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资本主义论文

国外左翼加速主义的核心内容及其嬗变

时间:2019-10-22 来源:广东社会科学 作者:刘秦民,马希 本文字数:10662字

  摘    要: 自2013年, 以《加速主义宣言》发表为标志, 国外左翼加速主义学者提出了以实现全面自动化来实现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路径。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 (1957-1958年手稿) 》中提出“机器碎片”思想, 提出资本主义自动化是对人在物质生活领域和精神领域里发生的双重异化。左翼加速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引擎采取了一种新的批判态度, 他们认为应该保留资本主义的社会设置, 引导资本主义加速的方向, 以此来重思加速主义的政治。

  关键词: 加速主义; 自动化; 新左翼;

  2008年伊始的全球资本主义金融危机,以及伴随而来的西方政治动荡事件,催生国外左翼理论的复兴。而其中视角最为独特的左翼思想当属左翼加速主义思想。尽管加速主义 (Accelerationism) 这个术语在科幻小说中,由罗杰·泽拉兹尼 (Roger Zelazny) 在《光明之王》 (Lord of Light, 1967) 中创造。但是学术化的“加速主义”诞生伴随着《加速主义宣言》 (2013) 、《消极的速度: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 (2014) 、《创造未来:后资本主义———一个没有工作的世界》 (2015) 、《加速主义者:阅读加速主义》 (2014) 这四部书的出版而确立,形成以斯尔尼塞克 (Nick Srnicek) 、威廉斯 (Williams) 、诺伊斯 (Benjamin Noys) 等理论家为代表人物并相互呼应的加速主义思想体系。左翼加速主义思想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基础,借鉴了瓜塔里和德勒兹的后结构主义思想,将加速主义政治、社会、经济、哲学批判与后资本主义分析结合起来,成为对当今资本主义批判的独树一帜的观点。加速主义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包含非常丰富的加速主义批评思想,对全球社会治理具有重要价值,通过分析马克思主义当中的速度与发展、速度与实现共产主义等问题进行了阐释。将伦理思想推进到唯物历史观,推动马克思主义与发展动态运动的结合,展开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的加速主义批判。

  一、马克思主义包含了丰富的加速主义批判观点

  加速主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包含着丰富的加速主义观点,马克思看到了自动化对于解放的力量,在《德意志形态》中,马克思写到:“没有蒸汽机和珍妮走锭精纺机就不能消灭奴隶制”1。加速主义学者认为,在马克主义理论中,自由或共产主义的领域只有在现代机械工业的巨大生产力提供必要性的领域时才会出现。而对于科学的革命的精神,马克思在给卢格的信中写到:“我们并不是说”,“停止斗争吧,你的全部斗争都是无谓之举”,“而是给它一个真正的斗争口号”“向世界指明它究竟为什么斗争”2。加速主义学者认为在当今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主义的背景下,真正的“自由”只有在“必要的劳动力”停止的情况下才开始超越物质生产领域,没有现代性的加速和技术收益的重新部署和价值超越,就没有资本主义的解放。

  马克思的加速主义批判思想是一种对历史的“唯物主义”分析方法。加速主义学者认为马克思指出了加速导致异化的根源,即自然关系异化为货币关系。“使自然科学从属于资本,并使分工丧失了自己自然形成的性质的最后一点假象。它把自然形成的性质一概消灭掉 (只要在劳动的范围内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它还把所有自然形成的关系变成货币的关系。”1进一步说,就是资本主义有反对自身的力量,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资本含有“解构”其自身的倾向:其一,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具有的对封建制度的解构力量,“凡是它渗入的地方,它就破坏手工业和工业的一切旧阶段”,“资本”是自动体系,“资本”造成了大量的生产力,对于这些生产力来说,私有制成了它们发展的桎梏;其二,资本主义的自动化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和劳资矛盾,但是,自动化并没有消灭工人的剥削,反而将工人的自然力量固定在机器力量中,工人失去了对个体发展的选择性,资本生产的自动化的目的并不是资本家主动推动的,而“完全是由于对劳动的需求和工资的提高引起的”,这项发明使机器劳动增加了一倍,从而把手工劳动减少了一半,使一半工人失业,因而也就降低另一半工人的工资;这项发明破坏了工人对工厂主的反抗,摧毁了劳动在坚持与资本作力量悬殊的斗争时的最后一点力量1,分工无止境地增多,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工人只有在一定的机器上被用来做一定的细小的工作才能生存,成年工人几乎在任何时候都根本不可能从一种职业转到另一种新的职业1。要解决人类真正发展的问题,不能仅仅着手于价值观念的转变,而应该从变革社会的社会生产力、从经济基础着手。
 

