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旅游经济学论文

拉林公路对林芝旅游业发展的影响分析

时间:2020-04-21 来源:高原农业 本文字数:8428字
作者:央,扎西巴珠,孙自保 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林芝市中心支行 西藏农牧学院植物科学学院

  摘    要: 拉林高等级公路的通车为林芝旅游产业的结构升级、服务转型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为游客提高了旅行便捷性、通达性和舒适性,增强了林芝旅游竞争力,增加了旅游收入。通过层次分析法(AHP)与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前后对比法相结合的效应评价模型得出,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2012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之前对林芝旅游产业发展的效益评价结果是0.389,而2018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之后评价结果为0.504,项目前后相比多了0.115基数,直接对林芝旅游业效益贡献率为29.56%。同时从评价结果反映,拉林高等公路的效益尚未发挥最佳的水平,只能说发挥了一半的水平。随着进藏旅客的增加和西藏境内旅游交通设施的逐步完善,交通旅游反推效应、单一型投资方式,以及公路旅游型服务区的设立和旅游交通耦合发展的战略需要进一步的优化调整。

  关键词: 效应分析; 旅游产业; 拉林高等级公路; 林芝;

  Abstract: The opening of the Lhasa-Nyingchi Highway provides a rare opportunity for the structural upgrading and service transformation of the Nyingchi tourism industry. It improves the convenience, accessibility and comfort of tourists, and enhances the competitiveness of Nyingchi tourism and increases tourism revenue. Through the effect evaluation of the combination of AHP and Lhasa-Nyingchi Highway project, the effect evaluation model of the combination of AHP and Lhasa-Nyingchi Highway project is obtained. The Lhasa-Nyingchi Highway has an obvious promoting effect on the Nyingchi tourism industry. The evaluation result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Nyingchi tourism industry before the opening of the Lhasa-Nyingchi Highway in 2012 was 0.389, and the evaluation result after the opening of the Lhasa-Nyingchi Highway in 2018 was 0.504, which increased 0.115, and the direct contribution rate to the tourism benefits of Nyingchi was 29.56 %. At the same time, according to the results of the evaluation, the efficiency of the LhasaNyingchi Highway has not yet achieved the best level, but it can be said to have half of the level. With the increased number of tourists entering Tibet and the gradual improvement of the tourism and transportation facilities in Tibet, the traffic tourism anti-push effect, the single type of investment, the establishment of road tourism service areas and the strategy of coupled development of tourism and transportation need to be further optimized and adjusted.

  Keyword: Effect analysis; tourism industry; Lhasa-Nyingchi Highway; Nyingchi;

  1、 引言

  西藏位于我国青藏高原上,被称为“世界屋脊”,拥有独一无二的自然风景和人文风俗旅游资源,是世界游客最受青睐的旅游目的地之一。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西藏的大门对外打开。随着康藏公路、青藏公路、新藏公路、滇藏公路的通车及贡嘎机场的新建,为西藏旅游发展奠定了基础。改革开放以后,西藏自治区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筹备处)与中国国际旅行社拉萨分社的成立,标志着西藏旅游真正步入市场化,旅游经济从此成为西藏一门崭新行业[1]。
 

拉林公路对林芝旅游业发展的影响分析
 

  王汝辉和柳应华等(2014)当交通运输、住宿和批发零售三个行业作为考察西藏旅游社会效益时发现,西藏旅游经济效益明显优于全国水平[2]。孟来国和秦国华(2010)从六要素的西藏旅游产业市场竞争力研究发现,西藏旅游交通业发展相对滞后,在近几年中央加大对西藏交通投资力度,初步形成以公路为主,铁路、航空为辅的陆空立体交通网络,旅游逐渐成为西藏经济发展的新引擎[3]。高志强(2016)从“一带一路”发展背景分析西藏旅游业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西藏旅游发展必须加强旅游区的道路建设,旅游与交通协同发展,为游客出行带来便捷[4]。周珊娜(2017)以江苏省旅游与交通实证发现,高速公路发展促进旅游经济繁荣发展,旅游经济又是区域旅游发展质量的主要评价指标,高速公路与旅游经济存在高度关联性[5]。杨晟懋和戴雯(2018)以贵州省为例,建议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推动“高速+旅游”产业发展模式,发挥其聚合效应[6],谢红雨和伊继东等(2015)认为少数民族集聚地充分发展民族文化为载体的特色旅游,交通已成为民族文化交流和传承发扬的重要桥梁,发展旅游先修筑公路、铁路等交通设施[7]。

