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政治哲学论文

“他者”哲学对当代世界政治的重大的实践价值

时间:2018-12-01 来源:宜春学院学报 作者:田燕佳,韩旭泽 本文字数:8672字

  摘要:“他者”一词起源于古希腊时期, 历经了柏拉图和黑格尔哲学、现象学—存在主义、列维纳斯以及哈贝马斯等几个重要阶段, “他者”与“自我”的关系是着重渲染的部分, 当今世界, “他者”仍然存在, 欧洲的移民问题和难民危机、宗教争端以及在男权社会中的女性群体都是“他者”的当代彰显, 理解和掌握“他者”的历史演变过程, 可以从中找寻“我”与“他者”应该如何相处的奥秘, 对于解决当今“他者”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具有重大的实践价值。

  关键词:他者; 移民问题; 难民危机; 伊斯兰教; 女性群体;

哲学

  Philosophy of “the Other” and Its Interpretation in Contemporary World Politics

  TIAN Yan-jia HAN Xu-ze

  Theory of Marxism, Heb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bstract:

  The word “the other” originated in ancient Greece, and went through several important stages, such as Plato and Hegel's philosophy, phenomenology-existentialism, Levinas and Haberma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he other” and the “self” is a highlighted part. Refugee crises, religious disputes and women groups in patriarchal societies are the contemporary manifestations of the “other”. Understanding and mastering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other” can help us find out the mystery of how “I” and “the other” should get along. It is of grea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solve a series of problems brought about by the “other” today. Practice value.

  Keyword:

  emigration problem; refugee crisis; Islamic; female groups;

  “他者”一直是西方批评理论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 它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或存在者, 更是与“我”和“同者”息息相关的异者, 因此我们可以将“他者”视为一种关系的简称, 即“自我”/“同者”与“他者”之间的关系, 二者的关系历来是不平等的, “自我”与“同者”一直处于上位圈, 对“他者”是一种俯视的姿态, 但“他者”的地位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所上升并且得到了一定的重视和尊重。欧洲的移民问题和难民危机、宗教中伊斯兰教的异端以及男权社会中的女性地位都是当代社会较为凸显的“他者”问题, 通过对二者关系深入研究和探讨, 可以为我们正确认识和理解当今“他者”问题提供有价值、有意义的启示和借鉴。

  一、“他者”的发展历程

  “他者”在印欧语系中的基本意义即为“差异” (difference) , 而“他者”恰恰代表和强调的是差异性和多样性, 差异性体现在与“自我”和“同者”的不同之处, 多样性则表现在除“自我”与“同者”这一种状态外的其他多种可能性, 这是“他者”最为本质的内涵, 也是探讨“他者”与“自我”/“同者”二者之间关系的基本前提。

  在柏拉图的语系中, “他者”是置于“同一”与“存在”的关系中被考察和定义的, “他者”分别代表着“具体的个别事物”与相对的“非存在”, 无论哪一种都是在“同一”与“存在”之下才得以存在的人或事物, 这也被视为在西方理论中“他者”处于从属、次要地位的一个源头和开端, 另一方面也暗含了“他者”与“同一”和“存在”之间相互依赖、相互证明的关系, “同一”和“存在”决定了“他者”的定位, “他者”也为“同一”和“存在”的存在做了证明。

  到了17世纪, 笛卡尔将“他者”与“自我”视为主客二元对立的关系, “他者”成为了外在于我的客体, 外在于“我”即“主体”且被主体所认知、所主宰, 客体成了一个无感情、无生命的冰冷他物, 与主体形成一种单向的不平等的关系 (主体单向碾压客体) , 当然二者的互证关系依然存在;之后的黑格尔则打破了这种单向压迫的状态, 他在《精神现象学》中提出了主奴辩证法, 将辩证法思想代入到“他者”与“自我”之间的关系中, “自我”变成了“主人”/“奴隶主”, “他者”自然成为了“奴隶”, 这样看似“主人”对“奴隶”仍是主导性的压迫和奴役, 实则不然, 黑格尔指出他者或他物与自身并非是完全对立的, 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 换句话说, “主人”的身份和地位都需要得到“奴隶”的承认和服从, 只有在主奴关系中, 主人才可称为主人, 奴隶也才被认可为奴隶, 但二者之间又是可以转化的, 其契机就是主人长期丧失劳动, 依赖奴隶的劳动生存, 逐渐丧失了自我意识和自我, 成为了奴隶的附庸, 而奴隶则恰恰相反, 他在劳动中寻到了自我意识, 获得了自为存在, 成为了新的主人。在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中, 虽然二者仍是不对等的存在, 但有了双向转换的可能, 奴隶亦即“他者”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自我”, 可见“他者”的地位是存在上升的可能的。