国外左翼加速主义的核心内容及其嬗变
 

  马克思的加速主义批判思想是一种对历史的“辩证”的分析方法。左翼加速主义学者认为,在《1957-1958年经济学手稿》关于人与自动化机器的关系的片段3,是马克思“最公开的加速主义写作”4。资本主义诞生的两百年对人类历史而言,是一个被加速主义占领的两百年5。历史唯物主义对历史持一种“辩证”的分析方法,认为人和生产之间存在一种辩证关系,技术是如何于社会变革的步伐一致。一方面,人与生产之间是不可分离的,人和生产是不可分离的,人作为自然人的关键在于参与生产,人的社会属性在劳动中产生、发展,即劳动创造了人。在资本主义生产加速的过程中,也创造出新的革命阶级,这是一种反对资本主义的根本性力量。“大工业却创造了这样一个阶级”,这个阶级在所有的民族中都具有同样的利益,在它那里民族独特性已经消灭,这是一个真正同整个旧世界脱离而同时又与之对立的阶级。大工业不仅使工人对资本家的关系,而且使劳动本身都成为工人不堪忍受的东西1。另一方面,劳动生产又反作用于人,改变人对时间的看法、对技术的看法、对自身发展的看法、对未来的看法,这就是加速主义学者指出的,过于快速的生产改变了人本身。资本主义带来的生产加速并不能减轻对工人的剥削,资本与劳动者之间的根本矛盾没有改变。马克思认为一条规律把劳动力的价值限制在必要的生活资料的价格上,另一条规律把劳动力的平均价格照例降低到这种生活资料的最低限度上。这两条规律像自动机器一样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对工人起着作用,用它们的轮子碾压着工人1。根据马克思的思想,资本主义本身将成为它所释放的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在发展的某个阶段,社会的物质生产力与现有的生产关系发生冲突,从生产力的发展形式来看,这些关系变成了束缚。资主义通过剥夺劳动成果来否定工人的存在,但这导致了资本主义可以通过“否定否定”来推翻资本主义的情况,加速主义在这里中找到了它的起源。

  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中包含对资本“无限制加速” (加速主义) 的全方位批判,涉及价值批判、制度批判、生态批判等。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就是具有科学发展理念的辩证法,这种辩证法是科学解决社会发展与速度关系的方法。加速主义学者将其血统追溯到马克思,认为马克思希望通过加速来“超越资本主义的价值禁锢”,斯尔尼塞克和威廉斯声称马克思与尼克·兰德一起,是加速思想的典范4。

