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语言学论文 > 日语论文

汉语和日语主语省略的分类及其差异

时间:2019-08-28 来源:文学教育 (上) 作者:谢梓飞 本文字数:8050字

  摘要:汉语和日语中都存在主语省略的用法, 但由于两种语言各有其特质, 主语省略往往表现出不同的特点, 甚至还呈现出日语的主语省略频率远高于汉语的状态。本文借用汉语中研究主语省略的分类方法, 通过列举大量例句, 试析两者在实际运用中的异同。

  关键词:主语省略; 汉日对比; 语法功能; 信息传递;

  作者简介: 谢梓飞, 信息工程大学洛阳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

  汉、日两种语言中存在着大量的省略表达,其中主语省略可谓最具代表性的一类省略方式。众所周知,汉、日主语和英语主语有着本质性差别,前者不具备规定谓语形态的功能,其语法地位也远不如后者重要,因此在句中常被省去。目前,关于主语省略的对比研究多集中于英汉、俄汉之间,认为它是东西方思维方式差异的体现。但针对同属东方思维却存在巨大差异的汉日主语省略,却缺乏系统的对比分析。

  对此,冷铁铮也认为:“日语中主语省略的灵活性和多样性,不仅比西方语言为甚,比中国语言也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同属主语省略十分发达的语言类型,为何日语的主语省略频率远高于汉语?日语的省略表达究竟多在了哪些地方?这些疑问值得我们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

  1. 主语省略的分类

  对于主语省略,历来没有一个标准定义。人们在言语交际的过程中,充分利用上下文和语境对表达的补充作用,为避免不必要的重复而省去不言自明的主语成分,就产生了主语省略现象。值得注意的是,主语省略属于语用层面的成分缺失,若脱离具体的语境,则难以表达明确的意义。本文将汉、日主语省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1 承前省略

  承前省略,是指前面对主语已经有所交代,省略的主语承前所指,读者或听话人据此将主语自行添补出来。其中,承前主语省略出现最频繁,此外还存在主语承前其他成分省略的现象,即被省略主语的所指对象在前句里可以是充当宾语、定语、补语等其他句子成分的名词。

  1.1.1 承前主语省略

  例(1)三四郎はおのずから见ようになって、ベーコンの论文集を伏せてしまった。[三四郎は]ほかの小説でも出して、本気に読んでみようとも考えたが面倒だから、やめにした。[三四郎は]それよりは前にいる人の新闻を借りたくたった。

  (夏目漱石,1948:10)

  (2)两人回头看,正是鲍小姐走向这儿来,手里拿一块糖,[鲍小姐]远远地逗着那孩子。(钱钟书,1991:2)

  上述例(1)中,后续句子的主语「三四郎は」被省略(如所[]示,下同)。「三四郎は」作为主语位于句首,制约着后面的句子,不仅是「読んでみようとも考えた」和「やめにした」的主语,同时也是「借りたくたった」的主语。但因一开始已对主语做了明确的交代,所以在后句中可以不再重复出现。同理,例(2)在后句中省略了前文已有所交待的主语“鲍小姐”。

  1.1.2 承前宾语省略

  例(3)仆は今日银座で花子と会った。数か月合わないうちに、[花子が]ずいぶんきれいになっていたよ。

  (4)太郎が仆に自転车を贷してくれた。お礼に[仆は]夕食をご驰走した。

  (5)婆婆对我很好,[我]也不愿意离开她。(老舍,1981:9)

  (6)夜间,我们又谈些闲天,[闲天]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鲁迅,2012:8)

  在例(3)-(6)中,后续的句子或分句都省略了主语,而「花子」、「仆」、“我”和“闲天”作为前句或分句的宾语,与省略的主语所指相同。因此,在充当宾语的句子成分已在前面出现的情况下,为避免重复表达,后句或分句的主语可不必再次出现。

  1.1.3 承前定语省略

  例(7)そのころ悠一の発作もそんなに目立たなかった。[悠一は]朝早く日本刀を吊し、[悠一は]军服姿で村道を歩き回って笹山部落の青壮年を见つけると気合をかけるような挨拶をした。(井伏鳟二,1980:1)

  (8)我的活力这时大约有些凝滞了,[我]坐着没有动,[我]也没有想,直到[我]看见分驻所里走出一个巡警,[我]才下了车。(鲁迅,2015:8)

