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政治哲学论文

行为主义政治学的不足与具体运用

时间:2019-01-17 来源:现代商贸工业 作者:孙宜婉 本文字数:4167字

  摘    要: 行为主义政治学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崛起, 又于七十年代衰落, 有其自身的闪光点与局限性。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 政治学界面临着“量化”和“科学”的挑战, 而行为主义政治学, 正是政治学应对时代发展而再兴起的政治学研究分支。

  关键词: 行为主义; 价值中立; 应用;

  行为主义是一门复杂又矛盾的学科, 政治学者对它的评价褒贬不一。对行为主义的研究可分为两类:一类将行为主义作为一门学派来研究, 该学派产生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 以拉斯韦尔·阿尔蒙德、达尔、尤劳等为代表。一类将行为主义政治学派所秉持的一种政治学研究理论与方法作为研究对象, 该研究对象又称为政治学方法或者行为主义方法、行为途径, 强调运用实证的方法研究个体或团体, 主张在政治学研究中保持“价值中立”。

  1 行为主义的定义

  何为行为主义, 引用大家的概括为行为主义下一个定义, 行为主义是指行为主义政治学派所秉持的一种政治学研究理论和方法称为行为主义政治学方法, 或者行为主义方法、行为方法、行为途径, 它强调运用实证方法研究个体或团体的政治行为, 主张政治学研究的“价值中立”。行为主义学科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 发源于心理学, 运用如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生物学等理论和方法来对于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进行研究。

  理论都有从产生到发展再到衰亡的过程。行为主义政治学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崛起, 又于七十年代衰落。行为主义的兴衰在乎四个字“价值中立”, 即行为主义兴也“价值中立”, 衰也“价值中立”。行为主义政治学标榜要实现政治学“科学化”, 主张“事实”与价值分开, 行为主义政治学者认为政治学要成为一门真正的学科, 就必须将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分开。这种想法的出现是时代催生的产物。行为主义政治学发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西方政治学家面对严峻的战后国际形势和矛盾重重的内政外交的情势, 检讨传统研究方法, 认为传统政治学理论的方法带有浓厚道德、哲学色彩, 后接受“纯科学”观念的指导, 抛弃传统方法, 使政治学变成一门“经验科学”。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 对行为主义政治学的迷信被破除, 中国确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方法论, 此后对行为主义经验教训的总结, 成为中国政治学不可避免的研究课题。

  行为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学研究方法, 研究主体是人或团体, 早期研究以团体政治行为为主, 如本特利、杜鲁门等。行为主义拥有特定的方法论, 强调用自然科学方法来研究政治现象, 如后期的阿尔蒙德的结构功能主义和伊斯顿的政治系统理论等。行为主义具有特定的研究途径运用, 那就是重视定量分析途径, 强调研究中的“价值中立”, 认为政治学中的“价值中立”不仅必要, 而且可能, 力求使政治学变成一门纯经验科学。

  2“价值中立”理论的辨析

  行为主义以“价值中立”和实证研究两个偏好着称, “价值中立”理论, 政治学者认为“价值中立”理论是行为主义的独特之处, 也是其最大的局限性。我们在上文中提到行为主义兴也于此, 衰也于此, 对于“价值中立”理论的批评包括两种声音, 一种是彻底的批判, 以传统主义为其中主要代表, 另一种是非彻底批判, 认为“价值中立”有其可取之处。“价值中立”其实质是为实证研究服务的, 因此一般谈论“价值中立”就必然将其与实证主义联系起来。就中国的政治学研究来说, 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行为主义不仅有其可取之处, 而且这种研究方法对于政治学的发展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对“价值中立”论存在问题的探究, 从当前研究主体、客体的方面来说, 探究结果是统一的, 完全的价值中立是不可能做到的。政治生活里所发生的一切与社会中每一个人的利益都息息相关, 它不可避免地要与道德、伦理问题联系在一起, 因此研究政治现象及其规律的学者绝不可能如此超然, 做到价值中立。可以说人之于某种价值之内, 就像是在政治体系之内而不自知, 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

行为主义政治学的不足与具体运用

  就政治学研究的客体来说, 政治发展到一定阶段, 必然要外化为一种价值现象。政治的发展表现在制度和文化方面。就制度来说, 其与价值有着必然的联系, 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与一定的价值理念相联系, 并有特定的价值理念为核心指导思想。制度的发展离不开特定价值理念的指导, 制度体系的发展与完善总是与特定价值体系的建设和维护是分不开的。浅层次来说, 研究客体必须包括价值规范的问题, 规范是由人定的, 而人是一种理性与感性交织的动物, 是有目的的, 这样一种目的是变化的, 所以与之相关的行为态度是变化的, 因此, 内在动因会促使人的行为, 如利益、权利、权力及个人心理因素等。最后不仅政治过程受到价值的干扰, 政治的研究结果也涉及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政治结果的产生, 需要人们做出一定的价值判断, 在不同政治体系于政治规则中进行取舍。尽管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就对于价值的研究进行着争论, 但这正是由于学者们看到了价值判断的重要意义, 而我们绝对无法完全脱离价值, 对于政治进行绝对的、纯科学的研究, 政治学的本质决定了它是一门与价值相关的学科。

