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农学论文 > 园艺学论文

核桃黑斑病的发病规律、特点及预防措施

时间:2020-10-14 来源:现代农业科技 本文字数:4284字
作者:徐荣燕,赵燕,王冉冉 单位:德州学院 济南市森林保护站

  摘    要: 核桃黑斑病是危害核桃的一种重要病害,发生范围广,危害重,严重影响了核桃的品质和产量,成为核桃产区制约农民收入的重要瓶颈。本文介绍了核桃黑斑病的危害症状、病原菌及发生规律,总结了核桃黑斑病的防治措施,以期为核桃黑斑病的防治提供参考。

  关键词: 核桃黑斑病; 危害症状; 病原菌; 发病规律; 防治措施;

  核桃是一种重要的经济林树种,其种子核桃仁含多种维生素、蛋白质和脂肪,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种坚果;其含油量达60%~70%,核桃油是优良的食用油之一。核桃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对于促进农民增收具有重要意义。另外,其花、果、叶的挥发性气味具有杀虫、保健作用,可广泛应用于风景区、休疗养区,具有非常好的生态价值。

  核桃黑斑病又称核桃黑、核桃细菌性黑斑病、黑腐病,是危害核桃生产的一种重要病害,主要危害幼果、叶片,也可危害花及嫩枝,从而造成树势衰弱、减产,严重时还会导致树体死亡[1]。该病发生范围广,国内核桃主要种植区均有发生且患病率高[2],严重影响了核桃质量、产量和农民收入,成为制约核桃生产的瓶颈。本文从核桃黑斑病的危害症状、病原菌入手,探讨了其发病规律和发病特点,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防治措施,以减轻核桃黑斑病的危害,提高核桃产量和品质。

  1、 危害症状

  核桃黑斑病主要危害核桃果实、叶片、花及嫩梢,其中果实受害最严重。叶片最初感病时,先在叶脉及叶脉的分叉处出现黑色小点,后扩大成近圆形或多角形的黑褐色病斑,边缘不明显,周围常呈半透明水渍状晕圈;雨水多、湿度大时,叶背水渍状病斑更为明显;后期严重时,病斑扩大连片,导致叶片卷缩,严重时叶片皱缩、枯焦,同时病部中央变为灰白色,有时出现穿孔,导致叶片残缺不全,提早脱落。有时叶柄上也会出现病斑。枝梢上的病斑呈褐色稍凹陷的长圆形或不规则形,严重时病斑绕枝干一周,造成干枯或节间干裂症状。幼果受害后,果面出现黑褐色小斑点,随后扩展为圆形或不规则形下陷的黑色病斑,外围有水渍状晕圈,果实由外向内腐烂。在果壳硬化前,病菌可扩展到核仁,导致全果变黑,早期脱落;果壳硬化后,仅青果皮感病,后期果实脱落。嫩梢被侵染后常变黑枯死。花序受害后,初期个别小花变黑、凋萎,随后花轴变黑、扭曲,导致花序枯萎早落。核桃黑斑病的典型特征是在湿度大时,病斑有白色细菌脓流出,呈黏液状[3]。枝条受害后,翌年在病斑部位会附着有白色沉淀,这也是该病危害后鉴别的一个重要特征[4]。

  2、 病原菌

  关于核桃黑斑病的病原菌,早期的研究普遍认为,核桃黑斑病的致病菌为黄单胞杆菌(Xanthomonas campestris),是一种专化寄生核桃属的病原细菌[5]。病原菌在PDA培养基上为圆形菌落,表面光滑,初为白色,后变为橘黄色;革兰氏染色为阴性,菌体呈短杆状,顶端有1根鞭毛,有荚膜。该病原菌最适生长条件为温度28~32℃、p H值6~8,致死温度为53~55℃[6]。
 

核桃黑斑病的发病规律、特点及预防措施
 

  近年的研究表明,核桃黑斑病的发生除与主致病菌黄单胞杆菌有关外,还与其他病原微生物有关,是由多种病原菌复合侵染的结果[2]。王瀚等[7]从核桃黑斑病病叶上分离得到典型菌株,经形态学和16S r DNA序列分析鉴定为成团泛菌(Pantoea agglomerans),其致病力强,极大地推动了核桃黑斑病的发生。Kaluna等[8]研究表明,黄单胞杆菌、成团泛菌和链格孢等3种病原菌的复合侵染是引起核桃黑斑病和褐色顶端坏死病的主要原因。曲文文[9]从山东核桃黑斑病病部组织分离得到链格孢属真菌以及黄单胞杆菌、成团泛菌2种细菌,认为黄单胞杆菌是核桃黑斑病的主要病原,链格孢属真菌能诱发黑斑病,并可以二次侵染,成团泛菌也参与了黑斑病的致病过程。王琳莹[10]研究发现,引起四川省石棉县核桃黑斑病的病原菌主要是泛菌属细菌(Pantoea sp.)。郭安柱等[11]研究表明,陕西地区核桃黑斑病的病原菌主要为成团泛菌。