  近年来,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西藏的旅游经济取得快速发展,公路等交通投资年年创新高。2018年全区接待游客数量为3 368.72万人次,旅游收入为490.14亿元,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31.5%和29.2%;计划完成交通固定资产投资750亿元,其中拉林高等级公路于10月竣工全线通车。拉林高等级公路连接拉萨市和林芝市,全长409.2 km,与国道318大体并行,是连接藏中、藏东经济乃至大西南的主通道。

  拉林高等级公路于2013年开工,估算静态总投资380亿元,全线建成通车后拉萨至林芝行车时间缩短至4个小时,成为游客进出西藏最重要、最便利的通道。对于推动林芝市旅游产业发展,改变“酒香”但“巷子深”的发展困境,加快产业转型升级,造福沿线群众、促进边疆稳定、加强民族团结,具有重要意义。

  2、 林芝旅游发展现状

  林芝被誉为“雪域江南”,是西藏海拔最低、生态最佳的地区,拥有极为丰富、独特的旅游资源。2016年林芝市确定为全国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区,旅游业成为林芝特色支柱产业,为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大的贡献。目前,林芝有3个自然保护区,3个森林公园,3个湿地公园,1个地质公园,1家5A级景区、3家4A级景区和3家3A级景区,并集自然景观、宗教民俗、特色文化于一体,并先后被国家批准命名为“国家首批公共文化服务示范区”、“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及“全国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发展旅游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经过多年的发展,林芝旅游业基础设施显着改善,旅游产业体系不断完善,旅游经济实力明显增强,旅游品牌效应日益凸显。

  2.1、 基础设施日趋完善,旅游的综合服务功能不断提升

  近年来,林芝市旅游业致力于旅游交通和公共服务等基础设施建设,着力构建快捷、方便、安全、舒适的旅游环境。国家先后投资修建了巴松错、错木及日、喇嘛岭三条旅游公路及部分乡村公路,开展了318国道部分路段改造,改扩建了林芝机场,维修了太昭古城,兴建了易贡国家地质公园,实现了墨脱公路全线通车,并开辟了全区首条雅江水上环线、首个自驾游营地以及3个高原漂流项目。目前,6个自驾营地、色季拉山大型观景平台、加拉游客接待站、卡定沟旅游公路、墨脱徒步驿站、大峡谷环线公路、察隅农场观光游等一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地区生态旅游大区总体规划、林芝、米林、工布江达三县旅游总体规划修编等6个旅游规划建设正在陆续实施。同时,拉林高等级公路全线通车,拉林铁路预计明年试运,川藏铁路林芝至雅安段勘测工作有序推进,集公路、铁路、航空于一体的立体交通体系逐步形成。

  2.2、 旅游产业总收入逐年递增,乡村旅游发展态势强劲

  林芝市通过招商引资、政府投入等多种手段,实施了墨脱旅游景区、雅鲁藏布大峡谷、巴松措、鲁朗小集镇等重点文化旅游重点工程,旅游业发展势头强劲,旅客人数和旅游收入连年递增。2018年,林芝市接待旅客人数近713.5万人次,实现59.22亿元,分别增长37.56%和0.26%。目前,旅游业增加值占GDP和第三产业增加值的比重高达40%、70%,均显着高于全市同类指标,已成为林芝社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优美的风景和原生态的风俗,林芝乡村旅游迅速发展。

  2018年林芝市农牧民家庭旅馆累计接待游客55.62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8400余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6.15%和49.49%。林芝1400余户6 600余位农牧民参与旅游服务,户均增收5.88万元,人均增收1.27万元。

  2.3 、旅游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旅游的产业体系基本完成

  林芝市旅游业从景区建设、线路打造、民俗产品等方面不断增强旅游产品服务功能,旅行社、宾馆酒店等旅游服务企业规模不断壮大。截至目前,地区对外运营景区达到27个,A级景区达到7个,大峡谷入口景区加速向5A级景区推进;宾馆饭店总数达到307家,客房17435间,床位36 536张,年接待能力达到850万人次。其中,星级酒店达到42家,农牧民家庭旅馆发展到570家。旅行社6家,旅游客运企业7家。直接从事旅游服务的农牧民群众达到1358户8 207人次,人均增收6 500余元;全市旅游直接从业人员达到8 900余人,带动社会就业3.3万余人。同时,民族手工产品等相关旅游文化商品研发顺利,全地区旅游商品种类已涵盖林下资源开发、玉石加工、藏香生产、毛织品研发等10多个种类。