  二、对加速的新定义

  对加速的研究和逻辑常常是先研究物理存在,较少涉及其社会存在的维度。关于时间和速度是否存在实体存有争议,速度是否符合牛顿定律的性质或者特殊性6。社会科学的“速度”是以“社会时间”的概念为基础,这种社会时间与自然科学的时间感是分离的,甚至与之对立7。加速主义探讨的是社会速度的问题,维希留 (Paul Virilio) 描绘了速度的多重效果,形象地提出了未知的敌人,速度的非位置,空间的否定,永久的状态紧急情况等精辟的词汇表达了时间压缩8。没有独特的绝对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时间度量,这取决于他的位置以及他的行动方式9。在加速主义批判思想中,对“加速”主要有以下四种理解:一是认为一味地“加速”是资本催生的否定自身的力量。二是认为社会加速是客观的,是人对社会急速变化的感受,与资本主义的客观结构密切相关。三是认为社会加速是美学主观与客观的统一,速度成为衡量事物变化的唯一指标。四是认为社会加速是客观性与历史性的统一,如果离开社会实践,社会加速便不会存在。有学者提出新技术正在产生新的加速时间,从而极大影响人们对于机会、限制、机动性、信息、图像等的理解7。因此,在当今资本主义中,社会组织的结构以加速为中心,因为“时间就是金钱”,因此社会组织的目标为在一段时间内寻求最小化时间或最大化活动,即产生了“加速主义”。

  作为批判哲学,加速主义批判思想首先要解蔽被资本主义的“加速主义”前提。20世纪60年代早期,阿尔杜塞放弃对“非哲学”的坚持,追求理论内部的“总问题”。这启发了加速主义学者对于资本主义的看法,他们将加速作为分析的元问题来考虑。为什么“一切都越来越快”?加速主义学者在新世纪尝试着回答这个问题,将这个问题放在伦理、哲学视野的范围内来加以考察。昆汀·梅拉苏 (Meillassoux, Quentin, 2008) 认为当今资本主义社会进入了“超混沌”,时间和空间极大延伸,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类时间尺度,大量分布在地面空间中,人类无法立即体验。因果关系的链条过于复杂,而且相互交织,为了理解当下的状况,人们被迫理解困难的抽象10。受这些条件的影响,人们生活在无情的环境和金融危机攻击之下,不断发现自己处于危机状态。危机已经成为一种长期的,看似永久的存在,人们以矛盾的方式生活在一种永恒的状态中,但从未解决这些痉挛和矛盾。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加速永远不会达到高潮,相反,它们是无休止的,无限期推迟的。

  三、当今国外左翼加速主义思想和核心内容

  (一) 解蔽思想预设———加速主义成为资本主义的主线

  如果我们遵循左翼加速主义思想,认为加速主义贯穿在资本主义的一条主线,因此,加速主义的范畴远远超出了“新资本主义文化”的范畴,那么,我们应当将加速主义理解为一种新的资本主义的状况,表明新的劳动形式———自动化生产正在形成。要理解后资本主义的状况,并且对这样一种新的资本主义社会程序就做出分析,需要对加速主义的思想预设进行系统研究。换句话说,进入自动化机器决定人类劳动形式的状况,对“紧迫的当下”的形成和理解的探究,将会更新对马克思的双重异化批判理论的认识。“真正的经济———节约———是劳动时间的节约 (生产费用的最低限度———和降到最低限度) ”,“而这种节约就等于发展生产力”11。不过,我们在这里谈论加速主义不能仅仅理解为快速的变化,应该避免误解,左翼加速主义学者不是反对加速,回到慢速的前工业时代。相反,左翼加速主义学者主张在思考自动化和平台的使用之外,如何能占有自动化技术和平台等设置7。

  (二) 资本主义加速的被动与“时间”的有限性的矛盾

  伯恩施坦曾经在1898年《崩溃论和殖民政策》显现了其对社会主义的短视,提出“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我 (伯恩施坦) 非常缺乏爱好和兴趣”,因为,“运动就是一切”12,所谓运动就是社会的总运动,他认为社会运动等同于社会进步。伯恩斯坦修正主义思想关于社会速度的看法与新自由主义暗含的单向度理性不谋而合,卢曼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系统衍生出了这种单向度理性,即纯粹的维持资本主义系统的紧迫性———进化,要么继续,要么停滞13。对于资本主义而言,将变革优先于停滞是建设性的。《历史时间的挑战与责任》强调资本主义体系无法在视野上超越“短期主义” (short-termism) 。这种短期主义与三个方面的矛盾相联系:内在的“不可控制性”,这来源于其社会新陈代谢控制模式的对抗本性;竞争与垄断间永久的辩证关系;虽然有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但是无法在全球层面实现政治的整合。因此,新自由主义展示出对计划的极度厌恶。这些矛盾的结果就是浪费与破坏的最大化,其标志就是人类劳动的不断贬值,利用率的降低,金融寄生主义的迅速膨胀,核毁灭的日益威胁,野蛮主义的扩张14。桑内特 (Richard Sennett) 也观察到由于快速产生的结果的压力太大,“新资本主义”组织更珍视现在,“即时性的微小任务变成了重点”15。

