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社会学论文 > 伦理道德论文

儒家孝道观与当代社会养老模式的若干思考

来源:朱子文化 作者:罗小平 宏亭
发布于:2021-06-18 共8296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关于孝道的论文第四篇:儒家孝道观与当代社会养老模式的若干思考

  摘要:孝是传统儒家的核心思想。在儒家看来,孝是与生俱来的天命之性,他们认为从小开始,就知道尊亲敬长,知道兄友弟恭,所以孝是天之所赋之正理。自古以来,孝道观成为中华民族的基本观念,在宗族社会时代,为社会和谐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孝道观也存在负面影响,比如繁琐的礼仪,最严重的是“厚葬久丧”,早在战国时期就招来非议。所以,对儒家的孝道观,必须辩证看待,特别是孝道与养老密不可分,养老被视为最大之孝。但是,现实中孝与养老之间存在诸多矛盾,探索当代养老模式,对未来老年化社会的和谐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天命;孝道;老年化;养老;

  一、天命之孝:与生俱来的天理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1这是儒家的理想社会。其中“老有所终”“矜寡孤独废疾皆有所养”体现的是孝道思想。

  一般认为,儒家的孝道观始于周代。实际不然,早在四千年前的尧舜时期人们就已有孝道的品格,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虞舜,尧舜以降则为曾子、子路、子骞等。舜的事迹不在于治理天下,而是他以孝齐家。史载:“师锡帝曰:‘有鳏在下,曰虞舜。’……岳曰:‘瞽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蒸蒸乂,不格奸。’帝曰:‘我其试哉!’”2尧在位70年即将退位,征求岳的意见推荐继承人。岳说,有一个叫虞舜的人,是一个单身汉,也是一个人才。他的父亲瞎眼,父亲和继母愚顽凶狠,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象也十分傲慢。他们几个人曾几次要害虞舜,可是虞舜却对父母很孝顺,由此感动全家。于是,尧帝“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2。尧听了岳的话,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到妫水隈曲之处做舜的妻子,考察舜的治家能力。这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孝道事迹,且是先齐家而后治国的事迹。曾子、子路、子骞都是孔子的弟子,他们分别以“啮指痛心”“百里负米”“芦衣顺母”的孝道事迹赢得人们的称赞。

  因为舜与曾子、子路、子骞都是孝道的典型,后世君臣论孝、论政,多以他们为法。如以“尧舜相期”3、“以尧舜为法”3,朱熹甚至说:“所谓立志,只是直截要学尧舜。”4理学家也屡有提及曾子、子路、子骞,他们四人都被编入《二十四孝》。

  秦汉时期,儒家从匡扶济世的角度,提出了一套完整的伦理道德思想。《大学》开篇就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提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路径。这一路径吸收了庄子的“内圣外王”5思想。“内圣”就是内心通达,“外王”就是王道。修身、齐家属内圣工夫,治国、平天下属外王事业。也就是说,“内圣”是“外王”的基础,“外王”是“内圣”的外在表现。只有“内圣”了才有“外王”的可能。如何做到“内圣”?办法是修身,用仁义道德浇灌培养,之后在此基础上齐家,进而治国、平天下。

  儒家的伦理思想来源于《尚书·尧典》“慎徽五典”,即五种伦常礼教,也称“五教”。《左传·文公十八年》说:“父义、母慈、兄友、弟共(恭)、子孝”。后来孔子、孟子进行阐述,形成了“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6的完整儒家伦理思想体系。《孝经》说:“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性,莫大于孝。”即生于天地之间的万物中,以人最为尊贵;人最尊贵的莫过于孝。又说:“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盖天子之孝也。”虽然这里讲的是天子之孝,但庶民之孝同样如此。可以说,孝道包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德。