  2.4 、文化与旅游有效融合,旅游品牌效应彰显

  随着旅游市场规模迎来快速增长期,文化旅游正在成为旅游市场的一大发展方向。积极响应“冬游西藏·共享地球第三季”冬季游活动,成功举办“林芝桃花旅游文化节”、“米林县黄牡丹旅游文化节”、“工布江达县松茸美食节”、“雅鲁藏布大峡谷文化旅游节”等活动品牌,并打造了“寻找香巴拉”大型原生态常态歌舞剧等旅游演艺品牌,以及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综合项目等,从而实现将独具特色、异彩纷呈的民俗文化与旅游有机融合,打造出更具文化内涵和极佳游客体验的新型文化旅游产品。旅游品牌效益日益显现,林芝已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生态旅游目的地和广大游客心目中的旅游胜地。

  3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业的影响分析

  3.1、 提高旅行便捷性,增加旅游收入

  拉林高等级公路的建成为旅客提供了省时间、低成本的旅行服务。之前,拉萨到林芝需要8 h,有时路上堵车、一整天在路上度过。拉林高等级公路的通行,林芝的旅游业实现“喷井”式增长,组团、自驾、骑车、徒步无所不有。随着旅客人数的骤增,出行交通费用成为区域旅游收入的重要来源。虽然拉林高等级公路是国家公益类项目,不收取过路费。但出行交通费用依然在旅行支出中占一大笔。根据林芝市旅游发展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林芝市旅游交通收入在旅游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为30%,并且历年的旅游收入结构时间序列数据显示旅游交通收入比重趋势有上升的趋势。

  3.2 、提升旅游服务水平,增强区域旅游竞争力

  随着物质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消费能力空前提升,旅游产业五花八门,游客对交通工具的选择要求不断提高。“旅速游缓,旅短游长,设施齐全,方式多样”已成为旅游者的基本服务需求[8]。拉林高等级公路作为旅游活动中沟通游客与景区的桥梁,大大提高了旅游交通的通达性、便捷性与舒适性,况且拉林高等级公路沿途景色秀美,享有“最美高速公路”美誉。在调查旅游满意度指标中,与景点、住宿、饮食及其他消费服务等项目相比,交通服务(拉林高等级公路)满意度为最高,近90%被调查人打满分。已成为游客进出西藏最重要、最便利的通道。

  3.3 、优化旅游产业结构,丰富旅游辐射行业范围

  目前,生态旅游产业成为林芝特色支柱产业和全区一心(以拉萨为中心)、两区(林芝国际生态旅游区、冈底斯国际旅游合作区)特色旅游发展格局中的一区。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为林芝打造成国际生态旅游区锦上添花。对区域间人流、物流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为旅游企业的发展方向和旅游行业的结构转变给予更强的动力。人流和物流的集聚效应会促进旅游产业要素流动成本的降低,带动区域旅游流的流量和流速的提高,影响旅游产业要素将重新分配,使传统和初级产业链结构优化升级,形成全新旅游产业链条和格局,丰富旅游辐射行业范围,带动区域经济繁荣发展。此外,拉林高等级公路促进人们活动范围和城市空间的外向延展,提高城镇化水平,加速拉萨和林芝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对林芝融入“一带一路”经济圈提供交通保障。

  3.4 、构筑全域旅游交通网络,促进发展乡村旅游

  拉林高等级公路在林芝市境内穿过9个乡镇,97个村,15个景区景点,为沿线乡村经济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以及乡村振兴提供了基础设施保障。特别是乡村旅游方面,拉林高等级公路和沿线景区、村庄支路构建了全域旅游交通网状,为农牧区农民吃上了“旅游饭”。如坐落在拉林高等级公路和巴松措景点中间的巴河村(工布江达县)。凭借区域优势和村庄的独特魅力,村里几乎每家每户将自己空余的房屋开起了家庭旅馆。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转移就业问题,并有稳定可观的现金收入。

  4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业的效应评价

  评价公路对区域经济的发展效应,在学术界有诸多方式方法。本文以层次分析法与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前后对比法结合进行综合评价[9]。

  4.1、 评价方法简介

  层次分析法(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简称AHP,由美国运筹学家托马斯?塞蒂(T.L.Saaty)提出。通常用于难以定量指标评价的综合性的解决问题[10]。

  4.2、 建立评价指标

  为了全面、系统地反映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的效益,作出科学的评价和衡量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对旅游业的贡献度(A),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根据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业的影响,结合林芝旅游业的特点,游客情况指标、旅游发展情况指标、旅游交通指标和旅游开发情况指标构成一级评价指标。游客人数、游客消费情况、行业规模、接待能力、交通设施、营运情况、服务创新和资源开发水平8个二级指标,15个三级指标形成1个三阶的评价指标体系(表1)。