  加速主义学者认为技术发展的加速步伐不是自主的,它取决于资本扩大其剩余价值来源的精益方式,打破过程中的技术和地理障碍。马克思认为“节约劳动时间等于增加自有时间,即增加使个人得到充分发展的时间,而个人的充分发展又作为最大的生产力反作用于劳动生产力。”11但是,“加入资本的生产过程以后”,劳动资料的“最后的形态是机器”,或者更确切些说,即“自动的机器体系”,“这种自动机是由许多机械器官和智能器官组成”,“工人自己只是被当作自动的机器体系的有意识的肢体”11。自动化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资本主义中,生产力的动态冲动可以被视为社会变革的主要机制。资本主义在其力量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特殊系统性矛盾中独一无二,其发展和社会化生产力的前所未有的动力———尤其是工人阶级的形式———不断并且不断将这个矛盾推向极致,资本的自我扩张,有时甚至会破坏生产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义批判思想是一种强调资本主义本身内在动力的新方法,而不是提倡资本主义的增长。

  (三) 以价值的方式规范加速是实现社会主义的重要路径

  加速主义的起源简单地说,加速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中的信念或倾向,认为资本主义走出资本主义的唯一出路是加速资本主义在其追求中打破现有结构的倾向。诺伊斯从对1968年五月风暴后,受到法国哲学的影响,概括了他对资本主义未来的理解,创造了“持续的否定”一词。德勒兹和瓜塔里的《反俄狄浦斯》、利奥塔的力比多经济学和鲍德里亚的象征交换和死亡的思想,这些学者都提出了对解放道路的见解,试图论证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生产的真正障碍是资本本身”的路径问题。加速主义学者认为可以通过改变资本发展的方向,使得资本主义产生反对自己的力量,激化资本主义本身,他们认为这种倾向就是有价值导向的加速度。诺伊斯认为“无限制的加速”可以批判后福特资本主义的冗繁的规范性自诩,但是新自由主义的兴起表明积累的加速度并不会导致解放。

  理解最终目的的加速对理解诺伊斯关于加速度的地位很重要,诺伊斯在《恶性速度: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一书中,认为资本主义作为一种超越,以加速消灭了前资本主义世界,“加速主义是一个开始”16。他在《启示论的强调与加速危机》17中提出要像马克思那样相信资本自身存在固有的解放力量,“不要从好的旧东西出发,而是要从坏的新东西出发”,资本主义扩张包含解放的动力与可能性,因而要对采取乐观主义的启示论态度,加速这一进程,扭转这一过程的最终目的,以最终超越和取代资本主义。这种从马克思主义唯物历史观出发的加速主义论调与哈特、奈格里的立场相得益彰,均认为资本主义扩张存在压迫和解放相互交织14。劳伦斯 (Michael R.Laurence) 认为,利用加速主义的政治策略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强化了加速主义和批判力量的脱钩,因此提供了一个政治上无能为力的理论。如果要克服资本主义,必须克服资本主义的主题,必须通过否定和阶级斗争来建立共产主义或后资本主义主体18。

