佑侠成员,参加过闵妃暗杀事件,应内田之邀于 1906 年末随同前往朝鲜[67].直到 1910 年夏天,武田主要以内田或一进会之名起草重要的意见书或信函[68].1909 年 12 月以一进会之名递交的合邦请愿书也出自武田之手。

  权藤成卿幼时与武田相识,经武田介绍结识内田,从 1902 年以来开始向《黑龙》投稿,编辑中文杂志《东亚月报》,并为内田代笔。权藤与朝鲜的李容九及中国的章炳麟有深交,帮助内田打通朝鲜、中国方面的人脉,也从法理上为内田策动吞并朝鲜提供了依据[69].朝鲜问题有志大会在排挤内田良平和杉山茂丸的情况下召开,权藤成卿不断向内田写信汇报会议情况及山县、寺内、政友会、新闻记者等的立场态度[70].

  葛生修亮与内田同为天佑侠,后在黑龙会的成立、黑龙会会刊发文等方面,协助内田编写意见书;在吞并朝鲜时期协助内田组织朝鲜问题同志会。朝鲜问题有志大会时期和权藤一道为内田通风报信。如 1909 年 12 月 5 日发函通报内田,据密探得知新闻记者们的阴谋是"操纵一进会,或与政友会联合"[71],并叮嘱内田要提防新闻记者们的中伤。13 日的信件中除了汇报朝鲜问题有志大会的会议成果,还向内田汇报了打听内阁动向"山县、寺内等的决心坚不可摧。曾祢统监回国或许会提前"[72].

  正是武田范之、权藤成卿、葛生能久等人在幕后的支持及运作,内田欲在日本国内为吞并朝鲜制造舆论的目标得以顺利实现。对年轻一代的培养及利用,包括之后辛亥革命时期派遣北一辉来华,都是内田实施国权扩张运动的一环。

  (三)策动朝鲜统监的更迭

  在一进会递交合邦请愿书后的第十九天,内田因受到统监府下达的"退韩处分"被驱逐出朝鲜[73].对于内田来说,吞并朝鲜之路已经铺就完毕,也无需要在朝鲜待到最后[74].此后的课题,便是策动山县、寺内、桂等对朝激进派,将日本政府决策层内以曾根荒助为代表的渐进派逐出统监府。

  这项策动工作开启于合邦请愿运动时期。合邦请愿书自 12 月 4 日递交以来,遭两度驳回直至第三次提交才最终被采纳。为了请愿书得到采纳,内田等人不仅积极策动山县、寺内等激进派,还通过山县、寺内等人去说服对吞并朝鲜一事持稳重态度的首相桂太郎,进而对曾祢荒助统监施压。

  内田良平在 11 月 29 日就一进会的合邦请愿活动致信山县,12 月 2 日山县将此书简转给寺内正毅[75].12 月 3 日,寺内在山县的授意下劝告统监曾祢荒助"应泰然接受"[76].然 7 日曾祢统监在桂太郎的许可下示意朝鲜政府驳回请愿书。对此,寺内写信给山县批评"曾祢氏的浅虑,加之首相轻率回电,是一错误"[77].另一方面,曾祢统监在收到一进会提交的请愿书后也向桂太郎表示不满:"一方面陆军大臣预先通报了请愿的提出,我推测内阁也间接了解此事,另一方面此做法不考虑场合有失轻举,本官甚是不快"[78].此后,内田和杉山继续向山县及寺内做工作[79],最终 8 日寺内与桂进行谈判,并传达了山县的意思。谈判结果,决定致电曾祢统监"不驳回请愿书,留置之"[80],首相桂太郎还被说服向曾祢统监发出指示,"若韩人有意同意帝国政府方针,则政府当然要有觉悟接受""驳回请愿书反而会增加反对气焰,违反施政方针,故请停止驳回"[81].