  表1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效益评价指标体系
表1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效益评价指标体系

  4.2.1、 指标定义

  游客情况指标主要反映区域旅游资源效益、对游客的吸引力程度,以及游客消费支出情况和消费结构。游客人数越多,停留时间越长,消费支出越大就表明该区域对游客很有吸引力。具体指标为游客人数,停留时间和消费水平。

  旅游发展情况指标能够反映旅游产业的具体发展水平,就由旅游行业规模、旅游接待能力组成,旅游行业规模又分为行业就业人数和旅游行业产值,其中,旅游行业就业人数为从事旅游行业的人数,旅游行业产值就用巴宜区、工布江达两地区第三产值;旅游接待能力也可称为旅游业负荷水平,分为旅行社数量、导游人数、和旅馆酒店饭店的床位数三个三级指标反映接待能力。

  旅游交通指标反映拉林高等级公路建成后对沿线景区景点的影响,主要由拉林高等级公路和景区支线公路发展情况和日均交通流量,以及旅游客运量构成。

  旅游资源开发和利用指标能够反映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对沿线和周围新景点的开发和景点、线路的升级改造,以及创新旅游产品的数量。当地的民俗文化的影响。本文以新景区的开发数量和旅游节日,特殊活动次数为量化反映。

  4.2.2、 指标的无量刚化

  在评价指标体系中,有的指标数据可以直接获得,有的可通过查找相关统计资料推导计算。但是各指标的属性不同导致数值差异较大,不宜直接加权平均。首先要求各指标数据的相对数,转换为[0,1]范围内。即:ui=rdi(xi)i=(1,2,…,n)

  其中,mi最小值,Mi为最大值。

  转化过程如下:

  4.2.3、 指标数据来源

  2012年至2018年林芝市统计年鉴数据和通过相应的推算得出原始数据。标准化后的数据为表2。

  4.3 、建立评价模型

  根据评价指标体系,利用层次分析法与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前后对比法结合进行综合评价。其评价过程分3个步骤:

  第一步:建立递阶层次结构评价模型(图1)。

  表2.2012年至2018年标准化后效益评价指标数据表
表2.2012年至2018年标准化后效益评价指标数据表

  图1 递阶层次结构示意图
图1 递阶层次结构示意图

  Fig.1 Hierarchical structure diagram

  目标层为本文的研究内容(A),准则层以评价体即旅游业效益系为依据,分别确定为游客情况指标指标(BⅠ)、旅游发展情况指标(BⅡ)、旅游交通指标(BⅢ)、旅游资源开发和利用指标(BⅣ)。在确定方案层时,采用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实施前后对比法衡量分析项目的真实效益。第二步:构建指标对比矩阵,确定方案层对目标层权重(表3)。

  表3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效益评价指标判断矩阵(A)
表3 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效益评价指标判断矩阵(A)

  第三步:构建方案层C对准则层B的每一准则的比较矩阵如下:

  第四步:矩阵稳定性做检验(一致性检验)。效益评价体系的各项指标具有复杂性和多样性,且指标的测量和判断力互不融通,判断矩阵和比较矩阵的指标取值会存在差异。为了避开人为因素造成重大偏差,保证各项矩阵的稳定性,层次分析法必须对判断矩阵和比较矩阵进行一致性检验,并通过一致性检验。首先通过计算方法CI=(λmax-n)/(n-1)计算其一致性指标CI值。通常CI的值越大,矩阵的一致性就越差。然后查询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RI,与CI作比较,当CI与RI的比率CR<0.1时,该矩阵为通过一致性检验,矩阵稳定性好。否则重新对矩阵的各项取值进行判断和调整,直到矩阵的检验系数CR<0.1。具体检验结果为表3。

  表4 矩阵一致性检验结果表
表4 矩阵一致性检验结果表

  4.4 、评价结果

  通过模型的检验和最终效益评价(表5)得出,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2012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之前对林芝旅游产业发展的效益评价结果是0.389,而2018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之后评价结果为0.504,项目前后相比多了0.115基数,直接对林芝旅游业效益贡献率为29.56%。同时从评价结果反映出,拉林高等公路的效益还没有发挥最佳的水平,只能说发挥了一半的水平,还有一半有待挖掘和完善。