  四、左翼加速主义思想的嬗变

  左翼加速主义思想的发展,按照历史发展的维度,主要分为一下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十九世纪中晚期-20世纪,加速主义思想的萌生。他们面对资本主义的全球化过程中注意到: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过程中的加速扩散的特征,“时间加速了”,“但是,这一加速过程很久以前就开始了”19。在这个时期,加速主义针对资本主义现代化,对其中的时空思想变迁特征进行了概括。虽然,“Accelerationism”一词最早出现在科幻小说当中,但是很多哲学家都有加速主义思想,例如马克思、尼采等都不同程度指出了资本主义加速与人的发展的断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 (1957-1958年手稿) 》中体现了“机器碎片”思想,“科学通过机器的构造驱使那些没有生命的机器肢体有目的地作为自动机来运转,这种科学并不存在于工人的意识中,而是作为异己的力量,作为机器本身的力量,通过机器对工人发生作用。”3。马克思记录了工人使用工具作为假肢器官以放大和增强人类认知和身体能力 (劳动力) 和机器生产的恰当说法之间的重大转变,将后者与一体化的“自动机器系统” (自动机) 联系起来其中,作为工业过程的自然知识和控制取代了“直接的劳动手段”。在这个系统内。工人越来越成为一个假肢:机器不是让机器动起来,而是使工人动起来,让他成为“强大的有机体”的一部分,一个受其精湛技艺或“外来力量”影响的“有意识的器官”20。个人被纳入一种新的机械文化,接受适合其世界的习惯和思维模式,并且不可逆转地被重新主张为社会存在。着名的《有闲阶级论》作者托尔斯坦·凡勃伦 (Thorstein Veblen) 提出了科学和技术变革的起义性质问题,作为他对现代资本主义发展的演化分析的一部分 (垄断的出现) 。对于凡勃伦来说,不是无产阶级,而是技术阶层,科学家和工程师,最终成为革命力量所在,凡勃伦看到了机器的革命力量倾向21。在这个阶段,学者们注意到了大工业的速度因素,但是由于这个时期大工业社会的副产品———加速尚未完全展示出来,所以学者们并没有将其作为认识社会的批判维度,这是加速主义思想的萌芽阶段。

  第二阶段,自20世纪初至20世纪70年代中期16,随着资本主义现代性问题涌现,针对资本主义加速的批判系统思想开始出现,这是加速主义从无到有的过程,该阶段以Accelerationism的出现作为标志。加速主义一词最初是由罗杰·泽拉兹尼 (Roger Zelazny) 在小说《光明之王》 (Lord of Light, 1967) 中创造。当然,这些文本是加速主义产生之后,重新审视的结果。亚当斯 (Adams, 1904) 在《加速的法则中》根据他对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变化的观察,提出“300年来从未没有发生过如此革命性的变化”。22齐美尔 (Simmel, 1903) 在《货币哲学》一书中认为现代社会的速度有了更加强劲和永不止息的提高,货币提高了生活节奏23。马里内蒂 (Marinetti, Filippo Tomaso, 1966) 1909年在法国《费加罗报》发表《未来主义宣言》,提出“永恒的,无所不在的速度”,机器象征着人类对自然的征服,展现了资本主义的新美学。德勒兹和瓜塔里在《反俄狄浦斯:反俄狄浦斯和精神分裂症》 (Anti-Oedipus: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1972) 一书中,指出资本主义释放出解码、脱域社会形态的特殊力量,那么这些力量具体是什么?何为具体解构资本主义的路径?德勒兹和瓜塔里认为资本对生产具有无限渴望,应解构这些资本主义价值观、“去加速这个过程”,以实现资本主义解域24。罗马俱乐部在1972年出版的《增长的极限》用计算机模拟出资本主义最终会掏空其物质积累25,打破了指数增长的线性乐观主义。在这个阶段,加速开始成为社会学家、未来学家等学者关注的维度,并且对加速产生的原因进行了关注,加速主义开始成为社会批判众多维度中的一维。