  3 行为主义的局限性

  行为主义的局限性是极其明显的, 第一, 行为主义研究为什么这样, 而不是研究应当怎样, 因而, 行为主义只是在解释现实而不是想要改造现实, 因而对于政治的进步与发展没有明显的助力。从长远发展来看, 行为主义生命力和活力的缺失是必然。第二, 行为主义者宣称自己的理论是一种经验性理论, 但这种经验性是一种带有很大主观性因素。这不妨和我们在上文中分析的价值中立的缺陷联系起来理解, 行为主义者需要使用数字模型、系统框架等一些分析模型来对经验资料进行分析, 对行为主义的研究无论是研究主体、客体、结果, 还是过程, 都需要主观判断, 这使得行为主义的研究不免失于真实性。第三, 行为主义大力推崇自然科学的方法, 如数字模型、分析框架等都是从自然科学的方法借鉴过来的, 行为主义不能接受历史的、哲学的方法, 这会导致研究变得片面。第四, 行为主义把人的政治行为当作研究的基本单元, 它从个人和社会两个途径来解释人的政治行为, 第一是人的心理与生理的途径, 第二是政治社会化的途径, 这两种途径有其自身的缺陷性, 影响政治行为的还包括经济状况与阶级状况, 而在行为主义的研究过程中, 并没有把这些变量很好的控制起来。

  4 行为主义的应用

  4.1 政治学方面的应用

  为政治学研究提供一种方法。单从行为主义来说, 其实质为一种研究方法, 在一定历史阶段为美国的政治学注入生机, 其作为一种研究方法, 拥有自身的缺陷性, 同时拥有其不同于其他研究方法的闪光点, 行为主义强调的将自然科学运用到政治学研究中, 主张对政治现象做实证分析, 强调科学主义, 强调技术、量化的概念在政治学中的运用。学术界对行为主义的态度是不确定的, 在一定的历史时期, 会有大量学者使用行为主义方法进行学术研究, 在这样一种时期, 认同行为主义政治学研究方法的学者多于批评政治学研究方法的学者。从行为主义发展的历史上看当行为主义的热度消减以后, 又会出现批评者多于认同者的局面。就行为主义方法的本身而言, 其确实有不可避免的缺陷性, 有些是客观存在的如行为主义研究所要求的科学化, 对政治学而言, 科学化本身是一种极值的存在, 政治学本身就是一种与意识形态、价值相关的活动, 因此要做到绝对的价值中立是不可能的。而有些则是一些可避免的缺陷性, 如过分注重经验研究而排斥规范研究方法, 在此种情况中, 行为主义的缺陷就是可以避免的。

  有利于对现实政治有实在的把握。行为主义政治学, 是一门追求实证的科学, 强调运用量化、科学的方法对现实政治进行解读、对未来政治进行预判, 弥补以往规范研究的不足。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 政治学界也面临着“量化”和“科学”的挑战, 而行为主义政治学, 正是政治学应对时代发展而兴起的研究分支。从局限性上说, 行为主义政治学有其自身不可避免的弊端, 但作为实证研究, 行为主义政治学有其不可忽视的作用, 我们运用自然科学的理念对社会科学进行极致研究, 运用定量方法进行大数据分析, 把握现实政治, 建立一个政治研究方法论体系, 使政治学真正成为一门人文和社会的契合的学科。

  4.2 与马克思主义结合后在中国政治学发展中的应用

  政治学研究必须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行为主义有其自身的缺陷, 我们应该借鉴他的精华, 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对其进行改造, 以便于对于政治学的研究。行为主义的发展历程验证了一个理论, 研究方法不能完全的意识形态化, 也不能完全的纯科学化。在行为主义的发展过程中, 西方对行为主义进行修正, 得到了后行为主义, 后行为主义对价值中立问题进行了修正。就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来说, 在吸收行为主义政治学研究方法基础之上, 同时还要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指导, 然后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学, 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学研究方法体系。想要形成一个新的政治理论, 就必须依据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实现多元化, 运用定量分析方法及技术结合定性分析的方法与手段, 实现实证分析、经验分析等方法的引进与研究, 促进经验、实证方法与规范、历史方法的协调统一。

  政治学研究方法一般被视为中性的一种研究工具或一种分析框架, 事实上一种研究方法并不能被简单的视为中性研究工具和分析框架, 研究者在运用研究方法进行研究时, 必须要有价值为导向。单纯依靠数据计算、概率、统计去判断政治生活, 用纯数据代替政治行为的一些理念、合法性, 其本身就失去了学术的意义。当前阶段来说, 政治学研究的立足点与归宿都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这是中国政治学与西方政治学最本质的区别之一;学科间的融合是政治学发展的大趋势, 马克思主义的普遍联系原则告诉我们, 事物总是普遍联系的, 因而政治学研究需要跨学科交流与协作, 尤其是在具体的操作和研究倾向上, 将各个相关领域理论和信息整合为政治学研究提供更广阔的思维。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学科, 必须以唯物主义为指导, 紧密联系我国实际, 为现实服务, 重视基础理论, 吸收外国政治学中对于我国政治学发展有用的东西, 从行为主义的局限性和得失经验教训中批判吸收有用成分。

  参考文献:

  [1]叶娟丽.行为主义政治学方法论研究论纲[J].武汉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2, (05) :594-599.
  [2]岳麟章.当代西方政治思潮[M].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1988:191-203.
  [3]陈刚.行为主义政治学的“价值中立”观述评[J].探索, 2003, (02) :49-52.
  [4]汪志强, 袁方成.西方行为主义政治学方法论评述[J].江汉论坛, 2005, (06) :74-76.
  [5]汪信砚.立足于中国的具体实际开展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J].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07, (00) :14-25.
  [6]张贤明.当代中国政治学创新与发展的内在逻辑[J].社会科学家, 2013, (12) :38-43.

    孙宜婉.论行为主义的局限性与应用[J].现代商贸工业,2019,40(01):120-121.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