  在例(7)和例(8)中,「悠一」和“我”分别作为前句或分句的定语,与省略的主语所指相同。在例(7)中,根据上下文判断,施动者应是前一句的定语「悠一」,只有「悠一」才能与后句「朝早く日本刀を吊し……挨拶をした」构成主谓关系,因此被省略主语的所指对象必为「悠一」。同样,在例(8)中,也只有前面分句的定语“我”能够作为“坐着没有动”、“也没有想”、“看见……巡警”和“才下了车”的主语所指,影响着整个句子。这种省略方式通常能在最大程度上省略主语,使行文表达简洁、流畅。

  1.1.4 承前补语省略

  例(9)私の言叶が、吉良兵曹长に少なからぬ冲动を与えたらしかった。しかし、[吉良兵曹长は]表情は変らなかった。[吉良兵曹长は]黙ってコップをぐっとほした。[吉良兵曹长は]长い指で、いらだたしげに机の上を意味なく二三度たたいた。(梅崎春生,1946:9)

  (10)阳光射在锦鸡的羽毛上,[羽毛]发出五色的光。(老舍,1980:6)

  在例(9)和例(10)中,「吉良兵曹长」和“羽毛”充当前句或分句的补语,与后句或分句中省略的主语所指相同。在例(9)中,「吉良兵曹长」在充当「冲动を与えた」的补语的同时,承担起主语所指,作为动作的发出者与「表情は変らなかった」、「コップをぐっとほした」和「长い指で……たたいた」构成主谓关系,从而使后续每句的主语承前句的「吉良兵曹长」而得以省去。同样,在例(10)中补语“羽毛”则充当后面分句的主语。

  1.2 蒙后省略

  蒙后省略与承前省略正相反,指因后面即将出现提示主语的某种信息,使读者或听话人能够进行准确无误的判断,为简洁表达,在前面表述时将主语省略。蒙后省略在汉语和日语中都比较常见。

  例(11)[私は]居眠りにしては连続的なのが不気味に感じられた。私は不自然でない程度に子供との间を空けて腰かけていた。(志贺直哉,1968:9)

  (12)[女は]帯を结び终わってからも、女は立ったり座ったり、そうして窓の方ばかり见て歩き廻った。(川端康成,2013:9)

  (13)[他]在这么乱想的时候, 他忘了素日的严谨。(老舍,2000:3)

  (14)[他]一搁下了事,他心中不痛快,便有点楞头磕脑的。(老舍,2000:3)

  在例(11)-(14)中,前面的句子或分句都省略了主语。由于每个例句的下文都提供了主语,「私」对应「感じられた」、「女」对应「结び终わって」、“他”对应“乱想”、“他”对应“搁下了事”,通过参照上下文使主谓关系一一对应,从而省略了主语,避免了重复表达。

  1.3 泛指省略

  泛指省略是指,当句子的主语所指较为泛化或按照语言表达习惯主语一般不显现时,通常采取直接将其略去的一种省略方式。这种情况下,被省略的主语是存在的,只是无需指出具体施动者,或者任何对象都可成为动作的发出者。主语的泛指省略常发生在议论事情或讨论道理的情况下,在汉语和日语中都有所体现。

  例(15)日EUEPAのできる限り早期の合意を目指すとともに、RCEPなどの枠组みが野心的な协定となるよう交渉をリードし、自由で公正な経済圏を世界へと広げます。(安倍晋三,2017:1)

  (16)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强农惠农政策,拓展农民就业增收渠道,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推动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互促共进,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李克强,2017:3)

  在例(15)中,由于语言环境是会议发言,我们可以假设与「目指す」、「リードする」和「広げる」等谓语相对应的主语是「わが日本」和「私たち」这一类的名词。同理,考虑到国家领导人做政府工作报告的具体语境,例(16)中的主语应为“我国”或“我们”一类的名词。由于不必确定具体的、唯一的施动者,且根据表达习惯主语通常不显现,为简化句子表达,将例(15)、例(16)中的主语全部省略。

  值得一提的是,要注意区分泛指省略现象和无主句现象。泛指省略句的主语是切实存在的,通过对上下文或语境的分析,可以对主语进行判断。这类句子一旦离开具体场景,则可能产生理解误差。如例(16),若是在工作报告中直接进行阐述,则主语应为“我国”等;而若是作为他国针对中国的政策举措进行研究的相关资料,则主语应变为“中国政府”等。无主句原本不存在主语,即便要还原完整也无法确定其主语成分,而且无主句不依赖上下文及具体语境,不论置于何处都能表达完整明确的意义。例如:

  例(17)あっ、危ない!