  第三个阶段:20世纪70年代中期-20世纪末,这是加速主义开始获得学术地位,以加速社会学、时间社会学、空间地理学、德勒兹和瓜塔里思想作为滋养左翼加速主义理论的重要来源。诺伊斯认为德勒兹的“柏格森主义”是一种加速主义雏形,在《反俄狄浦斯》 (1972) 中指出只有通过现存的多元现实的激进化才能产生新的现象,加速解辖域化,因为现存的现实不可能破裂26。对于德勒兹和瓜塔里来说,资本主义总是违背其内在限制,通过俄狄浦斯网格的'机器'解码的欲望流的重新辖阈化,面对资本的解体,正如尼采所说的那样,要退出这个过程 (资本主义辖阈化) ,但要更进一步,“加速这个过程”24。这个阶段以保罗·维希留 (Paul Virilio) 创立的竞速学 (dromologie) 27详细研究现代社会中速度的强迫性逻辑,从世界历史的角度考察了加速,认为加速过程中的契机能形成较快者优势,空间时间的决定性被速度空间取代。这是以加速作为视域系统透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并且维希留从加速的政治角度,提出技术加速与军事加速相互整合、相互补充的趋势,为左翼加速主义思想的发展、成熟奠定了基础。但这一阶段的加速研究,还是围绕着社会现象进行描述以寻求共情,并没有形成体系化的、直指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面向。

  第四个阶段:21世纪初-现在。加速主义成为具有体系的学说。以罗萨、威吉曼、奈杰尔 (Nigel) 等一批学者,针对当今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从技术的加速、社会变化的加速、生活节奏的加速三个层面对资本主义加速进行了系统、猛烈的抨击,代表着作有《高速社会———社会加速、力量和现代性》 (Hartmut Rosa and William E.Scheuerman, 2009) ,《社会加速:现代性的新理论》 (《Social Acceleration:A New Theory of Modernity》,2013, Hartmut Rosa and Jonathan Trejo-Mathys) 。在《消极的持久性———对大陆哲学的批判》一书中,诺伊斯将accelerationism作为一个学术术语,用于指称“新自由主义的生产主义” (neo-libertarian productivism) 26,如果资本主义本身产生解体力量,那么必然要使资本主义本身激进化,而且越糟糕越好,这种趋势称为“加速主义”26。2013年,以威廉斯和斯尔尼塞克在法律批判思想 (Critical Legal Thinking) 网站上发表了《加速主义宣言》 (Manifesto for an Accelerationist Politics) 一文,此宣言启发西方学界热议,着名的左翼学者瓜塔里也在此网站上发表对加速主义的评论。随后,威廉斯、斯尔尼塞克、本杰明··诺伊斯相继发表了《恶性速度: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 (Malign Velocities:Accelerationism and Capitalism, 2014) ;《创造未来:后资本主义与无工作的世界》 (Inventing the Future:Postcapitalism and a World Without Work, 2015) 、《平台资本主义》 (Platform Capitalism, 2016) 等代表性着作,补充和丰富了《加速主义宣言》的一些观点。至此,加速主义成为一个新兴的左翼思想流派。

  五、左翼加速主义批判思想的现实意义

  通过上述研究可以发现,左翼加速主义思想的理论光辉与缺陷并存。在当今左翼哲学面临困惑和危机之际,加速主义学者倡导的方法论具有许多独特和崭新的简介,并具有现实意义。

  加速主义方法论始终关注社会、人的发展状况,把“加速”作为认识论的一个范畴,又将其作为批判的一个视域,其最终目的不是片面地表达言论,而是积极地关注现代人的发展,致力于增进人的福祉。例如,斯尔尼塞克和威廉斯认为在实现自动化之后,发放普遍基本收入28。在对速度与“善”的追求中,将“善”放在首位,充满了对人类发展的关怀。

  加速主义学者从现实问题来引入方法论,对现代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及整个资本主义文化进行了有意义的探索与重思,对唯科学主义思潮掩盖下的加速问题的消极影响有敏锐的洞察。加速主义学者从一个角度集中反思了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哲学、特征和发展现状,其具有后马克思主义特征的加速主义方法论有助于我们以新的视域分析、探究、审视当下资本主义的社会问题。