  20世纪现象学的代表人物胡塞尔否定了主客体二元对立的说法, 并且在后期转为关注主体与主体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 从而提出了“主体间性”或“交互主体性”, “在我的先验还原了的纯粹的意识生活领域之内, 我所经验到的世界连同他人在内, 按照经验的意义, 可以说, 并不是我个人综合的产物, 而只是一个外在于我的世界, 一个交互主体性的世界, 即个人对世界的认识总是会与他人对世界的认识产生互动, 因此个人的意识总是依存于由不同意识构成的共同体, 它总是在互动的过程中不断地生成和修正。”[1](P125)胡塞尔将“他者”视为另一个主体, 这个与真正的主体之间是有着有效互动的, 在胡塞尔这里, “他者”上升到了主体的地位, “自我”与“他者”似乎达到平等的状态。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则分析了“他者”对于主体自我建构方面的作用, 他认为, 人的存在先于他的本质, 人的本质是他自由选择的结果。[2]人起初只是一个单纯的存在, 并无善恶之分, 但在成长过程中由于自我选择、自我行动等一系列活动逐渐形成了最终的自我, 而在这个过程中, 他者的“凝视” (gaze) 对于个人自我形象的塑造起着促进作用。一方面, 我作为凝视的主体获得一种自我完善感和对环境的统辖感, “但同时人也会意识到他人对自己的凝视, 以及他人在凝视中同样产生的居高临下的感觉:‘他者’对我们的凝视、评价和判断, 迫使自我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从而使主体产生一种自我意识。”[3](298)换言之, 只有当我成为“他者”的凝视对象时, 自我才得以诞生, 是他人昭示了我的存在。这里, 萨特存在一个悖论, 一方面, “我”作为“他者”的凝视方, 成为上帝之眼, 睥睨众生, 对于“他者”以及周围环境有一种统摄、控制、支配的权利;另一方面, “我”也成为了“他者”的凝视对象, 被客体化、对象化了, 我在“他者”的凝视中获得了自我, 自我的存在得以证明, 而由此产生的压迫感、威胁感又促使我为自己寻找在世界中的定位, 前者解决的是“我是否存在?”的问题, 后者则昭示了“我是谁?我存在的意义?”的问题, 正是“他者”的存在和凝视, 主体的自我才得以建构。当然, 无论是凝视者还是被凝视者二者的地位从来没有平等过, 凝视的一方永远高高在上, 掌握着控制权和支配权, 而被凝视的一方则被控制、被支配, 但在此过程中定位了自己, 建构了完善的自我, 所以为了争夺支配权“自我”与“他者”就一直存在着斗争。

  在海德格尔的存在论中, 主体与他人共在, 并被他人所建构, 同时“主体”也属于他人, 并且还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巩固他人的权力。”[4]在海德格尔的哲学体系中, “他者”第一次真正的凌驾于“主体”之上, 主体似乎成为了他者的附庸, 他者的存在才是主体得以建构的前提。

  到了20世纪60年代, 列维纳斯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传统的主体哲学体系, 他否定一直以来传统哲学对他者的低估和蔑视, 他者的绝对他性以及不可知性不应该成为主体的威胁并一直遭受主体的收编、同化甚至消灭。在他看来, 他者的存在才是公平正义的体现, “人类最要紧的, 就是公平正义, 就是他者的存在, ”[5](P26)“他者不是主体的从属, 也不是与主体平等, 而是高于主体, 他者比我到的更早, 我无权‘同一’他者, 相反, 我是为他存在的, 人的本质是为他的。”[6]正是由于他者与“你我”完全不同的异质性, 我对他者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 这种责任要求我服从于他者, 并且不求回报, 这是一种不可逆的关系同时也是主体的基本属性。这个世界最不推崇同一, 因为那是一种暴行、一种侵凌, 差异性才是世界的本质, 这个世界才尚有公平正义可言, 他者恰恰就是差异本身, 而我对他者的责任则是善的体现, 是趋善的运动, “在列维纳斯看来, 真正的哲学问题就是存在与善的问题—善即与他者相遇、为他者负责, 和平、爱他者就是善。”[6]列维纳斯不仅颠覆了主体的至尊地位, 更是将主体对他者无限负责奉为圭臬, 这是他者真正意义上的翻身。