  (18) 2に2をたせば4になる。

  (19)ある春の日暮れです。

  (20)早上好!

  (21)刮大风了。

  (22)墙上挂了两幅画。

  像例(17)-(22)这些无主句,难以指出句中的主语,也没有上下文或语境可供参考,但完全不影响人们对句义的理解判断。

  1.4 对话省略

  对话省略发生在对话过程中,特别是人与人在当面交谈时,语句中的主语往往是具体而有所指向的,听话人能够快速、准确地进行判断,因而主语通常被省略。

  例(23)[あなたは]感想を书いとくんだね?

  [わたしは]感想なんか书けませんわ。题と作者とそれから出てくる人物の名前と、その人たちの関系と、それくらいのものですわ。(川端康成,2013:9)

  (24)[你]几时来的?

  [我]才来不久。

  在对话省略中,有一类特殊的主语省略——祈使句省略。在独立成句的祈使句中,施动者通常是第二人称,在交际中为了加强祈使语气、突出谓语表意而将主语省略,可以用于表达命令、劝诱等场合。

  例(25)[君は]早くそこを离れた方がいいかもしれないぞ。

  (26)白花蛇杨春道:“[你]不要华阴县去;[你]只去蒲城县,万无一失。”(施耐庵,2004:9)

  例(25)、例(26)通过使用祈使句,分别表达了劝诱、禁止和命令。由于在对话中人物关系十分清晰,句中的主谓关系不致产生误解,出于简化表达、加强语气的目的,省略了句中的主语。

  1.5 自述省略

  在书信、日记等文体中,通常是记录个人的想法和感受的,主语基本为作者本人,故而第一人称主语可以被省略,称之为自述省略。

  例(27)[吾 (5は]生み舍てられた路傍に饿死するところを苦沙弥先生に救われた。(夏目漱石,2012:9)

  (28)[我]这几天心里颇不平静。[我]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我]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朱自清,2012:6)

  在例(27)、例(28)中都未出现主语,但我们可以轻易地确定动作发出者应为「吾 (5」和“我”,即作者自身。

  2. 汉日主语省略对比分析

  通过观察上述汉、日语例句中的主语省略情况,对汉日主语省略的异同点做出如下分析。

  2.1 相似点

  首先,汉、日主语省略在各自语言的诸多省略方式中,占有较高的使用频率,并且都可以按照上文归纳为承前省略、蒙后省略等五种省略类型;其次,从信息传递的角度观察,汉语和日语中被省略的主语成分一般是可以通过上下文和语境推知的已知信息,而保留下来的则是要传达的未知信息,从而令读者或听话人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新信息上,产生更好的交际效果。因此,在不引起歧义的前提下,汉语和日语都习惯于最大限度地省略主语,以此简化语言表达,在突出重点信息、缩小交流间隔的同时,起到简化表达、提升效率的作用。

  2.2 不同点

  日语的语言类型属于黏着语的范畴,其语法意义需要通过添加词缀进行表现,而汉语则属于孤立语。语言性质的差异导致两者在主语省略的问题上呈现出以下区别。

  2.2.1 承前省略和蒙后省略的差异

  首先,就承前省略和蒙后省略的情况而言,汉、日主语省略发生的范围不同。如例(1)-(14)所示,汉语的省略主要发生在各分句之间,很少发生在句群中;而日语的省略主要发生在句群中。如:

  例(29)先生は十年一日のごとく高等学校に教鞭を执って薄给と无名に甘んじている。しかし[先生は]真正の学者である。(夏目漱石,1948:10)

  (30)再说金老得了这一十五两银子,[金老]回到店中,[金老]安顿了女儿,[金老]先去城外远处觅下一辆车儿,[金老]回来收拾了行李,[金老]还了房钱,[金老]算请柴米钱,[金老]只等来日天明,当夜无事。(施耐庵,2004:9)

  在例(29)中,后句本无主语,承接前句的「先生」与名词谓语「真正の学者である」构成主谓关系。主语是否出现并不直接影响日语造句,只要依据上下文或语境使之还原,就可以进行省略。在例(30)中,由于句首即出现了主语“金老”,后面各分句直接指向“金老”而将主语一一省去。根据汉语习惯,一句话中点明主语即可,而不必使主语在每个分句中都体现出来。但在另起一句时,则往往需要出现主语,否则容易导致后句结构不完整或表达不通顺。