  左翼加速主义批判思想对于我国当前对于社会治理的速度和发展理念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邓小平同志指出,只重视量的增长,就会导致盲目追求产值和速度。发展速度不要攀比,不要搞一刀切。29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报告中,出现“加快” (35次) 、“加速” (1次) ,“快速” (1次) 。从十九大报告内容结构出发,类似“加速”的表述方式全面渗透到经济、社会、科技、文化、政治中。当今中国步入新时代,在树立正确的速度观方面,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30。这就将发展的目的放在速度前面,以目的引领速度,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速度观跳脱出了加速主义的怪圈,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进一步地理解马克思最初所说的“一切等级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31。

  注释

  1 (3) (4) (5) (9) (10)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54、194、47、47、194~195、75页。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18页。
  3 (3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71~793、774页。
  4 (11) Avanessian&Mackay, Accelerate:The Accelerationist Reader.Falmouth:Urbanomic, 2014.p.9, 353。
  5 夏莹,《青年马克思是怎样炼成的?》,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9页。
  6 Stephan K9rner, Kant, Harmondsworth:Penguin, 1955, p.33.
  7 (16) (19) Hartmut Rosa and William E.Scheuerman, High-speed society:social acceleration, power, and modernity.University Park: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2009, p.180, 179, 349-362.
  8 Paul Virilio, Speed and Politics, New York:Semiotext (e) , 1986.
  9 Steven W.Hawking, A Brief History of Time.New York:Bantam, 1988, p.33.
  10 Quentin Meillassoux, After Finitude:An Essay on the Necessity of Contingency.Cornwall:Continuum, 2008.
  11 (24) (25)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107、107~108、90页。
  12 [德]爱德华·伯恩施坦:《社会主义的历史和理论》,北京:东方出版社,1989年,第195页
  13 [德]于尔根·哈贝马斯:《现代性的哲学话语》,曹卫东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4年,第420~422页。
  14 (28) 复旦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与国外思潮研究国家创新基地,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复旦大学研究院:《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报告 (2010)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446、26页。
  15 [美]理查德·桑内特:《新资本主义文化》,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第32、30页。
  16 (34) Benjamin Noys, Mglign Velocities:Accelerationism and capitalism.Winchester:Zeros, 2014, p.103-104, 1.
  17 Apocalyptic Tones and Accelerating Crisis, http://historicalmaterialism.org/conferences/sixth-london-conference/sessions-an, 2010/5/13.
  18 Michael R.Laurence.“Speed the Collapse?Using Marx to Rethink the Politics of Accelerationism”, Theory&E-vent, Vol.20, No.2.
  19 [英]恩·贡布里希:《写给大家的简明世界史---从远古到现代》,张荣昌译,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177页。
  20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83页。
  21 [美]凡勃伦:《有闲阶级论:关于制度的经济研究》,李华夏译,北京:中央编译局,2012年,第277~279页。
  22 [德]哈特穆特·罗萨:《加速:现代社会中时间结构的改变》,董璐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52、54页。
  23 [德]西美尔着,《货币哲学》,陈戎女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年,第408页。
  24 (40) Deleuze, Gilles and Félix Guattari, Anti-Oedipus, trans, Robert Hurley, Mark Seem, and Helen R.Lane 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3, pp.239-240.
  25 [美]D.梅多斯等:《增长的极限》,于树生等译,北京:商务出版社,1984年,第92~94页。
  26 (42) (43) Benjamin Noys.The Persistence of the Negative:ACritique of Contemporary Continental Theory, Edinburgh: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0, p.61, p.55, p.5.
  27 Paul Virilio, Vitesse et politique:Essai de dromologie.Paris:Editions Galilée, 1977.
  28 Nick Srnicek&Alex Williams, Inventing the Future:Postcapitalism and a World Without Work.London:Verso, p.80.
  29 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巡礼》 (上)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93页。
  30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30页。
  3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75页。

    刘秦民,马希.当今国外左翼加速主义思想研究[J].广东社会科学,2019(05):68-75.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