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爱国主义论文

爱国主义中的“鹰派”和“鹰派”探析

时间:2018-04-12 来源:军事文摘 作者:乔良 本文字数:1243字
  强烈的爱国主义对任何一个民族国家而言都是宝贵财富。过去几千年来, 中国从不缺乏爱国者, 远有屈原、文天祥、史可法等诸位先贤, 近有解救国家危亡实现人民解放的众多仁人志士。在人类社会实现“大同”之前, 这种爱国主义是每个国家聚集民心、合力向前的动力, 那种以“地球村民”身份侮谩爱国主义的人, 不是天真, 就是伪善。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复兴, 整个社会的爱国主义情怀不断迸发。正所谓民心可用而不可违, 我们当然需要和鼓励这种爱国主义热情, 它有助于全民共御来自境外的那些曾经风光一时、现却江河日下的没落思潮侵袭。但与此同时, 也要警惕爱国主义所具有的“双刃剑效应”, 尤其一些宣泄狭隘民族主义甚至带有沙文主义色彩的情绪, 在爱国主义的绿灯下畅行无阻。
  
  如何避免爱国主义的负能量效应, 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总体而言, 中国今天的爱国主义亟待深入人心的教化和调养, 因为它在很多方面表现得还比较初级。同样喊着爱国主义口号的“鹰派”和“鸽派”之间, 存在长期的龃龉与争论, 就是当下中国社会的爱国主义仍然不够成熟的一种表现。
  
  鹰鸽两大群体除了彼此之间的认知差别, 各自内部也都还有不同。在“鸽派”中, 其中一些人过早陷入对于世界大同或世界公民身份的幻想, 因而鄙视看重国家利益。另一些“鸽派”则认为今天的中国无论如何不能强硬, 而应把力气都用在发展上。以为“强硬”与发展, 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关系, 这是十足的书生之见。
  
  有关“鹰派”和“鸽派”的讨论, 本质上说就是血性和理性的问题。一个国家的国民要有些血性, 尤其是她的军人, 否则这个国家就没希望。但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完全依靠血性, 真正的大国崛起一定是把血性建立在充分的理性之上。理性是在崎岖坎坷中寻找路径, 血性是在崎岖坎坷中百折不挠, 两者缺一不可。
  
  虽然中国军人素有尚武传统, 但对战争是凶器也有痛彻认知。一个颇具悖论性的现象是, 中国历代主战者多是文官, 从东林党人到戊戌变法都是如此, 而主张慎战者则多是武将。同样, 在今天中国的主战者中, 又有多少是军人呢?这是中国军人不敢言战甚至不爱国吗?显然不是, 而是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启, 影响将会波及国家各个层面, 牵一发而动全身, 因此不能不慎重言战。自德国军事家鲁登道夫写出“总体战”理论, 军人就比平民更深刻地意识到今天的战争要耗费举国之力, 风险不言而喻。所以, 战争是国与国对抗和利益争夺的最后选项, 只有万不得已时才能祭出这个利器和凶器。这种理性认知与畏战怕死是两回事。
  
  当然, 我们不能把今天中国爱国主义的初级状态归因于普通的爱国者, 这个责任应由我们的精英阶层来负。归根结底, 是我们今天的一些精英还很初级。没有孬兵只有熊将, 精英阶层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引领者, 那些从不会盘算国家利益、只准备随时鼓动国民释放血性的所谓精英, 显然不是合格的领跑者。而那些一味主张融入国际社会却不考虑国家利益的精英, 同样不合格。只有精英阶层尽快成熟起来, 民众的爱国主义才能更加成熟, 否则我们的爱国主义难以自动升级, 特别是当国家步入新时代、将强未强之际。
    乔良.谈谈爱国主义的血性和理性[J].军事文摘,2018(03):1.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