  到了哈贝马斯这里, 他者的概念就从纯哲学意义上实现了向民族问题-人类学问题视域内的“他者”的一种隐晦融通。“在辩证法的意义上, ‘他者’是不可取消的对立方;而在人类学的意义上, ‘他者’是指导文化的携带者。但是, 人类学所使用的‘他者’恰恰也总是处于‘己文化’携带者———也就是‘我’———辩证对立的状态下, 所以他者也就是‘你’, 哈贝马斯实际保留了他者的最核心的特征, 那就是不可吞噬性, 即不会最终被同一性所销蚀。这样, 他就把他者问题带入了人类学的视野。”[7](P20)实际上, 哈贝马斯更多的是在他的交往行为理论中谈到“他者”, 更是在胡塞尔的基础上提出了“交互主体”这一概念, 它“指的是主体间的相互性、共通性及复数主体的历时共存性等”[8](P7)在哈贝马斯看来, “他者”是来自异文化传统背景的另一个主体, 这是与生俱来不可被吞噬的属性, 因此, 他与我之间的交往就是主体间的交往, 是在平等基础上的交往, 是不同文化的碰撞, 这样就把“他者”从哲学的讨论中拉到了人类现实领域中来, “他者”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哲学概念, 而是“他人”, 另一个与我不同的主体。

  总体而言, “自我”与“他者”的关系大体经历了他者附属于自我, 主客体二元对立, 二者的条件转化, 主体间的平等互动, 争夺支配权的斗争, 他者对主体的建构、主体对他者负责以及“他者”的人类学转向这几个阶段, 他者的地位也从低于主体到相继持平再到建构主体以及走向人类学视阈, 成为现实生活中的“他人”/异文化的携带者, 这一系列的改变隐藏着我们对他者态度的转变, 也为解决当今的他者问题提供了丰富的哲学基础和理论根基。

  二、“他者”问题在现实世界的彰显

  当“他者”从哲学层面转移到现实世界中, 各种问题便接踵而至。“他者”问题在当代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外来的移民和难民危机、伊斯兰教的边缘化以及男权社会中的女性群体, 这些所谓的“他者”与“主体”/“自我”在世界中相遇并产生了一些冲突和矛盾, 也是造成当今世界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一) “他者”问题之移民和难民危机

  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使得移民问题愈加复杂, 现在, 移民的种类主要包括“难民、非法移民、劳工移民、寻求庇护者、女性移民、儿童移民和短期移民等”, [9]移民的主要原因包括种族冲突、战乱、环境恶化以及贫穷和饥荒等, 由此可以看出, 移民多数是一种政治或生存避难, 颇有“逃荒”的意味, 这对移民接纳国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诚然, 某些特殊移民会给被移民国家带来正向的影响, 但这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我们针对的是那些避难式移民以及难民的生存、生活, 尤其是从战乱地区如叙利亚、伊拉克、北非等, 这些外来移民对于欧洲的本土居民来说就是“他者”的存在。首先, 欧洲接收外来移民一方面是对二战时期德国纳粹种族主义的深刻反思, 是人道主义的体现;但另一方面, 很多难民的形成正是这些所谓的发达的西方国家肆意践踏、侵犯他国的主权和人权而造成的, 所以, 欧洲有承收和帮助这些难民的义务。其次, “大量难民的存在将对难民接纳国的经济、文化、非传统国家安全、政治产生诸多消极的影响。在价值观领域, 数以百万计的难民的涌入, 有可能进一步加剧伊斯兰教文化价值观与欧洲国家主流价值观的冲突。”[10](P9)难民的涌入抢占了本就短缺的就业和福利资源, 同时加剧了身处经济低迷时期欧洲的经济危机和信任危机, 文化的差异和宗教的矛盾更是加深了欧洲人民的排外情绪。对于这些外来的“入侵者”, 一方面, 作为主人身份的欧洲人民的自我认同和作为欧洲公民的归属感会更为强烈;另一方面, 他们对他者的排斥也会加剧, 如若排斥不成也会试图同化、消解他者, 使他者服从于我、同一于我, 这恰恰体现了他者一直处于边缘化、从属、服从的尴尬处境。