  表5.2012年至2018年效益评价指标最终数据表
表5.2012年至2018年效益评价指标最终数据表

  5、 结论及对策建议

  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为林芝旅游产业结构升级、服务转型提供了难得的机会,游客提高了旅行便捷性、通达性和舒适性,增强了林芝旅游竞争力,增加了旅游收入。通过层次分析法(AHP)与拉林高等级公路项目前后对比法相结合的效应评价模型得出,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有明显促进作用,2012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前对林芝旅游产业发展效益评价结果是0.389,2018年拉林高等级公路通车后评价结果为0.504,项目前后相比多了0.115基数,直接对林芝旅游业效益贡献率为29.56%。评价结果反映出拉林高等公路的效益只发挥了一半水平。随着到西藏旅客增加和西藏境内旅游交通设施的逐步完善,公路交通支持区域旅游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有待提高。

  5.1 、发挥拉林高等级公路作用,强化交通反推效应

  在巩固和提升拉林高等级公路在旅游经济中的基础地位,发挥其纽带和高性能作用。同时,依托拉林铁路、川藏公路、米林机场等立体化交通体系,挖掘地方间和区域间的旅游潜力,重组旅游经济空间格局,构建不同等级、不同尺度的“旅游圈”,挤出旅游经济的空间效应。

  5.2 、尝试混合型投资,完善交通旅游布局

  在政府投资主导的基础上,支持和鼓励民间资本和社会资金投资建设区域性的公路,补充公益性公路无法满足的短板,完善交通旅游布局,提高当地交通密度和长度。在条件允许,环保要求达到的地方优先尝试推动有偿性交通旅游发展,培育旅游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全方位释放旅游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如旅游景区的停车场,交通支线等旅游交通集散体系,由旅游开发公司或者景区租赁者修建,必须跟景区的接待人数相匹配。

  5.3 、完善旅游交通综合功能,设立公路微型服务区

  旅游交通综合性功能包含很多综合类服务,包括过路安检、支线导向等等,特别是公路微型服务区能给游客留下该区域的第一印象。直接决定旅客继续深入体验或者“闪溜”。虽然在拉林高等级公路上设有加油、餐饮、休息综合服务区,但受到旅游季节性波动的影响,一些服务区不完全投入使用,不能满足游客消费需求。还有拉林高等级公路是公益类基础设施,没有商业性的收益,对于公路的保养、维修和等级升级方面需要继续完善相关机制。

  5.4、 加强全域旅游规划,推动旅游与交通耦合发展

  一方面,按照交通网络布局开发相应旅游线路。以国道318、省道306、拉林高等级公路和拉林铁路为主线,积极开通支线,开发两边旅游景区资源,形成短途旅游线路;借助米林机场航空条件,抓住进藏游客在林芝适应高原环境机会,推出“林芝一日游”等旅游线路。另外,完善交通基础建设,充分发挥交通对旅游经济的推动作用。坚持交通是推动旅游产业发展先行官的意识,积极做好市内和城郊区公共交通布置,尽快实现村村通公路,严格杜绝“黑车”“三无车”运营拉游客。结合林芝地理区位和旅游产业发展实际,协调发展公路、铁路、航空等交通工具,构建运行高效、安全保障、游客满意的综合性交通体系。

  参考文献

  [1] 李颖.浅析西藏旅游业的发展[J].商场现代化,2016(26):149-150.
  [2] 王汝辉,柳应华,马志新,邓攀.西藏旅游产业的战略主导性分析[J].中国藏学,2014(04):92-101.
  [3] 孟来果,秦国华.基于六要素的西藏旅游产业市场竞争力研究[J].西藏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1(06):74-78+124.
  [4] 高志强.基于“一带一路”背景下西藏旅游业发展的思考[J].商,2016(13):292.
  [5] 周姗娜.高速公路与旅游经济发展关联性研究[D].西安:长安大学,2017.
  [6] 杨晟懋,戴雯.贵州省高速公路与旅游产业聚合效应研究[J].中国集体经济,2018(16):122-123.
  [7] 谢红雨,伊继东,甘健侯.云南民族文化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评估研究以楚雄等8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为例[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5,31(10):1273-1276.
  [8] 王娟,刘赛.中国副省级城市综合交通与旅游经济互动效应研究-基于2001-2015年面板数据的实证检验[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02):55-65.
  [9] 吕楠.公路项目对旅游业效益贡献评价[J].交通标准化,2007(04):184-187.
  [10] 王华.基于层次分析的模糊综合评价方法[J].信阳农林学院学报,2018(03):129-132+136.

  原文出处:央,扎西巴珠,孙自保.拉林高等级公路对林芝旅游产业的效应分析[J].高原农业,2020(02):204-211.
相关标签: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