  3 、发病规律

  核桃黑斑病病原菌主要在病果、病叶和病枝内越冬,翌年春季借雨水、气流传播,病原菌主要从气孔、皮孔以及各种伤口侵入。一般叶片首先感病,之后再传播到嫩枝和果实上。由于病原菌可以侵染花序(器),因而花粉也能传播病菌,传粉昆虫成为传播媒介。病原菌的潜育期一般为10~15 d,每年4—8月发病,可反复侵染多次。展叶期至花期为最易感病时期,幼嫩的组织、开放的气孔以及害虫危害造成的伤口、灼伤、雹伤、修剪伤口等均有利于病菌侵入,特别是在湿度大时,病害蔓延迅速,容易暴发成灾;立秋后的高温高湿也容易引起黑斑病暴发。

  核桃黑斑病的发生与温湿度密切相关,高温高湿是该病害发生的先决条件。病原菌侵染叶片的适宜温度为4~30℃,侵染果实的适宜温度为5~27℃。夏季多雨年份发病重,特别是雨后病情蔓延迅速;干旱少雨年份则发病相对较轻。河北地区发病初期在6月上旬,7月下旬至8月中旬的雨季为发病盛期[12]。山东地区从5月下旬至6月上旬开始发病,直至7月下旬至8月上旬[9]。此外,核桃黑斑病的发生还与核桃品种、树龄、树势以及栽培管理等因素有关。品种不同,发病程度不同。一般来说,香玲、纸皮、中林等薄壳品种由于病菌容易侵入而易感病;清香、元林、温185、辽核4号、晋龙1号等品种对核桃黑斑病有较强的抗性[13]。老树发病重于中幼龄树,10年以上的果园发病最重[14],且弱树重于健壮树,树势健壮的一般抗病能力较强,有虫害发生的植株或地区发病重。由于栽植密度大、管理粗放、疏枝等修剪措施跟不上而导致的核桃园郁闭度高、通风透光不良、林间湿度大的果园发病重。覆黑地膜的果园核桃黑斑病轻于生草的果园[14],生草果园因地面湿度大,有利于病原菌的侵染;而覆盖黑地膜的果园由于减少了地面蒸发,湿度相对降低,不利于病原菌的侵染和发生。

  4、 防治措施

  核桃黑斑病的发生与品种、温度、降水等气候环境条件、栽培管理水平等因素有关,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由于该病菌可反复侵染,4—8月均可发病,特别是在展叶期及花期最易感病,因而制定科学有效的综合防治措施对核桃黑斑病的防治至关重要。要按照“预防为主,综合防治”的指导方针,以选用抗病品种、加强栽培管理等农业防治、物理防治为主,结合不同生长发育时期,采用保护性药剂和内吸性药剂相结合进行化学防治,治早治小,以减轻核桃黑斑病的危害。

  4.1 、选用抗病品种

  选择能够适应当地生态环境的抗病品种和资源,从源头减轻或防止核桃黑斑病的发生危害,尽量降低病害防治成本。核桃嫁接育苗时,砧木可选择核桃楸,抗病性好于其他砧木嫁接的核桃。对不抗病的核桃品种,可以逐步通过高接进行改造。

  4.2 、加强栽培管理

  合理密植,降低果园密度;及时修剪,疏除过密枝、徒长枝、细弱枝以及病虫枝等,改善整个果园和树冠的通风透光条件。同时,增施土杂肥、有机肥,增强树势,提高树体的抵抗力。雨后及时排除林地积水,保持适当的温湿度,创造不利于病害发生的环境条件。果实采收时,尽量避免损伤枝条造成伤口,切断病菌的传播途径。11月至翌年2月休眠期,结合秋冬季修剪做好果园清洁工作。核桃落叶后,及时刮除老树翅皮,剪除病虫枝和残果,同时将果园内的枯枝落叶、病虫枝、杂草等带出园外,集中深埋或烧毁,以降低越冬菌源和病虫基数。冬季对于病斑部位可先刮除病斑,粉刷涂白剂,减少越冬菌源,同时可防止树干冻伤和日灼,增强树势。有条件的果园可实行地膜覆盖,减少地面蒸发,创造不利于病原菌侵染和发生的环境。