  宋代,理学家进一步阐发孝的天命之性,认为自然界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人类社会有仁、义、礼、智、信“五伦”,且“五伦”也是天命之性,是天之所赋之正理。但是,“五伦”有先后次第,仁是伦理的基础,有了仁,万物才有生意,所以理学家提出亲亲、仁民、爱物的主张。在他们看来,理是万物之本,德是仁之本,孝又是德之本。朱熹用自然界解释仁,说春为万物之始,有春才有夏之长、秋之实、冬之藏。也就是说仁有生之意,夏是春之夏,秋是春之秋,冬是春之冬。以此喻儒家伦理,则仁是爱之理,义是仁之义,礼是仁之礼,智是仁之智,信是仁之信。

  基于这种伦理思想,理学家强调人之爱要从事亲敬长开始。孝顺父母,敬重长辈,是人与万物的最大区别,它与生俱来,是天命之性的“规定”,是天理之禀赋。

  二、为孝不易:物难、色难

  孝的内容广泛,如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7,朱子解释“三不孝”引用赵氏语:“阿义曲从,陷亲不义,一也。家贫亲老,不为仕,二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也。”8孟子还说人有五种不孝的表现:“世俗所谓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7孟子甚至说:“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9不仅如此,儒家还把祭礼看成是孝道的重要内容,叫“事死如事生”。即对父母之孝要从生到死贯彻始终,但诸多之孝归纳起来是四个字:物质、精神。

  物质与精神之孝看似简单,实则不然。现代生产力的发展,孝道中的物难问题虽然没有古代严重,但仍然存在;色难,则是亘古通病。

  (一)物难

  尽孝的基础是保障父母等长辈的物质生活,让他们衣食无忧,但各种原因导致这一保障在许多家庭难以落实:一是以农为本的古代社会,生产力低下,农业受制于自然气候:风调雨顺,年丰谷稔,生活无虞;灾害频发,粮食歉收,食不裹腹。二是战争频仍,人民流离失所,无法安居乐业。三是人们自身的因素,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生理。这些情况要保障父母长辈物质生活难上加难。

  但上述原因只是个别或局部的,不带有普遍性,更重要、更普遍的原因来自于孝道本身,即被儒家推崇的所谓“厚葬久丧”。墨子说:“……三代圣王既没,天下失义。后世之君子,或以厚葬久丧以为仁也、义也、孝子之事也。”10又说:“厚葬久丧”“此存乎王公大人有丧者,曰棺椁必重,葬埋必厚,衣衾必多,文绣必繁,丘陇必巨。存乎匹夫贱人死者,殆竭家室。存乎诸侯死者,虚车府,然后金玉珠玑比乎身,纶组节约,车马藏乎圹,又必多为屋幕,鼎鼓几梴壶滥,戈剑羽旄齿革,寝而埋之,满意。若送从,曰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10且不说天子、将军大夫杀人殉葬,普通百姓“厚葬久丧”也耗尽家产。墨子说:“若法若言,行若道,使王公大人行此,则必不能蚤朝。治五官六府,辟草木,实仓廪。使农夫行此,则必不能蚤出夜入,耕稼树艺。使百工行此,则必不能修舟车、为器皿矣。使妇人行此,则必不能夙兴夜寐,纺绩织纴,捆布縿。”10“三年之丧”几乎殃及所有逝者之家。

  宋代的理学家认为,祭祀的目的是祖孙感格,祈求先人的保佑,但“三年之丧”却给子孙造成更大的贫困。所以,宋代福建一些乡村因为多子无法供养,发生溺子恶俗。缅怀祖德、慎终追远却走向事物的反面,给生者造成严重的身心负担,可以说是儒家的一大败笔。

  (二)色难

  所谓“色难”,指的是对待父母的脸色,即精神层面的事亲。孔子在强调为人之子要尽孝的同时,毫不隐讳孝道存在的问题:“色难”。“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11意思是说,用温和的脸色对待父母,让他们心情愉悦很难。如果只是帮助父母做事,供父母饮食,不能认为就是孝。孔子还从自然法则角度强调精神层面之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11狗和马也有物质之养,人与动物不同,除了物质之养外,还有“敬”的孝心层面,这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