  (二) “他者”问题之伊斯兰教边缘化

  伊斯兰教被边缘化的现状主要归结为两个原因:首先, 大量移民欧洲的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的大肆传播使得伊斯兰教以一种强势姿态一点点侵犯着欧洲主流基督教文化的领地, 无论是来自中东地区的伊拉克、伊朗、北非的摩洛哥、突尼斯还是印尼、马来西亚等, 这些国家的人民绝大多数是伊斯兰教的信徒且信仰程度很高, 所以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将伊斯兰教的文化大肆传播和宣扬, 一座座大圆顶、宣礼塔的清真寺也悄然在欧洲大陆建立, 这显然使得欧洲人民认为自己信奉的基督教文明遭到了无礼的冒犯, 宗教的冲突便由此而来。其次, 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盛行, 这大大加重了自身的危机。原教旨主义者将《古兰经》视为永恒的经典、不可辩驳的真理, 逐渐演变为对非教徒的排斥和敌意, 伊斯兰教的“他者性”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地步, 加之近些年来的极端化发展, 并且制造了一起起恐怖袭击事件 (当然, 美国、欧洲国家和俄罗斯的背后博弈承担着重要责任) , 使得伊斯兰教成为了“邪教”的代名词, 极端、暴力、杀戮、残忍等等都被冠以伊斯兰教的特征, 欧洲甚至是世界都对穆斯林产生了排斥情绪, 伊斯兰教恍若是异端般的存在, 对于欧洲的基督教徒来说, 这些外来的伊斯兰教就是他者, 是抢占他们资源、侵犯他们信仰、破坏他们家园的敌对者, 欧洲人民感受到了来自他者的威胁、侵占甚至是压迫, 所以会试图征服、同化甚至是消灭他者, 由此引发的宗教矛盾和社会问题也成为当今世界不太平的重要因素。

  (三) “他者”问题之女权主义觉醒

  男权社会持续了几个世纪, 至今为止仍是男性当道, 歧视、压迫女性似乎已成惯例, 女性就是他者的另一种呈现形式。由于天生的生理差异, 女性属于偏弱的一方, 所以向来被当作男性的附庸品, 女性一直以一个模糊的面孔呈现在社会当中, 她们不仅面目模糊, 声音同样是微弱的, 男权社会对于女性的摧残和压迫极尽极端之势, 女性作为“他者”长期处于边缘、低级、从属的地位, 这使得女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丧失了独立人格和自我意识。随着女权主义的崛起, 女性的自我意识逐渐复苏, 女性的话语权渐渐得到重视, 但女性的他者形象并没有抹去, 仍然是社会的“特殊”人群、“异类”, 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中, 歧视、贬低女性的现象依然存在。在男权统治的社会中, 自诩为主体的男性还是未将女性真正当作同等地位的主体对待, 他们仍试图从各个方面碾压女性甚至是“奴役”女性, 他者 (女性) 依赖于、服从于主体 (男性) 是理所应当的, 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严重阻碍了女性“维权”的道路。女性主义思想家们则运用“他者”及其相关理论来强调平等、差异和包容, 反对性别歧视, 批判男性文化占主导的父权制社会。如何中止男权社会的畸形发展, 女性的他者如何实现真正的觉醒和独立是极具有研究价值的课题。

  三、解决“他者”问题的路径思考

  现实世界中的“他者”问题如何解决?“主体”又应该与“他者”如何相处?这些都需要回到“他者”的哲学中寻找出路和解决办法, 用“他者”的理论来指导现实中的“他者”问题。