  4.3、 做好化学药剂防治

  噻森铜、噻霉酮、苯醚甲环唑、戊唑醇均为高效、广谱性的内吸性杀菌剂,退菌特虽然没有内吸作用,但渗透作用较好,对进入植物表层的病菌仍有杀伤力。为减少抗药性的产生、提高防治效果,在防治时可以选择几种广谱性的杀菌剂,交替轮换使用。由于该病菌受环境湿度影响较大,雨后要及时用药,防止病菌侵染和快速蔓延。

  2月底至3月下旬核桃萌芽前,可全株喷施1次3~5°Bé石硫合剂(或43%戊唑醇)+5%吡虫啉,以消灭或减少越冬菌源,同时还可兼治介壳虫等其他病虫害;也可喷施保护性药剂。保护性药剂以铜制剂为主,其中防治效果最好的是波尔多液,但核桃嫩叶对该药剂敏感,容易产生药害,因而要慎重使用。孙阳[15]研究发现,这个时期可选择可杀得和春雷王铜2种铜制剂,与波尔多液防效相当,而且与春雷霉素或代森锰锌混配使用的防效要优于单一药剂。

  3月下旬至4月下旬花期,喷施0.3%硼砂+0.3%尿素,提高坐果率的同时,可增强树势、提高核桃抗病力。
  4月下旬至6月上旬果实膨大期,自5月中旬开始喷施噻森铜、噻霉酮、苯醚甲环唑等药剂,隔7~10 d喷1次,连喷2~3次。
  6月上旬至7月上旬核桃果实硬核期,6月上旬开始,每15~20 d喷1次退菌特、戊唑醇、噻森铜等药剂。
  7月上旬至8月下旬果实油脂转化期,喷波尔多液、噻森铜、噻霉酮等。
  9月上旬至10月下旬果实采收后至落叶,喷1次戊唑醇或戊唑醇+丙森锌,并做好秋季修剪工作,剪除病虫枝、病烂果,集中收集后烧毁或深埋[16]。

  参考文献

  [1] 陈善义,陶万强,王合,等.北京地区核桃黑斑病病原菌的分离、致病性测定和16S r DNA序列分析[J].果树学报,2011,28(3):469-473.
  [2] 赵玉梅,王瑞金,王鹏,等.核桃黑斑病病原菌及防治研究进展[J].山东林业科学,2019(3):111-114.
  [3] 惠军涛,杨峰,杨桦.核桃黑斑病综合防治措施[J].西北园艺,2016(10):36-37.
  [4] 赵宝军,刘枫.不同药剂(组合)对核桃细菌性黑斑病田间防治试验[J].中国果树,2017(4):50-52.
  [5] 孙俊.核桃黑斑病菌杀菌剂敏感性测定[J].北方园艺,2017(9):103-106.
  [6] 董贝,王建东,袁园园,等.核桃黑斑病研究进展[J].植物医生,2016(8):67-70.
  [7] 王瀚,卓清平,王让军,等.甘肃陇南核桃黑斑病病原菌的分离鉴定及其致病性研究[J].中国果树,2018(4):69-71.
  [8] KALUNA M,PULAWSKA J,WALERON M,et al.The genetic charicaterization of Xanthomonas arboricola pv.juglandis,the causal agent of walnut blight in Poland[J].Plant Pathology,2014(63):1404-1416.
  [9] 曲文文.山东省核桃主要病害病原鉴定[D].泰安:山东农业大学,2011.
  [10] 王琳莹.石棉县核桃黑斑病与炭疽病病原鉴定及其防治技术研究[D].雅安:四川农业大学,2015.
  [11] 郭安柱,张力元,李岩,等.防治核桃黑斑病药剂筛选及田间药效试验[J].西北林学院学报,2020,35(1):177-182.
  [12] 刘英胜.河北衡水核桃黑斑病的发生规律及防治措施[J].果树医院,2016(4):35-37
  [13] 朱学亮,王兆品,傅晓聪,等.2017年济南市南部山区核桃黑斑病大面积发生的调查与思考[J].山西果树,2018(4):30-32.
  [14] 雷明山,王沛.核桃黑斑病发生因素调查研究[J].山西果树,2019(1):34-36.
  [15] 孙阳.不同药剂防治核桃细菌性黑斑病田间药效试验[J].山东农业科学,2012,44(1):93-94.
  [16] 雷明山,杨世勇,王沛,等.10种杀菌剂防治核桃黑斑病的田间药效试验[J].山西果树,2015(5):9-10.

  原文出处:徐荣燕,赵燕,王冉冉.核桃黑斑病的发生及防治[J].现代农业科技,2020(20):93-95.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