  孔子强调孝敬父母不仅要保障他们的物质生活,而且还包括让父母有愉悦的心情,至于如何才能让父母心情愉悦,孔子没有作出回应,倒是民间想出了种种办法,《二十四孝》就是典型:既有力所能及的孝道事例,更有力不可及甚至荒唐的“埋儿奉母”“卖身葬父”“尝粪忧心”等愚孝。而“彩衣娱亲”也让人们尴尬:故事的主人公是传说春秋时期的老莱子,年七十,为了取悦父母,穿着彩色衣服,扮成儿童引父母发笑。老莱子的事迹载于汉代刘向的《列女传》。因为这是精神层面尽孝的典型,元代尤溪人郭居敬将其编入《二十四孝》。为了尽孝而“彩衣娱亲”,一般人都做不到,放在当代社会,这种行为则被视为行为失范。由此说明,精神之孝难于物质之孝。

  物质之孝不易,精神之孝更难,报端常有报道,但或许碍于颜面讳莫如深。从生活观察,“色难”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代沟产生隔阂。父母与子女一般相差二三十岁,年纪小的父母六七十岁,大的八九十岁甚至百岁。从战争到和平、从物质匮乏到丰富、从精神生活空白到多姿多彩。简言之,经历了苦难到幸福的大半个人生。但是,他们尽管分享着当代丰富的物质生活,思维却往往凝滞于曾经的过往,用根深蒂固的眼光看待眼前的世界,造成父子、母子之间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一户人家,母亲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虽有乡村妇女的勤劳,但儿子说东,母亲讲西;儿子道此,母亲道彼,母子之间形同枘凿。久而久之,儿子难以和颜悦色对待母亲。更重要的是母亲除了煮饭、洗衣的常态性事务之外,没有任何业余爱好,不知日子如何打发。与此同时,儿子担心母亲糊涂,不让她下厨操弄电器、燃气,母亲更是百无聊赖,以致埋怨儿子:“在你家像坐牢。”这恐怕是大多数老人的心声。

  二是对事物的认知不同。年逾古稀的老人,除了生理原因外,还有文化层次的不同,导致对事物认知的不同。特别是长期生活在乡村的老人,随子女在城市生活,对事物的认知形成强烈反差。现实中有诸多案例:一户人家,儿子因为邻居养狗扰民,诉诸公堂,法院四次开庭,从县级法院打到中级法院,母亲却一再以那句苍白无力的“远亲不如近邻”劝导。儿子告知母亲,被告在法庭申辩:“邻居家的音乐声大于我家的狗叫声”“原告之所以听不得我家的狗叫,可能是文章写不出来”“原告之所以听到我家的狗叫,是因为原告睡在(自家)客厅”之类。但母亲没有任何法律意识,除了屡屡重复那句“经典”外,没有别的语言。一户人家,十年间儿子家三次遭到上层住户大面积积水渗漏,屡次交涉无果,起诉到法院。母亲听了儿子的诉说后,却说人家水漏到你家,是不是你跟人家关系不好?儿子气得“恶语”相向:国家设立法院就是让人们讨回公道,这是正常的维权之举,你知道吗?

  三是不顾义理,动辄以孝相逼。现代社会高科技,新能源的开发,改变了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但生活越方便,风险越大,而老人往往听不进子女的劝说。安庆的一户人家,父亲生活在儿子家,总想为儿子减轻负担。一天,这位老人不由自主地打开燃气,说是儿子快下班了,要回来煮饭。殊不知,老人的好意可能给儿子带来极大的风险。一位83岁的母亲热馒头,躺床上休息竟睡着了,以致烧黑了锅。