  (一) 承认和包容他者

  “他者”的存在是与生俱来的, 甚至是先于自我的存在, 没有人能否定他者与自我之间的内在的、本质的关联。“他者”是自我确认、自我实现以及定位自我的见证者, 可以说, 没有“他者”, 自我就无法意识到自我, 自然也没办法呈现和存在, “他者”就像自我的一面镜子, 通过对照, 自我才得以看清自己。尽管自我排斥差异性、幻想同一, 但是他者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 是自我不可逃避的, 所以我们需要他者, 也必须承认他者。

  如果说承认他者是认证自我的必要程序, 那么包容他者就是消解自我与他者矛盾、实现和平共处的必然路径, 也是自我趋善的内在需求。包容他者的第一步是承认他者, 接下来就需要理解和尊重他者。理解他者与自我的不同, 差异的存在是先验的、是本质性的, 正是多元文化、价值观和宗教信仰的存在, 才有了激情的碰撞、多彩的世界。所以, 他者与我不同只是本质使然, 并非有意侵犯。用理性的眼光来看, 理解差异和不同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从情感的角度着手, 尊重他者、尊重他者的他性亦是我与他者和解的重要前提。理解和尊重都不等于包容, 包容是一种认可和接纳, 并且是双向的, 因为自我亦是他者的他者, 我不可能永远处于主位, 也不会永远强势, 所以当我沦为客位之时, 我是否渴望着他者的认可和包容, 换位思考, 当我位于主体时, 也应对他者持包容态度, 包容他者的存在、包容他者的他性, 当然这种包容不应是无底线的, 当他者的他性违背了道德律令、法律规范、人道主义时, 我们就应划清界限、绝不纵容。正如我们对待伊斯兰教, 一方面, 我们要承认它作为三大宗教之一的重要地位, 理解并尊重伊斯兰教的教义以及信徒的信仰自由, 还要去包容它, 努力推动宗教之间的良好互动;另一方面, 对于古兰经中极端违背人性的教义要坚决抵制, 并对利用伊斯兰教发展异端的恐怖分子严厉惩戒。

  (二) 赋予他者同等的主体地位

  胡塞尔是第一个将他者提升到与主体同等地位的西方哲学家, 他将他者视为另一个主体, 与真正的主体有着相同的属性和平等的地位, 从而创设了“主体间性”的概念。这是他者地位的一次真正有意义的擢升, 他者脱离了客体的躯壳, 变为了另一个主体, 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和话语权, 成为了一种“活”的存在。而自我与他者之间的交流也成为了主体间的互动, 我需要去感知他者的意识, 并在不同的意识中修正自己的意识, 但他者不再是单纯地等待被感知的客体, 而是有了主动意识的主体, 因此我获知另一个主体意识的方法就只有通过沟通和互动, 双主体的对话便因此建立起来。

  哈贝马斯继承并进一步发展了胡塞尔的主体间性, 将其置于交往行动之中。由于“他者”作为交往行动的参与者, 必然与我相遇并发生冲突, 这是基于我与他者不同的文化背景或先天存在差异, 这就需要我与他者进行沟通和协商以解决冲突, 而至关重要的前提在于, 他者作为另一个主体与“我”持有同等的地位。所以, 二者之间的交往、协商是相互的, 同时更是平等的, 不应存在一方主体对另一方主体的恃强凌弱、

  当代仍是以男权为主、女性为附庸的“畸形”社会, 但依据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理论以及哈贝马斯的“主体间性”, 女性与男性的地位是平等的, 都同属于主体, 女性也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 女性的声音与诉求同样值得关注和满足, 男女之间的交流、对话和互动都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 没有服从与被服从, 没有歧视与压迫, 在就业、求学、家庭、社会等情境中男女都被一视同仁的对待, 这才是一个健康、有机的社会应该呈现出的面貌。