  其次,汉语具有“意合”的特性,能够借助词语或语句含意的逻辑联系来实现句与句的连接,与注重语言形式的黏着语日语相比,更倾向于意义上的连贯,在不导致句义误解的情况下,能够灵活自由地省略主语。由此,承前宾语省略等主语承前其他成分省略的现象往往多出现在汉语当中。有统计显示,在川端康成的『伊豆の踊子』和鲁迅的《故乡》两篇小说中,承前其他成分省略在各类省略总和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10.1%和14.9%,可见一斑。

  2.2.2 连接词的使用引起的省略差异

  在句子或分句的衔接上,汉语和日语有所不同。日语使用接续词,数量丰富且使用频繁;汉语使用连词,使用率相对较低。日语接续词出现的位置相对固定、变化较少,通常单个使用,出现在句首或前一分句末尾;汉语连词多是前后呼应使用,一般出现在句首,有时随着分句的逻辑关系及表达顺序的变化而改变。如:

  例(31)无为徒食の岛村は自然と自身に対する新面目さも失いがちなので、それをよび戻すには山がいいと、よく一人で歩きをするが、その夜も国境の山々から七日振りで温泉场へ下りて来ると、芸者を呼んでくれと言った。(川端康成,2013:9)

  (32)あの人は人间もいいし学问もある。だが金がない。

  (33)彼は言叶を切った。そして、じっと私を见つめた。

  (34)不但要看干部的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干部的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毛泽东,1991:6)

  (35)他没法穿上,除非自己给他送过去。(施爱东,2011:4)

  值得注意的是,汉语连词除在使用方面较日语接续词灵活之外,在很多情况下通常还可以省略,而日语接续词则无法省略。如:

  例(36)这件事你不懂,[所以]别操心了。

  (37)王冕见天色晚了,[于是]牵了牛回去。(吴敬梓,2012:1)

  例(36)、例(37)中,分别省去了因果连词“所以”和承接连词“于是”。汉语通过“意合”的特性,揣摩前后文的逻辑联系,力求“言简意丰”,而连词不必时刻显现;而日语属于黏着语,需要依靠相对固定的语法形式来表达具体句义,所以数量众多的接续词在日语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句子或分句的衔接中,日语接续词使用频率高,但出现位置相对固定,不能省略;而汉语连词使用率相对较低,但使用较日语灵活多变,在很多情况下常被省略。

  大河内康宪曾说:「明示的な接続形式のない复文において、主语の有无も节の接続にかかわっている。」柴田奈津美在『日中対照実験からみる代名词主语とその省略』中也指出,「主语の明示が文のつながりに関する働きを担う。中国语に比べて日本语では省略が多く用いられていたが、これは日本语の方が中国语に比べて接続形式が豊富に存在することが関系していると思われる。」意即在日语中即使前后文存在细小的信息断裂,通过接续手段的频繁使用仍能轻易将语义连贯起来,而汉语则不然。由此看来,汉语的主语省略频率低于日语,与汉语连词的使用率低于日语接续词有着密切关联。汉语连词的数量少且经常被省略,此时,只有依靠调用主语填补语义上的空白,将句与句衔接起来。如:

  例(31)’岛村无所事事,要唤回对自然和自己容易失去的真挚感情,最好是爬山,他常常独自去爬山,他在县界区的山里呆了七天,那天晚上一到温泉浴场,就让人去给他叫艺伎。(川端康成着,叶渭渠译,2009:4)

  例(31)’为例(31)的汉语译文。根据汉语的表达习惯,不会在句与句之间频繁使用连词,因此调用两个主语“他”,以保证语句连贯、衔接顺畅;而例(31)中,由于日语接续词的使用高度发达,各分句间衔接严密,所以后面分句的主语得以最大限度的省略。亦如例(32)和例(33)中,在省略了主语「あの人は」和「彼は」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接续词「だが」和「そして」置于后句句首,前后句的衔接则显得十分突兀。

  2.2.3 语言特点本身引起的省略差异

  A.敬语表达中的主语省略

  日语的敬语系统十分发达,包括尊敬语、自谦语和郑重语等表达和敬语动词。日语通过这种方式体现施动者,使句中的主语不言自明。

  例(38)先生、群马県では企业の方の検诊については、どのような対策をしていらっしゃるのでしょうか。

  (39)お帰りになりましたか。

  (40)お荷物をお持ちしましょう。

  在例(38)、例(39)和例(40)中,分别用了敬语动词「いらっしゃる」、尊敬表达「お…になる」和自谦表达「お…する」,使句中动作的发出者不言自明,从而省略了主语。