  在老人的心目中,孝是一把尚方宝剑,拒绝父母帮忙,动辄招来孝道教化,甚至以孝相逼,认为子女大逆不道。他们只知孝是义理,不知义理并不等于就是孝。天下这样的长辈与晚辈难以相处的家庭可能千千万万,只是出于传统的孝道难以“家丑外扬”。

  四是固执于不良习惯,无逻辑可言。物质文明是精神文明的基础,但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精神文明仍然常常落后于物质文明。因为传统农业社会,只求温饱,精神生活也是得过且过,甚至固执于不良习惯:他们不讲卫生,排斥文明;他们不讲逻辑,做事没有程序;他们相信天命,但不理解天命的真谛。一户人家,母亲80高龄,儿子告诉她吃好饭、睡好觉就行,其他事少管,母亲却不依不饶:被子三个月洗一次,儿子帮助洗,母亲却一脸不高兴;儿子盛饭前用开水烫碗筷,母亲含泪哭诉:我没有这么做也活了80多岁;儿子要她勤擦手机,母亲反问手机是自己的有什么脏?即便是疫情时期让老人洗手也难……更不可思议的是,母亲做事常常违背常理。儿子不让她参与家务,母亲却固执己见。一次,母亲一人包水饺,儿子连续吃了两个里面有塑料(绑大白菜的塑料带)的饺子,让母亲以后不要再包,母亲反问一定是我包进去的吗?在子女看来,这些属于不良行为,在长辈们看来却是小题大作。他们可以用手指头沾口水数钱,可以把烂菜叶、烂菜根一锅煮。在一些长辈眼里,只要吃得下去,一切都无所谓,因为他们就是从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过来的。生活中的哲理其实很简单,即古人说的“居安思危”。儿子要母亲不再去弄气弄电,以免发生意外,母亲却说以前没发生过事故。在他们看来,昨天没发生事故今后也不可能发生。即便做错事,老人也是以“你不知道我没文化”为理由开脱。

  三、当代社会养老模式的若干思考

  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法则,《周易·系辞上》说:“生生之谓易。”北宋周敦颐《太极图说》说:“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有始必有终,有生必有死,始终、生死事关天下千家万户。如何让风烛残年的老年人度过晚年,不仅事关个人家庭,也是关乎国家社会的大事。特别是20世纪末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一个老年社会正向我们走来,需要个人、国家、社会的共同关注。

  1.辩证看待孝道观。

  儒家的孝道观,在历史上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儒家倡导应接万事万物应当“止于至善”,就是不偏不倚,“无过不及”。先秦时期,儒家的孝道观在诸子百家眼里也有瑕疵,特别是“三年之丧”不仅给居丧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而且带来不良习俗。20世纪70年代之前,乡村仍存在居家停尸的陋习,即把逝者放在棺柩内,停放在家,数年不葬。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这种不文明的陋俗早已不存,但为逝者做头七、延请道士(和尚)为逝者诵经法事者仍然有不少。一家居丧,锣鼓喧天、鞭炮阵阵,四邻皆“哀”。

  传统的孝道思想有利有弊,兴利除弊是时代的要求。早在战国时期,墨子就提倡节俭。墨子说:“圣人为政一国,一国可倍也。大之为政天下,天下可倍也。其倍之非外取地也,因其国家,去其无用之费,足以倍之。”12意思是说,圣人治理国家、天下,财富可以倍增,但不是靠掠夺土地得来的,而是去掉了不必要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针对儒家倡导的“厚葬久丧”问题,墨子说:“衣食者,人之生利也,然且犹尚有节;葬埋者,人之死利也,夫何独无节于此乎。”10意思是说,衣食对生者有利,尚且需要节俭;大量埋到墓里的物品只是对死者有利(实际无利),为何如此没有节制。明代,统治者对祭祀同样有清醒的认识。有一年郊祀,一位大臣对皇帝说,当天郊祀天气好是陛下治理天下的结果。皇帝说,祭祀的目的是恤民,如果不能恤民,祭祀何用?