  (三) 对他者负责

  “我始终是为了他者, 我是为他者服务的, 而我不求获得任何回报, 这实际是一种奉献而非占有的关系。”[11]在列维纳斯的哲学视野中, 他者实现了对主体的超越, 成为了主体负责的对象, 这是对传统西方哲学主体框架的兜底置换。同时, 对他者负责也是公平正义的体现, 是向善运动, “善即与他者相遇、为他者负责, 和平、爱他者就是善。”[6]这是列维纳斯哲学话语中对善的解释, 所谓对他者负责并不是受外界压迫, 而是先天赋予我的一种职责, 是主体的本质属性, 且这种负责是单向的、不可逆的, 主体就是他者的人质, 是为他者而存在、而服务的。列维纳斯将对他者负责纳入公平正义和善的范畴, 是对以往理性主导的西方哲学的一种彻底颠覆, 在理性王国里充满着算计和利益得失, 理性往往走向工具性, 若以理性为尺度讨论自我与他者的关系, 就只能遵循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 他人必定是敌人, 强者 (主体) 只会对弱者 (他者) 施加压迫、排挤、控制和规训等暴力, 公平正义也就无从谈起。

  我姑且认为列维纳斯的终极哲学目标是脱离自我的深渊, 为他人而活。这种境界是崇高的, 如若我们信奉这一准则, 他者与自我的矛盾自然迎刃而解。移民是他者入侵, 对欧洲的经济、政治、社会稳定、国家安全都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但是欧洲作为主体, 一方面, 它是造成难民的帮凶;另一方面, 它又以人道主义标榜自己, 所以, 欧洲对于接收和扶持难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

  结语

  “他者”不仅是自我意识觉醒并确立的依据, 更是与自我并存的不可忽视的存在。历来的哲学家对“他者”与“自我”/“同者”的关系进行了不同的解读, 他者与自我的差异是他者与自我相互证明存在的依据。他者长期处于主体地位之下, 被主体所歧视、所奴役、所侵犯、所同化, 二者一直置于不平等的地位, 这也是当代世界中他者问题存在的根源。欧洲的移民和难民问题、伊斯兰教在世界中的尴尬位置以及男权制社会下的女性群体等, 都是当代世界政治中“他者”的典型问题, 这些问题显然为世界政治埋下了安全的隐患。因此, 为他者问题寻找出路就显得尤为重要, 海德格尔的主体对他者的建构理论、列维纳斯所提出的对他者负责以及哈贝马斯进一步阐述的“他者的不可吞噬”和“主体间性”, 为我们当今处理他者与主体之间的关系提供了理论基础。承认是包容他者的前提, 他者作为另一个主体也应当享有主体间的平等地位, 对他者负责更是先天赋予自我的一种责任, 这是我们包容他者、解决他者问题提供一种路径。多元化、差异性、不平等是当今世界的问题, 也是矛盾冲突的主要来源, 这是他者与主体的显著特征, 所以如何在多元化的背景下、在差异存在的前提下追求平等、追求共存、追求理解和包容是值得我们深入探讨的课题。

  参考文献
  [1]胡塞尔.笛卡尔式的沉思[M].张廷国, 译.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1.
  [2]张剑.西方文论关键词-他者[J].外国文学, 2011, (1) :118-160.
  [3]萨特.存在与虚无[M].陈宣良, 译.北京:三联书店, 1987.
  [4]胡亚敏, 肖祥.“他者”的多副面孔[J].文艺理论研究, 2013, (4) :166-172.
  [5]德里达.解构与思想的未来[M].夏可君, 等, 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6.
  [6]岳梁.对他者责任就是善, 列维纳斯的公平正义论[J].中国矿业大学学报, 2014, (2) :127-131.
  [7]沈云都, 杨琼珍.生活在他者中间-哈贝马斯道德哲学的人类学视阈研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6.
  [8]龚群.道德乌托邦的重构-哈贝马斯交往伦理思想研究[M].上海:商务印书馆, 2005.
  [9]张雅荻.国际移民问题全球治理的现状、困境与展望-以欧洲移民危机为例[J].国际关系研究, 2017, (1) :82-92.
  [10]宋全成.欧洲难民危机消极影响的三维透视[J].山东大学学报, 2016, (3) :9-18.
  [11]孙庆斌.为“他者”与主体的责任:列维纳斯“他者”理论的伦理诉求[J].江海学刊, 2009, (2) :110-121.

    田燕佳,韩旭泽.“他者”的哲学及其在当代世界政治中的诠释[J].宜春学院学报,2018(10):33-37+120.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