  B.授受关系表达中的主语省略

  日语中的授受表达独具一格,不仅存在「あげる」、「くれる」和「もらう」等授受动词,还派生出一系列授受补助动词。由于这些词语本身就已内含有“给予”和“接受”的主体指向,隐含了人称关系,因此能够使主语省略。

  例(41)この写真屋がうまいんですが、一度彼のところへ行って写真を撮ってもらってやってくださいませんか。(金田一春彦,1991:2)

  在例(41)中,「撮ってもらって」指听话人请摄影师帮忙拍照而受益、「やって」指摄影师由于拿到报酬而受益、「くださいませんか」指由于对方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从而令说话人受益。

  例(41)’这家摄影工作室技术不错,你到他那里去让他给你拍个照如何?

  在例(41)中,由于使用了授受表达,主句的主语得以省略;而在汉日直译的例(41)’中,根据汉语的表达习惯,为明确人物关系,主句的主语“你”出现了两次,并伴随着两个“他”,使句义表达显得混乱而复杂。

  C.主观表达中的主语省略

  第一,日语中有部分形容词(形容动词)惯用于表达个人的知觉感受,如「うれしい」、「寂しい」、「残念だ」和「こわい」等。当这类词以终止形呈现在句中时,其修饰对象一般限于第一人称,而不必刻意强调主语,使主语得以省略。如:

  例(42)志望する大学に入れて、とてもうれしい。

  (43)卒业して直ちに就职した彼がうらやましい。

  第二,日语里有一类心理动词,用来表达个人的心理行为,如「思う」、「こまる」、「信じる」、「愿う」等。一般情况下,当其作谓语时主语即为第一人称。如:

  例(44)君の言うことの方が正しいと思う。

  (45)家でごろごろされてはこまります。

  第三,日语助动词的使用也简化了表达,促进了主语的隐去。「う」、「よう」、「まい」、「たい」等一系列助动词表示意志、愿望,作用范围通常限定于作者或说话人本身,根据日语的表达习惯,此时若第一人称主语出现在句中,反而会造成表达冗赘等问题。如:

  例(46)あいつにはもう二度と会うまい。

  (47)万里の长城へ行きたい。

  3. 结语

  综上所述,汉、日语的主语省略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但由于语言的性质及内部构造存在根本区别,两者也呈现出一些规律性的差异。加之日语中能够灵活运用某些特殊的表达方式,对主语指向明确,促进了成分的省略。这些是汉语所不具备的,成为日语主语省略的频率高于汉语的原因。

  究其根源,日语中惯用主语省略,同日本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在言语交际中将主语隐去,既体现了日本人“注重分寸”、“留有余地”的语言心理,也折射出其谦恭有礼、谨慎暧昧的民族性格。我们在研究语言特点时,必须充分考察汉语和日语背后的文化差异,将语言研究和文化研究有机结合起来,如此才能对不同语言的表达方式追根溯源,更加全面、深入地掌握其特性。

  参考文献

  [1] 马建忠.马氏文通.[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2]卢婷婷.俄汉主语省略对比分析.[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1 (04) .
  [3] 陈伟英.汉语主语省略的认知语用研究.[D].浙江大学.2008 (12) .
  [4]冷铁铮.谈日语的主语问题———兼论主语的若干形式[J].日语学习与研究, 1983 (03) .
  [5]姚灯镇.汉日主语承前省略的比较.[J].日语学习与研究. 1994 (01) .
  [6]秦礼君.汉日主语比较.[J].日语学习与研究.1987 (03) .
  [7] 秦礼君.汉语连词与日语接续 (助) 词.[J].日语学习与研究.1994 (02) .
  [8] 大河内康宪.复句における分句の连接関系[J].中国语学, 1967 (176) .
  [9] 邓圆.日本语の主语省略及び中国语と英语との比较――『雪国』とその訳本を中心に.[D].广西大学.2006 (06) .
  [10]赵淑玲.日本语の人称代名词に関する一考察———中国语との对照の见地から.[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1996 (01) .
  [11] 柴田奈津美.日中対照実験からみる代名词主语とその省略.[J].言语情报科学.2013 (03) .

    谢梓飞.汉日主语省略的对比研究[J].文学教育(上),2019(08):172-175.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