  可见,祭祀只是形式,根本的目的在于体恤民瘼。笔者认为,作为倡导文明的有关部门,对丧葬、祭祀既不要反对,也不宜鼓励,更不能把丧葬、祭祀作为子女是否有孝心的标准。同时,倡导丧事从俭,祭仪从约,摒弃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礼制,不符合人性的礼制。现代社会虽然简化了许多祭仪中的繁文缛节,但民间仍然保持春秋两祭,而清明祭扫也是有些子女的沉重负担。因为现代开放性社会,许多子女遨游四海,近者百里、数百里,远者上千里,甚至远居海外,为了清明墓前的一炷香,子女要不远千里奔波,对很多人来说真得是一种负担。古代祭祀没有距离远近的要求,只要达到心怀祖先的目的就好,可以提倡以遥祭的方式祭祀逝者。

  2.养老不能以情代义。

  养老是千家万户不变的话题,也是子女沉重的话题。之所以沉重,在于容易以情代义,因为情与义最为难断:一方面要有容色对待父母,一方面行孝要符合公共道德,符合道德准则。容色多则义理薄,义理重则容色少。人们常常被告知,要像对待小儿一样对待年长的父母。多数老人不知这句话的含义:通常说既然像小孩,说明老人已逐步丧失了法律上说的行为能力,不具备行为能力人实施的行为责任,必须由看护老人的子女承担。所以,父母在子女家养老,不能为了打发时间,执意要为子女帮忙。须知子女既要事亲敬长,又必须顾及邻里安全,不能为了取悦父母而罔顾社会责任。儒家说让父母蒙羞也是不孝,老人不知如果子女家失火,殃及四邻,岂不是让老人蒙羞?

  笔者认为,智慧的老人想看到子女的好脸色,除了关注子女家庭安全外,最重要的是做到“克己”。这里的“克己”就是三不:即不主张、不参与、不讲话。不主张就是不要自行其事;不参与就是不要参与子女家的事务,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不讲话就是尽可能不开口,哪怕子女夫妻不和,老人都不要掺和,否则可能火上浇油。最好的办法是避开“火头”,外出散步,回来时夫妻之“火”可能早已熄灭。

  3.自娱自乐,自得其乐。

  老人生活的时代不同、经历不同、话题不同,与子女关注的问题不同,子女很难愿意听老人讲述曾经的过往。特别是老人不应当数十年一个话题,有事没事总为一个话题喋喋不休。老人要想消磨时间办法很多。比如找一些年龄相仿、兴趣相同的伙伴聊天,了解对方的家庭、子女、工作、生活、兴趣,等等,从中得到乐趣。可以欣赏自己收藏的旧物,比如用具、相册,回想时间、地点及经过,活跃脑筋。生活能自理的老人,经理自己的生活,可以用“磨蹭”的办法打发时间。比如外出换衣服、洗手、洗脚等,10分种做完的事,可以做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做完的事,拖到一个小时。

  4.居家养老趋向社会养老。

  两千多年前,儒家就提出“大同”社会的理想,“矜寡孤独废疾皆有所养”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但长期以来,我们沿袭的是居家养老的模式,没有完整的社会化养老体系,尽管现代重视社会养老问题,但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工薪阶层和广大乡村居民仍然是居家养老。

  养老既是“大同”社会的理想,也是“大同”社会的目标。学界对我们的传统文化津津乐道,甚至把西方文明与战国时期诸子百家联系起来,认为西方文明不少源于中华文化。李小龙译注《墨子》“前言”就说:“在清末,有一批认识了西方的学者对墨子作出了新的判断。邹伯奇提出了‘西学源出墨子’的说法,他认为西方的天文、历法、算学等,都导源于《墨子》,并曾经依墨子的理论做过小孔成像的实验,制造过望远镜与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照相机。张自牧在论说了墨家科技成就后说‘墨子为西学鼻祖’。王闿远认为《墨子》是西方宗教的源头,如佛家之释迦牟尼、基督教之耶稣都无官俸而被奉为圣师,当受惠于墨学。郭嵩焘认为耶稣视人如己的教义正是墨家兼爱的意思。黄遵宪则从五个方面来论述这一命题:即西方的人权源于墨子的尚同;西方的独尊上帝源于墨子的尊天明鬼;西方的平等博爱源于墨子的兼爱;西方物理发达,源于《墨经》;西学长于器械制造,源于墨学备攻乃至于墨子造纸鸢之术,甚至得出‘至于今日,而地球万国行墨之道者,十居其七’的结论。”