  1910 年初朝鲜统监曾祢荒助因病被首相桂太郎召回国。疗养只是表面理由,实际上,曾祢与桂关于朝鲜问题的分歧颇为严峻,曾祢的因病休养或衍变为辞任统监的危机[82].同年春天曾祢在疗养中对前来看望的小美田隆义就朝鲜问题透露出不满:"我不知之前的合邦提议是桂候之命,还是杉山、内田等恣意妄为,桂侯不听我欲处分内田一件,甚不可解"[83].最终,桂太郎、山县有朋、寺内正毅、小村寿太郎四人商谈之后决定由寺内出任朝鲜统监一职,并前往曾祢的别墅说服其辞职[84].5 月寺内正毅以陆军大臣的身份取而代之,副统监由山县有朋的养子山县伊三郎担任。

  8 月 22 日,在颁布戒严令的情况下日韩缔结合并条约。9 月 13 日,日本颁布保安条令,一进会遭到强制解散。

  四、小结

  朴茨茅斯条约签订时期,内田对俄国的了解程度及关于尽早结束战争的主张,成为其与伊藤博文等政府要人合作的契机。此后,借助活跃在政界的幕后策划师、同乡杉山茂丸之力,内田作为朝鲜统监伊藤博文的幕僚,开始助力日本吞并朝鲜。内田主要进行了三项工作:首先,以朝鲜统监府顾问的身份出任一进会顾问,依靠统监府及陆军部出资,在朝鲜内部收买、扶植亲日傀儡组织一进会,协助第三次日韩协约的签订,为日本吞并朝鲜创造了条件。其次,在辞去朝鲜统监顾问任职时期,内田操纵一进会发起合邦请愿运动,同时策动日本政府内部以山县有朋、寺内正毅等为首的激进派压制朝鲜统监府以伊藤博文、曾祢荒助为首的渐进派,加速了吞并进程。第三,在实施吞并朝鲜计划时,内田在日本国内通过组织朝鲜问题有志大会煽动舆论,着意培养接班人辅佐自己实施"大业",并在受到"退韩处分"之后挑起日本政府内部的对朝激进派与朝鲜统监府之间的矛盾,以此排挤主张渐进吞并朝鲜的曾祢荒助。

  概观日本吞并朝鲜时期大陆浪人的活动,黑龙会及其首领内田良平可谓是大陆浪人协助日本吞并朝鲜的主力。究其原因,首先日本国内多数对外强硬势力,此时将精力集中于国内问题,以打破藩阀专治、重整日本政界为活动目标。1910年 3 月以后,随着立宪国民党的成立,大陆浪人及各团体纷纷聚集在该党周围结成国民主义的对外强硬势力,以抵抗日俄战后引发的征税过重及通货膨胀等直接威胁国民生活的问题。其次,武昌起义的爆发,使得与中国革命派渊源颇深的大陆浪人转而投身辛亥革命。结合宫地正人(1973)的研究[85]可知,在制造事端,煽动内外强硬舆论方面,内田良平及黑龙会是活跃在吞并朝鲜前线的主力,但他们只是扮演了配合日本军方和政府的先遣队角色。

  纵观右翼组织登上战前日本历史舞台的道路,甲午中日战争时期大陆浪人多采取个人活动的形式潜入朝鲜半岛挑事寻衅,以此逼迫政府出面收拾残局,进而达到获取权益的目的。对于大陆浪人在侵略对象国做出的过激举动,日本政府一方面对其转嫁责任,同时并未对肇事者拿出任何惩戒措施,许多大陆浪人还因此走上立身出世之路。

  这种现象和当时日本外交决策机制尚未健全、大陆浪人有很大的活动空间息息相关。及至日俄战争时期,日本外务省的组织机构渐趋完善和合理,大陆浪人不再具备自由的活动土壤,开始由个人行动走向组织化、由单个组织单独活动走向组织与组织之间的联合化。朴茨茅斯条约签订之际,为了达成扩张国权的政治野心,大陆浪人开始主动寻求与政府保持合作关系。而基于侵略朝鲜的共同目标、实施手段,藩阀政治家们也重视与大陆浪人之间的关系,期待他们能够完成自己无法公然实施的行动。及至日本吞并朝鲜时期,活跃在日本外交第一线的大陆浪人,开始与日本政府进入了第一次"蜜月期".

  参考文献:
  [1]〔日〕外务省 . 日本外交年表及主要文书(上)[M].东京:原书房,1965:223.为保证引文的准确,本论文所引文献均保留了"韩国"一词,行文统一为"朝鲜"一词。
  [2] 同上,第 340 页。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