  中华文化推动西方文明发展,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们姑且不论学者是否把西方的养老制度也归于儒家的“大同”社会理论,但“矜寡孤独废疾皆有所养”应该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当今我国正面临独生子女为父母养老的压力,“物难”“色难”问题再次突显。物难:以两代同堂为例,独生子女一家三口(如生二胎则一家四口),加上双方两个老人,共计八口。2016年,《小康》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进行的调查,“向往住房‘足够大’的人们,15.4%的受访者表示,自家的人均住房面积在20平方米以内。”13按这个最低标准,八口之家需160平方米,三线城市房屋总价约100万-160万。如果双方父母没有退休金,仅靠子女工资,必然造成经济拮据。色难:父子母子之间尚且诸多矛盾,四个老人在一个家庭更是会产生交叉矛盾。过去一家几个孩子,轮流俸养,一家有矛盾换一家。未来居家养老,一旦产生隔阂,则无路可退。

  由此可见,未来四五十年内,家居养老不是最好的选择,尽管我们强调孝道思想,但思想不能代替现实。解决这一困境的最好办法是由居家养老逐步转向社会养老,这是未来养老模式的必然发展趋势。

  注释

  团[1]《礼记礼运第九》, 元陈澔注:《礼记集说》, 宋元人注 《四书五经》第八种,中华书局, 1992年,第120页。

  ②[2][3]《尚书尧典》, 顾迁译注:《尚书》, 中华书局, 2019年,第页第15页。

  图[4][5]宋陆九渊:《荆国王文公祠堂记》 ,《陆九渊集》, 钟哲点校,中华书局, 2018年,卷十九第232页、卷十九第231页。

  ④[6]宋黎靖德编:《朱子语类》卷八,星贤点校,中华书局, 2004年,第133页。

  固[7]贾云编译:《庄子天下》, 三秦出版社, 2018年,第142页。

  回[8]《孟子集注滕文公上》, 宋朱集注,陈成国标点:《四书集注》,岳麓书社 , 2004年,第290页。

  团[9][11]《孟子集注离娄下》, 宋朱熹集注,陈戍国标点:《四书集注》, 岳麓书社,2004年,第319页、第333页。

  图[10]《孟子集注》, 宋朱熹集注,陈戍国标点:《四书集注》,岳麓书社 , 2004年,第319页。

  回[12]《孟子集注:万章上》, 宋朱集注,陈戍国标点:《四书集注》, 岳麓书社, 2004年,第340页。

  回[13][14][15][19]《墨子节葬下》, 李小龙译注:《墨子》, 中华书局 , 2017年,第89页、第91页、第92-93页、 第105页。

  团[18]《墨子.节用上》,李小龙译注:《墨子》,中华书局, 2017年,第82页。

  2[16][17]《论语集注为政》, 宋朱熹集注,陈戍国标点:《四书集注》, 岳麓书社, 2004年,第64页、第63页。

  3I20ttp://www. 360doc .C om/content/16/0609/19/27494174_ 566336534 shtml.

作者单位:福建省南平市台办 南平市朱熹纪念馆
原文出处:罗小平,宏亭.儒家孝道观与当代养老模式的探索[J].朱子文化,2021(01):23-30.
相关标签:
  • 报警平台
  • 网络监察
  • 备案信息
  • 举报中心
  • 传播文明
  •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